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5章 两 漏掉的鱼
    年底购物国贸那边自然是首选,给自己父母亲人的礼物,杨东旭一向都是捡好的买,更别说他身边还有一个给他父母购物从来都不眨眼睛的周雅,现在在配上冉菲菲这个不回家过年感觉对父母有所亏钱的存在,一场大扫‘荡’正式拉开了帷幕。.: 。

    就这样一连扫‘荡’了三天,杨东旭才有时间喘口气。他十分不明白买什么不买什么都是周雅和冉菲菲做主,非要拉他去干嘛?

    每次两个人问他意见的时候,他要说可以,两个人会回头继续商量,然后两个人商量什么结果,这件衣服买不买就是这个结果。问他和没问他一个样。他要说不行,然后.....然后上面的场景再来一次,依然没他什么事......

    “咦,道爷,你怎么有空往我这里跑?”一连被折磨三天在家里恢复元气,等着接下来在‘春’运中再拼一次的杨东旭懒散瘫在躺椅中嗑瓜子,小空调吹着不要多自在。

    道爷有段时间没见了,尤其是北边哪位出事之后,原本时不时来陪玄老头喝茶的道爷一时间好像消失了一样。而且就算来院子里找不到玄老头,他会去附近的公园找,而不是跑到屋里来找杨东旭。

    “人老了,想要找个清净的地方坐会儿。”道爷摆了摆手,示意杨东旭不用太在意自己,自己走到旁边一个椅子中坐下。

    ‘花’婶端了一杯茶进来,他道了一声谢也没喝,而是坐在那里发呆。‘弄’得杨东旭一脸的懵‘逼’不知道这老头今天唱的是哪一出,于是他看着跟着道爷进来的南叔。

    要是按照辈分酸,道爷都要低杨东旭一辈更别说南叔了。不过玄老头的辈分实在是太大的,让道爷这样七老八十的人喊自己叔什么的,他怕折寿。

    所以只要不是非要讲究辈分的时候,一般情况下杨东旭和他们相处都是各论各的,比如说他可以喊富德才,阿才什么的。喊富察明也是喊小明什么的,富德才喊他的名字,富察明也是喊他的名字。

    “老爷的几个儿子这几天过来了。”南叔脸上‘露’出一丝的苦笑。

    这话一出杨东旭更懵‘逼’了,以前因为不太平,加上道爷又是黑板参半的人,所以把自己家人藏起来,以免出事绝了后,这事儿杨东旭知道没什么好惊奇的。

    这些年道爷也算彻底漂白了,尤其是北边哪位出事儿之后,他连做和事佬的事情都不做了,什么宴会也不参加,一副关起‘门’来过自己小日子颐养天年的架势。

    他那几个儿子杨东旭也见过,一个还是在那老家那边还有一个不大不小的官职,不过因为双方关系并不是太亲密,所以只算点头之‘交’。

    道爷的几个儿子这几年时不时的也会来燕京看自己老子,逢年过节的要不道爷回老家,要不他们会一起来燕京过节。所以今天道爷突然摆出这么一出,杨东旭一时间还‘弄’不清楚这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二少爷那边有个机会来京里想要走动一下。”南叔看了道爷一眼继续开口说道。

    杨东旭愣了一下没有说话。

    道爷那个二儿子今年应该五十多了,官职貌似只是一个处级,正处副处什么的记不清了,反正是某个小县城劳动局的副局长什么的,这年头的劳动局基本和养老单位差不多。

    一个处级干部想要给上升一下,还是劳动局五十多岁养老的处级干部跑到京里来走关系,这还真的看得齐自己老子啊。

    不说道爷办不成这件事情,而是这么一点小事就到京里来跑关系,这何止是杀‘鸡’用牛刀,简直就是杀‘鸡’用了屠龙刀。

    “是他领导的领导一个机会。”南叔又补充了一句。

    杨东旭瞬间无语了,还好脑子够用,没有被南叔这个绕口令一样的话语给绕‘迷’糊了。

    道爷二儿子领导的领导要再进一步,于是道爷的儿子不知道哪里听到了消息,来到京里求自己老子希望自己领导面前表现一把。

    这事儿不是杀‘鸡’用了屠龙刀了,而是他儿子真的把道爷当成一棵葱了。要是他的事情大炮打蚊子,那就打蚊子了运神作书吧一下有希望。

    可他领导的领导,至少也是个厅级干部吧?道爷自己这一不当官,二不是有什么大家族当靠山的。在厅级干部这个算是战略资源的位置上,他一个半黑不白的人‘插’手,他儿子还真的是看的起自己老子。

    他以为道爷是北边哪位啊?嚣张的在省里都横着走?先不说道爷有没有这个能力,就算有这件事情也不能干。

    好不容易才低调下来,这一折腾要是被人注意到肯定得不偿失。

    “副部。”南叔又吐出两个字。

    杨东旭差点没把刚喝进嘴里的查吐出去,这个二儿子对自己老子是多有信心啊。

    “这真的是拿着卖白菜的钱,‘操’着卖白粉的心。”杨东旭对于道爷这个二儿子算是服了。

    一个处级小县城劳动局的副局长。竟然想要帮着领导的领导谋划副部的位置,这......好腻害的样子。

    这件事情别说找道爷,就算是找韩星和魏飞他们都没用,除非找他们家能够主事儿的人,并且主事儿的人能够认可道爷这个儿子领导领导的能力,然后有纳入自己阵营的想法,否则就凭道爷之前那点帮人看‘门’儿的人情根本不够看。

    “你不会跑到我这里来走关系吧?”放下茶杯杨东旭想到了什么转头看向道爷。

    “他一心想要升官都魔障了,你觉得我脑子也糊涂了?”道爷瞥了杨东旭一眼。

    “你清醒就好。”杨东旭点了点头。

    他虽然有些‘门’路,但凭道爷和他这点关系,对方的脸面还没大到那个地步。再说他一心想着不给自己干爷爷找麻烦,怎么会主动找事儿?

    “你到我这里来是......”

    “躲几天的清净,早知道还不如让他们几个在家里种地呢。”道爷有点恨铁不成钢的说道。

    都说知子莫若父,对于自己几个儿子什么德行,道爷心里‘门’儿清。败家儿的孩子是前世的罪业啊,道爷估计前世做的孽不少所以才会几个儿子都不争气。

    可为人父母的哪能狠下那个心什么都不管呢,所以明知道自己二儿子不是做官的料,他撒出去大把的人情给塞进了官场。

    自己大儿子不是做生意的料,短短几年就把他半生的积蓄赔进去一半了,他还只能咬牙坚持着,至于三儿子......这些年他光擦屁股的事情就不知道干了多少回。

    所以一想到自己三个儿子都五六十了还是这个德行,孙子辈儿也没有一个争气的,再看看杨东旭,道爷觉得是不是自己以前真的神作书吧孽太多,所以自己儿子孙子才这幅德行年底都不让他安生。

    “想住多久就住多久,老爷子不愿意陪我回去过年,也不让杜锁他们在这里呆着,你要是到时候没心情回去过年,还能在这里陪陪他。”杨东旭开口说道。

    原本还想着玄老爷子这个倔老头过年的时候不愿意大四合院里留人怎么办呢,是不是让自己干爷爷搬过来住几天也好有个照应,易老爷子那边估计初五之前都回不来,而自己估计要到初八以后,现在道爷过来了正好有个伴儿。

    “行,今年过年我哪里也不去,就在这里陪玄爷好了。”道爷点了点头,一想到到早晨自己儿子们闹的哪一出,他是一点在家过年的心情都没有。

    做好决定之后道爷继续说道:“最近北边过来几个人你注意一下。”

    虽然金盆洗手彻底不沾道的事儿了,但神作书吧为一个老江湖,燕京更是他的大本营,一些风吹倒动他的消息要比杨东旭灵通的多。

    “那几个漏网的?”杨东旭的眉头皱了起来。

    北边动手上面更注重的是打掉那个老虎,至于下面的狼啊,狗啊什么的虽然也注意,但并没有对付老虎那么全面,因此漏掉了几个。

    比如说黑四手底下那个被誉为第一杀手存在就没抓到。不过一个丧家之犬杨东旭并没在意,并且从了解的情况上看,对方也并不是黑四的死忠,会愚忠的报复什么人。

    再说黑四倒台和他一‘毛’钱的关系都没有,纯属自己神作书吧死,对方找事儿也找不到他的头上。

    “应该是那个没错。”道爷点了点头。

    这下杨东旭有点惊讶了,虽然知道对方过来应该不是来报复自己的,可这才过去没几个月的时间,这个人竟然敢往燕京跑,这是胆子真的不是一般的‘肥’啊。

    “迟早进去。”惊讶之后杨东旭冷笑一声。

    显然这个什么第一杀手不是一个甘心寂寞的人啊。要是他真的想要太平过日子,肯定隐姓埋名找个地方躲起来,往燕京跑显然对方输的有点不甘心,想要东山再起。而且还是想玩灯下黑的东山再起。

    “别说进去,吃枪子都是早晚的事。”道爷哼了一声。

    在上面都挂上名了,不想着找个地方平淡过日子,竟然还往上面人的眼前凑,没看到就算了,看到肯定没有好果子吃。这件事情已经定‘性’,就算想要抱大‘腿’都没人搭理你。

    大‘腿’‘门’口不缺看‘门’狗,自然没可能为了要一条恶狗惹的一身‘骚’。

    “年后再说吧,要是有确切的消息家里谁在告诉他就好。”杨东旭虽然有点王八的‘性’子,基本上你不戳他一下,他是不会动的。

    不过这个人有点例外,即便确定他不是来找自己报复的,一个曾经打自己黑枪的人就在身边,要是不想办法‘弄’掉的话,他心里肯定不得安生。所以为了让我好过一点,你这个没事往京里跑的家伙就只能难过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