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9章 被套路了一把
    杨东旭没有说话低头刷牙,好好洗漱番把杯子牙刷送进洗手间,随手拿着个苹果啃着坐在了玄老头的身旁。

    “老头你这是想要分家产啊?”

    “我辛辛苦苦给你干了这么多年分点钱不过分吧?”

    “不过分,点都不过分。”杨东旭不断点头,但下刻画风转:“但我还是感觉给你养老送终比较划算。

    你看哦,现在那些古董老值钱了,随便分你点我就会肉疼的不行。你给你养老送终的话,每天管你吃喝没几个钱,最后给你弄口上好棺材,还没块玉坠钱多。”

    “迟早被你个小王八蛋气死。”玄老头挥舞着手里的竹叶扇想要揍杨东旭,但被他灵巧的躲开。

    “您老就把心放在肚子里吧,实在不行大不了咱们全部出国,我又不是没门路。”杨东旭伸了个懒腰,转身向走房间走去,有些事情需要计划计划。

    抛下玄老头和杜锁这些人?好吧,这个念头杨东旭稍微动了下,可还是过不了心里那道坎。此时他才发现,向敌人下手的时候,想要整死的绝不整残。

    可面对自己人的时候,他却儿女情长,把玄老头这些年潜移默化培养的那些量小非君子无毒不丈夫的思想都丢进了茅坑中。

    “唉,心软啊。所以以后还是多多赚钱,提早混吃等死吧。江湖不适合哥们儿咱混啊。”边啃着苹果杨东旭边嘴里嘀咕着,似乎在责怪自己心软,但脸上却带着轻松的笑容。

    坐在摇椅上的玄老头,看了眼杨旭嘀嘀咕咕副吃亏的样子,脸上露出欣慰的笑容。他没看错人,不管自己把眼前这个已经半大的孩子教育成什么样,他身上的人情味依然好似荒草样在心里生长着。

    这也是他全力帮杨东旭的原因,这么多年玄老头见识过太多太多的大丈夫,他要是想要戎马生有太多的机会,但这些都不是他想要的。要是他想要荣华富贵,当年父亲把权力教在他手中的时候,他不会直接解散,最后做了个闲散的游人。

    大半生的无依生活,偏偏在杨东旭这个贼头贼脑的小屁孩身上找到了心安,或许这也是老天给他的回报,让他这个曾经也为国家出过力的人可以安享晚年。

    回到屋里开始细细计划的杨东旭直呆到夕阳西下才出了屋。

    “玄老头,我计划好了,我们先把......额......”手里拿着画的乱七八糟,但细细看来似乎是什么路线纸张的杨东旭瞪大了眼睛,嘴大咧的贼大,副看到神仙的模样。

    没错他真的看到了神仙了,个坐在玄老头对面个子有些瘦小正在下棋的老人,他爷爷周义仁也坐在旁边观棋。

    “平时挺机灵的,现在怎么傻了?”周义仁看了自己干孙子眼。

    “那个额......邓爷爷好。”杨东旭压住心脏的狂跳才说出这句话,但因为太紧张声音颤的不行。

    “小娃子,前两天说话不是挺好嘛,今天怎么变结巴喽。”老人笑着看了杨东旭眼。

    “那个......”杨东旭挠了挠头心脏依然不受控制的狂跳着。他能说上次见您的时候,我在军区和几个老狐狸‘激战’了三天三夜,最后脑子都快成浆糊了吗?

    “细娃儿做了什么计划,我能看下子不?”

    “这个......那个......”杨东旭下意识把手里的纸藏在了身后。

    “哈哈......”看到杨东旭躲躲藏藏的样子老人笑了起来,周义仁也跟着笑了起来,玄老头也面带微笑揶揄的看着他。

    这让杨东旭脸的懵逼,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三个人这么开心。

    “平常的聪明劲哪里去了,玄老要是出事早出事了,还能轮到你计划?”周义仁开口说道,似乎看到自己干孙子吃瘪很高兴。

    “额......”杨东旭愣了下,随即反应过来。

    周义仁没来过大四合院,结果那天从老人那里出来,直接把他送到了四合院这边。随后老人也过来,还和玄老头聊了会儿。

    如果玄老头暴露会有危险的话,周义仁不能直接把他送到了大四合院这边。如果老人想要对付玄老头的话,似乎早就动手了,也不会等到现在给他计划的时间。

    所以玄老头知道不会有事,少许麻烦或许会有些,但到不了举家迁徙的地步。周义仁也知道这样,因此才把杨东旭往这里送。

    “小娃子,有些人是定要杀喽,不杀这个世道就不太平,但建国后就算是那些罪大恶极的人,也没有连坐这个规定哦。”老人看着杨东旭笑着摇了摇头。

    “可......可,杜锁他们......”

    “谁做错事那就抓谁坐劳改,做劳改都不够的,就吃枪子,他们做错事喽?”老人开口说道。

    “没有,肯定没有,绝对没有。”杨东旭连忙摇头。

    “小滑头。”老人笑着摇了摇头没在看杨东旭,继续低头下棋。

    老人的话让杨东旭长长的舒了口气,心终于放进了肚子里,屁颠屁颠的跑过去端茶倒水很是殷勤。杜锁他们这关算是过去了,但老人也划出了底线。

    ......

    “老头你说的麻烦呢?”把在这里用完晚饭的老人送走,杨东旭气呼呼的看着玄老头。

    自己呕心沥血计划了大半天,结果发现白用功了,心里的憋屈自然不用说。

    “谁说麻烦定来自官家?”玄老头瞥了杨东旭眼。

    “额......”原本憋屈的杨东旭瞬间傻眼了。

    猛听这话没毛病,仔细想这话也没毛病。因为玄老头从来没说过他和杜锁这些人的麻烦是在来自于官家。他呕心沥血的在房间里计划以后面对官家怎么办的各种计划,官家这个敌人是他自己推断出来的。

    “官家是没有连坐这条规定。但江湖上有句话叫做斩草除根。”玄老头看了杨东旭眼,晃着手里的竹叶扇,又慢慢的躺回了自己的摇椅上。

    “江湖上还有句话叫做祸不及妻儿呢。”杨东旭顶了句。

    好吧,这就是句废话。都脑袋别在裤腰带上混江湖了,你要是全信这些所谓的江湖规矩,估计坟头草都长多高了。

    同时杨东旭也终于彻底明白了过来,这次他被自己干爷爷和玄老头联手套路了把。

    玄老头和杜锁不管是什么出身,或者以前做过什么事情,官家从始至终都不是他们的威胁。他们只是需要需要顾忌官家,不能踩线,真正的麻烦是那些想要斩草除根的人。

    “玄老头和你学本事,没有什么十八年后决战紫禁之巅,无论生死恩怨两消的约定?或者指腹为婚娃娃亲什么的?”

    “咳咳......”靠在躺椅上滋溜口茶水的玄老头剧烈的咳嗽起来,差点没有把手里的紫砂壶丢出去,面色涨红显然被茶水呛的不轻。

    “啧啧啧,没有啊,江湖传言果然不可信。”杨东旭摇着头副失望的样子。

    但脚步不停快速和玄老头拉开距离,他已经感觉到了杀气。

    回到房间把那些勾勾画画的纸都送到厨房给崔妈当柴禾。杨东旭终于有心情开始想自己的事情。

    这些天竟被那些老狐狸折磨了,虽然和伊万之间的交易应该不会出什么大的纰漏,每件事情在答应对方的时候,他都经过深思熟虑。

    不过后续还是有许多事情也需要安排的,比如说些资金上的运作,可能要富家那边帮点忙。大部分资金他没打算从国内银行过道手,而是准备利用香港些银行做跳板,直接转移到国外去。

    还有就是伊万想要转移的家族珍藏了,这玩意说好处理也好处理,反正伊万没说折现,随便找个隐蔽点的地方挖坑埋了就好。到时候伊万想要挖出来再还给他们。

    可说麻烦也麻烦,因为里面有些违禁品,当然这些违禁品不是毒品,或者军火什么的。而是指些苏联的文物,这些东西伊万虽然保证了从苏联安全出境之后,他再接手,但要是走漏了什么风声,他肯定上苏联,甚至以后俄罗斯政府的黑名单。

    除了这两件事情,还有些其他合作,比如说些可以擦边球的技术,生产线,还有些技术人员什么的,这些也要做好交接的准备。

    慢慢碌碌个多月,杨东旭才把所有的事情安排妥当。至于国家那边有什么交易合作,那就不是他能问的了。

    把这些事情处理好,杨东旭终于有精力开始去海纳唱片看看。

    现在海纳唱片除了酒吧那边的录音室之外,在燕京有了个正式的办公地点,不过还在装修中。

    原本计划明年下半年才能全面开业的国贸期工程,刚过完十没多久就对外开放了。富德才上门商量下之后,杨东旭拍板直接拿下了国贸期大楼的28层到30层三个楼层。不是租,而是运作了下关系直接买下。

    开玩笑,现在燕京住房价格也就1—1900元/平方米的价格,还去租个写字楼办公,杨东旭脑子又没进水。

    国贸期层楼面积1平方米左右,就算都是因为开始人家只租不卖,最后把价格提到了2000平米,让中间牵线的也好做人。层楼也就360万。

    360万放在后世也就能在燕京买个小公寓,还不是地段很好的那种。虽然现在的钱值钱,可杨东旭也刚获得笔横财手里不差钱啊,个字,买、买、买。

    好吧,躲得过初,躲不过十五,就知道90年前后的些事情敏感,尽量规避结果还是被屏蔽了章......求安慰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