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9章 两 赔礼道歉
    三里多地杨东旭先是追上了后面一‘波’大爷级别的几个老人,打了一声招呼追上了年轻一些的中年人,最后赶上了一群不怕事大整天显得蛋疼的年轻人。。: 。

    等到了小东庄的时候杨爸首先过来的一批人距离小东庄还有一段距离呢,根本不用问事发地点在哪里,人群最集中的地方肯定是。

    “让一让,让一让。”有点气喘的杨东旭推开人群走了进去。

    首先看到的是衣服被撕扯的不像样子鼻青脸肿,嘴角上还挂着血的小叔,然后是哭的眼睛都红肿的小婶。

    小五怀里抱着小叔参军去年刚生的小儿子,一群半大的小子怒视着不远处一样鼻青脸肿的中年人,中年人旁边站着几个怒目而视,估计是邻居或者同宗的年轻人。

    看到自己小叔的样子杨东旭顿时火大,先不管怪谁,一看到自己亲叔被揍成这个样子肯定生气。

    不过看到自己小婶和小孩没事杨东旭松了一口气,不然‘女’人和孩子要是也被打了,那这件事情肯定没办法善了的,但刚走过去一股刺鼻的酒味传来,杨东旭心中突然有了不好的预感。

    “婶这是怎么了?”杨东旭开口问道。

    小婶眼睛红红的看着杨东旭张嘴想要说什么,又有点不知道该怎么说,看着自己被打的丈夫心疼中带着气愤。

    “怎么回事?”杨东旭向小五问道。

    “我也不知道,我们在那边玩,看到这边出事就跑了过来看热闹,发现他在打小叔,我们就把他打了。”小五大声的说道一副咱们这边占理,对方先找事这事儿没玩的样子,不过大声说完之后,小五眼睛一转凑过来小声说了一句:“小叔好像喝多了。”

    得!

    不用问,自己小叔酒品如何杨东旭比谁都清楚。不能喝,还非要喝,一喝多不是哭爹骂娘就是出手打人。

    今天带着不少稀罕的礼物去老丈人家,肯定没少喝,现在被人打的皮青脸肿竟然打着呼噜睡着了。

    大致猜到事情经过的杨东旭就算再想帮亲不帮理,清楚自己小叔喝醉后德行的他,心里也不禁冒出活该两个字。

    光过年喝醉酒不是在亲戚家,就是在回来路上闹事儿这一条,前世每年都要来个几次,后来亲戚家知道他这个德行,年底走亲戚不给他喝酒才算安生一些。

    可心里再是生气毕竟还是自己小叔,杨东旭先‘摸’了一下自己小叔的脉搏,然后按捏几下,发现都是些皮外伤这才彻底松了一口气。

    “张叔你没事儿吧,这事儿是我小叔不对,你要是哪里不舒服说一声,咱们去市医院检查下。”小叔惹的祸自己这边也没怎么吃亏,杨东旭又不是什么恶霸的‘性’子,所以只能赔起笑脸来。

    东庄西庄的虽然姓氏不一样,但祖祖辈辈都生活在这里,多少都有点沾亲带故的。

    “你是?”被称小五几人打的张奎看着杨东旭感觉有点面生。

    “这事儿我小叔,我爸是杨如西。”一年到头最多也就回来一两次,而且回来之后除了走亲戚也没怎么到处溜达,已经十七岁一米七八身高的杨东旭要不介绍,外出人还真的不敢认这个就是以前那个流着鼻涕到处‘乱’跑掏鸟窝的熊孩子。

    “哦,你什么时候回来的?”张奎愣了一下反应过来眼前这个面生,而且一看就不是农村娃的孩子是谁。

    杨家村这几年为什么抖起来了,十里八村谁不知道个一二三的。对于攀上高枝去京里念书的杨东旭,没人不是说起的时候心里不酸酸的,暗叹当初周义仁劳动改造的时候为什么不在他‘门’村,周义仁落魄的时候他们怎么就没大方的帮衬一把,不然现在也不是吃香的喝辣的了。

    农村人对于当官心里总是有些畏惧,尤其是还是在京里当官的。所以一认出来杨东旭是谁,对方即便占理骑士又弱了几分。

    “昨天刚到家的,这不就赶上这事儿了。”杨东旭尴尬的笑了笑,“张叔你有没有感觉那里不舒服的,要不我们去查查。”

    小年轻动手没个轻重的,杨东旭真的怕小五几人别把人家给打坏了。

    “没,没事的。”原本就有点胆怯,看到对方赔笑脸张奎赶紧摆了摆手示意自己没事儿。

    “要不还是去检查一下吧,这眼看就有过年了,别到时候出了什么事儿。”杨东旭还是有点不放心。

    两个人正在做这里说着呢,杨爸一群人一个个气喘吁吁赶倒了,这一下子呼呼啦啦一群人围上来,即使是在对方的村里,也让对方心惊胆颤的。

    “旭子,你小叔怎么样了,谁动的手?”杨爸虽然平时看上去本本分分的,可一看自己小弟被人揍的鼻青脸肿的瞬间就怒了,不管这件事怪谁,自己一个娘的兄弟被揍了必须要捞回来。

    “是这样老爸......”杨东旭苦笑着把事情说了一遍。

    “该,怎么不揍死他。”一听是自己小叔喝多了找事儿,杨爸老脸一红,差点上去给自己小弟两脚,这都结婚有孩子了,怎么还这么的不让人省心。

    “我这正说着要带张叔去医院检查一下呢,别伤到哪里。”杨东旭并不是再说客气话,眼前就要过年了把人打成这样,东庄西庄抬头不见低头见的的确怪不好意思的。

    “是要去看看,奎子一码归一码,咱们去医院给你检查一下。”在农村有脸面是有脸面的问题,可要是仗势欺人是会被戳脊梁骨的,对于这个现在人可是很在乎的。

    “不用,不用,真的没什么事儿。”张奎急忙说道。

    他的确没什么事,脸上的伤势看着吓人,其实和杨东旭小叔参军一样都是皮外伤。小年轻虽然下手没个轻重,但都是十五六的孩子力气也大不到那里去。

    而且这么大的孩子打架基本上都是往脸上招呼,来个鼻孔窜血或者封眼锤什么的。轻微脑震‘荡’或许有点,但暗伤什么的的确没有。

    确定真的没事,杨爸这边赔礼道歉之后架着杨东旭小叔赶紧离开,人越来越多这丢脸真的丢到姥姥家去了。

    刚走出小东庄,杨东旭爷爷‘奶’‘奶’和杨妈也赶了过来。

    杨东旭‘奶’‘奶’一看自己小儿子鼻青脸肿的面‘色’就变了。杨爸急忙说道:“不怪人家,人没事儿,又是喝多了闹事儿,影妈回去准备点东西送到人家里陪个不是。”

    虽然双方都受伤了,刚才也赔礼道歉了。但年底把人打成这样,让人家顶着熊猫眼过年,不送点东西补偿下,会让人感觉杨爸这几年发达了,做人开始不地道了。

    “我回去准备,你怎么不看着点他?你又不是不知道他一喝多就闹事儿。”听到人没事杨妈松了一口气,可一听到又是自己这个小叔子喝多了闹事儿气不打一处来。

    “我也劝了不让他多喝,今天我姐她们几个也刚好过去,我没上桌在厨屋帮我娘做饭呢,等我知道他喝就的时候已经喝很多了。”小婶也是一脸的委屈。

    今天带了不少海产和其他稀罕的东西给娘家送去,刚好赶上几个姊妹都给父母年底送点年货意思一下,几个连襟一见面再加上自家的那几个兄弟,这不就喝上了吗?

    再说今天送的年货中就她送的最多最稀罕,以前做寡‘妇’的时候,自己那个姊妹虽然嘴上不说但心里肯定瞧不起她,现在找了一个有本事的丈夫,又在自己父母面前挣了面子。

    看自己丈夫这么高兴,她心情也不错觉得喝点酒就喝点酒吧,谁知道喝完酒这一路上走回来都没事,快到家了自己丈夫耍起了酒疯,一开始先骂人家,对方一看这是喝多了没和他一般见识,还好心劝说赶紧回家。

    张奎劝说的话杨东旭小叔非说张奎在骂他,还说论起本分张奎应该喊他爷爷,然后小婶拉都拉不住,杨东旭小叔凑了过去,给了对方一巴掌,还让对方喊爷爷。

    再喝醉酒你这样侮辱人也会挨揍的,更何况对方和你是平辈还在人家村子里,于是两边就撕扯起来,原本对方知道参军是谁还留着手,可随着参军越骂越难听,大巴掌没轻没重招呼上去,都是两个肩膀扛一个脑袋的张奎也火大啊就这样打了起来。

    “好了好了,先回去再说。”看到自己老妈说落小婶两句,‘奶’‘奶’的面‘色’有点不对,杨东旭赶紧打起了圆场,这边喝醉酒闹事儿够丢人的了。自己这个‘奶’‘奶’偏爱老幺的存在,要是一生气和自己老妈撕扯两句,那就真的热闹了。

    把小叔送回家衣服什么的直接扒掉都是泥显然不能穿了,又给自己小叔检查一下确定没什么内伤,杨东旭退出了屋子,把他留给自己小婶照顾。

    走出‘门’风一吹杨东旭打了一个寒颤,刚才赶的太急,刚想到被窝躺会儿的他穿着内衣就冲去了小东庄。

    现在出‘门’儿大雪一卷凉风嗖嗖的往身体里钻,单薄的内衣根本没有一点保暖的神作书吧用。

    “嫂子你别去赔礼了,明天等参军醒过来让他亲自去给人家道歉。”小婶看到自己丈夫没什么事情,也从房间里出来,看到还在堂屋里的杨妈赶紧说道。

    “先送点东西过去,明天叫上大爹他们几个,再请对方来咱家吃一顿让参军给人家道歉,大过年的喝多了把人给打了犯错就要认,免得人家挑刺说小话。”杨爸开口把事情定了调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