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0章 两 拍电影 下
    俗话说好汉架不住人多,部精品的影片不怕,只要杨东旭拍的不是垃圾扛过段时间还是能赚点钱和人气的,怕就怕几部精品片子连着打压,让杨东旭的电影从上映到下映都没有出头的机会,这就相当于是封杀了。

    并且这还是海纳公司涉足香港的第部电影,不知道被被多少人关注着呢,这要是棒子被敲的死死的,不论对海纳公司以后的发展,还是对明星的吸引力,以及在观众心中的声誉都是个很大的影响。

    “放心我既然做唱片经典,拍电视剧也是经典,拍电影也只会是经典最不怕的就是挑战,只要他们不联合抵制让我的电影无法上映,只是打擂台的话哪怕是车轮战无论是谁来我都不怵。”杨东旭笑着给了富察明个放心的眼神。

    开什么玩笑还没上映你说你的电影是精品就是精品啦?要是你说精品就是精品那为何还有那么多被人看好的电影最后都扑街了?所以那些所谓被看好的精品具体票房如何根本都是没准的。

    可反观杨东旭这边他说精品甚至经典的电影,那绝对是精品经典的。因为这些电影都是经过后世电影市场检验过的,所以拿绝对的精品或者是经典和那些究竟是不是精品电影还不好说的影片对碰他会输吗?最多就是真的碰上经典电影了,大家分庭抗衡而已,至于会输的事情杨东旭还真的没有想过。

    “这不是唱片,也不是电视剧。”富察明皱着眉头说道。

    对于杨东旭虽然年轻人要面子不想承认,但心里却是佩服的。个17岁的少年能白手起家创下这么大的家业别说是他就算是当年的老爷子也不行。

    可对于杨东旭的过度的自信,甚至有点自负他有点生气,唱片方面杨东旭是天才这是得到所有人承认的他没话说。在电视剧方面内地虽然落后但也有几部还算不错的作品算是有点基础,可说到电影香港绝对甩内地十八条街。

    这也是香港影视圈的这些公司听杨东旭要拍电影不抵制不说,还纷纷摩拳擦掌的等待着杨东旭电影的上映,就差亲自给他扫平切上映时候的障碍了,因为什么?还不是因为个内地佬要拍电影,还自己写剧本,自己当导演,自己还是制片人,你真当电影是什么阿猫阿狗都能拍的啊?

    所以原本生气杨东旭挖徐克的嘉禾,听海纳公司要拍电影还要在香港上映,他们瞬间就乐的找不到北。现在嘉禾高层的内心是这么想的:棒子把你敲死,看你以后还怎么找香港明星拍电影,还有那个电影导演能看上你这个狗屁不通的电影公司。

    别以为唱片方面让飞石头疼,电视剧让邵氏惊了把你就可以混电影圈了,我会用事实告诉你电影不是有钱就能拍的。连邵氏这样的老大哥都被干倒了,你个内地佬算个鸡毛啊。

    “我知道这是电影,可那又怎样?”面容稚嫩的杨东旭脸上露出强大的自信神色,或者说在富察明看来极其自负的神色。

    你以为你自己是谁?是上帝啊?你说你的电影大卖就大卖,就算面对嘉禾这样在整个亚洲都首屈指的高水平电影公司也依然正面刚没问题?

    “别纠结这个问题了,到时候拍出来你看看就知道了。走拿着酒去看老爷子,不然他就真的生气了。今天好好的陪老爷子喝杯,不然明天准备好开拍之后,估计就没时间去看他了。”看到富察明副想要狠狠的反驳番让他清醒,但因为两者之间的关系又在仔细斟酌语言想要委婉表达的样子,杨东旭从行李中掏出坛子黄酒丢给他自己也抱了坛。

    在杨东旭抵达香港的前后脚魏飞也带着人来到香港,说真的对于香港他是向往的,毕竟这里现在比内地繁华多了,但到了香港他是忐忑的。在内地他不说横着走,但至少很少有人敢惹,可在香港就要收敛很多才行。

    韩兴因为有事情所以没来,不过陈翔这个飞扬唱片的总经理跟了过来。这次来香港的目的是和金宝利唱片公司谈合作的,而牵线的正是飞石。

    以前金宝利作为总部设在英国伦敦的国际性大公司在香港设立分公司之后和飞石处于竞争关系,在华语乐坛的亩三分地上也被飞石压了头,这次飞石只所以选择和这个竞争对手合作,还拉上了飞扬这个砸钱十分大手笔的内地唱片公司,目标自然不言而喻就是海纳唱片。

    在飞石看来相对于金宝利这个外来户海纳唱片的威胁更大,毕竟外来户想要做华语市场有着天然的水土不服,但海纳唱片不样随着捧出的新人和经典歌曲越来越多,已经侵占了不少飞石的市场。都说同行是冤家海纳唱片不但是同行,还就住在自己隔壁当着自己的面抢生意挖员工,这绝对是飞石不能忍的。

    而对于金宝利唱片公司来说,飞石自己现在干不过,海纳唱片这几年也有点虎,在华语乐坛比自己还有名气。所以当飞石表达下想要联手教训下海纳唱片这个‘小弟’的时候金宝利高层考虑下之后就接过了飞石伸过来的橄榄枝。

    对于大陆心崛起的唱片公司金宝利无疑是保持警惕的,因此虽然和飞石是竞争对手但因为台湾目前特殊政治环境的原因,和飞石联手心里压力要小很多。至于拉上飞扬唱片纯属就是看中他内地的关系网。

    毕竟虽然对内地保持警惕,但这并不妨碍飞石和金宝利对内地市场的垂涎,无论是唱片还是电影业那都是块为开放的处女地啊,市场需求格外广阔,就是这几年冒出来的盗版十分猖獗让人头疼。不过这都不是事正好趁这个机会拉上飞扬这个地头蛇试试水再说。

    所以在杨东旭陪富老爷子吃晚餐的时候,魏飞带着陈翔参加了个小型的酒会。这个酒会是飞石发出的请帖组织的,邀请的人除了些作词作曲人之外还有些电影圈的人。海纳要进军电影市场的事情并不是什么秘密,按照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的关系,邀请过来混个脸熟,说不定之后在狙击海纳唱片的时候就能成为盟友。

    除了业内人士在场也有几个名气不小的明星,歌星影星都有因此酒会虽然不大,但格外上档次。相对于在燕京时候的奔放,酒会中的魏飞显得格外的彬彬有礼,即使面对自己垂涎的美女明星,也没有伸出什么爪子,甚至连暗示都没有显得格外正派。能来参加酒会的人自然都知道举办这个酒会的目的是什么,所以不少人暂时放下的成见相互交流气氛很是不错。

    只是游荡圈之后魏飞脸上开始露出不喜的神色,飞石和金宝利的人他见到了,甚至还约好了进步深谈的时间。在场的些宾客他也接触些收获还行。

    可让他皱眉的是作为飞扬幕后老板之自己都亲自到场了,金宝利和飞石唱片公司来的竟然只是总经理。这样的存在就好像飞扬的陈翔样看似风光无限,其实就是个高级打工仔,这让他下子感觉被怠慢了。

    “他们邀请的时候怎么说的?”个角落之中魏飞面色有些阴沉的看着陈翔。

    “飞石那边亲自打电话过来,说希望我们公司的高层能来香港谈下联合的事情。联合这种大事肯定需要你和韩少来个拍板的,所以必须你亲自来的。”作为跟了魏飞很多年的狗腿子陈翔自然之道这个大少爷为何面色阴沉赶紧开口解释。

    “那两个玩意儿能完全做主金宝利和飞石的事儿?”魏飞瞥了眼远处个老外还个带着眼睛的中年面色更加不好看。md什么玩意只是条狗竟然刚才对自己爱答不理的,虽然确定了具体谈判的时间可就好像施舍样,这要不是在香港老子让你从宴会厅中躺着出去信不信?

    “要不我再去问问?”

    “赶紧弄清楚。”魏飞十分不耐烦的摆了摆手。

    于是陈翔只好尽量保持微笑端着酒杯去了金宝利和飞石两个代表那边。

    “白先生那个具体合作的事情我们怎么谈?”陈翔不会说英语,旁边那个老外有人高马大的不知道为何他心里有点怵,于是只能问飞石的代表白家胜了。

    “刚才不是确定好商谈的时间了吗?”白家胜有点不喜的皱起了眉头,虽然陈翔穿的很正式西装什么的都是名牌,但不知道为什么白家胜总感觉他和那个什么魏飞身上散发出股土腥的气息,就好像有次他从贫民窟路过那里的空气味道样。

    说真的对于这次合作非要拉上飞石白家胜是反对的,或者说太对于内地市场并不看好,甚至感觉大陆就是个贫穷落后的地方,就好像贫瘠的非洲样根没有必要投入资源去拓展市场。

    “不是的,那个我是想问下谈合作的时候你们老板不过来吗?”对于白家胜眼中的轻蔑陈翔只能装作没看到,腰似乎又多弯了几分,脸上的笑容献媚中带着忐忑。

    “我们老板很忙哪有时间过来,这点小事我做主就行了。怎么在你质疑我的能力?”白家胜眉毛挑脸色顿时阴沉了下来,那意思明显在说:咋滴?你个内地来的土鳖还看不起我,嫌我身份不够?

    被人质疑无法做主显然是戳中了白家胜的痛楚,他个堂堂美国留学回来的海归,在jin ru飞石唱片公司之后上面有老板管着不说,下面的事情竟然大部分是李宗盛做主他好像个摆设样。很多事情李宗盛这个明明比他位置还低的人决定就行,他决定却需要和老板请示,这让自认为身份应该高人等的海归白家胜自然无法忍受。

    更让他无法忍受的是现在李宗盛被老板给踢开了,他以为公司除了老板就是他最大了。可这几个月来他的话语权就算李宗盛走了也没有增加多少,这让他这段时间都憋着火呢,此时被陈翔戳了下脸色能好看才怪。

    “没……没这个意思,我就是和你确定下,你们谈,你们谈,我就不打扰了。”陈翔看对方炸毛知道问了不该问的话,连忙作揖道歉匆匆离开。

    这幕被不少酒会的宾客看到,有的皱眉,有的则是露出嘲讽的笑容。

    下章可能要晚点,明天有事的童鞋可以先睡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