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2章 祭灶、杀猪
    杨东旭初三第个寒假来临的时候燕京已经开始飘雪了,这个时候虽然人人的思想都是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很多人都想考个好高中,好大学。

    但放假之后补习这种事情还是很少有,现在大部分人还都遵守着国家国定,国家规定放假那就放假,很少有在里面玩什么猫腻的,当然资源补习的那就没话说了。

    期末考试刚结束杨旭天都没在即燕京多呆直奔杭州而去,经过将近年的拍摄《新白娘子传奇》海纳影视第部电视剧已经正式杀青了,杨东旭自然要跑过去庆贺下。

    回来燕京后的几天杨东旭很忙,剪辑方面和他这个只有理论知识的半吊子没什么关系,大部分就是在旁边看看学习观摩下,说真的电视剧电影什么的,看的时候挺不错的,但是剪辑的时候个画面个画面来真的没什么看头。

    剪辑不用杨东旭忙碌,但配曲他却逃不掉,原本片头片尾曲,以及插曲什么的是谁唱的他也不知道,毕竟谁没事看完电视剧,或者电影之后,盯着后面的字幕看配曲的人是谁?

    不过这都不是事,经过几年的发展,海纳唱片和华纳,以及飞石相比底蕴或许差点,但是歌手却不少,知名歌手也不少,所以找了两个嗓子可以的配曲工作就开始了。

    先是《渡情》这个片尾曲,然后是《千年等回》这个片头曲,然后是里面的些插曲什么的,忙忙碌碌弄了十几天到腊月二十才大致弄好,于是影视部全体提早放假就当是福利了。

    不出所料周义仁出乎意料的忙,想要去杨家村见见大爷爷他们,或许真的只能等到他退休了。

    干爷爷不去杨家村,周雅这个做女儿的自然要留下来陪父亲过年。毕竟已经15岁的杨东旭和20岁的冉菲菲,再配上23岁的杜飞,不用她再送杨东旭回家。

    杜飞年前结婚了,提前杨东旭根本不知道这事,等到杜飞领着个害羞的姑娘来大四合院给玄老头和他问安的时候,他才得知这件事情。

    其实杨东旭已经知道杜锁他们是满族的事情,估计玄老头也是。不过也不全是比如说揭成武就是汉族。

    所以让他想不明白的是现在这个年代切都已经明朗,为什么杜锁他们来自哪里玄老头还总是神神秘秘的。

    不过对于这件事情他没有那么大的好奇心,不让知道就不让知道吧。为了弥补自己这个做老板的没有参加杜飞的婚礼,杨东旭包了个大大的红包,还送了对雕刻着百合花的檀木盒子和不少首饰,寓意百年好合(盒)。

    “其实你应该留在燕京的,我现在又不是小孩子,北边那边挺太平的,不会有什么事情。”看着把行李放好坐下的杜飞杨东旭开口说道。

    这么长时间过去之后,杨东旭信守承诺没有对黑四爷再动手。而黑四爷那边也很有默契他给了杨东旭枪,杨东旭给他枪,这件事情就当扯平了,大家井水不犯河水。

    虽然俗话说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但杨东旭这些年的武功也不是白练的,虽然和杜锁,杜飞这样身经百战的人有定差距,但自保肯定没问题的,所以不用再让人跟着。

    “我要是不跟着玄爷就算不说什么,我哥也会打断我的腿。”杜飞笑了笑说道,然后不再言语。

    好吧,对于这个平常不怎么爱说话的年轻人,杨东旭只能翻了个白眼。飞机都上来了,难道还下去啊?

    23到家,正好可以赶得上明年24过小年,小年又叫祭灶,有的地方腊月23过这个节日,有的地方腊月24,杨家村这片就是24过。

    相比于几年前的破旧,这几年杨家村可谓是变了个模样,条笔直的柏油路连接着十里之外的官路,同时条上个月刚竣工的砂浆路链接着冉庙乡那边。

    如此杨家村成了五里镇和冉庙乡之间的个交通纽带,这样个链接两个乡镇的集市想不火都难。

    因此杨家村这边两层半的小楼虽然盖的不多,但街道两旁水的都是水泥结构的平房,看上去很有派头。

    天刚亮没多久还没到早饭时间,杨家村原本的打谷场人潮涌动,不是早市已经开了,而是开始杀猪宰羊。

    农历二十四这天清晨早早挂鞭炮先把灶王爷送上了天,于是村里人开始宰家畜,神仙都上天过年去了,自己杀生对方也看不到。农村人在喜欢选择24这天宰杀些大型的牲畜似乎就是因为可以这样自我安慰。

    不过杀猪归杀猪,这天杀猪可是有讲究的。这不是屠户杀猪卖肉随便什么时候杀杀都行,还需要烧纸上香等套的礼仪。

    除了礼仪谁先杀,谁后杀也很久讲究。这个顺序不但表明着谁在杨家村更有威望,更重要的是还愿的先后顺序。

    华夏人有在大年三十辞旧迎新夜里接新年的时候放炮、烧纸、许愿的习俗。在新的年里身体健康,全家平安什么的是最平常的许愿,也有些特殊的愿望。

    比如说希望儿子在新的年里能够娶妻,或者儿媳能够生个男丁,又或者能够考上大学等等的愿望。

    这些特殊愿望在许愿的时候往往会带上供品。比如说,如果我儿子在新的年里能够结婚,那么我就杀头大肥猪猪,烧多重的香火,放多少响的炮来还愿等等。

    所以二十四杀猪这天,还愿的人都喜欢过第个杀猪,毕竟你排在了第二个,总感觉对神仙诚意不是很足。这和后世排了夜的队就为了在庙里上头柱香的意义差不多。

    都想第个杀,那身份地位这个时候就显示了出来。在村里要是没什么面子,那你就算是还愿的也要往后排排才轮到你。

    “八爷爷,您老今天不亲自动手了?”起了个大早,在后院和杜飞对练番之后,裹着军大衣的杨东旭双手插在袖口里,头上戴着两边有大耳朵可以护住脸,在农村冬天很流行的帽子,再加上大早晨太冷被冻的鼻子发红,是不是滋溜下鼻涕,看就是个地地道道农村孩子。

    这身打扮出门的杨东旭,让杨爸杨妈感觉十分别扭,和昨天儿子的打扮比,儿子今天的打扮就是城里人和乡里人的区别。

    杜飞看杨东旭这身打扮眼神也怪怪的,虽然平常不怎么喜欢说话,可他去大四合院时间也不短了,自己家这个少爷什么脾性他太清楚了。见惯了杨东旭狐狸样聪明和多变的性格,现在突然看到如此土鳖的模样,他时间真的不知道说什么好。

    “两个后生可以出师了,多给他们机会练练。你干爷爷没起回来?我还准备给他弄两盘卤猪尾尝尝呢,修路的事情老大他们也想好好的感谢下他。”把爷爷豁了颗牙,正好用这个空缺咬着烟袋吧嗒吧嗒抽着。

    八爷爷是远近为名的把刀,傻猪的时候把尖刀,刀下去从来不用出第二刀干净利落。

    这年头有手艺的人都会收几个徒弟,是真的徒弟,不是说教你两手,你叫几句师傅就完事的那种,八爷爷自然也有徒弟,而且还不少,就连镇上猪肉摊上的屠户,有几个也是在他这里学得手艺。

    “干爷爷太太忙没办法,说等他退休了再来看看你们,还说你们有空也去燕京看看他,他带你们去看看长城和皇宫。”杨东旭开口说道。

    “当大领导是挺忙,不过我能去看长城和皇宫?”八爷爷显得有点激动。

    对于周义仁到底是什么官职,其实他不知道,在农村人眼里只要去燕京当官的都是大领导,忙点很正常。

    “有什么不能看的,皇宫现在又没皇帝了,国家主席也不住在里面。哪里就像是咱们村旁边的刺槐河样,想怎么看就怎么看。”

    “有时间我和你老大他们琢磨下,祖国的心脏啊,死之前能去看眼什么都值了。”

    “八爷爷,今天可是小年,别说那么不吉利的话。”

    “哈哈,老了,竟然被你这个小子给训了。”眼睛有些泛泪光的八爷爷甩手对着杨东旭后脑勺来了巴掌掩饰自己的尴尬。

    第个杀猪的人不是别人,而是大爷爷家。大爷爷三个儿子,再给他生了四个孙女之后,今年终于给他生了个大胖孙子,必须排在第个杀。

    杨家村重男轻女的风俗并不严重,至少杨东旭重生前的童年就经常挨揍,姐姐和妹妹倒是很少挨打,他也穿过不少自己老姐被老妈改小的衣服。不过传宗接代的思想却根深蒂固,所有有了个大孙子,大爷爷的脸都笑开了花。

    原本嚎叫得猪,刀下去,杀猪的汉子手腕都进去半截,随后刀子转抽出,旁边赶紧拿着盆开始接猪血,旁边同时有人撒上些盐巴。

    等猪血流光,大猪就被放进旁边地上挖个洞架口大锅,已经烧开水的大锅中,先退退猪毛,然后捞上来用水冲冲就开始开膛破肚,不少孩子高兴的叫了起来。

    猪肺,猪肝,还有两挂猪油什么的放进旁边的筐子里,这些很干净不用再清洗,吃之前清理下样。猪胃大肠什么的放进盆子里,这是要仔细清洗的。

    孩子们高兴不是喜欢血腥的画面,而是因为杀猪的汉子随手打了个结把猪尿泡丢在了旁,群小孩个个上去踩来踩去玩的很是开心,玩会儿要是没气了,把打的结松开吹点气进去还能玩,至于脏不脏这个时候没人管这个,大人也不会多说什么。

    把猪头,猪蹄分开,挂起的大猪分两半,整个杀猪过程就算完成了,后续的事情谁家杀得猪谁忙活,旁边有几个婶子大娘的出手帮衬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