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2章 麻烦不断
    事情的结果结果很快被查了出来,纳兰恒的确是服毒自杀并不是谋杀。而只所以自杀指使人到其他杨家宴后厨下毒是主要因素之,还有个因素就是他被人下了套。

    城北只所以这几个月的货款没有交,是因为都被纳兰恒拿去赌博了,除了货款的钱纳兰恒还借了不少外债,甚至把城北的杨家宴都抵押了出去。

    得知纳兰恒死了之后,光跳出来和纳兰恒熟悉的债主拿出的拮据,就有不下百万的金额,至于还有没有更多的外债暂时还不清楚。

    知道自己儿子所做事情的易老爷子直接昏了过去,被急忙送到医院,纳兰恒的老婆几次想要自杀都被拦了下来。

    因为除了赌债之外,纳兰恒竟然还在外面养了好几个小的,对方的肚子已经大了起来,这个时候挺着大肚子上门要分家产,时间把杨东旭的心情都闹的乱糟糟的。

    “人找到没有?”杨东旭这几天的面色很是阴沉,这几天更是上火弄的牙疼,才十六岁的他因为都上火导致牙疼了,可见最近几天他的虚火到底有多大。

    “对方显然是老手已经撤了,不过查到他们和纳兰恒认识是在道爷那边的斗狗里面。”杜锁低声说道。

    “斗狗场?”杨东旭愣了下。

    “纳兰恒赌博不是那群人引导的,那些人还没有出现之前他就已经开始赌了,只是还算有节制而已,郊外的斗狗场他也是常客。”杜锁拿了几张纸放在杨东旭面前。

    “艹,什么尿性?”听完杜锁的解释杨东旭不禁骂了句。

    苍蝇不叮无缝蛋这句话果然不是瞎说的,原本杨东旭以为纳兰恒是被诱导才会导致欠下巨额赌债,然后被人要挟去去杨家宴后厨下毒。

    可从几张纸上面挤在的账单来看,纳兰恒很早之前就已经开始赌了,去道爷斗狗场那边的时间更是追溯到两年前。

    并且下注的金额越来越大,从开始的几十块钱赌赌外围凑热闹,渐渐变成了次下几万块钱的大赌,最近次赌博更是次性压了十五万的重注。

    两年前那些人可还不知道玄爷和杨东旭的存在,纳兰恒这么赌纯属个人品行问题。再加上在外面养的小老婆,杨东旭突然联想到清末那些无所事事整天遛狗熬鹰的八旗子弟,因为纳兰家就是曾经八旗的后裔。

    “他在斗狗场借的债还有三十多万没有还。”杜锁又补了句。

    “他到底还有多少烂账?”杨东旭面色阴沉的快要滴下水了。

    原本对于纳兰恒的死,他心里十分内疚,觉得是自己的疏忽造成了易老爷子白发人送黑发人。可是随着纳兰恒的烂账被翻出来的越来越多,他真的有点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

    就算那些人不给纳兰易下套,就看眼前的这些烂账,他出事就是早晚的事情。甚至再酝酿段时间,就算没人诱导纳兰恒,他为了弄钱自己就会干些铤而走险的事情出来。

    “他在后海那边买了两套小院子,都养着女人,其中对还是是表姨和外甥女的关系。”

    “闹上门的那个女的?”

    “不是,这是另外两个,闹上门的是以前杨家宴的服务员,后来主动辞职了,没想打被他给包养了起来。”

    “他还真会玩,窝边草都要啃口。”杨东旭时间真的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和纳兰恒认识这么多年,前几年更是经常见面,甚至起吃饭说笑。可他真的没看出来,这个平常看上去老实巴交的恒叔叔,背地里竟然干出这样男盗女娼的事情。

    “他到底都干了那些狗皮倒灶的事情都给我查清楚,不光光是他,还有杨家宴其他店长,海纳公司,秀水贸易,凡是在领导岗位上的都给我查遍,凡是行为不检点的,让他们都给我滚蛋。”杨东旭眼中的怒火都快喷了出来。

    “这个......”杜锁脸上露出了迟疑的神色。

    “怎么了?”杨东旭皱着眉头问道。

    “这件事可能有点不好做。”

    “嗯?”杨东旭眼睛眯了下,随后怒火中烧的大脑想到了什么脸上露出愕然的神色,烦躁的揉着自己额头。

    这件事情的确不好查,除非杨东旭让东子和富德才起滚蛋。因为根本不用查,他身边的这些人除了武爱兵保持本心很是专之外,其他人私生活都不怎么检点。

    尤其是东子这边,虽然老婆给他生了个大胖小子,但因为经常出差,以及各种应酬,身边的女人肯定少不了。

    富德才那就更不用说了,无论是海纳公司老总的身份,还是富家少爷的身份,他从小到大身边就没缺少过往身上扑的女人。

    这几年身边的明星女朋友,更是走马观花的换了好几茬。不过好在的是两个人私生活方面虽然乱糟糟的,但都是分得清轻重的人,玩归玩从来没做出过什么假公济私的事情。

    同事赌博偶尔也有,但从来不会上头。所以对于这样的事情杨东旭只能睁只眼闭只眼,毕竟人家拿着自己赚的钱享受,他也不好指责什么。

    甚至杨东旭怀疑东子的老婆,以及富德才最终没撑住被富家老爷子强行定下亲事,准备明年完婚的未婚妻估计都知道这些事情,只是装作不知道而已,所以这样狗皮倒灶的事情杨东旭更加管不着。

    “群种马。”杨东旭忍不住骂了句。

    但话又说回来,年少多金无数狂蜂浪蝶蜂拥而至,真的能做柳下惠的,从古至今估计也没有几个人。就算是他,要不是因为十八岁之前要禁欲的原因,单凭他重生前阅片无数的闷骚内心,就算没有找女人,但五姑娘的手速估计已经恢复到重生前单身四十度年的水准了。

    “那些外债帮他清了,过段时间易老爷子会搬到大四合院这边来陪玄老头,让小虎头他们母子也起搬过来住吧。城北杨家宴的事情,让我小姨派个店长过去整顿下。

    房产和归属权都放在小虎头的名下,以后除了必要开销剩下的盈利也都给他们母女,就当是他们的生活费。”杨东旭叹了口气开口说道。

    他终于体会到重生前自己父亲面对小叔参军那些破事的无奈,即便恨铁不成钢,即使对方烂泥扶不上墙,可事情出了该解决的还是要解决,该擦屁股的还是要擦屁股。

    “那个怀孩子的女的?”

    “让他们自己做主,这事儿咱们就不插手了。不过为了以后扯皮的是不断,其他的女的出钱打发了,免得都上门来闹,这还没出头七呢。”杨东旭摆了摆手,这样的破事弄的他脑仁疼。

    在杨东旭因为纳兰恒的事情头疼的时候,北边那边也传来不好的消息。秀水贸易的往返苏联和日本的货船竟然遇到了海盗。

    不过幸运的是,杨东旭为了以后秀水贸易的远航贸易,已经开始着手准备的护航人员战斗力着实不弱。

    尤其是那些老兵虽然退役之后就没真的干过仗,但毕竟底子还在,尤其是利刃安保公司时不时的举行实战演习什么的,就算不是海军退役的老兵,对于些突发状况也有定的应对能力,更何况还有那些原本就是海上老手的老兵油子带着。

    因此对方虽然是突然袭击,但货船上的护卫队应对十分到位,除了货船些地方被子弹打出些孔的损伤之外,货物和船员都没事情,反而是对方的小船被击沉了艘,不知道死了多少人。

    可惜的是对方看不敌就溜了没有抓到到活口,但虽然对方败了,可绝对不是什么善茬,因为他们竟然对船只被击沉后落水的同伴开枪,不然揭成武那边也不会连个活的都没抓到。

    “不能光等着挨打,我们也要动动了。”自己手下的产业接二连三的出事,甚至还死了人,杨东旭不想在等下去,对方还没查清楚对方究竟是谁,但自己这边必须要出手了。

    不然真正的幕后主使人还没发动绝杀,他就会被那些落井下石的人弄的狼狈不堪。这个世界上雪中送炭的人少,落井下石的人可是茫茫多。

    尤其是海纳公司这边,不但旗下艺人的上演少了大截,就连之前谈的差不多的电影和电视剧的合作现在对方的态度也暧昧起来。

    甚至有些感觉到海纳公司威胁的大公司,慢慢的形成了趁你病要你命的默契,准备联手封杀海纳公司,这段时间港台的那些报社,甚至些新闻都热闹的过头了,内地跟风也越来越大,显然燕京这边也有人开始准备背后捅刀子了。

    所以原本制定防守反击的计划,现在不等对方跳出来,就要提前发动了,不然海纳公司真的要臭大街了,等众口铄金的时候,黄泥巴落在裤裆里,不是屎也是屎了。

    “是要动下了,不然他们还以为我们真的好欺负。”这段时间富德才也过的十分憋屈。

    想想以前那些女明星巴结自己,现在副躲瘟神的嘴脸,富德才恨不得巴掌抽过去。他这回算是真真的体会了把什么叫做"ao zi"无情,戏子无义。

    “你那边证据收集的怎么样了?”

    “那些人什么德行你又不是不知道,有个屁股底下是干净的,那真的可以做圣人了。”

    “那就下死手,既然决定反击了,就别管撕破不撕破脸皮了,凡是跳出来的都往死里整。”杨东旭双目中闪烁着寒光。

    “呵呵,你就放心吧,面对这些落井下石的人,我就不知道什么叫仁义。”富德才冷笑道。

    富家的家教可直都是养子如羊,不如养子如狼的。他富德才虽然留着长发,身文艺青年的气质,但论起下手黑,富家其他几个兄弟都要靠边站站。

    几个哥哥都喜欢做生意,只有他名声不显,因此富家些私底下的活可都是他来管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