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6章 两 陈双双
    给自己姐姐安排好工神作书吧之后,杨东旭想了一下干脆让周雅弟弟柱子也到超市里面工神作书吧好了,先到仓库那边搬搬东西,同时学点验单盘货什么的。等过段时间融入燕京的生活,想做什么在看他的意思。

    至于周雅母亲干什么杨东旭有点挠头,最后他还是把这件事情丢给了周雅。无论之前发生了什么她们毕竟是母‘女’,所以光逃避不是办法。

    工神作书吧和家里的事情解决好,杨东旭终于有空来到了已经开学两天的学校。去年期末考试成绩还算不错,因此没有挨批。

    开学前两天其实也没上课,基本上都是些报名‘交’学费,然后领课本的事情。杨东旭来的这一天才算是正常开始上课,第一堂课是语文。

    语文老师是一个头发全白的老头,相对于后世大学教授也有可能是个小年轻,这个时代的教师基本上教的年级高低和自身年龄是成正比的。

    相对于小学初中还要学习生字,高中的语文基本上是背诵占据主要部分,古诗要背,文言文要背,一些现代文的重点段落也要背。总之如果你能把正本语文课本背下来,写神作书吧文的能力不是很差的话,那基本上考及格很容易。

    刚过完年没多久兜里有压碎钱的学生嘴里零嘴很多,尤其是坐在后面几排的,基本都是用课本挡着脸时不时往嘴里塞个糖果,又或者果仁什么的。

    台上老师讲什么杨东旭基本没听清楚一直低着头再翻着课本自己看,看着看着就开始有点昏昏‘欲’睡,这边刚想要打盹,撑着下巴的手臂就被撞了一下,脑袋突然失去支撑的惊吓让他瞬间惊醒。

    “干嘛?”惊醒的杨东旭首先看的不是自己手臂被撞的方向,而是先看了一眼讲台,发现老师还在老师正在黑板上写字松了一口气,随后皱着眉头向旁边陈双双看去。

    “刚才班主任从窗口正往这边看。”陈双双看了一眼讲台,发现老师还在忙小声说道。

    “是吗?”杨东旭向窗口方向看了一眼什么都没有看到疑‘惑’的看着陈双双。

    “不然我叫你干嘛?”看到杨东旭竟然怀疑自己,陈双双生气的瞥了他一眼。

    “那谢谢你。”看陈双双的样子不想是开玩笑杨东旭相信了几分。

    他们的班主任是政治老师,一个矮小的老太太,即便不是她的课,她也会时不时的出现在窗口向着班里观望,不少一看老师不在上自习时候看课外书,或者小声聊天吃东西的人,没少被她抓出去罚站。

    “哼。”陈双双扬了下下巴,显然对于被人怀疑还是有些生气冷哼一声没搭理杨东旭。

    只不过在当她转过头看黑板的时候,‘露’出了一丝杨东旭没有察觉的笑意。

    看到陈双双的样子杨东旭原本还想说些什么,不过这个时候讲台上的老师写完字转过身来,他只好闭上了嘴巴,身体做的笔直一副自己十分认真听课的样子。

    连续两节课的语文课,然后再来两节课的政治课,一个上午的时间整整安排了四节课,要是老师兴趣一来拖堂,又或者干脆两节课连着上,这是十分考验膀胱的。

    上语文课的时候杨东旭偶尔还听一些,上政治课基本是整堂课都在开小差。如果说语文课考试还有什么理解的话,那政治考试全是死记硬背,至于重点什么的,找个时间借旁边陈双双的笔记看一下就行,没必要整节课都全神贯注。

    “先别走。”终于熬到了放学杨东旭立马就像闪人,至于下午还来不来上课那就随缘吧,只是他这边刚起身就被陈双双喊住。

    “干嘛?”

    “留下来扫地。”

    “轮到我们这排值日了?”杨东旭不由得愣了一下。

    “你说呢?”对于杨东旭陈双双心里那是充满了怨念。

    上课睡觉、迟到早退、又或者干脆一两个月都不见人,每次回来总是抄自己的笔记不说,有的时候老师还让她帮着补习,更重要的是自己这么努力竟然从高一到现在其他科目偶尔会超过这个家伙,可语文从来没有这个家伙考的多,这让她心里格外的不平衡。

    “额......”杨东旭有点尴尬的‘摸’了‘摸’鼻子。

    别说上高中了,自打上学起杨东旭在班级里值日的次数一只手都用不完。值日可是按组来分配的,他总是不值日其他人自然就要多干了。

    扫地就扫地吧,农村孩子这点活肯定是能做好的,于是杨东旭跟着今天的值日生把教室打扫了一遍。

    “我不在的时候我那一份儿谁帮着扫的啊?”打扫完杨东旭把扫把扔到‘门’后面,看到陈双双在喝水走过去问道。

    陈双双撇了他一眼没有说道。

    “那个......真的不好意思。”杨东旭尴尬的笑了笑。

    不用猜了他不在的时候该他那一份打扫卫生的活自然是陈双双干的,毕竟这种事情其他同学帮他一两次还行,次数一多其他人肯定会有意见的。

    陈双双既是班干部,又是杨东旭的同桌,所以这样的活自然只能她帮着干。

    把水杯的盖子盖上陈双双哼了一声没有说话,她属于那种有什么事情并不喜欢开口说出来的‘女’孩。

    所以即便心中对帮杨东旭打扫卫生,还要帮他补习陈双双心中有些不忿。但从来没有说出来过,也没有补习的时候保留或者不尽力什么的,能帮的依然尽力在帮。

    “我请你吃午饭吧,你帮了我这么多,还没好好的感谢你呢。”杨东旭突然发现不知不觉中他似乎欠陈双双不少,而且很有可能以后还会欠下去,于是想要感谢一下陈双双。

    “不用了。”陈双双摇了摇头,她心中虽然有怨念,但更多的是对杨东旭这个明显是坏学生的家伙每次都考那么高分的小嫉妒,真的有仇什么的谈不上,她虽然很多事情不喜欢说出来,但并不是那种心‘胸’狭窄的人。

    “用的,用的。我以后还不知道要缺多少课呢,还需要借你的笔记,让你帮着补习,这卫生估计......”一开口发越说越多杨东旭感觉更加尴尬了。

    同时他发现自己平时似乎太自我一点,根本没发现自己这个同桌为他做了这么多事情,有的时候还呛着对方来。这种恩将仇报的感觉让他感觉有点亏心。

    “真的不用。”看到杨东旭似乎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陈双双心里的小怨气已经消散了大半,只要这个家伙知道自己以前那么理所应当有多么讨厌就行,其他的她还真的没计较。

    “那怎么行!”既然意识到自己错误那肯定是要弥补的。

    好说歹说之下,终于让陈双双答应了请她吃饭的事情。看教室中一切都‘弄’好了,两个人一起向校‘门’口走去。

    “那边没有吃饭的地方。”看着杨东旭把路一直往东边带陈双双以为他不知道附近吃饭的地方都在哪里开口喊道。

    “不再这里吃,还有时间,咱们去别的地方吃。”看了一下四周没什么同学杨东旭对不远处挥了挥手。

    因为还不到十八岁不能考驾照,而早晨上学正是早高峰的时候她又不想挤公‘交’车,所以只能让杜飞送自己过来。

    不过平常虽然车接接送,杨东旭在学校十分注意,从来不会让车开到大‘门’口去炫耀什么。

    “去那边随便吃点就好。”看到杨东旭挥了挥手,不远处竟然开过来一辆汽车,陈双双愣了一下多看了自己同桌一眼,这个经常逃课有的时候说话做事有点臭屁的家伙似乎有点小神秘啊。

    “车都来了,我在那边约了人,没多远不耽搁回来上课的。”杨东旭把车‘门’打开做了个请的手势。

    “你要是中午有事情就换下次吧。”

    “没事的,我约的是我的发小,一个‘女’的还一个胖子。快点坐进去吧,一会儿被同学看到不好。”

    时代在开放人们身上的枷锁也在开放,尤其是突然挣脱枷锁之后,自由的人们表现的有点疯狂。

    以前在大街上如果不是夫妻牵牵手都会害羞感觉不好意思,现在时不时就能在马路旁或者公园里的看到搂搂抱抱亲嘴的,甚至晚上去小树林还能发现野鸳鸯呢。

    就连杨东旭这个不经常来学校的人都看到了班里有几对小情侣,这还是试点班班主任管理很严格的班级,没看到的那自然就更多了。

    陈双双自然听明白了杨东旭嘴里说的误会是什么误会,下意识的向四周看了一眼没发现熟悉的同学松了一口气。

    然后看到杨东旭一脸你要是再不坐进去,我就拉你进去的神‘色’,犹豫一下陈双双上了车。

    杨东旭没有跟着一起坐在后面,而是坐在了前面副驾驶上,这让紧张的陈双双稍稍放松了一点。

    一路上简单的谈了几句也就十多分钟的时间,杜飞把车停在了一家餐馆的‘门’口。

    车刚刚停好已经落落大方的武雪就走了过来,一向守时的旭子哥竟然迟到了,她真的担心在路上会出什么事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