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5章 包成玉
    都说穷在闹市无人问,富在深山有远亲。作为世界级的船王,而且还是世界级第把交椅的船王,包家自然有不少的亲戚。

    不过看眼前这个男子的打扮和气势,貌似不单单是个远方亲戚那么简单,应该是近亲类的,所以才能在包家的庇护下过得这么滋润。

    杨东旭挥了挥手让杜飞放开对方,船王的面子不用说,光凭个爱国商人的头衔,他就必须留点余地。

    毕竟像这种老辈的爱国商人,那是真的爱国商人,和后世那些嘴里喊着爱国,但却是为了大把捞钱的所谓爱国商人根本不样。

    要知道大混乱时代结束初期,连上面高层对祖国未来的发展还都是片茫然的时候,包船王就能直接来内地会见哪位老人,并且进行了不少的投资。这样的做派显然不是为了赚钱,而是真的想为自己的国家做点什么。

    不过敬重包船王归敬重包船王,对于眼前这个嚣张纠缠周雅的男子,杨东旭却没什么敬重的意思。

    “你叔爷爷有现在的名誉来之不易,别坑叔爷啊。”杨东旭看着扭着自己肩膀,显然刚才杜飞下手不轻此时龇牙咧嘴的男子开口说道。

    男子显然还有点脑子,刚才只因为周雅对杨东旭太亲密他才怒发冲冠,在香港自己对眼前这个女子可是见钟情,就差掏心掏肺了,可对方连正眼都没有瞧过自己眼,眼前这个小子凭什么这么幸运。

    可对方身边竟然带着保镖,周雅是秀水贸易老总的身份他也打听到了。因此杨东旭的身份如何不用调查他也知道不简单,更何况对方直接能说到自己叔爷爷,显然知道了他的身份。知道他的身份还敢这么警告,也证明了对方的不简单。

    “你是谁?”男子眯着眼睛看着杨东旭。

    “管你鸟事。”杨东旭撇了撇嘴搂着周雅离开。

    留下男子愣在原地时间没有反应过来,船王可是自己叔爷爷,而且还是有血缘关系的那种,哪怕只是个表亲,而对方应该是燕京某家的公子。

    两个人都是有身份的人,再说自己对周雅也没做什么过分的事情。身为有身份的额人,双方哪怕不能坐在起喝喝茶,也应该客气两句吗?直接爆粗口几个意思?

    “以后要是遇到这样的人,不喜欢对方还纠缠直接大嘴巴抽,包家要是因为这样就选择不和我们合作,那就不合作好了,证明自哪位船王之后,包家没了什么出类拔萃的人,以后衰败是肯定的。”周雅明明被对方纠缠还没有发火杨东旭自然明白是因为什么。

    不过现在不敢说他现在谁都敢欺负,但绝对不怕别人敢惹麻烦。总之我不欺负你,你也别惹我,能合作大家起赚钱,不能合作就好聚好散。

    同时他这句话也不是无的放矢,包家的确在船王之后就衰败了,虽然在后世依然是豪门,但那是因为家底厚,接班人虽然不如船王,但也不是什么蠢人的原因。

    “我知道的,不过这次和包家人那边见面,对方态度似乎有点捉摸不定。”周雅抱着杨东旭的手臂,露出稍有的温柔神色不会想起在和包家的那次回见,秀眉挑了起来。

    “怎么了?”

    “包老先生从去年开始身体就不怎么好,所以包家的产业目前由他几个女儿和女婿在搭理,他大女儿那边似乎对内地并没有他父亲那么热衷。”

    “这到是个问题。”杨东旭的眉头也皱了起来。

    以前的爱国商人对国内进行投资,说看好内地市场那是纯属扯蛋,那个时候上层的很多人还都不知道未来怎么走了,这些移民的商人难道比高层还有信心?

    他们对国内投资就是单纯的爱国,想要为祖国做些事情。可现代的来国内投资的商人,那就爱国和利益掺半了。

    但这也正常,孔子都说做好事那回报,这才是正确的,更何况原本就是看重利益的商人。因此有人看到了内地市场的潜力,有人自然不看好,这种现象在香港表现的尤为明显。

    就连富家现在都算是默认分家了,更别说其他人了。包船王的女儿从小就在国外长大,对国家没什么归属感,也没有自己父亲那么热切的爱国情操,同时还不看好大陆市场,要是对内地投资还那么热衷,那就见鬼了。

    但包家要是对内地投资失去兴趣的话,杨东旭还是蛮头疼的,因为海南那边的计划已经展开半了,现在不可能停止,这么大的项目没有包家的资金支持,他的压力会更大。

    “是不是影响很大?”看到杨东旭皱眉周雅有些心疼。

    “影响肯定是有的,但没有张屠户咱们照样能吃拔毛的猪,反正那件事情暂时也不及,拖两年也没事,可以慢慢找合作者,况且这件事情主要还是要国家牵头,上面不松口,咱们做什么都是白搭。”杨东旭笑了笑表示不用担心。

    只所以想要和包家合作,那是因为杨东旭想要再国内投资港口的原因,曾经在深圳工作的他,没有谁比他更明白,海运在后世到底占据着如何重要的地位。

    后世的国际贸易,无论是进口还是出口,海运都是不可替代的,要是能投资,甚至建设家属于自己公司的港口,就算以后不做国际贸易了,光出租港口就可以赚的盆满钵满。

    不过每个港口建设都需要投资大量的资金,尤其是杨东旭想要步到位建设深水港,那投资更是大了去了。同时他还缺少大型港口建设方面的额人才,如此和包家合作,无疑可以事半功倍。

    可惜他没有赶上船王身体好,还在打理公司的时候,否则这件事情谈的要容易的多。

    “你是不是得罪包家的人了?”第二天富察明大早就跑大了大四合院这边。

    “怎么啦?”杨东旭嘴里塞着包子含糊不清的说了句。

    “你说怎么了,你知不知道现在包家很敏感啊。”富察明翻了个白眼,也不客气坐在杨东旭对面,拿了根油条吃了起来。

    “船王身体撑不住了?”杨东旭脸上露出惊讶的神色。

    “那还不至于,但毕竟是七十多岁的老人了,年轻的时候为了打拼留下不少暗伤,所以近几年身体有点不大好,所以现在整个包家都很暴躁,没事你少招惹他们。”说道船王富察明脸上露出敬佩的神色,这可是华人传奇般的存在啊。

    杨东旭自然能够理解富察明嘴里暴躁到底什么意思,世界第把交椅的船王家族啊,稍微露出点残渣,就足够让人辈子吃喝不愁的。

    再加上船王没有儿子,至今还没有指明继承人,再加上外界也虎视眈眈的盯着这块巨大的肥肉。

    所以包家的人不但在家产上暴躁,对外界些露出来的敌意也很暴躁。要是真的感受到威胁,哪位身体不好的船王都有可能亲自出手把对方给撕碎了,自己奋斗了辈子的产业,绝对不能让别人占了便宜。

    “我没想惹他,具体什么事情你估计也知道。”

    “包成玉吗?那个人是有点麻烦。不过你也别太过了,毕竟船王的身份有点敏感。”富察明眉头皱了起来。

    同样作为香港的富三代,富察明和这个包成玉之间自然也认识,不过包成玉以前都是在国外发展,近两年船王身体不好才回了香港,所以两个人虽然认识但并不熟悉。

    不过对于船王这个表亲的些事情他也略有耳闻,船王家基本都很低调,很少出现什么不好的新闻,不过这个包成玉回到香港这两年可闹出不少的事情来,只是很多人碍于船王的面子没有计较而已。

    “对于船王他老人家我肯定是敬佩的,不然你以为我会放过那个小子啊。所以警告对方下,没事别纠缠我姐。”杨东旭哼了哼。

    不过要是和这个包成玉起冲突的确有点麻烦,毕竟船王和高层的关系直很好,这些年也没少为国家做贡献。要是自己和他这个侄孙辈的包成玉起冲突,说不定会被几个长辈敲打敲打。

    “人家可是船王的侄孙,我哪敢警告他啊。”富察明撇了撇嘴。

    富家在香港根基不浅,但真正论起来只能算是二流家族中靠前的,这几年虽然内地和海外双面开花地位上升不少,但距离成为流家族还有点距离。

    而包家可不是什么流家族,而是顶级豪门。放在世界上都是能排的上名号的人,更别说在香港这亩三分地上了。

    但对于这个包成玉富察明还真的有点看不上眼,之前几次宴会上见到,也是礼貌的打招呼,从来没有深交的意思。

    “那希望他自己能安分点吧。”面对船王家这个庞然大物,杨东旭虽然有信心不和对方合作,自己也能过得很好,可也不想去招惹对方。

    包成玉真的能够安分吗?

    自从小时候跟着父亲到香港投靠包家之后,船王对他这个侄孙还是很疼爱的。毕竟这也算是包家的男丁不是,所以他这些年过得可以说是顺分顺水。

    尤其是前两年自己父亲在包家企业中坐上了经理的位置,那他的生活就更加滋润了。所以从小到大他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委屈?

    更重要的是这些年他虽然玩过不少人女人,可从来没有见过向周雅这么极品的,看到周雅的瞬间,他感觉自己见到了生的女神,所以这个女的必须拿下。

    感谢春桃花开mndh的打赏,万分感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