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8章 大炸弹
    杨东旭和伊万在房间中呆了整整个下午的时间,直到天彻底黑透才出来。整个时间中托伊没有进书房步,在门口直坐着动都没动,显然知道自己叔叔在里面谈些什么东西。

    出来之后杨东旭和伊万都皱着眉头,显然谈话的内容双方都不是很满意。于是吃完晚饭之后,两人喝了杯红茶放松下,又走进了书房中。

    这次会谈整整谈了夜,第二天神情疲惫的杨东旭直接坐车到了对面的黑河。

    “叔叔,真的没有办法了吗?”先送杨东旭离开,回来之后的托伊,看着在客厅中坐着的伊万面色沉重的问道。

    “如果可以我也不想这么做托伊,但上面的事情比你了解的更加凶险,我不知道这次我们是能走出黑暗,还是彻底的沉沦黑暗。所以为了家族的延续,我们没得选择。”

    “可这样做......”托伊张嘴想要说些什么,可以时间又不知道怎么说。

    “放心吧托伊,我深爱着这个祖国,无论它是否沉沦,我都不会背叛它。我所拿出来的东西虽然有些可能会有争议,但远远和叛国搭不上边。

    这里面很多东西,的确都是我们家族的,私自出售只是会有点麻烦而已。但我能做到最后的忠诚,不知道他们会不会出卖这片土地。”伊万叹了口气,望着窗外目光有种说不出的悲哀。

    “他们?”

    “感觉到寒冬要来临的不单单只是我们这些鸟儿,还有野狼,还有灰熊,入秋之后的它们为过冬会变得更加的疯狂,而疯狂会让人很容易迈过那条底线,甚至......走的更远......”

    ......

    回到黑河的杨东旭没有直接回北京,而是先给自己干爷爷去了通将近个小时的电话,然后头扎进了宾馆房间中睡了个昏天黑地。

    谈判这种事情真的不是人干的,尤其是和伊万这种老狐狸谈判,差点累死了杨东旭全部的脑细胞。即便尽了全力,他还是做了不小的让步,当然也获得了丰厚的回报。

    比如说伊万会用自己自家的固定资产做抵押,套现出来50亿卢布,其中10亿是他的。这些钱走的都是正规程序,不会有丁点的违规,10年之后他要还的。当然是借了多少卢布,还多少卢布。

    现在卢布和十年之后的卢布,不说十年,就说五年之后的卢布价值相差了可是足足数千倍啊。那个时候杨东旭估计只要甩个几百万rmb,就可以把这个账给还了。

    面对如此巨大的利润,即使他头脑足够冷静,当时还是被砸的有晕,做了些相对冒险的承诺。不过那些承诺没有触碰到底线,风险还在可控范围之内。

    当然除了这些之外,还有其他些交易。比如说杨东旭这几年在苏联购买的那些实体产业,都会以不低于市场价八成折现。连伊万这样的实力不低的家族都开始转移财产了,杨东旭自然不可能再玩下去。

    觉睡到天黑,辆军车停在了酒店门口,嘴里还嚼着米饭的杨东旭只好丢下了筷子。先做军车去了附近个驻军营地,然后军机去了军区。

    在军区呆了三天,没回黑河,也没去哈尔滨,他直接做军机返回了燕京。

    先是和自己干爷爷当面汇报番,还没等顶着黑眼圈好像熊猫的他睡下。辆红旗停在了胡同门口。

    之后杨东旭见到哪位老人,虽然曾经想过自己有可能那天有见到这位老人的机会。毕竟自己爷爷就在他手底下做事,而且很受重用。

    但杨东旭没有想到这天来得这么快。然后......然后原本极其疲惫的他的确好像打了鸡血样精神起来,可脑子中的逻辑有点混乱。回报的时候,说了什么没说什么他自己都有点记不清了。

    回来上了车之后杨东旭才警醒过来,不过看到自己干爷爷脸上带着笑容,应该自己没说什么胡话闹出什么大问题,于是他精神松,直接趴在自己干爷爷身上睡着了。

    这几天实在是太累了,和伊万这个老狐狸斗智斗勇之后就没休息好不说,在军区又是番龙争虎斗,持续了整整三天时间,然后再和自己干爷爷回报,再和那位回报。杨东旭感觉自己彻底被榨干了,还是咬口嘎巴脆的干。

    也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反正睁开眼睛的时候,外面的太阳已经老高了。

    发现自己睡的是大四合院的卧室,而不是小四合院的,估计是干爷爷看他太过疲惫送到这边让玄老头照顾。

    从床上爬起来的杨东旭牙都没刷,先是在崔妈不断说烫的叮嘱中,干掉只刚出锅的烧鸡,红烧肉,酱肘子什么的,随后又灌了半锅鸡汤,吃了不知道几个馒头才算彻底回魂。

    “nnd,下次再也不干这样的事情了,太累了,半条命都没了。”把厨房扫荡番杨东旭打着饱嗝走了出来,接过花婶递过来的t恤穿在身上,然后是拖鞋和短裤。

    刚才从卧室跑出来太急,光想着塞饱造反的肚子,忘记了穿衣服和鞋子,穿着四角裤就奔了出来。

    不过还好,这是在自己家里,都是自己人,没算丢人。杨东旭十分厚脸皮的想着,直接无视了崔妈几人偷笑的行为。

    “下次遇到这样的事情还是多干干的好。”就在杨东旭接过杯子和牙刷,准备把刚才忘记的洗漱补上的时候,在葡萄藤下面纳凉的玄老头开口说道。

    “额......”杨东旭脸懵逼的看着玄老头,不知道他今天脑子那根弦搭错了,这样的话不应该他干爷爷周义仁来说的吗?玄老头什么时候说过这样的话。

    “你睡觉的时候哪位来过?”

    “哦。”杨东旭点了点头,继续把牙刷往嘴里塞,下刻反应过来:“啊?”

    “看你在睡觉,所以我们坐在院子谈了谈。”玄老头晃悠着摇椅,慢慢摇动着手里的竹叶扇。

    “你们认识?”吃饱了的杨东旭,大脑恢复到了80%的清醒,不再像刚才那样反应慢半拍。

    “以前见过,他下棋有点赖皮,不过比以前那位脾气和善很多。虽然骨子里也是个骄傲的人,但有的时候懂的低头。”

    “额......”杨东旭嘴里咬着牙刷愣在原地,那么个在他心里奉为伟人的存在,如此高大上的形象,竟然被玄老头评价成下棋有点赖皮,他时间感觉脑子有点不够用。

    不过这样的评价,感觉好像更加的亲切,那个伟人不再是高高坐在神坛之上,而是个有血有肉更加真实的慈祥老人。

    “那位你也见过?”愣了半响之后,杨东旭大脑重启完成再次开始工作。于是发现玄老头话语中,还有位更吓人的存在。

    “见过,也谈过。”玄老头依然老神在在。

    “结果呢?”

    “结果我在庙里做我的道士,他做他的第人。”

    “老头,你以前到底是干嘛的啊?”杨东旭终于问出了自己心中直想问的问题。

    他次又次的把玄老头的身份不断拔高,可现在看来还是低估了。

    “以前帮人做脏活的,后来那个人死了。”玄老头睁开眼淡淡的看了杨东旭眼,随后又闭上了眼睛慢慢的晃动着摇椅。

    好吧,不能再问了,再问估计就要挨揍了。不过问的这里杨东旭基本上也已经能够猜到了。

    以前,估计是建国之前,甚至更久之前。帮人做脏活,应该不单单是他,他祖上也是如此。从杜锁这些人身上就能推断到这点,这明显是个有序的传承。

    再加上他应该也是正统满族,那玄老头的身份不言而喻,皇室有个锦衣卫,或者暗中的情报部门和死士什么的很奇怪吗?

    不过‘那个人死了’这句话需要细细琢磨下,这个‘死了’是指他的信仰死了,还是真的人死了有点不好判断。

    对于玄老头身份早有猜测的杨东旭可是在燕京的图书馆中翻过近现代史的,尤其是末代皇帝溥仪他重点查阅过不少资料。

    1945年8月15日,日本投降,17日准备从沈阳逃走的溥仪被苏联红军俘虏,然后被带到了苏联,1950年8月被押解回国。

    1959年12月4日被**特赦还成了全国政协委员,之后有结婚,还出了书《我的前半生》,由群众出版社出版。1967年10月17日,因肝癌在燕京逝世,享年61岁。

    从这个时间表上来看,这个‘死了’估计是信仰死了。因为建国后,国家不可能允许这样不安定的力量存在。但玄老头却活着,而且还有很多人活着。

    所以应该是溥仪做傀儡皇帝的时候,这股皇家的暗中传承下来的力量就彻底心灰意冷了。

    于是掌握这股力量当时的领头人放弃了愚忠,可能选择把这个组织解散了。解散之后有的选择了归隐,有的则是做出了其他选择。溥仪被俘虏,也是他们早就解散不再效命的佐证,不然有他们在溥仪应该不会那么容易就被俘虏了。

    从玄老头和眼下这位伟人,以及去世哪位伟人都有交际上来看。他这支应该是亲共的,而且做了些事情。

    当然估计也有亲蒋的,或者跑到大陆以外的,比如说香港的富家等些存在。

    弄清楚这些东西,杨东旭眉头皱了下。他终于明白为什么玄老头总是说杜锁等些人是麻烦了,这何止是麻烦简直就是炸弹,旦爆了粉身碎骨的那种,这股力量是能和特务啊,余孽啊,以及其他些足够枪毙几十次的事情扯上边的。

    “你要是想现在撇开还来得及。”闭着眼睛的玄老头又淡淡的说了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