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2章 向家
    赛马争先恐后在阵喧闹之中冲过终点,如此观众席上的喊叫声顿,之后瞬间变得更加喧哗起来,有人激动的挥舞手臂好像鬼上身般,有的人则是咒骂不断,把手里的报纸矿泉水瓶什么的狠狠地丢出去,或者对着旁边的栏杆踹上几脚似乎看什么都不顺眼。

    “你怎么知道6号会赢?”富察明脸不爽的看着杨东旭。

    虽然按照辈分杨东旭是他叔叔辈的,但两个人相处从来不讲这个,再加上富察明要大上杨东旭几岁因此自然不会像小辈那样拘束。

    “我要是早知道那匹马会赢什么都不干专门赌马好了。”杨东旭耸了耸肩。

    “那你没买马干嘛喊6号,然后6号还赢了,难道玄爷教过你相马之术?”富察明眼睛亮的有点吓人。

    赌徒最相信的就是运气,但也最不相信运气。和运气相比他们更相信常赢的人定是有窍门,自己的运气怎么可能总是比别人差?

    “相你个头,现在哪还有学这个的?”杨东旭翻了个白眼。

    “那你刚才……”

    “我没买,他买的6号。”杨东旭指了指旁边的杜锁。

    富察明的眼睛更亮了,作为富家的接班人,富察明可是知道很多过去事情的,对于杜锁的来历也是略知二。

    “以前倒是和老人学过几手。”杜锁有些憨厚的挠了挠头。

    富察明的眼睛亮的更吓人了,连杨东旭也不禁多看杜锁几眼,男人的骨子里都有赌性,而想赌的人没有不喜欢开外挂的,尤其是这种可以本万利的赌博。

    “不过学的那个在这里不怎么有用,以前的相马之术是从劣马中把好马选出来,可这里的马都是好马几乎没差别的。我买6号,是因为看着顺眼,加上六六大顺讨个吉利而已。”

    好吧!想多了。

    要是马场有这么个空子可以钻,早就陪得内裤都没有了,怎么可能还这么赚钱。玄爷虽然身的本身,可江湖奇人异事也不少,并且不说都贪财肯定有路过缺盘缠的,要是单凭相马之术就能买中,大家什么都不用做起研究相马好了。

    “今天晚上你请客。”富察明郁闷的看了杜锁眼。

    杜锁在杨东旭家里是什么地位富察明经常往大四合院跑自然清楚,所以也没把杜锁当外人。

    “好。”杜锁答应的十分痛快。

    说真的不算这笔意外之财,杜锁也是个小富翁,他和揭成武每个月的工资科不低,并且没有什么花销,因为每天他们都是轮番跟着杨东旭,自然不会花钱。

    闲暇的时候也基本上是在大四合院种呆着,花婶和崔妈吃住都在四合院根本没花销,以前他们时常往家里寄钱,但这几年家里那边生活好了之后,两个人压力瞬间小了不少,因此手里有不少的闲钱。

    几个人半开玩笑的往前走,突然被人拦住了去路,本来富察明觉得可能对方要往里面走,所以下意识的让了下想让对方先过,可他动对方也是动挡在了他的面前,瞬间就知道对方是来者不善了。

    “呵呵,这不是燕京的大少吗,怎么有空来香港溜达了?”道嘲讽的声音响起,挡在富察明面前的男子让开,几个男女走了过来。

    走过来的男男女女年龄都不大也就二十岁左右,不过个个都打扮不凡盛气凌人副从来没受过欺负,总是欺负别人的嘴脸,而领头的正是包成玉。

    “燕京的?”几人中个年龄少长的男子诧异的看了杨东旭眼。

    这年头大陆人来香港并不稀奇,除了那些偷渡的之外,因为回归时间已经定下,因此内地和香港联系也变得多了起来,香港并不缺乏大陆过来淘金的商人。不过官面上的人却很少过来,尤其是杨东旭这种官家少爷更是很少过来。

    只所以这样自然是因为香港还没有彻底回归,内地队香港没有控制力,同样香港也没有内地的官员,那些想玩的官家少爷来这里玩要是出了什么事情根本找不到人帮忙,而夹着尾巴做人又不是这些人的风格,因此自然来的少。

    不过虽然诧异,但青年并没有在说什么,其他男女也只是好奇的看了杨东旭两眼没有说话,但眼神多少带着点鄙夷,因为这个时候的香港人是格外骄傲的,尤其是面对内地来的土豹子的时候,哪怕杨东旭是个官家少爷。

    “别副门口猖狂的嘴脸,没事让让你挡道了。”杨东旭眉头轻皱下,但并没有动怒。

    “你骂谁是狗?”包成玉面色瞬间阴沉了下来。

    杨东旭不由得愣了下,说真的他真的没有想要骂对方的意思,说包成玉家门口猖狂是因为上次在燕京的时候,对方也是副怒不可止的样子可最后还是认怂了。

    而眼前却拽的像二五八万样,自然是因为感觉香港是他的地盘所以很是嘚瑟底气十足呗,至于让对方让让,那自然是因为他要走过去啊。

    可对方把这句话直接联系到了‘把家门缝子的狗’和‘好狗不挡道’好吧,杨东旭时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捡钱的见过,还第次见捡骂的,没事让让你当道路了不知道?”杨东旭懒得再说说很么富察明可不愿意了,要知道包成玉自认为香港是他的地盘,可他富察明也是香港人好不好?更何况杨东旭的身份在这里放着,作为东道主他不可能让杨东旭在香港被人欺负了。

    “谁的裤们儿没关紧把你漏出来了?”宝成员旁边搂着个爆炸头,看就是小太妹叼着烟的男子,把烟从嘴里拿出来,然后十分欠扁的对富察明弹了弹烟灰。

    “赵家的别给自己惹祸,你家老爷子没让你最近消停点?”富察明冷笑看着说话的男子。

    原本十分嚣张似乎比包成玉还要吊点的男子面色顿时大变:“你……你……”

    富察明的话瞬间让男子想到了什么,随后想到刚才包成玉说杨东旭是燕京来的,他的脸瞬间就白了。

    “我……我还有事,你们自己玩。”赵姓男子先是感觉自己全身僵硬似乎失去了思考能力,之后猛然惊醒丢下句话扭头就跑,眼前的杨东旭在他看来根本不是好欺负的内地佬,而是张着血盆大口的洪水猛兽。

    “这个……”原本等着看包成玉怎么欺负内地佬的青年男"nv you"点傻眼,不知道赵家大少怎么副撞邪见鬼的样子。

    包成玉也是脸的懵逼仔细打量起富察明来,想要找到眼前这个家伙凭什么句话就把赵大少吓跑的原因。

    “别看了,你不定认识我。”富察明直接把包成玉推开,也不管对面站着的几个青年男女是什么身份,直接伸手把他们推到两边,然后直直的走了过去。

    这个逼装的杨东旭不禁在心里给了满分,然后好似狐假虎威样也跟着走了过去。原本已经准备动手的杜锁几人自然也跟着起离开。

    “包少爷,这几个人什么来头啊?”等杨东旭几个人都走了,几个人才反应过来。

    所有人都看着包成玉,人是你要欺负的,应该知道来历才是。他们虽然喜欢欺负人,但却不想给家里招惹麻烦,不然顿竹板炒肉是轻的,要是断了零花钱那就玩大了。

    “我怎么知道。”包成玉此时肚子的火气。

    想想刚才竟然被人推到了旁,竟然没有丝毫反抗,他就感觉脸颊火辣辣的滚烫。这里是香港不是燕京,对方怎么敢这么吊?

    其实不只是他,在场的几个男女刚才都有点懵,对方句话吓跑了赵大少,随后还这么嚣张的推开他们,说真的当时他们根本没有反抗的心思,只是忐忑的不知道得罪了哪路大神。不过他们没有像包成玉这么羞愤,因为又不是他们带头找茬的。

    “去内地那几家的孩子?”除了马场上车杨东旭不禁问道。

    “就跑了的那个是赵家的,其他的不是,有几个我也不认识。”富察明摇了摇头。

    “那看来今天运气不错。”杨东旭笑了笑。

    “运气是不错,不过就算没运气也样,群被惯坏的废物而已。”富察明耸了耸肩神色有些不屑。

    说真的,要不是怕事情闹大,杜锁出手把对方全部撂倒,然后惹来几家的家长。富察明根本不屑用赵家那个公子震慑下,然后趁着对方发懵摸不清根底的时候离开。

    富家虽然在香港不是什么流家族,但作为未来富家的掌舵人,富察明在这群只知道吃喝玩乐基本上和家族继承权无关的酒囊饭袋面前还是十分有优越感的。

    “不过刚才说话的那个姓向,你以后要是想在香港拍电影,或许可以走动走动,有机会可以认识下。”富察明边系安全带边开口说道。

    “向家?”杨东旭愣了下,随后反应过来。

    现在香港娱乐圈最有权势的可不是嘉禾和寰宇这些公司那些老总,而是他们背后站着的人,不过现在向家还没有自己的公司,但已经算是放大佬,不说在电影券亩三分地上说什么是什么,但至少很少有去惹。

    “向家的儿子?”杨东旭不由得问了句。不过随即有感觉自己问的这句话多余,因为向家那个自后进娱乐圈的儿子,貌似现在才几岁大,怎么可能已经二十岁左右了。

    “不是,是向家哪位的兄弟,香港些社团基本上都是家族性质的,虽然不想古代皇帝那样可以世袭,但基本上核心的都是自己人。比如说那些弄武术的团队核心几个人基本都是兄弟,些社团创立开始成员都是亲戚朋友什么的。”

    “额……”杨东旭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不过想想以前混江湖建立帮派的时候,貌似就是广邀亲戚朋友加入把基础框架搭起来,然后才是发展壮大。好吧,想想那些很吊的帮派都是这样成立的,杨东旭瞬间没爱了。

    不过说起拍电影他不由得问道:“想要在香港拍电影拉起套人马来,要到谁的门前上上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