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6章 抵达香港
    周雅显然不是那些他挥舞着钞票开着跑车就能拿下的女人,甚至自己暗示了能在生意上帮她对方也不为所动,这让包成玉有点狗咬刺猬无从下口的感觉,但只有这样才有挑战性不是吗?那些能够轻松拿下的女人他早玩儿腻了。

    可这样个对自己不加以颜色的女神,竟然投入了别的男人怀抱,这个男人的保镖还把自己摔了个大马趴,简直就是叔叔可以忍,婶婶不能忍。

    不过他毕竟有点脑子,没有当场发飙,也没有动用包家的关系施压什么的。而是先打电话对自己父亲添油加醋诉苦番,然后开始找人打听杨东旭的身份。

    要是以前自己玩女人父亲斥责的话,那对于追周雅,从来对他看不上眼的父亲可以说是举双手赞成。

    这些年秀水服装怎么成为秀水贸易的,他父亲可是看在眼里。虽然开始接触只是个叫什么郝帆的二道贩子,然后是富家。

    但这几年周雅这个精明女子给他留下了深刻印象,要是她能做自己儿媳,那自己的晚年就可以享清福了。

    再加上对方是秀水贸易的大老板,还是内地的官家小姐,和自己家也算是门当户对。可谁曾想自己内定的儿媳妇,竟然被被人截胡了,这件事情必须要好查查。

    这查结果什么都没发现,因为前段时间虽然有人上门想要包老爷子开口去内地求个情,但包成玉父亲根本就不知道这事儿。

    别看他现在已经是船舶公司的总经理了,可他手底下只管着十几条船的租赁,根本没有jin ru包家真正的核心。

    同时这些人上门请包老爷子出手吃了闭门羹,人都没见到自然来意也没说出来。就算说了也不可能让其他人知道,毕竟这可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他们也是有头有脸的人好不好?

    至于周雅这边,已经调任国务院周义仁的身份,自然不是那个阿猫阿狗都能查到的。所以查了番下来之后,他们也就知道前段时间闹的沸沸扬扬的海纳公司似乎也是周雅的产业之,连杨家宴都不知道。

    “查不到!怎么可能?”直在燕京焦急等待的包成玉,接到自己父亲的电话脸的愕然。

    从他记事起父亲就绑上了包家,因此父亲给他的感觉可以说是无所不能,他在香港不说横着走,但绝对无人敢惹。可这次父亲竟然失手了。

    “那是内地毕竟不是香港,也不是我们老家宁波,你叔爷爷在内地的那些大人物关系,也不是我们能动用的,所以你别在燕京呆着先回来吧。既然咱们查不到,证明对方不简单,在别人的地盘上你别吃亏了。”

    “可周雅......”

    “先回来再说,秀水贸易有意和咱们合作在内地建立港口,这是大事情她肯定还会来香港的。”

    “好吧。”包成玉虽然不甘,但想到对方离开时候的眼神,似乎真的不怕他,在别人的地盘上的确容易吃亏。

    周雅回来小住了几天,直接飞了苏联,今年那边的事情现在特别复杂,需要她时不时过去亲自关注。

    杨东旭也没有闲着,而是直接飞了香港。因为大哥李宗盛来了香港访友。虽然从香港到内地现在很容易,但你想要招揽对方自然不能摆架子,亲自过去谈才显得有诚意。

    香港对杨东旭来说其实并陌生,因为后世他在深圳工作的时候,去香港很简单,甚至早晨过去玩玩,晚上你还能坐船回来吃晚饭。

    不过相比于后世的香港,现在的香港虽然比燕京更像是个国际性的大都市,但繁华程度稍逊,四周的路标店铺什么的,也是中英文混杂,有种电视里老上海街道的感觉。

    下了飞机先去了富家,这几年虽然和富家合作越来越亲密,但杨东旭直没来过香港,自然谈不上什么拜访,都周雅代替的,这次既然到了香港不上门拜访有点说不过去。

    香港半山区可以说是富人聚集区,能够在这里拥有套房子的人都非富即贵。飞机落地的时候已经是傍晚,所以当车来到半山区的时候,夜色已经把香港笼罩。

    从车窗往外看,香港的夜色尽收眼底,五彩缤纷的灯光显示着香港的夜生活,显然要比内地丰富的多。

    富家在半山上有栋独立的别墅,不过般情况下老爷子喜欢住在山脚的公寓里,哪里有很多的朋友,可以约在起喝喝茶聊聊天什么的很是热闹。

    但这次杨东旭亲自上门拜访,富家自然拿出了最大的礼节,因此在半山上的别墅中迎接。

    看着门口站着的富老爷子,杨东旭不等别人给自己开门就推门走了下去,然后伸出双手迎上去。

    人家给你这么大的礼节你不能真的当大爷,虽然已现在两家亲密的关系,对方可能不在意,但你不能拿架子,毕竟对方还是个老人。

    “直没有来拜访老爷子莫见怪。”杨东旭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

    每年富家兄弟即便很折腾都会去燕京给玄老头拜年请安,自己却直没来香港,的确有点说不过去。

    “雅丫头已经代替了,你那边不太平,我心里清楚,不来我能理解。”富老爷子满头的银发穿着唐装,手住着拐棍,手被杨东旭搀扶着。

    对于杨东旭直没来香港自然也能理解几分,毕竟玄爷传人的身份往香港跑,的确没有内地那么太平。这次要不是用霹雳手段警告了番,让些人老实了点,即便是想要招揽李宗盛,他能不能亲自来香港还真的两说。

    “呵呵,以后会太平很多,我会时常来看您老人家的,不过拜年的时候我可不会像德才大哥他们那么折腾,我比较懒,老爷子到时候要海涵啊。”杨东旭打蛇随棍上笑着说道。

    “德才直说你是个滑头,开始我还不信,现在已经确定了。”富老爷子大笑着摇了摇头。

    对于玄爷这个传人富老爷子这几年直在关注,但见面还是第次。第次的印象还算不错,毕竟这么多年富家虽然只是个二流家族,但他们之前走的毕竟是灰色生意。

    能敢在他面前开玩笑的年轻人以前可从来没有过,就连他几个儿子在他面前也是正襟危坐的不敢放肆。

    “德才哥竟然敢这么编排我,回头我扣他工资。”杨东旭副很生气的样子,富老爷子又哈哈大笑起来。

    其实人老了就有点老小孩的脾气,虽然家有家规,但更希望能和晚辈亲近些。富家几兄弟的培养富老爷子还算满意,富察明这个长孙的能力他也认可,就是平常的关系少了几分的热闹。

    杨东旭搀扶着富老爷子往屋里走的时候,富察明吩咐几个下人带杜锁几人去休息。在富家他们不用紧绷着跟在杨东旭左右。

    富家的下人显然都极有眼色,就算富察明不亲自吩咐,单看富老爷子亲自站在门口迎接杨东旭,就知道今天这位面色稚嫩客人身份不简单,更何况对方还和自家老爷子有说有笑,显然关系甚是亲密,自然不敢怠慢。

    晚宴十分的丰富,看到杨东旭想要敬酒富老爷子摆了摆手:“没那么多规矩,喜欢吃什么自己夹,就当自己家就好。”

    富老爷子和玄老头关系匪浅,杨东旭既是玄老头的传人,又算是自己的子侄辈,他也喜欢和杨东旭这样没有束缚的谈话,所以很在意规矩的他,此刻就是个高兴的老人,不想去讲那些死板的规矩。

    “得,老爷子都这么讲了我就不客气了,刚才我还想吃太多会不会觉得失礼,晚上饿肚子睡不着怎么办。”

    “哈哈......知道你胃大,今天的菜都是大份的,而且肉多,放开了吃,要是来趟还吃不饱,那你以后可能真的不会上门了。”富老爷子笑着摇了摇头,脸上的皱纹似乎也少了几分。

    看到爷爷今天这么高兴,富察明心里也是蛮开心的。可是像杨东旭那样放开了喝自己爷爷谈话,他有点做不来。毕竟从小爷爷就把他当做继承人培养因此在些方面要求极严,积威已久不是说放开就放开的。更何况要是放开了相处,说不定不是亲热,而是更加尴尬吧。

    没谈什么事情,晚宴结束之后,杨东旭和富老爷子就好像唠家常样说了些国内的情况,提了提当年见到玄老头的经过,让富老爷子唏嘘不已。

    觉睡到大天亮,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自己竟然在香港能在半山别墅区豪华卧房过夜,**丝心里得到了极大满足的原因,昨天晚上竟然有点失眠,可睡着之后夜无梦很是舒爽。

    杨东旭是每天早晨五点准时睁开眼睛,所以此时的天色也仅仅只是点蒙蒙亮。先去卧室的洗手间洗漱了番。

    然后直接穿着睡衣来到阳台上,品味了番清晨半山朦胧的景色,杨东旭在阳台上伸展了下自己的身体。

    对练今天显然是不行了,杨东旭很少再人前展露自己会武功的事情。更何况这里是富家他不想闹出太大的动静。

    所以舒展下身体,迎着清晨第缕阳光运行下内力,杨东旭就算完成了自己的晨练。虽然玄老头说他修的是内力,不是修仙。

    所以早晨阴阳交替之时所谓的紫气对他没用,但杨东旭还是感觉早晨迎接太阳升起运行内力效果更好,争辩几次之后玄老头就懒得理他,随他闹腾好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