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8章 两 王强国的选择 下
    燕京处高档小区中张富农阴沉着脸根接根抽着烟,房间中烟雾缭绕十分呛人,但他似乎毫未察觉嘴里的烟被大口大口**燃烧着。

    “哎呀,要死了,干嘛抽这么多烟啊?”大门传来钥匙扣的声音,随后个年轻貌美的女子推门走了进来,看到客厅中的张富农先是愣,随后不断用手扇打着面前的烟雾,边声音娇嗔的抱怨边走向窗台把窗子打开。

    这里是处高档小区的十七楼,目前燕京的高楼大厦并不是很多,就算有的大部分还都是有点表面工程的写字楼,连很多政府办公地点还在大院之中呢,因此能住上十楼以上公寓的人非富即贵。

    在后世很多人喜欢住在中等楼层,同时房价越往上越便宜,但现在却截然相反很多人喜欢住在高楼层之中,出去说自己家住在十几十几楼每天需要做电梯才能上下这绝对是极有面子的事情。

    “怎么啦,那个母夜叉又和你闹了啊?”打开窗户股清新空气扑面而来,女子皱着的眉头松开不少。转身看到客厅沙发中依然在抽烟的张富农眉头不自觉的挑下,不过脸上的神色并没有露出什么,而是直接走过去抱着对方的手臂摇晃着在自己胸部上挑逗的摩擦。

    以前做出这个动作的时候,无论张富农遇到什么不顺的事情都会放下心中的思绪,精神被精虫所替代对女子上下其手,随后两个人就开始翻云覆雨,要是自己姐姐也在的话两个人‘合击’效果更佳。

    不过今天的事情显然不同以往,张富农看了眼依偎在自己肩膀上容貌俏丽身材妖娆的女子眼中的火光闪烁,但随即想到了什么燃烧的火光瞬间被大水浇灭。

    “今天怎么啦?”看张富农竟然没反应女子脸上露出意外的神色,随即摩擦幅度更大整个人似乎都要挂在张富农的身上了,声音带着"jiao chuan"不说就连眼睛都变得有点水汪汪的。

    “要……是我…….你婶子要和我离婚。”张富农狠狠的把烟蒂按在面前的烟灰缸中眼中闪过缕恐惧,随后直接改了口把想说的事情变成了离婚。

    “离婚就离婚呗有什么大不了的,怎么你还想和她继续过啊?你那天又不是没看到她竟然打我,你看看,你看看现在我脖子上还没好呢。”女子娇里娇气拉着自己的衣领,明明是要给张富农看脖子,却把胸口拉的很低露出白花花的片。

    张富农明明说的是和她婶子离婚,女子却没有丝毫的尴尬,而是还记恨着几天前被那个泼妇样的女人差点把脸抓花的幕。这样的妇女就应该在农村种地,住在燕京城里还成了燕京人简直就是对她们这些高贵燕京人的侮辱。

    “毕竟……”张富贵张嘴想要说些什么。

    显然他并不想离婚,不离婚的原因自然不是怕对孩子造成什么伤害。他就两个女儿现在都已经嫁人根本没有任何负担。只所以不想离婚自然是对老妻还有感情在。

    毕竟是几十年的夫妻,并且自己年轻的时候做过不少操蛋的事情,可妻子对自己直很包容。这次也是自己做的太过火了,所以除了公司的事情让他焦心之外,这几天妻子不断提出离婚也让他很是头疼。

    “毕竟什么啊毕竟,那个老妇女有什么好的,你要她还是要我们啊?”女子不等张富农说完就翻身横跨在张富农的腿上,双臂搂着张富农的脖子撅着小嘴阵的不依不饶,刚才被拉开的领口并没有合上,深深的**配上白花花的片弄的张富农有些眼晕。

    “你这个小狐狸精。”精虫终于控制住了张富农的大脑,切烦心的事情都被抛开,此时他眼中只有怀里这娇美的面貌和年轻的身体。

    说真的把自己侄女包养了,而且还下子包养两个,甚至曾经和自己弟媳妇还有腿,这事情看上去有些伤风败俗有伤风化,可张富农就是控制不住自己。

    自己老婆虽然也好看,可在农村的时候总感觉胸脯大大的弟媳妇特别诱人,加上对方也不是什么正经女人,于是两个人很快混到了起,时间长自然有些风言风语传出来,甚至为此自己还和弟弟干了架,不过毕竟只是些风言风语并没有捉奸在床。

    所以有些人嚼嚼舌头根子张富农根本不在意,别说他和弟媳妇的风言风语,农村那些什么嫂子啊,寡妇和村长,公公和儿媳扒灰什么的风言风语多了去了,吃完饭没事的农村娘们儿就喜欢聚在起说这个,你要是这样都生气早都气死了。

    后来跟着王强国开始做泥瓦工,然后做台球桌什么的渐渐的富裕了起来。再回村里风言风语没有了,反而个个巴结着自己希望自己能带他们男人,或者儿子来城里工作好挣钱。

    为这有几个妇女还暗示可以让自己占便宜呢,可惜的是有几个太丑他看不上,看上的几个小媳妇又太滑溜没办法上手。自己怎么说也算是村里的名人了用强有点不好。

    但古人说得好啊失之东隅收之桑榆,几个小媳妇虽然没上手但却弄回来两个小宝贝,血缘上的关系非但没有给他造成心理上的压力,反而有种畸形的兴奋。

    而他这个两个侄女显然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他没回家之前她们的名声就不怎么好,前几年甚至和镇上的混子在谈朋友成天成夜的不回家,弄的名声不说迎风臭三里也差不多。

    不过虽然名声不好听,但在镇里偶尔去城里玩玩也算能见到外面的世界,所以哪怕被混子占便宜她们也打死都不回那个连饭都吃不饱的农村。

    因此当张富农这个老色鬼出现的时候,根本都没怎么用手段这两个被物质享受所控制的女孩就自己贴了上来。农村的那些风言风语张富农不介意,两个女的自然也不介意。

    有什么好介意的?每次自己回村里穿着高档的衣服开着小汽车,那些妇女什么的哪个不是羡慕的双目放光?两腿张谁比谁更干净啊,只是她们没有这个机会而已,不然指不定比自己还骚呢。就连自己那个被称作龟公的父亲,因为给村里修路拿了大头这两年谁看着不是陪着笑脸巴结着?

    所以虽然年龄不大张富农这两个侄女似乎把这个世界看透了样,因此心意的绑着张富农。虽然这个老男人每次都弄的自己不上不下的,然后像死猪样趴着不动了,可他钱多了。

    燕京随着改革开放可以说是日新月异,在这个大都市中物质生活不知道比家里那个小县城丰富了多少倍,她们早就迷失在其中忽略了张富农是个老男人这点瑕疵。只是美中不足的事情就是张富农这个老男人还有个老婆和两个女儿,要是哪天突然嗝屁了家产方面似乎没她们姐妹什么事情。

    而张富农显然不是傻子,虽然被这对姐妹花迷得五迷三道的,但在钱财方面大方归大方,至于把房产啊,全部收入什么的都给她们保管那是根本不可能的。

    不过这两个小妖精的确诱人,有几次趁着自己爽的时候提要求,他差点就答应了。还好最后忍住了虽然第二天花了不少钱才把两个小祖宗哄开心,但相比于自己的全部财产捏在她们手里而言,这点钱根本不算什么。

    而这对姐妹显然也是聪明人,提了几次看到没什么效果,也没有再提只是买东西花的钱更多了,不过这点张富农并不在意,于是双方各取所需微妙的形成了默契。

    “要不要生个孩子呢?”搂着已经把头拱进自己胸口张富农的脖子,女子眉头轻皱眼中露出沉思的神情。

    张富农要是突然死了她们肯定得不到什么家产,可是有了孩子显然就不样了,至于近亲结婚会生出傻子什么的,小学都没毕业的她显然不知道这点,就算知道也不在意。因为她要孩子是为了张富农的家产,要是生个儿子那就绝对铁板钉钉了。

    至于什么傻子啊,生完孩子怎么养啊这都不是她会考虑的事情。她现在想的是听说生孩子挺痛的,而且身材容易走形,要是生完孩子自己变大妈张富农把她脚踢开这个就有点划不来了,有点小纠结……

    在张富农因为没涉及多少公司公款的事情躲过劫,但依然惶恐不安的时候。王强国这几天似乎下子苍老了很多岁,想想那些还在看守所里的人他的心惊恐的颤动着。

    现在想想还是阵的后怕,要不是老妻在得知些消息之后,把他锁在了家里不让他去参加那个什么会议,说自己家不能做那些忘恩负义的事情,或许他现在也在看守所里了吧。

    此时王强国也坐在家里的客厅中抽着烟,不过怀里没有像张富农样坐着个美人胡天胡地,而是面前坐着好几个妇女,个个眼睛红红的显然刚哭过期盼的看着他。

    自己丈夫莫名其妙的被抓走,动手的还是以前就听说很有背景的飓风建筑老板,这让这些人下子慌了神,在求神拜佛好几天没有找到门路,于是只好集体来到了王强国家里。

    “强国经理啊,你定帮帮我家老崔啊,老崔可是开始就跟着你干的,他是不是个老实人你心里最清楚。那些事情都是那个什么王经理和张富农那个老色鬼干的和我们老崔可没关系啊,你定要和那个……那个老板好好说说啊。”

    “是啊是啊,我们家老李也是无辜的,那些钱他根本没拿,全是那些领头的拿走了,他是给其他人背了黑锅啊。”

    “强国经理你定要帮我们不能见死不救啊。”

    ……

    看着王强股抽盒烟不说话,客厅里的妇女又是阵的鬼哭狼嚎吵的王强国脑仁疼。而听了他们的话王强国差点没有大巴掌扇过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