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7章 伊万准备后路
    陈翔原本就是个会钻营的人,知道什么人能得罪,什么人不能得罪。也明白什么时候该逞强,什么时候要认怂。这两年在大牢里虽然吃了不少苦,但也学到了不少东西。

    出来之后韩少和魏少觉得亏欠自己,给了他这个总经理的位置,他心里觉得是自己应得的,毕竟当年的事情他个人全扛下了。但却没有表现的理所应当,而是很是感恩戴德。

    接手飞扬唱片之后陈翔的确努力做了不少事情,能力得到了韩兴和魏飞的肯定。同时飞扬到处挖墙脚,唯独不敢动海纳的人,他自然是因为他从里面嗅到了不同寻常的气息。韩兴和魏飞都不想得罪的人,他自然不会傻到冲到前面当大头。

    通过刚才番叙话陈翔已经确定,之前的事情过去了。只要他不主动惹杨东旭,杨东旭也不会出手整他。

    当然这并不是说两个人冰释前嫌了。杨东旭是懒得搭理他了,为了之前的事情把人往死里整不是他性格。要是他真的想要陈翔的命,之前就下死手了。

    他小舅子欺负了自己小叔,杨东旭教训他顿两家扯平。不过要是以后杨东旭失势掉坑里了。陈翔也不建议踩几脚,顺手丢块石头下去。

    “那应该不会有事了吧?”女的看了几眼杨东旭离开的方向小声问道。

    “他哪有空搭理我们这样的小人物。”陈翔笑着说道,这句话他不是自我的调侃。而是十分能冷静的自我认知。

    虽然他出来就被放在了飞扬唱片公司总经理的位置上,甚至还有点股份。的确是韩兴和魏飞的种补偿。

    可他要是没这个能力,不可能在这个位置上呆到现在。韩兴和魏飞补偿归补偿,但绝对不能影响自己赚钱。他要是没能力的话,那点股份分成也是补偿,没必要还让他做总经理的位置。

    所以坐牢这件事情对陈翔来说看似是场磨难,但其实是次脱胎换骨的成长。个能认清自己,有能力,有手段,还有人脉资源的人,以后的成就绝对不能小觑。

    “不过强子那边你让他给我收敛点,四九城连韩少他们都不敢横着走,他算哪根葱每天人吆五喝六,要是再得罪了得罪不起的人,这次我可不帮他擦屁股。”陈翔叮嘱了女人声。

    “我知道,我们老家那边好像发现了什么矿,政府有意开发,我出钱给他弄个小公司,让他回老家呆着去,免得在燕京给你惹麻烦。”女的点了点头。

    陈翔抱着女的腰,在她脸上亲了口。被小舅子坑了把,他还能对这个女的喜爱,出来两个人就又在起,不是没有道理的。

    “要死了,这里到处都是人。”女的横了陈翔眼。

    这眼看的陈翔是食指大动,逛街的心思肯定没有了,拉着女人的手直奔门口去了停车场。

    陪着武雪和大胖玩了几天,开学之后老规矩杨东旭去学校点到了几天,然后消失。但高中的课业更加的繁重,尤其是干爷爷周义仁给他定的目标是走文科。

    这就不用再想什么了,虽然这么多年杨东旭皮赖的性子依然没改,但周义仁对他的规划依然向仕途上面拉。

    同时还规定了分数,这就是周义仁惯用想要让杨东旭在学校多呆的手段。毕竟以杨东旭的聪明要是选理科的话,凭借之前的基础考个高分并不太难。但文科想要出高分,除了死记硬背之外,需要多学习才行,不然及格容易高分难。

    不过即便是这样,杨东旭在学校也就坚持了个星期,然后飞了哈尔滨,随后转车去了黑河。

    “哈哈,杨,我的朋友,好久不见。”托伊给了杨东旭个大大的拥抱。

    “暑假我们刚见过好吧。”杨东旭开着玩笑上了车。

    “你们国家不是有句什么语,日不见就像过去三个秋天吗?我们已经很多天没见了。”

    “呵呵,托伊你的中文有进步,竟然都知道成语了。”杨东旭竖起大拇指称赞了句。

    “没有办法,我的国家给我的感觉越来越不安全了,我要多学下汉语,说不定以后在你的国家养老用得到。”托伊耸了耸肩。

    “情况严重到这种地步了?”杨东旭眉头皱了起来。

    “谁知道呢,反正我的感觉越来越不妙了。”

    托伊的感觉的确不妙,这也是杨东旭匆匆赶来苏联的原因。但让他没有想到的是,在托伊的住处,他看到了伊万。显然情况比他想的更加不妙。

    苏联解体的具体时间,杨东旭并不是很清楚。毕竟前世这种世界性的大事件,他也就听听花边新闻,然后跟着震惊下。

    至于具体那天解体的,为什么解体,解体之后又怎么了,这些对于重生前的他来说距离都很遥远。

    不过按照记忆中模糊的时间来推算,应该也就是这几年了。今年上半年戈巴尔乔夫访华似乎也预示了点什么。

    80年代的末的中国虽然经济得到了很大发展,但改革却遇到了前所未有的瓶颈。这个时候戈巴尔乔夫走的先政治后经济的改革,和中国的渐进模式改革那个更好还无定论。

    这次的访华有种两个有点看不清前方道路的巨人,坐下来商量商量的意思。这次商量,这位总统回国后更加坚定了自己先政治后经济的改革路线。因为邻国的改革没有让他看到希望。

    然后世界超级大国苏联走上了末路。中国看,吆喝!老大哥路走错了,于是随手给了那些自由派知识分子巴掌,让他们安静下,开始继续走自己的道路。

    其实几个月前的**中国已经做出了抉择,只是把资产阶级自由化的风潮打压下去之后,还是有点没底气,所以没有坚决继续走而已。

    “能说说为什么你要从苏联银行那贷款,即便是高息也愿意,而且注明归还依然用卢布结算吗?”走进屋里,伊万没有客气,直接领着杨东旭进了书房。

    “现在的卢布和美元的汇率不是已经说明切了?”杨东旭笑了笑。

    “我希望听到的是全部。”伊万的神色很是认真。

    “我们第次谈贸易生意的时候,我就说过冷战不看好苏联你应该记得吧?”杨东旭收起了笑容,十分认真的问道。

    伊万点了点头没有说话等待着下文。

    “既然会输,输的人自然要付出代价不是吗?”

    “你的确是头小狐狸,怪不得只要你拿到银行贷款,第件做的事情就是兑换成美元,日元,或者自己国家的钱币,从来不留分钱的卢布在身上。”伊万好像被抽掉了脊梁骨样瘫软在了椅子上。

    “你让我过来,不单单只是想要给我个狐狸的评价吧?情况到底严重到了什么地步?”杨东旭皱着眉头问道。

    “回来的那个人和戈巴尔乔夫起了很大的冲突,就在前天。”伊万叹了口气说道。

    “那个人?”杨东旭头问雾水。

    “叶利钦。”

    这个名字出杨旭瞬间有印象了,这是苏联解体后俄罗斯第任总统啊。不过具体事情他还是不知道了,至于冲突什么的他更不了解。这样的国家秘闻,重生前他个平头老百姓上哪里了解去?于是只能看着伊万等待着下文。

    似乎瞬间苍老了几岁的伊万把叶利钦和戈巴尔乔夫之间的事情大致说了下。当然没说什么国家机密,只是说了下两者之间的关系和冲突。

    通过伊万的语言,杨东旭在脑海里描绘除了叶利钦征途的条曲线。十几年前的叶利钦这是斯维尔德洛夫斯克州第书记,并且在这个位置上呆就是十年。

    85年的时候他被戈巴尔乔夫调任到中央担任建筑部长,之后12月成了莫斯科第书记。

    87年的10月,他在举行的苏共中央会议上公开批评了利加乔夫,还指责戈巴尔乔夫改革不得力,于是被解除了莫斯科第书记职务。

    88年2月和5月份,被解除了苏共中央候补委员和最高苏维埃主席团员的职务,可以说是被撸到底。

    可就在今年的3月,他在首次苏联人民代表选举中当选为人民代表,同年在5月在苏联召开的第届人民代表大会上jin ru苏维埃民族院,成为最高苏维埃代表。

    这连串的降职升职下来,打擂台的意味无疑十分明显,苏联核心高层的声音,不再是戈巴尔乔夫个。

    国内政局不稳,国际冷战继续,再加上前天两个人在会议中没有被报道出来的冲突。伊万自然坐不住了。可他时间又不知道找谁商量,于是想到了杨东旭。

    “伊万爷爷,你找我没用啊,这么大的事情我爷爷都不定能行,你找我有什么用?更别说这还是你们国家的政治大事?”杨东旭苦笑的看着伊万,他没想到伊万千里迢迢的把他叫过来,和他谈的竟然是这个。

    他是重生者没错,他知道苏联最后会解体,还有很多其他事情他也知道。可他这小胳膊小腿的,怎么可能掺和到政治斗争中去?而且更离谱的是这还是苏联的政治斗争。

    “眼下的情况,你们国家的哪位过来都不定行,你爷爷自然也不行,你就更别说了,就算托伊这方面的经验都比你丰富。”伊万慢慢坐直了身体。

    “那您叫我来是?”

    “自然是要发挥你的特长,我的家族在这个国家的东西,我想把它们找个更加安全的地方,这是你所擅长的。”

    “它们?”

    “它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