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0章 两 人情世故
    农村要是出现打架斗殴这样的冲突,‘混’子、无赖什么的那是狗不理的没人过问。.: 。可要是讲究点的人家,尤其是参军这样没事找事儿类型,杨家又要脸的存在。

    那赔礼是赔礼,还需要找村里老人当和事佬,请对方吃一顿和气饭这件事情才算真的过了,免得有谁挑理儿说杨家怎么怎么的。

    杨家虽然真的‘靠着’周义仁富起来了,十里八乡的人都给脸。可无论是杨爸杨妈,还是爷爷‘奶’‘奶’都没想过仗势欺人的事情,而是做什么事情都讲个脸面,生怕自己这边别给周义仁抹黑,农村人有着自己的底线。

    事情定下来之后,杨爸找到大爷几个人商量一下,杨妈回去收拾东西准备给人家送过去。小婶把小叔丢给了‘奶’‘奶’照顾,从家里也拿出一些东西来陪杨妈一起过去。

    她是个明事理的人,这件事儿是自己丈夫闹出来的,不能总让自己大哥家跟在后面擦屁股。再说她也看得清楚,以后自己家想要过红火日子,必须和自己大哥家处好关系才行。

    所以嫁过来这么长时间,虽然知道自己大嫂和婆婆有点不对付。她也没做什么挑事儿的事情,甚至有的时候还站在自己大嫂这边,自己这个婆婆对于小儿子的偏爱有点溺爱了,都是有孩子的人了,还宠的有点不像话说什么是什么,这怎么能行。

    “哥,小叔没事吧?”丹丹一脸忐忑的看着自己哥哥。

    一家人都风风火火的跑出去了,还是打架这样的事情,丹丹只能留在家里看家,她心里其实是很害怕的。

    “没事儿,小叔又喝多了。”看着自己小妹害怕的身体都在**,杨东旭的心也跟着颤了颤。

    对于自己这个小妹杨东旭那是疼爱到了骨子里,疼的连大姐虹影都有点嫉妒了。可是好说歹说父母就是不让小妹跟他去燕京,这让杨东旭也没办法。

    “哦。”听到是自己小叔喝多了,丹丹安心下来。

    自己小叔喝多找事儿又不是一次两次,以前她也会被吓的哇哇大哭。不给过这两年日子好过不少,即使小叔闹事杨爸去擦屁股,杨妈也最多数落两句。父母不再因为这样的事情吵起来,丹丹和姐姐虹影少了一些惊吓。

    大人吵架真的会给孩子留下心理‘阴’影,前世自己都四十多岁的人了,打工在外面遇到两口吵架时候听到那个声音心都忍不住颤颤的。

    这也是前世他成年之后很不愿意搭理自己爷爷‘奶’‘奶’和小叔的原因,不是他不孝。而是小的时候每次杨爸从后宅回来就会和杨妈大吵一架,有的时候还动手,年底自己那个小叔各种神作书吧妖,很少能过一个安稳的年。

    所以一到年底小孩都盼着好吃的,或者好玩的,而他总是盼着父母别吵架,又或者父亲别去后宅,小叔过年别回家什么的。

    稀稀疏疏的雪‘花’在傍晚的时候不断的变大,一层又一层的雪覆盖在行走留下的脚印之上,不一会儿脚印就不再清晰。

    打掉身上的雪杨东旭躺在被窝之中,原本还有点慵懒的睡意此时已经不见了踪影,电视在父母那屋,再说这个时候的节目十分单调看着也没意思,没手机、没网络。在‘床’上躺了一会儿实在闲的无聊他又爬了起来。

    穿好衣服准备去翻找几本书看,他记得老爸不知道从哪里有买来几本络小说,而是《七侠五义》之类的。

    刚从房间出来就听到楼下小五的喊声:“旭子玩牌去不?”

    雪下这么大天也快黑了,几个半大的小子不知道去哪里溜达,于是准备打牌打发时间。

    年底打牌和平常随便玩不一样,基本上都是来钱的,也不大几分钱或者一‘毛’两‘毛’的,这个时候没有斗地主,麻将倒是有,用纸牌一般都是玩‘跑得快’,输家两张一分钱,玩一天输赢没大讲。

    “和谁啊?”也不找书了杨东旭提上鞋子下了楼。

    “三强他们在推牌九我们去看看。”不止小五一个人,大亮小亮,外加他小弟小涛这几小跟班都在。

    走下楼小五递过来一根烟,杨东旭不‘抽’烟,不过也没拒绝接了过来,大亮很狗‘腿’子的拿了盒火柴出来帮他点着。

    十五六的小孩虽然看上去只是一个半大的小子,但再过两年也就能结婚勉强算是大人了,‘抽’烟现在不单单是一种‘交’际‘礼仪’,甚至还是一种时尚,所以他这一辈人很少又不‘抽’烟的。

    香烟没有过滤嘴吸了一口有点呛,杨东旭摆了摆手示意小五几人等一下,走到后面拿了一条大前‘门’出来,也是没有过滤嘴的那种5‘毛’钱一包,这种香烟在农村属于高档货,一般人不‘抽’是办重要事情拿来送礼的。

    平常大家‘抽’烟有条件的‘抽’‘玉’菊两‘毛’一一包,杨爸和杨家集街面上做生意的人都是‘抽’这个,没条件的‘抽’一些杂牌的,一‘毛’钱一包,或者几分钱一包的,实在兜里没钱烟瘾上来拿出烟袋‘弄’锅子旱烟也行,这是大爷爷这一辈人比较喜爱的。

    “这怎么行,小心大娘回来揍你。”看到杨东旭拿出一条大前‘门’小五几人眼睛一亮,可看到杨东旭示意他拿着小五连忙摆手不敢接。

    一条大前‘门’这绝对是能排的上号的重礼,就算相亲结婚也就是‘玉’菊,没听说那家大方上大前‘门’的,这么一条烟的钱够他‘抽’好几个月的了。

    小五嘴里的大娘自然是杨妈,杨爸是家里的老大,并且比小五父亲大,所以小五几人喊杨爸大爹,喊杨妈大娘。喊小叔参军的话,如果父亲也没参军大,那就是二爹,要是比参军大,那就是小叔,小婶的喊了。

    “没事拿着‘抽’吧,刚才的事儿谢了。”杨东旭笑着示意没事把烟塞进了他怀里。

    “哪有什么好谢的,都是一个村的难道我看着小叔被人打啊。”小五后退一步想要把烟推出来。

    虽然他对大前‘门’很眼热,但农村孩子实诚,虽然知道杨东旭家富裕些,但也不愿意占便宜。

    “行了,拿着吧,又不是给你一个人的,当时我没在也不知道谁帮忙了,这烟你拿着分分别一个人都揣起来了。”杨东旭拉过他一条手臂,把烟夹在了他的腋下。

    “嘿嘿......”小五笑的有点不好意思。

    虽然穷人的孩子早当家,但毕竟才十五六岁,面对这种人情往来的还是有些生疏,不知道怎么应对。

    “走吧,三强和谁在推牌九玩多大的?”杨东旭拍了拍他的肩膀,回头对姐姐虹影喊了一句:“姐,我去粮仓那边玩,你要是不看店别忘了关‘门’。”

    虹影此时和几个小‘女’孩在屋里踢毽子,看到杨东旭拿了一条大前‘门’给小五撇了撇嘴,已经十八岁的她知道一些人情世故,只所以撇嘴是因为自己小弟出手太大方了,她感觉那条‘玉’菊就行了,或者一个人给一包烟就行,没有必要那一条烟那么多。

    “知道了,你不准赌钱,不然我告诉妈。”

    “知道了,我兜里也没带钱就是去看看。”杨东旭摆了摆手裹了裹身上的大衣和小五几人往粮仓那边走。

    他身上的确没带一分钱,除了那一车年货杨东旭回来的时候身上带了一万块钱。这在农村绝对是一个巨额数字。

    原本就感觉自己儿子‘乱’‘花’钱不能惯的杨妈,昨晚看到儿子拿出这么多钱,先是一惊杨东旭解释清楚让老妈悬着的心放进肚子里之后,钱自然是杨妈没收给他当老婆本存起来。

    他身上大概还有百来块钱的零钱,不过都在羽绒服里面装着呢,杨东旭没有赌钱的意思,就是去看看热闹的自然不会带钱过去。

    脚踩在雪地上咯咯吱吱的,虽然出了集市进村里之后没有柏油路了,不过有雪地在土路也不泥泞,几个人走着说这话很快到了粮仓。

    推开‘门’一股热‘浪’袭来,不是粮仓里有空调,而是里面人太多了,加上窗子什么的都遮的严严实实的,所以屋里很暖和,热‘浪’过后则是一股呛人的烟味夹杂着别的味道。

    还好烟味很重其他味道被遮掩了下去,不然这么多人记在粮仓中粮仓虽然不小,可人更多啊,那空气不要多酸爽。

    冬季没有农活,所以农村人猫冬的时候要么自己家搂着自己婆娘,因此孩子越生越多,要么就是聚在一起‘插’马吹牛,最近几年杨家村人手里都有两个钱,打牌就多了起来。

    不过玩的不是很大,不是都不想玩大的,有三强这样的老赌棍儿在,平常杨东旭小叔参军也能掺和一脚,要是没限制别说一‘毛’两‘毛’的,一块两块的估计都上了。

    只所以没有玩大的,自然是老一辈人管着呢,尤其是大爷爷。平常看三强几人就不顺眼,你还敢在村里自捣鼓着让人往大的赌,拿着鞭子‘抽’你一顿让你不敢进家信不信?所以玩牌赌点钱无所谓,想玩大的到镇上找人玩去,在村里不准神作书吧妖。

    “咦!小五‘混’的可以啊,大前‘门’都‘抽’上了。”粮仓顶上吊着电灯泡,外面虽然天已经黑了,但屋子里光线还不错,感觉有人推‘门’进来,银山往这边看了一眼。看到小五腋下夹着的烟眼睛瞬间发亮。

    “旭子给的。”小五得意的笑了笑。

    大前‘门’那是连他老子都没‘抽’过的好烟,没想到自己现在竟然有了一条,虽然不全是自己的,但不妨碍他下摆啊。

    银山只所以一眼看出他腋下的烟是大前‘门’,自然是因为一条烟一大半都在外面‘露’着呢,尤其是大前‘门’几个字只要不瞎的都能看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