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0章 两 再见陈为民
    拜完年开始上坟,然后守岁的人困的睡觉,不困的开始聚拢在一起再次玩牌,整个大年初一再勤劳的人也放下手里的活好好的休息一天。,: 。

    上完坟回来杨爸准备睡觉的,结果又被参军喊了起来,杨妈一阵个白眼没有说什么,杨爸一脸其实我不想去,但别人喊不能不给面子一脸‘不情愿’中又去了粮仓那边。

    剥炮兹‘花’,又或者用剥出来的火‘药’做什么土炮仗的游戏杨东旭显然没兴趣,熬了一夜的他跑到楼上去睡觉,结果刚躺下也想自己老爸一样被小五几人拉了起来,就算不去看玩牌也要到处溜达,大年初一的躲在家里睡觉怎么行。

    在一个个哈欠连天中年初一朦朦胧胧的过去,第二天开始拎着包走亲戚。

    年三十的时候给后宅的爷爷‘奶’‘奶’和小叔家拎过包了,所以年初二杨东旭先去了自己姑姑家,年初三是‘女’儿回娘家的时间,因此明天才是去姥爷姥姥家的时间。

    三个孩子大了所以去自己大姐家杨爸杨妈没有陪着,而是在家开始忙碌今天其他一些亲戚会来杨东旭爷爷‘奶’‘奶’家,他们要做好待切的事情。

    小孩过年走亲戚很积极,不是想那个长辈了,而是去了可以‘混’压岁钱。

    因为燕京没什么事情,所以杨东旭在家里一直待到了十三才走。本来他是打算在家过十五的,但学校十六开学,杨妈显然不能让他过完十五才走所以只好提前回京。

    给老妈做了好几天的工神作书吧,杨东旭走的时候终于带着自己老姐一起,小妹丹丹哭的稀里哗啦的,在许下了各种承诺之后才哄好不再抓着他不放。

    先坐车到‘肥’城,然后坐飞机回燕京。

    一下飞机原本第一次坐飞机十分兴奋的虹影看着陌生的环境心中有些忐忑,一手拎着包另外一只手抓着自己小弟的衣服向他身边靠了靠。

    “没事的,一会儿姐和小姨会来接我们,姐这几天都在家你和她睡。”感受到自己姐姐心中的忐忑,杨东旭抓着虹影的手让她能够放松一些。

    第一次离开家,离开父母到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这种茫然失措和忐忑的感觉杨东旭明白,因此让周雅推掉最近的事情陪自己姐姐几天。

    周雅虹影也熟悉,虽然一年基本见不上一面,不过之前周雅陪杨东旭会老家的时候就是和虹影睡一起的,平常打电话两个人也聊天,所以有她在虹影可以更快适应燕京的环境。

    从出站口出来根本没用怎么寻找,就发现了人群中两个显眼的大美‘女’,尤其是周雅那典雅的气质,很容易在人群中一眼看到。

    “姐,小姨。”看到周雅和冉菲菲向着自己这边张望,杨东旭挥了挥手拉着虹影快步走了过去。

    “虹影长这么大了。”看到虹影冉菲菲过来拉着她的手,‘女’大十八变几年没有回家的冉菲菲要是单独看到虹影还真的有点不敢认。

    “小......小姨。”被冉菲菲抓着手虹影身体僵硬一下,随后才把眼前这个有着一头时尚‘波’‘浪’卷的大美‘女’和记忆中那个虽然漂亮,但羞涩内向的小姨的印象重合在一起。

    身边有了熟悉的人虹影渐渐心安下来,杨东旭在家洗漱一下之后直接去了杨家宴。不是杨家宴有什么事情需要他处理,现在杨家宴被小姨搭理的井井有条根本不用他‘插’手。

    这么着急来杨家宴是因为他晚上要宴请客人,请的客人不是别人正是陈为民。现在的陈为民已经迈过了正厅级到副部这道坎,是南方一个省会儿的市长。

    只所以宴请他一个是因为他此时正在燕京两个人好久没见面,即便有周义仁这个中区在,两个人还是需要熟悉熟悉。

    第二个自然是让陈为民帮帮忙,年初的时候老家那边养殖场的用地已经找好了,施工队好说就算没什么熟人,随便在飓风建筑中找个老师傅去监工也没人能糊‘弄’的住他。

    可如何科学养殖这个就让杨东旭有点挠头了,从燕京这边找专家,先不说人家有没有这个空,单单是让专家去杨家村指导,又或者杨爸等人来燕京学习就够折腾的。

    并且第一次‘弄’养猪场养殖过程中肯定是麻烦不断,出点问题不可能让燕京的专家跑到杨家村去解决,杨爸等人来燕京请教的话,一个不是现场处理不一定能准确解决问题,再一个一来一回耽搁几天很有可能小麻烦就变成大麻烦了。

    所以杨东旭希望从成王市那边找专家这样方便学习指导,再不济能在‘肥’城找到专家也行,这样无论出什么事情一天之内就能解决,可以让养殖场更快的走上正轨。

    因此想来想去杨东旭感觉这件事情找陈为民最合适,陈为民现在虽然调走了,毕竟他在成王市做了好几年的一把手,在省里都有些关系。

    并且他走了是高升人走茶不凉,所以他要是说句话比杨爸,或者杨东旭小姥爷认识的那些官面儿上的人都要有用。

    “你这是越来越富态了。”杨家宴的‘门’口看到从车里下来的陈为民杨东旭笑着应了上去。

    相比于几年前的陈为民,现在的他并没有显现出什么老态,而是‘精’神奕奕红光满面的,说话行走之间一看就是官居高位的气质,不是以前那个骑着自行车往杨家村跑的专员能比的。

    “吃得多了运动少了想不胖就难,我这已经是在控制了。”陈为民有些无奈的说道。

    “方军哥没来?”杨东旭和陈为民握了握手身体让了半步,让陈为民先走。

    其实以两个人之间的关系用不着这么生疏,只是感情虽然没变,但是人却在不断的变化中,无论是杨东旭现在的年龄,还是陈为民现在的身份,两个人都不可能再回到以前那种无话不谈的地步。

    “他一个战友过生日把他喊去了。”

    虽然一家人现在都在南方他工神作书吧的城市,但陈为民并不是一个人来燕京的,而是一家人一起过来的。

    他儿媳就是燕京人,而且是以前大院里的孩子,现在虽然家中最高的官职才是正厅,但毕竟是根红苗正的燕京人,在燕京这边的关系不是陈为民能比的。

    陈方军jin ru的是警察系统,以后显然要走仕途的,所以在周雅这边相亲没有成功之后,又‘浪’‘荡’了几年去年终于找到适合的人选喜结连理。

    对于儿子这个对象陈为民说不上满意,但也说不上不满意。一开始他心里并没有让儿子联姻的打算,只要自己儿子喜欢,‘女’方人品不错,即便是个普通农户家的孩子他也不会反对。

    可妻子显然不这么想,而工神作书吧几年之后越来越沉稳的儿子似乎也有自己的想法,因此这件事情既然儿子说满意,‘女’方也没什么意见他就没有多说什么。

    “喝点?”走进包厢杨东旭示意服务员可以上菜了,伸手拿过桌子上的白酒准备打开。

    “你要是想喝的话打开自己喝,我这几天是闻着酒味都想吐。”看到杨东旭拆酒陈为民连忙伸手阻止。

    虽然几年没见但并不代表陈为民没有和杨东旭一起喝过酒,前几年来燕京看周义仁的时候两个人可不止一次坐在一起吃饭,杨东旭虽然没成年,但周义仁似乎并没有让自己这个干孙子忌酒的意思,因此对于杨东旭的酒量陈为民是了解的。

    “看来最近赶了不少场啊。”杨东旭笑着说道,把手里的酒瓶松开也没坚持。

    “没办法,谁让现在都兴这个呢。”陈为民无奈的说道,饭桌上谈事情已经成了一种‘交’际手段,就算他现在已经到了副部级也不能免俗。

    “事情还没‘弄’好?”

    “差不多了,该跑的手续已经‘弄’好了,就等上面拨钱了。”想到即将要下来的专项款陈为民心里不禁有些‘激’动。

    只要这些钱一道加上目前市里财政局的钱,他筹备了将近一年的计划就可以推动了。在现在所有人都放在如何招商引资‘弄’开发区上面,陈为民很有先见之明的把招商引资放在了后面,而是提议先修路,哪怕是借钱贷款都要修路。

    他的很多同事都认为哪怕拿着这些钱响应中央的号召给农民‘弄’菜篮工程,也比拿出来修路强,更何况这还是一条跨省的高速公路。

    这条路一修整个市政fu都会债台高筑,按照现在的财政收入什么都不干也要还五年的款才行,同时如此巨大的投资还无法看到收益的前景,毕竟现在全国汽车都不多,把路修出来之后设收费站的经济效益和投入根本不成正比。

    所以当陈为民提出这个政见的时候,遭到了很多同僚的反对,认为这是他想要绑架全市的财政给自己搏名声。甚至一些看好他的老领导都打电话过来嘱咐过他,让他步子不要买太大。

    但无论遇到多少的困难,陈为民始终没有动摇过心中的坚持,哪怕这几年到处碰壁他依然一次又一次的去公关去协商,去说服。终于坚持得到了汇报上级拨款让举步艰难的他终于冲出一条道路向前迈进了一大截。

    “资金还有不少缺口吧?”看着即便是拨款已经审批下来依然皱着眉头的陈为民杨东旭开口问道。

    “不是不少,是很多,按照计划修的话至少还有一半的钱还没着落。”

    “那你打算怎么办?”

    “先把省内的这一段修好,盘活整片区域中的经济,让其他人看到修路的前景以及对经济的推动,只要效果出来剩下的一半就好办了。”陈为民叹了一口气说道。

    其实除了拨款和市里的财政他也想过找人融资,可连一些省里领导都看不好的工程,商人自然不会往上凑。

    毕竟一条跨省的高速公路主干道虽然不是很长,但没个一两年根本修不好。如此巨大的投资,还看不预期的前景,投资周期又那么长,根本没商人愿意投资,与其‘弄’这个还不如买块地皮,又或者‘弄’‘弄’旧城区改造来的收益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