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7章 风波 上
    虎皮是上半年托伊送给他的生日礼物,这是头条纹清楚的西伯利亚成年虎,也不知道是怎么杀死的,虎皮十分完整,硝制的手段那更不用说,拿到之后直接就成了杨东旭书房的宝贝。

    五月份生日过后,明明jin ru了夏季,依然被他很骚气的铺在了书房中,玄老头要都没给。现在坐上去那感觉简直不要不要的。

    就是自从玄老头要了没给之后,入秋之后杜锁回了老家趟,然后回来的时候带了好几张皮子,自然不可能都是上好的虎皮,其中还有几张不错的白狼皮。

    就是给玄老头的那张虎皮,比自己这张还大,让他看的心里很不爽,尤其是除了虎皮,还有张更大的黑熊皮,他看的也很眼热,结果玄老头碰都不让他碰,恨得的杨东旭牙痒痒。

    “你有没有良心,我在外面辛辛苦苦的帮你赚钱,帮我按按肩膀都不行?”冉菲菲很没有形象的趴在床榻上,这个动作在紧身职业装的衬托下,让她的屁股看上去更加的挺翘。

    “我有发你工资的。”杨东旭副怼死人不偿命的架势。

    想要涨工资......可以!想要我给你按摩......我可是有节操的......

    “你就是个周扒皮。”冉菲菲随手抓了个靠垫甩了过去。

    根本不用躲避,甚至看眼都不用,光听风声杨东旭就抬手准确的把靠垫挡到了边,跟着玄老头练了这么久的武,听声辩位的能力在此刻显示的淋漓尽致。

    冉菲菲的怨愤被杨东旭直接当成了耳旁风,这点程度的指责,他和玄老头见面的第二天,就基本免疫了。

    “城北的分店账是不是可以催下?”瞪了杨东旭眼,算是用精神攻击了,并且给杨东旭造成了万点伤害。冉菲菲抓过个靠垫把头压在了上面,脸庞陷进去都有些变形了,转头看着杨东旭。

    “怎么了?”杨东旭放下手里的书抬头看着周雅。

    城北杨家宴只有家分店,准确的来说这家店不属于杨家宴,只是挂着杨家宴的名头而已。那是易老头儿子的店。

    杨家宴能有现在的名气易老头可以说是功不可没,不管他当初做杨几眼的主厨是看在玄老头的面子上,还是其他原因。既然杨家宴这么能赚钱,杨东旭自然不能亏待了他们家。

    所以当易老头的儿子可以出师之后,杨东旭就让周雅拿钱,在城北开了家分店,让易老头的儿子和儿媳过去负责。

    这家店名义上虽然是杨家宴的分店,但无论是周雅,还是李燕从来不会去查账。分店的收入杨东旭也没拿分钱,全是易老头儿子家的。所以现在冉菲菲突然要去催账,杨东旭有点不明白,这样的事情李燕休假前,应该和她交代清楚的。

    “我不是要查城北分店的账目。”看到杨东旭的神色,冉菲菲知道对方误会了,开口解释道:“我说的是催账,原本城北分店应该七月份结的货款,现在已经晚了三个月了。”

    冉菲菲这么说,杨东旭明白过来。为了保证食物的质量,以及方便采购。杨家宴所有食材的采购都是统的,以前这块是周雅负责,后来交给了李燕,现在冉菲菲也正在上手。

    般情况下,城北分店那边会个季度,或者半年和杨家宴后勤这边结次账,之前晚了几天的事情也有发生,但下子拖了三个月还真的没有出现过。

    “那边经营出问题了?”杨东旭皱着眉头问道。

    “没什么问题吧,我之前有个同事,就是从王府井这边调到城北做领班了,我们偶尔也会联系联系出去吃饭的,没听她说城北分店有什么问题啊?”冉菲菲摇了摇头。

    “你之前催了没有?”

    “没催,前段时间燕姐结婚,不是直在忙她的事情嘛,再加上我刚接手这摊子事很多事情没捋清楚所以这件事情先放了放。

    可这都三个多月过去了,那边句话没有,所以我才动了催下的心思。”城北分店怎么回事冉菲菲心里清楚,不然连杨家宴账目的事情她都不用和杨东旭说。更别说仅仅只是家分店货款的问题了。

    “就催下。”

    “这样会不会......”冉菲菲有些迟疑。

    “没有说很么会不会,按照以前的流程走好了,情分归情分生意是生意。”杨东旭淡淡的说道。

    他明白冉菲菲只所以没有直接处理这件事情,而是和他商量的原因。

    纳兰家可以说是杨家宴不可或缺的环,这不单单是因为易老爷子是第家杨家宴的主厨,而且双方还有这么多年的情分在。

    更重要的是现在杨家宴各大分店的住处基本上都是易老爷子的徒弟,因此纳兰家这个杨几眼的二当家,有着比杨东旭这个大掌柜不遑多让的影响力。

    “我知道了,我先催催看吧。”冉菲菲沉吟点了点头。

    和杨东旭相处这么久,冉菲菲自然明白他的意思。

    其实城北分店除了后勤这块,那边怎么经营,如何管理,又或者怎么调配和招收员工杨东旭这边都不会过问。

    说白了城北分店只是名义上挂着杨家宴的名头,实际上就是纳兰家私人的饭店,这也是杨东旭对易老爷子这些年帮他的报答。

    不过人情归人情生意归生意,杨东旭可以时候在其他方便补偿纳兰家,但既然城北分店走的是杨家宴的后勤采购渠道,那货款该怎么样就怎么样。

    不然要是其他分店的店长知道,他们在食材汇款上是不是也会动点心思?又或者在其他方面上感觉自己劳苦功高,自我感觉可以拿点好处?

    “后勤这这块儿管的过来吗?”看着脸疲惫的冉菲菲,杨东旭起身走了过去,坐在床榻边上给她按着肩膀。

    个饭店生意好不好,管理、装修和主厨,这些是表面能只管感受到的,平常人不明白的后勤其实有着很多的猫腻,尤其是采购这块儿,没点底气你根本应付不来。

    “还好吧,毕竟都是老人了,那些送货的老主顾也知道杨家宴这边的规矩,所以做事还算有分寸。就是有些服务员私底下的生活有点不大好。”冉菲菲皱着眉头说道。

    “怎么了?”杨东旭愣了下,这样的事情他还真的是第次听到。

    “就是有几个人和来吃饭的商人私底下约会什么的,然后第二天穿着好衣服,或者带着贵重首饰来上班,弄得风气有点不大好。”

    “这样的事情的确不好处理。”杨东旭眉头皱了起来。

    冉菲菲虽然说得委婉,但他明白其中的意思。毕竟杨家宴服务员的外貌素质如何,他可是清二楚的。

    杨东旭虽然不是外貌协会的,可作为个饭店的服务员,你要是长的太磕碜,也影响客人的胃口不是?所以杨家宴的服务员不说你长的有多惊艳,但至少看上去让人舒服。

    所以这么多漂亮的姑娘在眼前晃悠,再加上能来杨家宴吃饭的都有点家底,这两者要是不发生点事情才怪。

    现在笑贫不笑娼的风气虽然还没有在社会上吹起来,但人们已经开始变得越来越浮躁,尤其是腰包里有两个钱之后。

    同时作为女孩子,攀比之心那就更不用说了。今天看到别人穿金戴银的,下班还有小汽车接送去吃大餐,而自己骑着自行车苦哈哈的回宿舍咸菜馒头的,时间长心里肯定不平衡。

    然后再自我感觉良好下,觉得自己不比对方差凭什么对方比自己过得好,如此番比较下来风气也就跟着变坏了。

    “别人怎么活咱们管不着,只要她们上班不出问题,下班之后就算去要饭也是人家的自由,不过对于那些影响不好的先谈话,不行就辞退,尤其是自己做了二奶炫耀不说,还回店里拉其他人下水的,这样的人发现个辞退个。”

    杨东旭自然不能定出个不准给别人当二奶的规定来,但这件事情又不能完全不管,否则风气起来,不单单其他女员工心里浮躁,来杨家宴吃饭的客人也会变得不正经起来。所以这样的势头必须打压下。

    “嗯,明天我通知下其他店长开个会。”冉菲菲点了点头,明白这件事情的分寸在哪里。

    其实刚听到这样事情的时候她还是挺惊讶的,没想到平常和自己还算熟悉的女员工,竟然和别人搞破鞋,这件事情要是在农村不被吐沫星子淹死才怪。可对方似乎还很开心,甚至有点嘚瑟,这样的心理是她无法理解的。

    时间来到十二月杨东旭突然变得忙碌起来,只所以忙不是因为他又捣鼓什么新生意了。而是他考试的分数罕见的第次跌落了80分,再加上中考的时候成绩虽然优异成功进了燕大附中,可距离周义仁的标准还差了段距离。

    于是从上小学就无比逍遥的杨东旭,终于被学校这个巨大的枷锁给拴的结结实实的,再也没有了每个星期之上两个月的悠哉日子。

    同时还有件事情让他特别烦恼,那些想要对付他的人,至今没有消息,但他又十分确定,那些心怀不轨的人,已经到了燕京,这就让人难受了。

    周杨东旭练完功准备去上课,但个电话让他面色阴沉的匆匆跑去了海纳公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