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5章 两 抽烟喝茶
    市政府办公室中烟雾缭绕,政府这一块一帮子人都是老烟枪,除了两个因为响应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提出来女人也顶半边天口号末尾座位上坐着的两个女同志之外,其他15个人全都在吞云吐雾。 更新最快

    不过在场的人有的人皱着眉头像是在思考,而有的人则是抽一口烟,然后慢慢的抿一口茶靠在椅背上,好像不是来开会的,而是来这里打发时间了神情很是轻松自在。

    “吭吭,今天这个开会的主题是什么大家都知道,别愣着了有什么意见都说说吧。”赵德宇咳了两声清清嗓子开口说道。

    赵德宇坐在二号位置上,而今天的开会到场的是整个班子的成员包裹市委那边的。而在他上面还坐着市高官钱进。

    不过市政府这边管经济商业,所以赵德宇先开口说话似乎也没有什么不妥的地方。再说钱进这个小老头每次开班子会议的时候都很少说话,渐渐的其他人也忽略了这个一把手的存在。对于赵德宇来主持会议也没什么诧异的地方。

    赵德宇的话刚落下原本几个悠哉悠哉靠在椅子中的几个人都坐直了身体,显然虽然只是二把手但赵德宇在班子里的威望很高。

    只是这件事情谁都知道是个麻烦,所以话音落下半天也没人接话。毕竟这件事情虽然当初是他们默许的,但有些事情只可意会而不可言传。这个时候先跳出来不是明摆着站在屎盆子下面吗?

    “长江你来说说你的意见。”等了半天没人说话赵德宇脸上并没有什么不喜,而是把目光锁定在了自己下手位的位置。

    听到赵德宇点名,有些人脸上露出幸灾乐祸的笑容。

    以前孙长江空调过来的时候虽然有人不喜,但还算在承受范围之内。不喜的自然是常务副市长的位子竟然给一个外人占了。

    能接受的原因自然是因为赵德宇这个二把手强势的连一把手都要装怂,孙长江这个市政府的二把手那自然没地方蹦。

    况且三亚虽然是地级市,但这个经济发展每看一次报表都叫人牙疼。现在来了一个顶雷的即便位置被人占了有点不爽,可都抱着看好戏的心里所以也不是很在意。

    可也不知道是不是孙长江真的有什么大背景,他刚调任三亚这边半年,每一次开会都被市政府的老大赵德宇敲打的抬不起头来结果飓风建筑来了。

    然后就是各种拿地建设,财大气粗的让在场的每个人都心惊胆战的。可心惊胆战之后自然是狂喜,然后自然是对孙长江这个主管经济常务副市长的眼热。

    只可惜飓风建筑来的时候真的像是飓风一样,等他们知道这个位置不单单是挨熊的,也开始有耀眼政绩的时候。孙长江这边已经站稳了脚步,很多和飓风建筑的协议也已经签下。

    尤其是飓风建筑垫资给市里面修主干道的事情做的漂亮,这让很多眼馋孙长江位置的人不从下口,就连赵德宇也对孙长江开始有点忌惮。

    毕竟那条主干道可是投资将近三千万的,虽然市政府这边也拿出了一些地皮神作书吧为抵押。可当时三亚的地皮才几个钱?或者说就算现在三亚的地皮才值几个钱?

    别说拿一块并不怎么样的地皮神作书吧抵押,让飓风建筑垫资三千万修路。就算整个三亚市所有的地皮随便挑,再座的谁能找个能垫资三千万修路的商人来?

    所以看到孙长江和飓风建筑的关系似乎有点事活不清道不明的意思,赵德宇自然没有多事。毕竟神作书吧为市政府的一把手无论孙长江做出什么成绩他天然的要分一大半的,更重要的是孙长江会做人,没有借助飓风建筑这样财大气粗的公司来个逼宫什么的,赵德宇心里虽然也对孙长江这个外来户不爽但也睁只眼闭只眼。

    而这个是点孙长江的名,自然是想让对方利用自己的关系和飓风建筑那边说说。毕竟在他看来也不是什么大事。

    被赵德宇提名孙长江脸上没有什么表情,今年49岁的他能坐上地级市常务副市长的位置看似没什么凸出的。但在这个官员平均年龄偏高的现在,49岁坐上这个位置已经很显眼了。

    毕竟再座的去掉末尾两个女同志,哪一个不是55岁以上?一把手今年都63了,而赵德宇55岁可以被评价为年富力强49岁你可以想想显不显眼。

    抿了一口茶孙长江也没抬眼开赵德宇便开口说道:“前段时间有人去度假村那边闹事正好把飓风建筑负的海南项目的副总经理百里毅堵住了。

    现在的事情不单单是安置房和拆迁款的问题,还有就是那些拆迁户三年的公粮飓风建筑在拿到地之后已经代缴了。而这两年他们的公粮依然在收,这给飓风建筑那边的印象非常不好。”

    孙长江的话一出口,在座的人都不禁嘬了嘬自己的牙花子,有些人脸上的神情有些不自然。这事做的的确不讲究,飓风建筑当初那么大方显然就是想要弄个好名声,同时把这些拆迁户一步安置到位省的以后这些拆迁户闹腾。

    结果自己这边不但节流了人家已经支付的拆迁款霸占了安置房,还连已经代缴的公粮也当没看到又再收了一次。结果......那些拆迁户把度假村的酒店的大门给堵了,这事放在谁身上谁不恼火?

    “这些事情就不要赘述了,现在事情已经出了,说说你的解决办法。”赵德宇敲了敲桌子开口说道。

    这些事情看似是下面人做的,可没他赵德宇点头下面人敢这么做?别的不说单单是拆迁款的问题,他赵德宇不默许财政局那边敢拿它去给单位的人发工资,年底发福利?所以孙长江这个时候看似在陈述问题,但每个问题都好像巴掌一样甩在赵德宇脸上。

    “前几天飓风建筑因为在海口那边拿地和贷款被卡的事情,总经理富德海和咱们余高官面谈了一下,并且还组织了一个座谈会。咱们市里开发区成立的事情申请报告已经打上去一段时间了,但一直没回复。当时富德海总经理专门就这件事情和高官交换了意见。”孙长江依然语调不变的陈述着。

    但这个陈述却让不少人身体坐的更直面色变得凝重起来。

    拆迁户闹事,以及他们这边吃相难看给度假村那边造成了麻烦这件事情说小不小,但说大也不大。只要把拆迁户住房的问题解决好,让他们不再闹腾,拆迁款的问题往后拖拖都行,这是在座所有人心中的想法,所以他们对这件事情并没太过在意。

    只所以拿到常委会议上来讨论,自然是因为飓风建筑太过财大气粗,不管他们的解决办法是什么至少给人家看看他们解决问题的态度。

    只是拆迁户闹事的时间点赶的太寸了,这边飓风建筑刚在海口那边被拿捏了一把,这边就出现了三亚拆迁户闹事的事情,然后去牵扯出这么多的‘丑闻’。

    怎么你们是感觉飓风建筑好欺负还是咋滴?或者对省里一而再再而三强调的公平公正尽最大所能给广大投资商提供便利的口号当放屁?

    所以赶在这个节点上出了这样的事情,要是处理不好吃派头都是轻的。要是给上面留下了什么不好的印象,这可是影响到自己前程的大事情。

    因此原本对这件事情并不在意的其他人,此时面色也都变得严肃起来。就连坐在首位一直没什么表情的一把手钱进这个小老头也不由自主的挑了挑眉毛。

    “前段时间我们和飓风建筑那边商量提前拿一些土地款的事情对方一开始已经有了松口的迹象,但前两天突然一口回绝了,强调按照合同来执行,给的理由是飓风建筑在海口那边最近拿了不少地手里的资金也紧张。”孙长江继续开口说道。

    这一次赵德宇面色更不好看了,显然这是对这件事情极度不满的飓风建筑开始上手段了。更让他恼火的是当时飓风建筑松口的时候,他可是已经安排好了这笔钱的用处。

    尤其是年底福利这一款风声已经透露出去,让他赵德宇的在班子里以及基层的威望又提升了一个档次。虽然拿钱的是孙长江,可发钱的却是他赵德宇,三亚这一亩三分地上谁说的算还用问?

    这部分钱要是真的出了问题,这可不是自打嘴巴那么简单,这对赵德宇的威望也是一种打击,在这样的打击之下那些不服他的人会不会蠢蠢欲动呢?

    赵德宇不禁看了孙长江一眼,随后隐晦的瞥了一眼钱进。相对于看似更加年轻的孙长江,不知道我诶和赵德宇感觉一向是老好人,存在感几乎为零的这个小老头更加让他忌惮。

    “据说飓风建筑真正的老板并不是富德才,而是另有其人。他在国外似乎有不小的关系,飓风建筑前两天再次注入的1亿美金就是他带来的。而之前拆迁居民闹事的时候,据说他就在其中。”孙长江的语调依然不紧不慢,可这一次不再是让其他人面色严肃坐直身体,而是直接扔下来一个重磅炸弹。

    “你确定?”赵德宇突然半站起来盯着孙长江,语气因为太过震惊变得有些尖细刺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