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9章 两 接年
    “这个......”要是换做以前,那没二话三强肯定继续。.: 。

    有了这么多钱打底,在遇上杨爸这种喜欢包场的下家,手里‘有活’的他要不逮着这样的‘肥’羊狠宰几刀,他自己都感觉对不起自己不知道挨了多少揍才练就出来的手艺。

    现在只所以犹豫并不是怕把杨爸这边坑的太狠之后被报复,赌博这种东西哪怕是出老千只要在牌桌上没有被抓住那你只能自认倒霉。

    对于杨爸什么脾气他心里也清楚,所以只要不被当场抓住,那杨爸输再多也只能认栽。要是牌局结束之后杨爸或者参军找他的事儿,他都不用自己开口,别人就会感觉这俩兄弟是仗势欺人,这对杨爸这种要脸的人来说比输钱还丢人。

    可今天他却不敢玩什么‘花’活,现在只所以赢这么多钱真的是运气。因为从他坐庄开始杨东旭就在似笑非笑的盯着他,让他没想玩‘花’活的时候总有一种被人看透的感觉浑身不舒服。

    “到底来不来了?”看到三强还在犹豫,参军更加的不耐烦了。

    “行,让你了,都是一个祖宗的玩这也就图个乐呵。”三强一咬牙挥了挥手让参军把牌九‘弄’过去让出了庄家。

    嘴上虽然说得漂亮可三强心里却在‘抽’‘抽’着,一个祖宗玩着就是图个乐呵显然就是一句场面话。神作书吧为一个老赌棍别说一个祖宗的,就算是亲兄弟,哪怕是父子上了赌场那能赢钱他绝对不会含糊。

    有赢钱的好机会却只能放弃,他心里不‘抽’‘抽’才怪。不过虽然有点心有不甘,但他今天运气的确不错现在已经赢了三百多了,这让他多少给自己的认怂找了一点心里安慰。

    ......

    一直赌到十二点粮仓中的场子才散去,因为过了十二点要回家接新年了,如果赌隐大的话那就吃完饺子来粮仓这边继续,直到天明开始去拜年才结束。

    不过杨爸显然是没机会来了,杨妈已经有点不高兴的让他玩半天了,吃完饭在家守岁可能‘性’最大,再来杨妈肯定会翻脸的,哪怕他这边现在赢了钱。

    “行了,别分了,你自己拿着吧。”结束了最后一局走出粮仓,看着参军跟着自己准备回家分钱杨爸摆了摆手说道。

    “那怎么行?”参军顿时不愿意了。

    要是别人这么说他嘴上说不行,但心里肯定会很高兴。毕竟几百块钱呢,丢面子和多分钱相比他肯定毫不犹豫的选择后者,可在自己大哥面前参军越来越要脸,而不是要钱了。

    “也没多少,你自己拿着吧,就当是我给小杰的压腰钱了。”杨爸摆了摆手示意自己不是客气。

    虽然没细算,但除了一开始自己和参军一人拿出来的五十块钱本钱,应该还赢了两百多块钱,别说一人一半分了,就算全给他杨爸现在也不在乎。

    “那也不行。”参军硬起了脖子一脸的不高兴,手里的钱也不数了直接往杨东旭怀里一塞,“这是叔给你的压腰钱不准说不要。”

    刚才赌的时候虽然因为几块钱没算好挣的脸红脖子粗的,但出‘门’寒风一吹已经不再像以前‘混’账的参军,自然不是光沉浸在赢钱的喜悦中。

    杨爸对于一百多块钱不在乎,他现在的家底这么多钱也不是那么心疼。同时一把都塞给杨东旭当压腰钱,他心里不但没心疼,还感觉‘挺’爽的,回去之后媳‘妇’也肯定不会因为这件事情和他闹。

    “谢谢小叔。”杨东旭没拒绝,而是抓过怀里的钱,手指上湿点唾沫数了起来。

    他不是个财‘迷’,杨爸和小叔都不在乎这点钱,他自然更看不上眼。但现在一家人和睦的关系让他格外高兴,所以即便钱不多他也数的美滋滋的。

    “瞧你那财‘迷’样。”参军拍了杨东旭一巴掌。

    一直感觉在自己这个侄子面前腰杆不是很硬朗的参军,第一次有种做长辈的感觉。

    回到家中院子里依然有很多人没有散去,回来的杨爸和几个长辈打声招呼,然后开始进屋准备烧香。

    这几年杨家烧的香一年比一年大,今年杨爸更是提前打了招呼‘弄’了一个100斤的大香回来。看到杨家人开始忙活迎接新年,院子里还在看电视的人依依不舍的散去。

    香太大了所以需要两个人才慢慢抬到院子里,杨爸点香杨东旭到屋里搬炮,大姐在厨房帮着杨妈烧水准备下饺子,而小妹丹丹则是摆‘弄’着杨东旭带回来‘花’灯。

    ‘花’灯不是放在河里的‘花’灯,而是过年提在手里照明用的灯笼,一般农村孩子过年提的灯笼都是用纸糊的一‘毛’一个,丹丹手里这个是用电的,光芒不但五颜六‘色’而且还有音乐,这对农村来说绝对是个宝贝。

    刚买回来的时候丹丹就提出来到处显摆,被杨妈数落了一顿给收了起来怕玩没电了,今天但年三十才拿出来。

    “妈,好了没?”把鞭炮在‘门’口全部散开杨东旭对着厨房喊了一声。

    “行了,水开了。”杨妈在厨房应了一声。

    杨东旭拿出一盒火柴开始点炮。

    随着噼里啪啦鞭炮的响声,杨妈在厨房开始往锅里下饺子一年一次的接年拉开了序幕。

    “小心点。”鞭炮放完烟尘还没散去,在旁边已经等了好一会儿的孩子们开始提着灯笼上去捡炮筒子。看着自己小妹也往前凑,杨东旭喊一声。

    炸碎的炮纸被扒拉开,确定没有一个遗漏之后,一群孩子轰的一声跑向下一家。谁家今年放的鞭炮大他们心里可是有数的。

    “回来,吃饭了。”看着丹丹也跟着一群孩子往旁边一家跑杨东旭不禁喊了一声。

    “一会儿回来再吃。”丹丹头也不回的说道。

    杨东旭笑着也没阻止知道自己小妹不是去捡炮,只是去显摆‘花’灯而已今天过年随她高兴好了。

    “你小妹呢?”把饺子下好从厨屋出来的杨妈,看到杨东旭帮着杨爸在摆贡品没有看到小‘女’儿的身影不由得问道。

    “跑出去玩了。”

    “快吃饭了出去疯什么。”原本准备一起摆贡品的杨妈转头向着‘门’口走去。

    没一会儿一脸不高兴的丹丹就被杨妈给拎了回来,她手里显摆的‘花’灯也到了杨妈手里。

    饺子出锅先给家里各路神仙盛好让他们先吃,随后一人一碗饺子一个馍,馍可以不吃完但最少要咬一口意思一下,饺子是必须吃完的。

    吃完饭杨爸知道不可能再出去玩牌了,于是把堂屋以及厨屋里的香放在安全位置,随后到‘门’口对着的劈柴中拉了两个不小的树根出来准备在墙角升个火堆守岁。

    “影爸把开‘门’炮和关‘门’炮放了。”把琐碎的东西收拾下杨妈对杨爸说了一声,然后转头看了自己几个孩子一眼:“你们要是困的话可以先睡。”

    “我不困,爸我们打牌吧?”丹丹眼睛一转开口说道。

    过年除了和外人玩牌之外,一家人也会在守岁的时候玩牌。一家人玩牌也是来钱的,不过基本上都是大人哄着小孩玩,赢个几‘毛’一块的小孩能兴奋的一夜睡不着觉很是欢乐。

    “行啊,影妈要不你来?”杨爸自然之道自己‘女’儿的小心思答应下来,不过现在玩牌基本上都是四个人,家里有五口人,孩子们都上的话,他和杨妈只能上一个了。

    “你们玩吧,我一边看着就好。”杨妈脸上的笑容很是开怀,家境殷实家人和睦,以前做梦都没想过自家的日子会过的如此舒心。

    “老妈你玩吧,我上去打电话。”杨东旭语气中似乎都带着笑容,家人和睦幸福是他最开心的事情。

    “别打太多,不然下个月又要‘交’很多电话费。”杨妈有点心疼的说道。

    虽然家里不缺那几个电话钱,但现在打电话的费用真的很高,再加上座机费什么的,杨东旭在家的时候下一个月的电话费肯定一百开外,因为这个杨妈没少唠叨。

    “我就打几个电话,然后就接电话。”杨东旭应了一声向楼上走去。

    香港那边就算了,他家的电话还打不到香港去,不过燕京自己干爷爷那边,还有玄老爷子武爱兵等人还是要问候一下的,要是电话能接通陈为民那边也要拜拜年,关系就是在相互联系中产生的,长时间不联系,过节不问候即便是朋友时间一长也生疏了。

    “先说好了,来真的输了钱不准要回去的。”杨爸从‘抽’屉里把钱拿了出来笑着看着自己小‘女’儿。

    “来真的,就来真的。”一说输的钱不能要回来丹丹有点小犹豫,不过回头看了上楼的哥哥一眼眼睛一转开口说道。

    自己哥哥那里有不少钱呢,要是自己输了老爸老妈不把钱还给自己,自己还可以向哥哥要啊,反正只要自己开口疼自己的哥哥肯定会给的。

    火堆点好桌子搬过来,守岁在一家人欢乐消遣中慢慢度过。

    “行了,不玩了,你们困的话先睡吧,我和旭子去拜年。”天‘蒙’‘蒙’亮的时候最后一把牌打完杨爸开口说道。

    “嗯嗯嗯,不过这些都是我的,妈不准要我的。”丹丹欢快的点着头,把面前一小堆一分、两分、五分或者一‘毛’的零钱圈在自己面前护着警惕的看着自己老妈。

    每当自己手里的钱超过一定数量的时候,老妈总是以替自己保管的借口给收走每年都是这样。

    “你拿那么多钱干嘛?”杨妈瞪着自己小‘女’儿。

    “你说的输了不准要回去的。”丹丹据理力争,每年自己的压岁钱是自己保管,还是老妈替自己保管母‘女’之间总是要争论一番。

    “让她自己拿着吧,不过不准‘乱’‘花’钱。”杨东旭替自己妹妹说了一句话,同时把自己面前的钱扒拉一下放进了老姐的兜里。

    打完电话下来妹妹丹丹输的有点多都快哭了,于是杨东旭只好替她玩了几把,没一会儿老姐又输的有点多,于是杨东旭替自己老姐玩。

    就这样替来替去,原本以为找到一个不错方式把两个‘女’儿压腰钱赢过来替她们保管的杨爸杨妈结果输的最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