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9章 认怂
    警方的排查从凌晨三点多,直持续到七点天大亮的时候。排查的结果还不错,揪出了十几个老鼠。

    但让杨东旭无语的是几个小时的时间下子抓了好几大卡车的**人员和小姐,没错你没有看错,这些人的确是用卡车装着的。

    “希望这些人知道真相之后不要骂我。”杨东旭尴尬的摸了摸鼻子,他的确没有想到警方竟然搂草打兔子来了这么手,下子抓了这么多人,年底警局发福利的时候,估计不少人会乐开了花。

    “我让我的人先撤了。”道爷直陪着杨东旭到现在,对于他这个年龄大老人,熬夜显然不是什么好事情,这让杨东旭不得不继续承情。

    “现在撤还有点早,有些老鼠躲的比较深警察也不定找得到,不过这么大的动静他们躲过劫,我想会有几个好奇的老鼠露头看看情况的,抓住他们估计会有更大的收获。”杨东旭对道爷眨了眨眼睛。

    “不愧是玄爷的人,这手引蛇出洞用的......”道爷摇了摇头,时间不知道该怎么评价。

    但不得不说杨东旭这手玩的漂亮,原本那些躲在暗处的人就惶惶不安,警方下子来了这么大的清扫,和抓住了他们不少同伴。

    躲过劫之后他们即便怕暴露不敢现在离开,但肯定会想办法打探具体消息,这样才能心安。而只要从躲藏的地方走出来,那道爷的人找到他们的几率就无限增加。

    “别出动太多人,免得这些刚露头的小老鼠有缩回洞里躲起来。让您手下的人伪装成那些被漏掉的嫖客,也是副劫后余生的样子,这样他们就有了共同感,如此就很好发现对方了。”

    “看来我真的老喽,今天我就不去打扰玄爷了,改天我在登门拜访。”道爷感慨了的摇了摇头。拖着疲惫的身体去拜访人家有点不礼貌,所以道爷准备过两天再说。

    “那我就准备扫榻相迎了,易老爷子也在我哪里,那天过去你给个准话,我让易老爷子给你做佛跳墙吃。”

    “那感情好,易老弟的佛跳墙只听闻名,从未亲口尝过,看来这次去拜访我要腾腾自己肚子多留点空间了。”道爷笑着摆了摆手,示意杨东旭别送了,出门坐车离开。

    “要不要真的在这里开个酒吧呢?”看着个月前还十分拥挤,现在却变得冷冷清清的酒吧,杨东旭摸了摸下巴。

    而就在他凌晨爬起来抓老鼠的时候,香港那边也出了大事,群外地游客因为和个帮会起了冲突,被人帮会的人拿着西瓜刀狂追了好几条街,据说砍死了好几个。

    这件事情引起了香港警方的高度重视,甚至好几条街都戒严了,不少帮派大哥还在睡梦中的时候就被拉出来到警局喝茶,这让香港原本就不怎么太平的黑道世界瞬间变得风声鹤唳起来。

    “少爷,对方身边带着好手跑了两个,不过大鱼抓住了,要不要带回来?”就在杨东旭思考要不要开酒吧的时候,杜飞轻声走了过来小声说道。

    “弄回来干嘛?家里池塘里的鱼够多了,既然是条鱼,那就找片水让他回家吧,哦对了,扔进水里之前留点礼物送回对方老家,人家折腾咱们这么久,怎么也要礼尚往来下。”

    “您不是让我堂哥给对方点颜色看看吗?送礼物过去会不会打草惊蛇?”杜飞有些担心的问道。

    “就是要打草惊蛇啊,只要礼物够轰动,那些老鼠才会惊慌,然后聚在起商量办法,然后杜叔带人就可以锅端了。成武叔从苏联那边过去的时候带了不少老兵。”

    “我明白了。”杜飞露出恍然大悟的神色,佩服的看了自家少爷眼,不过随即眉头皱了下说道:“香港那边有几家不大太平,虽然没牵扯到这件事情中来,但和王家那边似乎挺熟悉的。”

    “那就等王家那边事情处理过之后再说,他们要是还继续蹦跶,香港黑社会那么多,夜路走多了总会遇到鬼的。”杨东旭嘴角露出次冷笑。

    在这次事件中次吃亏的杨东旭,在面对这种事情时候的手段变得越发凛冽起来,心思似乎也变得阴沉不少,算计别人的时候套套的,让些老江湖都自愧不如。

    在暗中波涛汹涌,但民众却依然处于自己太平生活中的时候,腊月三十的的年夜饭让原本有些压抑的大四合院瞬间变得热闹起来。

    今年大四合院中比往年都要热闹些,除了杜锁,揭成武等家人之外,还多了易老爷子的家人,道爷不知道出于什么考虑也来了大四合院中过年。

    “你给我站住,那是德才叔叔送我的。”

    大四合院中小虎头满头是汗的狂奔着,杨东旭手里拿着玩具枪时不时的回头在他厚厚的棉袄上来上枪,然后扭头继续跑。

    在杨东旭不断调戏和骚扰之中,小虎头每天都过得咬牙切齿的,但也很快从自己父亲离开的悲伤中挣脱出来,笑脸天比天多,当然如果少了杨东旭这个打又打不过,追又追不上的坏蛋的话,那就更好了。

    “你说是你的就是你的啊,你叫它声你看它答应吗?”杨东旭晃着手里的玩具枪脸得意的说道。

    “你叫它声看它答不答应啊,它答应了就是你的,不答应就是我的。”小虎头气喘吁吁的大喊着。

    今年已经九岁的他比同龄孩子高出半个头,不知道是不是家子都是厨子的原因,补的有点过,所以胖嘟嘟的,不过那虎头虎脑的样子配上远远的脸蛋有种说不出的喜感,杨东旭总想伸手去捏他的脸,周雅和冉菲菲也是这样。

    “你是不是我的?”杨东旭看着手里的玩具步枪问了句,随后自问自答道:“是。”

    “你看,它答应是我的了,这把枪以后就是我的了。”说完杨东旭得意的看着小虎头。

    “你耍赖。”小虎头脸的悲愤。

    这时在厨房忙碌的周雅走了出来,也不管手上还带着面粉,对着杨东旭后背来了巴掌:“多大的人了,还和小孩子闹。”

    说着把枪从他手里夺了过来,原本眼泪在眼眶中打转,被气的都快哭的小虎头立刻乐的屁颠颠的跑了过来。

    院子中的玄老头几人在下棋晒太阳,对于这幕似乎司空见惯了,道爷则是怪异的看着杨东旭。

    他实在无法把眼前这个好像大孩子样捣蛋的杨东旭,和之前那个杀伐果断,要手段有手段,要心机有心机的杨东旭联系起来。

    如果道爷多活几年知道个名词的话,定会大吼声:“这货不会是精神分裂者吧?”

    拿到玩具步枪的小虎头得意的看了杨东旭眼,然后匆匆跑进自己的屋里,好东西定要藏起来,等这个坏蛋不在家了再玩儿,不然这个坏蛋总是抢自己的玩具。

    看着小虎头去藏玩具杨东旭撇了撇嘴,你的小房间就那么大,除了被窝和床底下你还能藏到哪里去?

    眼睛转了下,心里想着要是找个机会把小虎头的玩具全部弄消失,他会如何抓狂的时候,杨东旭轻咦了声。

    “你不是回家过年了吗,怎么跑燕京来了?”让杨东旭惊讶的原因是富德才竟然来了大四合院。

    “不得不过来啊,和你谈完事情我再飞回去,还能赶上年夜饭。”富德才苦笑的摇了摇头。

    “屋里说吧。”杨东旭转身向着打听走去。

    富德才先到玄老头那边行了晚辈礼,然后才去了客厅。

    “你能不能高抬贵手?”富德才也不会说废话,下午真的要赶飞机没时间墨迹。

    “之前不是很猖狂吗,现在认怂了?”杨东旭不屑的撇了撇嘴。

    “你都让马来西亚国防部定义为恐怖分子了,他们能不怂吗?”富德才脸的苦笑。

    说真的虽然杜锁他们离境是他安排的,他心里也有底,可他真的没有像想到杨东旭会玩这么大,直接强攻了王家的别墅来了场屠杀,没错就是屠杀,杜锁等人离开别墅的时候,连只活着的老鼠都没有。

    即便自己也是半黑不白的,也做过杀人灭口,甚至斩草除根的事情。可和杨东旭的手段比,那简直就是小巫见大巫,被列为恐怖袭击,由此可见到底死了多少人,事情有多恶劣。

    “我说那是意外你信吗?”杨东旭叹了口气。

    他不是什么弑杀的人,开始虽然想过斩草除根,但绝对没想过把王家别墅中的人个不留的全部干掉。

    可当时的情况容不得杜锁不下狠手,尤其是自己这边死了几个兄弟之后,对方呼叫了警方支援,甚至军队就快出动的时候,他没时间耽搁。

    “不管信不信事情已经出了,香港这边你能不能放他们马。”

    马拉西亚恐怖袭击出,香港原本几个对警方施压,要严惩几天前当街砍人凶兽的家族,下子慌了神,保镖人数下子翻了三倍不说,出门更是武装的严严实实的惶惶不可终日。

    最后几家寻思,只能结伴去富家那边求情,好几年过去了,富家在内地和谁合作已经不再是秘密。

    “他们如果不闹腾,我那来的那么多闲工夫。”杨东旭翻了个白眼。

    次意外所有人都把他当做了屠夫,不过恶名的确比好名有用,几天前富家那边打招呼了都用,现在却个个求上了门。

    “得,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我会交代他们有些事情烂在肚子里的。”

    “你看着办就好。”杨东旭点了点头。

    虽然被列为恐怖分子,但外界根本不知道恐怖分子就是杨东旭,甚至连杜锁等人的身份都不知道。不过有些人心里却是清楚,要是乱说的话的确是个麻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