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5章 两 蛀虫 下
    90年代的中国人是浮躁的,造成这种浮躁的原因是因为之前太穷了,而且被管制怕了,于是社会猛然放开富起来之后就有点不认识自己了些劣根性就表露出来。

    传统思想中华夏人讲究财不露白,这点对于陌生人中国人都做的很好大部分都很低调。但对于自己熟悉的人很多人却喜欢嘚瑟,比如说在老同学面前,朋友面前,亲戚面前很多人总喜欢把自己标榜的多么多么不简单,想尽办法把这些和自己关系好亲近的人比下去,甚至踩在脚下似乎这样很有面子。

    所以浮躁的90年代初就好像后世的个缩影般,虽然还没达到后世那种笑贫不笑娼的地步,但已经有了雏形,农村或许还好些,但像上海,深圳这样的的大城市,物质横流却没有相应的精神文明建设,很多传统的价值观被抛进了垃圾桶。

    为了享受和攀比,或者比其他熟悉的人更有‘面子,越来越多女人没有的羞耻之心利用自己的身体去换取这切,而男的劣根性爆发在畸形的关系中寻找所谓‘面子’。

    想想后世年轻男女谈恋爱,然后同居被看成很正常,不合适分开再和别的男的同居也没人说什么。而那些希望第次在结婚时候给彼此的人被称作土鳖,老古板。很多人希望拥有份只要纯真爱情不看面包的恋爱,但偏偏喜欢用经济条件衡量个男人的好坏。

    结婚前考虑的不是双方能否相守到老,而是看看男方能给自己多少彩礼。而男方看的则是对方漂不漂亮身材好不好,要是带出去会不会有面子……渴望真感情,但觉得太认真不是老古董就是傻蛋,呵呵……

    飓风建筑燕京的办事处不大,是栋上下两层的小楼。原本热闹非凡上班就好像菜市场样的公司此时员工走路脚步都小心谨慎放轻。不少人好奇的向二楼看去,但又带着畏惧的神色。

    “看什么看,还不工作找死呢?”个年龄三十多染着头半黄头发风韵犹存的女人吼了声。

    不少偷偷往上看的员工好似被吓到的小鸡仔缩了下脑袋,然后翻资料的翻资料看图纸的看图纸好像真的忙碌起来。但等吼了声的女的整理下衣服,踩着高跟鞋噔噔噔的向着二楼走去,随后听到关门的声音刚才正襟危坐的身体瞬间垮。

    “牛什么牛,不就是把经理伺候舒服了吗,不然你给老娘提鞋都不配,呸,骚狐狸精。”

    “听说前两天咱们张经理偷腥被他老婆抓个正着到底是不是真的?”

    “这还能有假,没看到刚才张经理脸上的伤痕吗?看就是被女人抓的。要不是没脸来公司他会请两天假放过骚扰我们?”

    “还骚扰,我看你是自愿的吧,上次你在张经理办公室里……”

    “滚滚滚,你胡说什么小心我撕烂你的嘴。”

    几个相貌还算可以的小少妇聚在起聊天很是露骨。而其他些女员工则是坐在另边和她们泾渭分明,不过不远处几个男员工不断偷偷的看这几个小少妇咽口水,虽然极力掩饰但总是控制不住自己的眼睛。

    几个小少妇显然注意到了男同事的目光,眼角看过去很是不屑,你就这样每天只知道埋头工作赚的还不够老娘吃饭钱的瘪三儿,还想和老娘上床?而看那些躲着自己女同事的目光则是,假正经,谁不知道谁,扔到床上指不定比老娘还骚呢。

    “今天来的那些都是什么人啊?”第个开口说话的小少妇侧身又向楼上看了眼。

    “谁知道呢,但肯定是大人物,你没看到总经理都陪着吗?”

    “好像是总部来的人,领头的那个似乎是以前的总经理。”

    “总部来的人?他们来这里干嘛?不会出什么事情吧?”

    “谁知道呢,不过上面下来人不就是吃吃喝喝吗,之前又不是没来过。咱们经理和副经理可都是公司的老人,据说和咱们那个神秘的大老板都有很好交情的能出什么事情?”

    楼下议论纷纷,楼上的会议室中却落针可闻。上了二楼的风韵犹存的熟妇,看着站在会议室门口的杜飞。原本想开口想说送水找机会进去看看能否和公司大人物沾点关系,但迎上杜飞冷漠的目光把想要说的话有咽了回去转身回了自己办公室。

    “员工手册和公司的规章制度都有吧?”会议室中杨东旭坐在主位上手里拿着个文件夹里面有打资料。

    “有,有的……”分公司的经理低着头不敢看杨东旭。

    “那里面那条写的员工可以带家属来吃饭?亲戚结婚可以把公司的十几辆专用车拿去给人家当婚车?而且还是出去三天都不带打招呼的?”杨东旭双目冒火。

    武爱兵坐在旁边面色平静,双手抱在胸前似乎并没感觉到会议室中压抑的气氛,武爱兵的对面是王强国,他们下面坐了七八个穿着西装头发弄的油亮的飓风建筑成员,东子没在,富德才也不再。

    眼前这铺人基本都是飓风建筑刚开始时候的老人,也就是跟着王强国的那些人,这些人有些能力的现在都是飓风建筑的高层,虽然没有股份但有红利收入不菲。

    杨东旭带着怒火的声音在会议室中回荡,在座的人除了武爱兵之外,其他的都是四五十岁的中年人,有的甚至已经五十多了,但此时个个都好像犯了错的小学生样低着头不说话。

    “个分公司在职员工345人,这栋小楼虽然不小,但我进来的时候就看到三十人左右吧?这是把工地上的工人都算进来了吗?工地上的工人工资不都是走总公司的帐半年或者年结吗,什么时候都按月领工资了?公共用车35辆,每辆至少十万起步。王经理深圳那边公司用车才多少辆?”杨东旭的面色变得越来越阴沉。

    “二……二十三辆。”往日意气风发在富德海面前都倨傲三分的王强国此时额头上不断冒汗。

    碰!杨东旭把手里的文件夹摔在了桌子上,王强国等人的身体猛然颤冷汗流的更多了。

    “水至清则无鱼这个道理我明白,你们除了拿工资拿红利,时不时弄点小手段我也不是不知道?可谁给你们那么大的胆子个二三十人就能运用起来的分公司,你给我弄了300多个吃闲饭的?谁有给你们的胆子工程款结了之后私自扣留不入账,然后弄个买公司用车糊弄上去?”杨东旭的声音很大,每个字落下让在场的人都有种耳边再打雷的感觉。

    但这个办公司从外面看不起眼,但装修格外讲究,他的声音这么站在门口的杜飞只是隐隐听到隔音效果刚刚的,别说开普通会议,开秘密会议都不怕声音太大被偷听,也不知道平常这个会议室用来干嘛隔音弄这么好。

    “杨少这个……”王强国张口想要解释什么。

    但却被杨东旭直接打断:“别说那些没用的,这些没用的人都给我滚蛋,凡是牵扯到的人都给我滚出公司,那些白吃饭人的工资发了多少补回来。”

    “杨少你这样做太……太绝了点吧,飓风建筑发展到现在我们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不是?”张经理抬起带着几道结疤伤口的脸声音**的说道,越说越有底气感觉自己怎么说也是飓风建筑的功臣元老声音高了几分。

    卷铺盖卷滚蛋他早有准备,出了这样的事情要是不被赶出公司那就见鬼了。但他没想到杨东旭会做这么绝,那些只领工资不干活的亲戚朋友好几年前就进来了。

    这些人的工资可都是高配,更重要的是扛不住人多时间长啊,这些钱要是补回来这不是要了他们的老命吗?所以不单单是他,其他几个飓风建筑老人面色也有些不忿,感觉杨东旭这是过河拆桥点活路都不给他们留。

    “要我报警查查这些年你们手底下走的帐,或者些工程材料的回扣吗?”杨东旭的眼睛眯了起来会议室的温度顿时下降了好几度。

    原本为自己名不忿的几个人顿时打了个寒颤面色变得惊慌起来。这要是真的查的话他们绝对不是赔钱就能了事的坐牢都是轻的,那些私账旦全都查出来以现在的量刑标准枪毙都够了,那可不是十几二十万辆车的事情,而是上百万,甚至几百万的大事情。在这个平均员工工资不过百的年代,几百万的贪污要是被扒出来绝对是轰动的大新闻。

    “杨少给……给条活路吧,我们毕……毕竟都是跟着你起走过来的老人。”分公司的总经理不断擦着额头的冷汗面色苍白。

    “你还知道你是老人啊?”杨东旭面色阴郁的看了对方眼:“要不是看在你们是老人的份上,现在你们不是坐在这里,而是坐在牢里了不要给脸不要脸。”

    说完杨东旭起身向门外走去,走了两步想到什么转身对王强国说道:“你把手里的工作找富经理交接下,先休息段时间再说吧。”

    原本被几个老朋友看着想要张口说什么的王强国,听到杨东旭的话身体瘫软在椅子里,他知道从今天起飓风建筑的核心从此和他没有任何关系了,最好的结果就是股份和红利不会被收回有个富足的晚年。

    “太欺负人了,太欺负了人,他凭什么把我们都开除,还要补上那些工资?他以为他是谁?我们可都是功臣,没有我们能有飓风建筑的今天吗?卸磨杀驴这个姓杨的年纪轻轻做事就这么绝,以后谁还敢跟他?”直到杨东旭离开会议室几分钟之后,会议室中让几个人胆颤的压力才消散开来,张经理大声咆哮着。

    “md什么玩意,当初没有我们他屁都不是,现在翅膀硬了就把我们脚踢开,王哥都是老兄弟你说句话,咱门团结下和他拼了,他让那个香港人当总经理肯定就计划着这天呢,这不到时机连你也块踢开。”

    “没错王哥你说句话,我们还跟着你干,总公司那边也有不少我们的人,起拉走看他还nb。”会议室中的人吵吵起来。

    “这个……”王强国神色变了下神色有些犹豫,从核心位置被人脚踢开这种巨大的落差他时间还真的无法接受。毕竟做惯了高层谁愿意放弃权利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