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9章 两 幕后黑手 续
    的确不用周义仁出手,甚至一开始杨东旭就没考虑过让自己干爷爷掺和这件事情。。 或者说所有生意上的事情,杨东旭从来没想过打自己干爷爷的旗号。

    自己干爷爷是个纯粹的学者,一个想要把自己的一生都奉献给这个国家纯粹的人。神作书吧为他的亲人杨东旭自然不希望让自己干爷爷沾染这些身外之物。

    所以从一开始无论是做秀水贸易,还是开海纳唱片,以及现在的飓风建筑。杨东旭都是在自己‘弄’,虽然周雅有所参与,但从来没找过关系。即便是找那也是合乎规范的正常流程,从来不会让周义仁打招呼,或者递话什么的。

    对于杨东旭的决定富德海虽然有些疑‘惑’,不明白杨东旭嘴里出手的那些人是谁。但并没有多问而是照做了,玄爷这个传人他有的时候的确有点看不透。

    杨东旭说有人会动手,而且还不是周义仁打招呼,并不是故‘弄’玄虚。而是他比富德海更了解现在的官场,更了解现在国家的国情。

    从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就像是一个没有安全感的穷孩子,迫切的希望走出去,希望得到世界上其他国家的承认。

    因此才有了崇洋媚外一等洋人二等官三等少数四等汉这样的言语冒出来。虽然不想承认,但现在的情况就是这样,国家对于外国的商人的确有些巴结,因为我们国家想要发展,但缺少技术,人家右手挥舞着钞票,左手握着技术你不陪笑脸行吗?

    弱国无外‘交’!这句话蕴含的意思又有几个人能品味的清楚?

    所以当一亿美元砸出来之后,这对全国滴眼睛瞪的好像兔子一样想尽办法能外汇的政fu来说,简直就是一个重磅炸弹。

    再加上飓风建筑之前砸下的那些价值十几个亿的外汇,既然有人对这样的合资外商使手段,这样的事情要是能小了才怪。

    根本不用杨东旭这边动手,只要放出风声。首先海南省的官员就坐不住,现在海南房地产火爆和捡钱差不多可是吸引了不少外资过来。这要是传出资金落地之后当地官员吃拿卡上各种手段的消息,那这些外商会怎么想?外商要是集体撤资的话,他们虽然不会集体抹脖子那么夸张,但绝对不会好过。

    所以不是二代想要伸手吗?杨东旭不想去麻烦自己干爷爷托关系的确一时间那他没办法,可我那你没办法,我去拿你老子有办法。

    有的时候世界就是这么奇妙,二代仗着自己父辈的存在想要拿捏飓风建筑,杨东旭想要收拾他有点无从下手。可飓风建筑缺能通过运神作书吧印象到二代背后的父亲,让他出手收拾自己儿子。

    风声放出去的第二天富德海约见负责经济方面常务高官的申请就得到了回复。晚上两个人座谈的画面就上了新闻。

    省里组织了一次华侨座谈会,邀请所有海南的华侨一同参加,研讨一下政fu与这些回国投资的爱国商人如何更好的合神作书吧。

    无论是和常务高官的座谈,还是海外华侨内地投资研讨会,富德海一句也没说之前贷款被卡,以及飓风建筑一些申请材料被拖延的事情。

    就在研讨会结束的同时谷靖那边来了消息,之前飓风建筑申请的贷款流程已经全部走完,让富德海‘抽’空去下银行签个字,然后贷款就会转到飓风建筑公司的账户上。

    就这样飓风建筑之前被针对的事情,就好像冬天的雪见到了太阳悄然融化。没人再提这个话题,这件事情也好像从来没有出现一样。

    abc酒吧海口知名酒吧之一。当夜‘色’降临的时候这里有位的热闹,整条街上都是熙熙攘攘的人群,而abc酒吧就在这条街的最中间,无论是从街头还是从街尾都很容易看到这座三层楼闪烁着霓虹的酒吧,尤其是那巨大的招牌从三楼一直垂直到地面至少两米多宽,看上去格外的有气势。

    相对于香港酒吧中五颜六‘色’的头发,现在染发在内地还没有流行。现在流行的是摇滚的长发,又或者郭富城头,总之头发怎么飘逸怎么来,然后穿着皮夹克,跳着迪斯科绝对站在了时尚的最前沿。

    酒吧的一楼是一个巨大的舞池,二楼则是卡拉ok,三楼被改造成了一些高级包厢,以及一些上档次的客房。

    此时在三楼包厢中一群人正在打牌。屋子里的人都很年轻,最大的也不到三十岁,牌桌上四个人叼着烟眯着眼搓着面前的麻将,每个人身边都有个妹子陪着,旁边放着各种红酒,面前放着一打的钞票四大伟人人头的那种。

    “余少这几天忙什么呢,怎么没见你人了?”一个长发到脖子一只脚放在椅子上‘摸’牌的青年扔了一个二万出去,抬头看了对面青年一眼。

    “被老头子教训了在家面壁思过呗还能干吗?”相对于一屋子不是长发到耳朵以下,就是搞个‘性’的发型,被称神作书吧余少的青年看上去要正常很多。只是清秀的长相在乌烟瘴气的屋子里显得有些突兀。

    四个人打牌旁边站着几个人,不远处还有几个喝酒玩纸牌的,所有人时不时的都把目光看向玩牌的这一桌,显然这一桌上人的身份要比其他人都要高。

    “飓风建筑那事儿?”说话的青年扭了一下脖子把踏在椅子上的脚放下:“不是我多话余少,你要是想‘弄’点零‘花’钱干嘛不行非要去和别人合伙什么房地产?就算要合伙你说句话,求着和你合神作书吧的人还不从这里排到燕京去,你非要和飓风建筑合神作书吧干嘛?”

    “现在外资不是吃相吗。”余少脸上的笑容有些无奈。

    “余少要是真的想要做房地产的话,我家公司的股份给你一些,咱们兄弟一块儿打江山。”坐在余少左手边的青年开口说道,看余少的目光带着一些巴结。

    “要股份有什么意思,自己捣鼓一个公司得了,反正启动资金也要不了多少。甚至凭余少的关系根本不要什么资金,先拿块地然后贷款再拿地,这一转手就是钱。现在海南的房价炒的比燕京都高。”

    “那可不是,燕京是首都不错,可谁让海南是经济特区省呢,听说上面有意思让咱们这边的一把手二把手职位往上再提一提呢。”

    “真的假的,要是再提一提那不是要成那啥委员了。”

    “没影的事儿,打牌打牌咱们不说这个了。”余少摆了摆手示意上家赶紧打牌。

    玩了几圈之后各有输赢,余少看了看面前的大约五万多块钱,随手丢给了旁边的小妹和几个小年轻。

    “谢谢余哥。”

    “谢谢余少赏。”

    几人脸上讨好和兴奋的神‘色’,讨好是真兴奋就有点装了。毕竟能进这屋子里的多少都有些背景,虽然现在万元户很牛掰,但几万块钱对他们来说根本就不算什么。尤其是现在海南房地产这么火爆,随便掺一手就不止这点钱。

    “少在我这里耍滑头。”余飞宏假装生气的拍了一下旁边小青年的头站起身来。

    看他这边结束了不玩了,其他正在玩牌的人也都站起来。

    “坐都,都坐,这几天我家老头子管的有点紧我要早点回去,你们玩你们的,有空再出来一起玩。”说着向四周摆手笑了笑算是打了招呼走出了房间。

    “孙哥,余哥这是真的想做生意了?”风余飞宏走出房间,刚才说给股份的青年看着第一个说话的青年脸上有些不明所以的问道。

    余飞宏可以说是他们这些官家子弟中另类独行的一个,海南房地产火爆已经有几年的时间了,不少人都捞的盆满钵满的,但他从来不‘插’手这些事情。

    这一次突然想要‘插’手结果被人给拒绝了不说,还顺带着甩了一巴掌。这事要是放在他身上,那他一定要让对方知道一下马王爷为什么有三只眼。可余飞宏却依然有说有笑好像没这事儿一样,还拿这事儿打趣开玩笑,这让他有些看不明白。

    “这谁知道,走走走不打牌了下去玩去,没意思。”孙英把嘴里的烟头吐在桌子上站了起来。

    虽然嘴上余少余少喊着,但孙英心里十分看不惯余飞宏。都是一个圈子里的人,虽然你老子是高官,我老子只是一个市长,可别忘了这可是省会。高官和市长差距没其他地方差距那么大。

    再说大家都认识好几年了谁还不知道谁,没事你装什么深沉和清高?更让他气愤的是,他凭自己本事赚了大把的钱,自己老子非但不夸他,还让他向余飞宏多学习。我学习个屁啊,现在余飞宏自己还想捞一把呢,而且比自己心还大直接盯上了飓风建筑。

    自己老子整天说他没脑子,这事儿一出他感觉没脑子的是余飞宏才对。外资现在就是大爷的道理都不懂,竟然想要去分一杯羹,怎么样被人直接一巴掌打晕乎了吧?

    “余少,其实我们没必要......”从楼上下来回到车里,一直跟在余飞宏身后的青年人张口想要说些什么。

    “我知道你的意思,但都是一个圈子里的人,就算不喜欢也要应付一下。毕竟我老子在这里工神作书吧,我总不能显得太不合群到处给他得罪人吧。对于飓风建筑详细资料查到没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