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3章 所谓丑闻
    12月28日,在这个即将要迎来阳历新年的关口,直沉默的海纳公司终于主动站出来召开新闻发布会。发布会的地点不是在港台,而是在燕京。

    28日上午,原本就相对热闹的国贸大厦今天挤满了人,小报记者直接被排除在外,毕竟海纳办公司的会议室不小,但这次是两岸三地的记者蜂拥而至,上百号人海纳公司有会议室,有没有礼堂。

    虽然提前和物业打了招呼门口又保安维持治安,杨东旭又把利刃安保公司的人调来些人手,可国贸大门口依然乱哄哄的,从早晨七八点开始到处都是人头攒动。

    上午九点发布会正是开始,富德才走上了讲台,在他面前有个像是盒子样的的机器。

    “首先感谢各位记者能够莅临海纳公司的新闻发布会,今天就海纳公司旗下些艺人近期内的些负面报道,我将......”

    “听说你们旗下的艺人都道德败坏,甚至有出现勾引女粉丝的情况到底是不是真的?”

    “听说吴喜欢耍大牌,每次出席活动要高价不说,还最后个到,并且私底下还养了小白脸,你作为公司老总知道吗?”

    “听说你们大老板幕后是大陆官方,他利用自己背景,打压港台些唱片公司是真的吗?”

    富德才话还没有说完,下面就开始起哄,光听这些问题你就火大,都是各种听说,听说你妹啊,有本事拿出证据来啊。你们左句听说,右句听说,你们这样报道出去民众就会当真的知不知道?

    “安静,安静......”富德才上台之前虽然最好了心理准备。

    可是还是被这些道听途说的问题弄的火大,面色变得阴沉起来。但他越是让安静下面越乱,很多坐着的记者随着其他人起哄也跟着站了起来向讲台涌去。

    “谁要是在闹事,我就直接让保安请他出去。”富德才把麦克风音量开到最大吼了声。

    乱哄哄的下面顿时出现短暂的寂静。

    “你们海纳公司很牛啊,既然不想让我们问问题,那干嘛举行发布会啊。”

    “没错简直就是沽名钓誉,你们旗下那些艺人的品行根本不用再问了,肯定都烂到家了,看看你们这些老板的嘴脸就知道,他们为什么这么猖狂了。”

    原本安静下来的场面随着人群中几个声音起哄又开始浮躁起来。

    就在这时人群中出现了骚乱,只见几个佩戴者记者证的男子,突然在人群中挤了几下,随后把抓住个记者,在对方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被揪出了人群。

    这幕在人群中好几处发生,当其他记者注意到的时候,三个面向普通的记者,被几个男子压着上了讲台。

    突然出现如此幕,让原本喧闹的记者群这次彻底安静下来,有的胆小的记者此时甚至想要找出口在哪里。

    “你们想干事什么,我是香港人,你们这是非法拘禁,我要告你们。”

    “我是记者,我是台湾人,你们竟然敢这样,我定把你们的行为公布于众。”

    “混蛋放开我,你们想要干什么。”

    ......

    被抓住的人不断挣扎,但怎么可能挣脱杨东旭专门调派过来利刃安保公司,这些如狼似虎的精英保安。而他们越是咆哮,下面却越安静,和他们的咆哮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香港明报的记者。”富德才拿起被抓住记者胸前的记者牌看了眼,“下面有没有明报的记者啊,这个是你们同事吗?”

    富德才的问话让被突然出现这幕弄得忐忑的记者群猛然愣,随即大家反映过来意识到了什么。

    “我是明报的记者,我们报社就派我三个记者过来,就是我们三个,这个我不认识,在公司里也没有见过。”

    “台湾自由时报的,请问有自由时报的记者吗?”富德才拿过另外个人的胸牌看了眼问道。

    “不认识,我们报社就让我个人过来的,我没见过这个人。”

    “咦,青年报的,这个不用问了,我和你们社长很熟悉,他派的记者好像是下面那两个,你又是谁?或者说你们是谁,干嘛冒出其他报社的记者混进来啊?”富德才脸上露出了冷笑。

    看到眼前这幕,就算脑袋反应慢的记者也明白过来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并且这个几个人的喊声和刚才模样。

    “都带下去。”富德才摆了摆手。

    “你能这样,你这是限制人身自由,我是香港人。”

    “对对对,我是台湾人,你们没权利处置我。”

    ......

    身份被拆穿,原本叫嚣的几个人瞬间面色大变,不断挣扎咆哮着。

    “有没有权利处置你们不是我说的算,是法律说的算,就算你们是境外人员,但也要遵守内地的法律,我也是香港人,你喊出你是香港人的时候,我感觉到脸红知道吗?”富德才副痛心疾首的样子。

    原本台下的香港记者在对方喊出自己是香港人的时候,面色有点不好看。可听完富德才的话,也感觉脸颊发烫,这丢人都丢到内地来了。

    “放心吧,海纳公司是正规娱乐公司,我们自然没有权利处置你,不过他们有。”感觉到台下记者目光的变化,富德才嘴角露出丝笑容,指了指会议室的门口。

    这时记者才发现门口不知道什么时候站了四个警察在哪里。

    “好了,这些混进来故意捣乱的人抓出来了,我们继续开发布会,不会希望这次大家保持下克制,放心等我做完报告之后,会留下足够的时间让大家提问了,现在大家都回原位最好,别拥挤在起,免得出现什么意外。”把几个捣乱的送出去,富德才对着下面压了压手。

    这次记者变得十分老实配合,富德才忍不住在心里骂了声贱脾气,好说好讲你们不听,非要甩巴掌才老实。

    “首先我就吴保镖打人事件做个解释,口说无凭,我们看些照片。”富德才打开面前的投影仪,张照片投影到他身后的布幕上面。

    “这是之前吴保镖打人事件现场的照片,从现场的照片可以看出,当时的情况十分混乱,还有这个,大家注意这个粉丝......”照片不断被切换,随着照片的进行,只要不是傻子都能看出来,当初混乱的情况是有人故意为之,就好像刚才他们的喧闹样。

    照片放完富德才没有去解释这是件有人故意策划的粉丝暴动计划,目的就是为了栽赃陷害抹黑吴,而是直接放了段录音。

    “喂,你好,我是海纳公司的富德才,刚才发生吴保镖揍人事件你们能不能别报道。”

    “不报道,行啊,你们出什么价格。”

    “你看10万行吗?”

    “10万?富经理,你这是在打发要饭的呢?”

    “不是我不想出高价,这件事情明摆着,是有人故意找茬陷害吴,你当时就在现场,情况你估计比我清楚,我们也是受害者。”

    “是有人故意找茬陷害吴,我亲眼看到了,不但看到了,我还拍了下来。可那关我什么事情?你们是受害者又怎么样,事情又不是我做的。”

    “那你想要多少钱?”

    “口价100万。”

    “这是不是太多了点?”

    “100万对你们来说点都不多,你们随便出张唱片销量都是百万以上的。再说这些钱不是我自己拿的,这是给我们总编的,你要是光要现场照片的话,我10万就可以卖给你,但我们报社要不报道这件事情,我就不敢保证了。”

    ......

    录音播放完,会议室中鸦雀无声,收费报道,或者说有偿沉默,直都是各大报社的潜规则,突然被人捅出来,在场的记者有种被人撕掉最后块遮羞布的感觉。

    也有几个记者义愤填膺,对于这种事情格外的不耻,这几个人看就是新人。

    看着台下记者个骚的脸红,富德才脸上的笑容更浓郁,只是眼神有些古怪。

    “好了,下面是提问环节,有问题的记者可以举手发言。”在录音落下游了会儿,下面依然格外安静半天没动静之后,富德才开口打破了平静。

    可下面地看看我,我看看你,原本恨不得第个第问题的他们,此时竟然没有个举手的。

    “没人提问?”富德才又问了句,台下的记者没人敢和他目光对视,“那好,我们进行下个话题,有没有人想知道,这份录音的记者是哪个报社的啊?”

    轰!

    下面就好像原本安静的马蜂窝被捅了下,瞬间变得乱嗡嗡的。有几个记者面色惊慌,显然觉得那份录音是自己报社的记者,因为吴保镖打人时间的现场有他们报社的同事,当时他们拿到的可是第手资料。

    但更多的记者是兴奋,显然当时现场没他们的报社的同事。所以此时他们的热情瞬间爆棚,就好像刚才那些起哄的人样。

    虽然录音师对报道潜规则的揭露,让他们脸上都无光,甚至可能会被人人喊打。可如果录音所在的报社暴露出来,那就是最好的挡箭牌啊。

    有他在前面挡着,自己报社就会瞬间化身为正义阵营的勇士,很是对这种敲着勒索的行径不耻,这样的报社就是同行业的毒瘤,应该不清除出去,甚至要进行法律公诉。

    这样民众的怒火就可以彻底转移,自己还能干掉个同行占领部分市场举两得。

    “它就是......”富德才拉长了声音。

    下面安静的记者都身长的脖子,就好像待宰的鸭子样。

    电脑坏了,这次cpu完了,网吧太吵所以这段时间只能更请见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