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6章 老鸨 下
    “以前我在边境那边游荡的时候救过她次,她人还不错,我就是想要问问少爷您有没有培养钉子的打算。”揭成武小心翼翼打量了杨东旭眼。

    跟了杨东旭这么久,对于杨东旭些态度她心里还是明白的。别看玄老头教了他肚子江湖上的伎俩,杨东旭本人对江湖上的事情也十分好奇。

    但也仅仅只是好奇站在旁边看看热闹而已,杨东旭从来没有下水混混的打算,但杨东旭摊子越铺越大,却没有自己的消息来源,这也是个很大的隐患,因此揭成武明知道杨东旭的意思他还提了嘴。

    “你是她的恩客?”杨东旭抬起头看着揭成武,脸上没有多余的表情,不过眼神却有点古怪。

    “那段时间我个人外出历练,和她做过段时间露水鸳鸯,但仅限于此。”揭成武笑了笑,不过并不怎么尴尬。

    揭成武虽然是个现在人,而且还是个汉族,但他接受的教育,以及学习的知识都和普通人不样。

    所以他和那个老鸨的关系,类似于友情炮,还是那种拔**无情的那种友情炮。在揭成武接受的教育中,娼的存在仅仅只是‘大爷’们娱乐的工具而已。

    看上了弄回家养起来。没有弄回家的意思那就是随便玩玩,我出钱,你出身体大家起开心。但下了床这个娼想要拿捏下,又或者提些过分的要求,不好意思,你哪来滚哪去,老子有钱换个身段不错的照样玩。

    当然揭成武做不到拔**无情这样的事情,但他知道分寸。所以这个老鸨以后成为跑友,如果杨东旭同意,成为情妇的可能性很大,领回家,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并且这件事情就算叫花婶知道了,花婶也不会闹。在她眼里男人喝点花酒很正常,只要不领回家脏了后宅就行,至于意外有了孩子,呵呵,花婶要是不同意,那个孩子以后毛钱都分不到,甚至花婶整死对方,揭成武也不会恼羞成怒你信不信?

    虽然杀人犯法,但在揭成武这些人的眼里,这属于家务事和法律沾不上边。这样的事情家法排第,官法只能放在第二位。

    “段时间还要露水夫妻?喜欢的话就养着别忘家里领,至于钉子就算了,你家少爷没有当鸡头的打算。”杨东旭犯了个白眼,不过他明白揭成武的意思。

    揭成武的嘴里的‘钉子’就是情报人员的意思,从古至今下九流都是各大势力情报来源重要渠道之。

    因为下九流泛指的就是社会底层的各行各业,比如说古代的些酒楼,饭馆,青楼......这样人群聚集的地方,都是弄个暗哨打听消息的好地方。

    尤其是青楼,番运动之后耳边风吹,很多情报就十拿九稳了。

    不过杨东旭没有混江湖的打算,也不想弄个情报组织成为方大佬什么的。

    所以他只要保证大消息不闭塞,按照脑海中后世的记忆切中时代的脉搏就好。至于那些什么地方开发,哪里来了批新货,哪里在走私,或者谁准备对付谁,谁准备砍谁的消息对他来说根本没用。

    至于些有用商业消息,比如说哪里的地块准备出售,谁负责,或者打听打听底价,又或者走走关系内地什么的,这个他有其他渠道,没有必要和这些人牵扯在起。

    jin ru十月份的时候,直跟着李燕学习,又加上周雅私底下补课的冉菲菲终于可以独当面了,不过她并没有直接总览杨家宴所有事情。

    而是去了前门那边的分店做了店长,先积攒下管理的经验再说。目前杨家宴的生意依然是李燕在负责,周雅时不时的核对下账目。

    对于向其他城市比如说上海扩展开分店的事情,现在暂时搁置了下,因为比周雅还要大两岁的李燕,在千挑万选之后终于找到了自己的乘龙快婿。

    男的叫张坤35岁的中年人,大学生,技术型人才,以前在国企工作,后来不知道什么原因辞了已经做到副厂长的铁饭碗,加入了下海经商的大潮之中。

    捣鼓过很多生意,最后在餐饮方面做出了成绩,现在西城那边经营者家大饭店,都说同行是冤家,结果这两人最后真的成为了对冤家。

    两个人的相恋最后还走到结婚,在燕京的餐饮界直都是很多人嘴里的谈资,不过谈资故事中杨家宴属于赔了夫人又折兵的方。

    作为燕京制定的餐饮连锁店,杨家宴要档次有档次,要逼格有逼格,直是其他餐饮同行的学习榜样。因此来虚心学习的,又或者暗自打探,甚至直接出手挖人的枚不胜举。

    张坤也是偷师餐饮老板中的员,结果别人偷师是为了做餐饮生意,他倒好直接‘偷了’个老婆回家,而这个老婆还是杨家宴的大管家。

    李燕被同行娶走了,这不是赔了夫人又折兵是什么?

    不过相对于李燕说这件事情时候的忐忑,杨东旭表现的要大度很多。毕竟李燕再是杨家宴的老人,说到底她也是个女人,嫁娶生育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不可能辈子给杨家宴做牛做马。

    同时李燕结婚杨东旭也没有让对方离职的意思,而是给批了婚假,假期结束之后继续回来上班。

    毕竟李燕是杨家宴现在的大管家,要是因为她结婚就辞退,损失最大的是李燕而不是杨家宴。杨家宴能有现在的名气,管理只是方面,菜品和质量也是其中的关键。

    所以对于李燕会不会把杨家宴先进的管理模式交给张坤杨东旭并不在意,毕竟这样的管理模式都是放在明面上的东西,随便打探下就能弄清楚管理的大致框架。

    因此这并不是什么秘密,所以相对于李燕会不会帮自己老公提升他家饭店的生意,杨东旭更关心的是李燕的忠诚。

    只要李燕的职业操守还在,那就没什么大问题,杨家宴该怎么样还是怎样,要是李燕方便向外拓展的计划,在她婚假结束之后,依然继续进行。毕竟你就算是老板,还能管得住下面员工结婚,是找了个厨子,还是找了个马夫?

    “怎么样,习不习惯?”看着脸疲惫的冉菲菲从外面走进来,杨东旭开口问道。

    自从做了分店的店长之后,冉菲菲自然就不能住在了王府井那边员工宿舍了,前门距离大四合院这边比较近,加上最近不太平,因此冉菲菲就搬到了这边来住。

    并且国庆前周义仁再次升职,这次直接调任到了******工作,官职这次没上调,但位置却下子变得重要起来,并且从以前的政研室隐藏在背后的智囊,变成了现在半公开的身份。

    如此小四合院那边就显然不适合住了,因此周义仁被直接安排进******安排的住房大院里面居住,这样来方便工作,而来他的保卫工作也很好做。

    所以现在小四合院中基本没人住,只有偶尔周雅回来的时候,杨东旭会过去陪他住两天,时不时的他也会去陪自己干爷爷住两天。

    可自从工作调任之后周义仁变得更加忙碌,还不到六十岁的他已经是头的银发,每天所做的事情就是工作,工作,还是工作。

    连周雅这个他十分疼爱的女儿劝都没用,杨东旭只好嘱咐政府安排的保姆好好的照顾他,时不时的让杨家宴做点药膳送过去,崔妈和花婶时不时的也会过去照顾下。

    再加上玄老头教授的五禽戏,自己干爷爷无论工作再忙,早晨也会雷打不动的练习下,比杨东旭练武都要认真身体很是健康,杨东旭才算安心下来。

    “还好吧,就是很多事情处理起来,不像李姐和雅姐那么顺畅。”冉菲菲脱换上拖鞋,整个人慵懒的躺在椅子里。

    身职业装的她现在越来越干练了,身材非但没有因为突然增加的工作量而消瘦,反而变得更加圆润,让追她的人犹如过江之鲫般。

    可不知道是因为上段恋爱让她变得谨慎,还是现在的确很忙,没时间搭理那些跑过来献殷勤的,所以追她的人很多,但能约她出去的目前个都没有。

    “到旁边床榻上躺着,不然会儿你又说全身酸疼。”看着在外面格外干练的冉菲菲,此时很没想象的窝在椅子里面,杨东旭提醒道。

    杨东旭书房中的家具大部分都是硬木的,看上去古色古香很有格调与书房的装修,以及四合院都很搭,但用来装逼还行,真的坐下来,哪怕点着垫子时间长身体依然感觉很僵硬。

    “过来帮我按按肩膀。”冉菲菲伸腿懒动弹的挪到了旁边的床榻上,斜着眼睛看了杨东旭眼。

    随着相互越来越熟悉,冉菲菲也开始慢慢释放自己的天性,尤其是适应大四合院这边的生活之后,对杨东旭很有种呼之则来挥之则去当大小姐的风范。

    “你怎么不过来帮我按按肩?”杨东旭脚上穿着袜子,没坐在椅子上,而是坐在地上的毛毯上,手拿着书半靠在旁边长椅上说不出的懒散。

    十月的眼睛天气已经有点凉了,但是书房中却很是温暖,尤其是杨东旭屁股底下坐着的可是张完整的虎皮,那滋味自然更不用说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