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4章 包家人
    看楚弯弯脸懵逼不知道该怎么说话的样子,卓青儿横了杨东旭眼。旁边的杜飞脸上露出忍俊不止的样子。

    自家的少爷的时候简直老辣的像个狐狸样,可有的时候又是个2b青年。同时他要是想要拿话气你,也绝对是气死人不偿命。

    “没事不要当道。”卓青儿看着杨东旭哼了声。

    “没事别再这片儿下手,这片儿住的人有很多是在些岗位上退下来的,被抓住很难跑,而且会重判。”杨东旭提醒了声。

    楚弯弯眼睛瞪得更大看着杨东旭,果然有奸情啊。青儿姐是小偷的事情以前起住在大杂院中就没人知道,即便是她知道也是因为机缘巧合的原因。对方下子说出青儿姐的身份,这里面肯定有奸情。

    “要你管。”卓青儿脸色板很是不善。

    “趁着年龄不大,该改行吧,做这行可不是长久之计。”

    “你看不起这行?”卓青儿瞬间变得火大怒瞪着杨东旭。

    旁边的楚弯弯脸的愕然,不知道这位大哥哥关心的话,怎么对青儿姐造成了这么大的刺激。

    “咦!我伪装的如此小心竟然被你看出来了,眼力最近见长啊。”杨东旭脸震惊的看着卓青儿。

    楚弯弯这次不但是瞪大了眼睛,嘴巴也不由自主的张大,来了个现实版的目瞪口呆。她感觉此刻青儿姐估计别憋出了内伤。如此奇葩的回答,她还是第次遇到。

    “你......你就是个混蛋。”卓青儿面色涨红,不知为何泪水开始在眼眶中打转,被杨东旭直接气哭了。

    “江湖儿女流血不流泪啊,你别溜流猫尿哦。”看着卓青儿的样子,杨东旭没有看到女孩眼泪立马秒怂,而是撇了撇嘴,“别不识好歹,虽然严打过去了,但就眼下那些人到处抢地盘的样子,迟早出事。”

    “你是不是知道什么?”卓青儿反应过来。

    “我什么都不知道,反正你们有手脚的干什么不行,非要偷鸡摸狗。”杨东旭耸了耸肩。

    看到卓青儿开口似乎想要辩解抢先说道:“不要忘自己脸上贴金说这是靠技术吃饭,也没有说存在即合理,小偷从古至今没有断绝过所以是真理。

    更不要说什么劫富济贫行侠仗义。不管你承不承认现在小偷偷的都是劳苦大众的钱。敢对富豪动手的,要么干票金盆洗手了,要么就是被打死扔那个臭水沟了。

    至于那些为富不仁的,你要是能拎着刀去把他宰了,我会称赞你声女侠。但你敢吗?比如说那些混黑的缺德事没少干,家里钱不少,典型的为富不仁,也没见你行侠仗义啊。”

    小偷去黑道老大家里行侠仗义?这画面太美杜飞无法想象,而卓青儿此时也是脸的愕然目瞪狗呆,楚弯弯大脑已经失去了思考能力。

    “姐,那个他......”杨东旭离开半响之后楚弯弯才反应过来。

    “离他远点,那就是个混蛋加王八蛋。”卓青儿咬牙切齿的说道。

    不过眼睛中却露出思索的光芒,现在燕京街面上是有点乱,什么东北帮,***,甚至远连***都来凑热闹建码头。

    可原本燕京道上些有威望的爷字辈,不知道为什么有点销声匿迹的意思,街面上的事情基本上都不管了,任由这些外来户闹腾。

    “真的要再来次严打吗?”卓青儿忍不住嘀咕了句。

    “什么打?”旁边的楚弯弯没听清楚。

    “打你个头,吃你的东西。”卓青儿伸手在楚弯弯额头上敲了下。

    “说了不准再打我的头,我以后长不高就怪你。”楚弯弯嘟起了小嘴。

    真的要再来次严打?

    其实自从82年严打之后,每年各地都会举行次严打,虽然解决了些事情,但越来越表面话。

    不过要是再次像82年那样好似和阶级敌人作斗争样的严打,估计也不可能。毕竟现在的大环境还算不错,不可能像82年对待阶级敌人样来次严打。

    但全国行动或许不行,局部手术却是正在进行中。九零年之后中国改革开放的步伐进步加深,上面不会允许些影响大环境毒榴弹额存在。

    尤其是北边的黑四已经有点踩线了,或者说他身后哪位有点不安分,屁股上屁股的屎你还不安分,你想干嘛?推翻新中国做皇帝啊?这样人要是不下台,那就见鬼了。

    直关注北边局势的杨东旭最近收到了消息,上面要收网了。保护伞肯定要被干掉,黑四也跑不掉,同时上面还会借机清扫下街面上的牛鬼蛇神,为发展的大环境奠定个安全的基础。

    如此这段时间在街面上晃悠的越猖狂的混混,过段时间就会约倒霉。不过卓青儿有句话没说错,对于小偷杨东旭还真的有点看不起。

    尤其是这种小偷小摸的存在,就好像社会的寄生虫样,简直连乞丐都不如。乞丐最多就是骗骗别人的同情心,而小偷旦看到只肥羊,那宰的可是劳苦大众辛苦个月,甚至年的心血。

    至于什么江湖规矩,救命钱不偷,老弱幼小不偷什么的,小虎头年初开学时候的学费,半路上口袋被割开偷了个精光,回来哭的稀里哗啦的。

    杨东旭要是还信什么江湖规矩,那就是真的撞鬼了。再说步入九零年之后,社会大环境变得越来越浮躁,最后甚至演变成笑贫不笑娼,人都开始不要脸了,还会守规矩?

    溜达了圈晚饭时间还没到,杨东旭已经混了个肚圆。让他无语的是碰到卓青儿可能真的不是巧合,因为他看到真的有不怕死的贼,敢在这片儿下手。

    “让人把这些碍眼的东西都扫扫,都是街坊邻居的关系还行,别让人家那天发现钱没了心里闹腾。”杨东旭对杜飞说了句。

    他自认为不是什么好人,玄老头也从来没有把他当做好人来培养。虽然那些小偷就算再修炼10年也不可能把他兜里的钱偷走,可癞蛤蟆爬到脚面上,它不咬人恶心人不是。

    “知道了。”杜飞点了点头。

    在杜飞看来杨东旭在某些地方还是有些心慈手软,比如对付眼前的小偷,根本不同清扫什么的。发现个直接手筋脚筋全部挑断,不说多,连续弄个三四个做样子,你看还有那个不怕死的小偷敢在这片儿晃悠?

    不过虽然感觉自家少爷心善,但杜飞却没有说什么。作为从小就被当做护卫培养的他,知道什么时候该说话,什么时候该闭嘴。

    况且最近这段时间自己家的少爷总是神经兮兮的,尤其是今天不知道和富家那个小少爷谈了什么,不开心三个字都写在脸上了。这个时候还是少爷说什么就是什么的好,免得引起邪火烧身自己倒霉。

    又晃荡会儿之后,杜飞去取车,两个人直奔机场。

    到机场的时间刚刚好,刚在接机的通道口站下没几分钟,杨东旭就看到了周雅的身影对她挥了挥手,周雅也准确的在人群中看到了杨东旭,笑着走了过来。

    但就在这时个不合时宜的身影出现在周雅身后,快步的向着这边追来。周雅似乎察觉到了什么快走了几步,来到杨东旭面前。

    周雅先给了杨东旭个拥抱,然后在他侧脸上亲了下。拥抱没什么,每次杨东旭来接机,她们都会抱下。

    可还是第次,虽然平常在起的时候两个人举止也亲密,周雅也会亲杨东旭侧脸,但在大庭广众之下她却从来没有这么做过。

    “谁欺负你啦?”杨东旭感觉周雅的神色似松了口气,于是抱着她没有松手,目光从跟在他旁边女子身上扫过,这人正是周亚助理兼保镖黄颖。

    黄颖没有说话,而是想着旁边瞥了眼。个愤怒男人的面孔映入杨东旭的眼帘,男子二十五六岁左右,中等身高,相貌说不帅气,但身打扮却非富即贵,此时正用恶狠狠的眼神盯着杨东旭。

    看了看男子,又看了看被自己抱着,有些皱眉的周雅,杨东旭脸上露出明悟的神色。不过黄颖既然没给自己什么危险的信号,他看了眼男子耸了耸肩,准备搂着周雅离开。

    “放开你的手。”还没等杨东旭和周雅离开,男子似乎达到了承受的边缘突然爆发,大吼起来,同时愤怒的向着这边冲来。

    不过有黄颖和杜飞在,男子肯定不会来到杨东旭身前,不过即便是来到了,杨东旭也不会怵对方。

    “这疯子哪里来的?”男子吼把四周人的目光都吸引过来,尤其是男子挣扎被杜飞直接个被甩按压制服,让不少人发出惊呼的声音,不远处的地勤跑了过来。

    “包家的人。”周雅小声说道。

    “哦?”杨东旭眉头挑了下,但脸上带着疑惑的神色。

    能被周雅说的‘包家’自然就是那家世界级船王的豪门了,前段时间那些来燕京赔罪的外商,之前似乎求情到了包家门上,不过被拒绝了,因为那位船王这几年身体有点不好,很多生意都交给了女儿打理。

    说起这位船王无疑就是个传奇,更重要的是在大混乱年代结束初期,他就曾经回国见过上面那位伟人,是著名的爱国商人。

    不过在排查香港那些人有威胁的时候,杨东旭也看过这个船王的资料,他生似乎只有四个女儿没有儿子的。

    “好像是老家那边的表侄的儿子。”看到杨东旭疑惑的样子,周雅解释了句。

    杨东旭才恍然大悟的点了点头。

    手机打字啊,有感兴趣同学尝试下打三千字以上试试,很算爽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