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1章 两 琐事中的父母心
    一听是大前‘门’所有人的目光都往这边集中,随后发现杨东旭也来了,一个个或者是笑着点头,或者是喊着名字打招呼。

    遇到辈分大的杨东旭也笑着喊人,然后从兜里掏出烟来给屋子里人散一散,烟自然不是大前‘门’,而是‘玉’菊的,刚才拿大前‘门’的时候他往兜里揣了几包,为的就是遇到这样场合的时候拿出来给人散烟。

    虽然给小五一条大前‘门’,给他们散烟的时候竟然用‘玉’菊的。但屋子里没人感觉杨东旭这是看不起他们。

    参军喝多人闹事被人打的事情现在全村人都知道了,他们有的虽然也去帮忙了,但到地方的时候事情已经结束了。

    小五几人看到参军被人打,二话不说上去把人家锤了一顿,杨东旭那条烟出来感谢一下是应该的。他们这些只能算是赶了一场末尾热闹的人,此时有‘玉’菊吸已经不错了。

    又说又笑一群人围在一起继续推牌九,最里面一个不大的小桌子四边坐着四家,四周呼呼啦啦围了不下二十号人在看,时不时的有人拿出一分两分的压压外围。

    杨东旭来到之后虽然没说什么,但看热闹的人自动给他让出了一个空位,小五几个人沾光也挤了进去。

    进去之后小五不再显摆,直接把烟揣进了怀里,刚才杨东旭散烟的时候每人一根一包烟都没打住,要是让他把大前‘门’掏出来散烟他肯定舍不得的。

    “瞧你那小气样。”看到小五把烟揣进怀里,一副你说什么我也不会把烟拆了散给你们的样子,三强嘬了一下牙‘花’子哼了一声。

    银山几个人小年轻脸上‘露’出失望的神‘色’,大前‘门’啊,五‘毛’钱一包他们还真的没‘抽’过。不过很快三强开始呼呼啦啦的‘花’牌九,所有人的注意力又被吸引了过去。

    杨东旭虽然在最里面,但却没人让他下注,或者让他直接上桌玩,哪怕知道杨如西家不缺钱,这小子又在燕京上学手里应该有两个钱。

    只所以没让他下注不是杨东旭说过自己绝对玩牌,也不是杨爸对他们有过什么警告。而是大爷爷几人要是知道他们拉着杨东旭玩牌,不管多大的,不管杨东旭赢钱还是数钱,他们的一顿数落那肯定是跑不掉的。

    杨东旭可是在燕京上学的,以后很有可能是村子里唯一的大学生,你这几个当叔的竟然拉他赌牌是不是皮痒了?

    所以杨东旭要是玩牌下注什么的,他要是压钱三强几个人肯定不拦着,但不住主动让他来。

    “我这里有两‘毛’多钱,你看好那家我帮你下。”小五和杨东旭大小差不多,自然没有三强他们的顾忌。

    “没事,你自己玩就行,我就看看。”杨东旭笑着摇了摇头,看着小五手里哗啦啦两‘毛’多钱基本都是一分两分的硬币,也不知道攒了多久才‘弄’了这么多钱,杨东旭眉头挑了一下,然后再看看屋子里这么多熟悉的面孔,他的脸上‘露’出了沉思的神‘色’。

    杨家村这几年的日子好过了很多,至少以前要配上‘玉’米面,或者红薯面才能吃饱的生活,这几年顿顿吃大馍都没问题。一个小集市看似不起眼,也不是所有人在集市上都盖了房子做生意,但对村子里生活的拉动力却不小。

    不过这样的生活在外村人看来十分羡慕,都知道杨家村的人富。可在杨东旭看来还是太平穷了,以前他太小修个路什么的还要拉上周雅才行。

    今年他已经十七了,又在昨天晚上终于和自己父母解释通自己做生意赚了一些钱的事情,他感觉应该帮村子里在提升一下生活质量了。

    这个提升自然不是直接发钱,升米恩斗米仇,他要是真的发钱让杨家村的人想充气一样富起来,这不是在帮他们,而是在害他们。而且说不定有些人领了钱之后还骂他是傻子呢。

    杨东旭所说的提升自然是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比如说现在大棚蔬菜就是一个不错的选择,杨家村的人口不少,每个人的平均土地将近三亩地。

    每家拿出来一部分土地‘弄’个大棚试验田并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即便是一开始技术不到家没怎么赚钱,也影响不了正常的生活。

    当然要是一切顺利的话,大棚蔬菜的肯定赚钱的,而且比种地多得多。除了大棚蔬菜之外‘弄’个养猪场、养‘鸡’场什么的也不错。

    全国经济正在不断复苏中,人们手头越来越宽裕,因此物质生活要求自然越来越高。无论是‘弄’大棚蔬菜,还是搞养殖即便再过十年二十年的依然可以‘弄’不会过时,这是一个长久的饭碗。

    “旭子,旭子......”

    脑子快速运转的杨东旭感觉有人在推自己。

    “怎么啦?”杨东旭愣了一下从沉思中清醒过来。

    “大娘喊你回家吃饭,你是不是也想玩啊,要不我把钱给你,你来压?”小五小声开口说道。

    旭子从一进来之后就盯着牌桌看,眼睛一眨都不眨的,‘弄’得三强有几次洗牌的时候都有点手忙脚‘乱’的。

    “不是,我回家吃饭了,你悠着点。”杨东旭笑了笑也没解释从人群中挤了出来。

    “你怎么跑这边来了?”看到杨东旭从人群里面出来杨妈面‘色’有点不好看。

    虽然赌牌这种事情在冬天很常有,杨爸时不时的也会过来玩两把,但对于赌博杨妈肯定是排斥的,以前家庭条件不好的时候,没少因为杨爸打牌的事情吵架。

    不过在农村很多事情无论好坏都是比着来的,比如说‘抽’烟,人家‘抽’烟你不‘抽’,这个时候别人不会感觉不‘抽’烟是个好习惯,而是觉得你家太穷了烟都‘抽’不起。

    打牌也是一样,三五成群一聚开了一个牌场,总是喊你却不去,时间一长别人就不喊你直接把你给孤立起来了。所以‘女’人如果总是叨唠着不让去打牌,男人不会感觉是对他好,而是感觉自己丢了面子被人看不起。

    所以这几年生活渐渐好了不少,杨爸玩牌不管输赢都玩的不大,杨妈也就睁只眼闭只眼了。可对于自己儿子,那是两只眼都要睁开禁止他赌博的。

    大年三十那一天小玩一下可以,毕竟别人家这么大的孩子多在玩,杨东旭没玩,自己儿子脸上有点不好看,其他时间那是绝对不能玩的。

    “过来看看热闹,我身上又没带钱。”老妈什么脾气杨东旭心里自然清楚,于是走过去双手半压着自己老妈肩膀笑嘻嘻的往外面走。

    杨妈没好气的晃了一下肩膀瞪了自己儿子一眼,不过脸‘色’比刚才好看了一些:“不是不让你玩,总是玩这个不好。”

    “我知道的,快点走吧我都饿了,晚上有什么好吃的啊?”老妈嘴里这句‘不是不让你玩,总是玩这个不好’直接理解为‘不要玩’那就完全正确了。

    不然即便是大年三十她允许你玩牌了,你要是去了,无论输赢她都不高兴。不过现在不高兴没有以前那么严重,最多也就是唠叨两句。

    要是前世的杨东旭,那自然是盼望大年三十那一天好好的玩一把,现在的他对赌博没太大感觉,玩不玩都无所谓的,要不是在家里闲得无聊,他也不会往这边跑,吸二手烟本来就不好,更何况是吸一群人的二手烟。

    农村的晚饭很简单,要么是面条,要么是稀饭大馍配上酱豆啥的。这两年杨家生活质量好了,晚上会时不时的炒两个菜基本上能见到‘肉’。

    吃饭的时候杨爸和杨妈基本只吃青菜,‘肉’什么的都留给杨东旭三个人吃,不是家里缺这一口‘肉’吃,而是父母习惯了把好吃的都留给儿‘女’。并且嘴上还不断说着,你爸(妈)我长这么大什么没吃过啊,你们吃,你们吃......

    “对了妈,我带回来那个铜锅呢?”把碗里的骨头给了自己小妹,瘦‘肉’什么的给了老姐,杨东旭一边吃饭一边问道。

    “在楼上呢,那么高的锅干嘛用的?你吃你的,吃完锅里还有呢。”看到自己儿子把自己的‘肉’分给了姐姐和妹妹,杨妈开口说道。

    “小弟你吃吧。”虹影把碗里的‘肉’有夹给了杨东旭。

    小妹妹丹丹也自己最爱的几块大骨头分了过来。

    “别夹过来了,盘子里不是还有吗?”杨东旭端起自己的碗让开,然后对杨妈说道:“那是‘弄’火锅的,一会儿吃完饭我炒点火锅底料,明天咱们吃火锅,家里有羊‘肉’不?咱们涮羊‘肉’吃,或者狗‘肉’也行。”

    牛‘肉’农村人很少吃,镇上都没有卖的,想要吃估计要到市里才能买到。不过冬天‘弄’锅子吃,杨东旭感觉羊‘肉’比牛‘肉’好,哪怕狗‘肉’也比牛‘肉’好。

    “不过年不过节的谁杀羊啊,狗‘肉’的话小李庄那边到是有人杀狗。要不还是吃羊‘肉’吧,明天我去镇上问问。”杨妈说道。

    儿子想吃的东西自然要吃好的,所以羊‘肉’和狗‘肉’之间,杨妈自然选择买羊‘肉’。

    “算了,下这么大的雪往镇上跑什么啊。明天我和小五几个人随便一溜达,到小李庄那边买点狗‘肉’好了。晚上我先把底料‘弄’好,明天中午要给人赔礼,‘肉’‘弄’回来之后我先用砂锅炖着,晚上把爷爷‘奶’‘奶’都叫过来咱们一起吃。”

    “这死孩子,哪有请客吃狗‘肉’的。”杨妈横了自己儿子一眼,狗‘肉’上不了席面遇到讲究的人请人家吃狗‘肉’,别人会以为你是在骂他。

    “都是一家人哪有这么多讲究。”杨爸说了一句,大冬天的确适合吃锅子,想一想原本已经吃饱的肚子感觉又有点饿了,再吃一个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