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9章 说大话?
    “杨少,敬你杯,上次五哈尔滨没有招待番是我的不是。”个留着寸板头,面容消瘦的中年人站起身举起酒杯对杨东旭说道。

    这是这桌子上坐在第五位置上的人,第三、第四位置自然是韩兴和魏飞。所以他起身,认识他的人脸上都带着诧异的神色,这可是个绝对的大佬啊,不说辈分单说实力,比道爷还高出线的存在。

    “黑四爷?”看到敬酒的人杨旭愣了下,随即反应过来不禁认真打量了眼,这个带着传奇色彩的枭雄,东北绝对的大佬。

    黑四看上去就是个普普通通的中年人,个子甚至有点瘦小,看上去没什么出奇的,也没什么枭雄的霸气,或者煞气,感觉就是个普通人。

    “杨少客气了,四爷只是道上的人给面子,杨少喊我黑四就行。”

    “四爷给脸我必须兜着,可不能冲愣头青。”杨东旭笑着也站起身来和黑四端了杯酒,放下酒杯之后也没坐下开口说道:“上次五哈尔滨没没去四爷哪里拜拜佛的确是我冒失了,结果就倒霉了差点没回来了,不知道四爷这次准备上什么时候回去?”

    这话说的乍听没毛病,甚至杨旭说话的时候脸上还带着稚嫩,甚至有点天真的笑容。可这句话落不知为何,饭厅中的温度骤然下降,所有人的汗毛不禁树立起来。

    敬酒的人是谁,那可是东北首屈指的大佬黑四爷,背后的根子硬不说,手底下的人也敢打敢拼,黑白两道绝对可以通吃,说是东北的土皇帝绝不为过。

    这样的人来给道爷贺寿,让不少人对道爷的江湖地位有了新的认识。可杨东旭话出,他们这已经不是诧异了,简直就是震惊,八级以上的大地震啊。

    南叔的招待,道爷亲自起身迎接,寿星之下第二个主位,他们已经步步把杨东旭这个看似还只是个孩子的存在身份不断高估。可就算已经连续抬高了好几个档次,他们做梦也没想到,这个看上去人畜无害的孩子,敢对黑四爷这样东北土皇帝放话,让他回不去东北。

    不单单使他们,就连韩兴和魏飞也是脸的愕然。要知道刚才他们可是礼让和黑四爷礼让了番,因为这里是燕京,他们背后是个大家族,因此才坐在了第三和第四的位置上。这样的大少都对黑四爷客气,可见这个东北土皇帝有着怎样的身份地位和能量。

    因为上次道爷做和事佬的事情,他们知道些杨东旭和黑四爷的恩怨。可他们真的没想到杨东旭竟然在这个场合,当着黑四爷的面说出这句话来。

    反听众突然安静下来,陪坐的几个香港女明星大气都不敢喘下,用眼角的余光偷看那个被她们定义为出身不凡的少年。

    虽然她们不知道黑四爷是谁,可道爷怎么把她们请来站台,又如何坐在这里陪酒的,她们心里可都是清二楚。

    如此能量巨大在香港那边都有关系的大佬,刚才对黑四爷如何客气她们自然看在眼里。可如此牛掰的存在,竟然被个少年放话,让他回不去东北,她们即使再傻也明白,那个现在依然笑吟吟的少年,是除了身份不简单之外,也是个不好惹的主。

    道爷没有第时间说话眼睛眯了下,在杨东旭和黑四爷之前看了眼。似乎没有打算插手这件事情,黑四爷过来给他祝寿的确给面子。

    可上次做和事佬的事情,让他也察觉到杨东旭的不好惹。因此看到都是面带微笑,可是眼神对撞在起毫不退让的两个人,哪怕现在是他的寿宴,他也不想掺和脚。他不说话饭厅中自然没人敢出声。

    “我想那是个误会,我明天的飞机,杨少准备和我起去哈尔滨玩玩?”半响之后黑四爷开口打破了寂静,前面句话感觉有点示弱再解释,可是后面句话底气十足。

    “暂时没有过去的打算,过段时间要过去次。”

    “次?”

    “能过去这次再说。”杨旭笑了笑举杯示意下,又和黑四爷喝了杯。

    寒冰打破,两个人问答,似乎很是和谐。但话语的意思却让不少人背后有点冒冷汗。这个少年有点猛啊,黑四爷都退了步,竟然还没有松口的意思。还给了最后通牒。

    “那我就等杨少这次看看了。”黑四举杯回敬了倍,话语波澜不惊,似乎两个人真的在讨论杨东旭真的要去哈尔滨次样。

    “来来来,大家举杯吧,今天是我的寿宴希望大家都和气些。”看到两人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不再言语,道爷举杯招待了番。

    他不打算掺和杨东旭和黑四爷的事情,但不代表他就允许有人在他寿宴上捣乱。所以他这句话的意思十分明显,你们有什么恩怨换个场所解决,今天是我的寿宴都是客人和睦点。

    “那就喝杯吧。”杨东旭端起被女明星倒满的酒杯举了起来。

    黑四爷脸上微笑依然和善,神情没有多大波动,似乎刚才杨东旭让他回不去的话,只是个玩笑样,也举起了酒杯。

    看到两个人如此道爷松了口气,他虽然辈分在这里摆着,还是今天的寿星。可关于杨东旭的调查到现在没有任何眉目,他身边那些高手似乎凭空跳出来的样,没找到任何信息。

    对于黑四爷这个东北的土皇帝,人家给面子叫他声道爷,没给面子他也只能瞪眼看着。连韩兴和魏飞这样大少都要客气的人,跟脚还在东北不再燕京,他也拿捏不住人家。

    所以只要两个人憋在寿宴上动手就成,其他的他就装作不知道。既然你们两个都是猛人,那就约个地方大家去吧。

    宴席继续,但桌子上的人却都没有了吃饭的兴趣,表面上看上去都笑呵呵的,但心里各有计较。尤其是目光在杨旭和黑四爷身上不断打量。

    所以又吃了半个小时,不少其他房间的晚辈过来给道爷敬酒,杨旭跟着敬了杯酒提前离席了,电视台的那些人他都认识,没必要在这里喝酒,唱片界的那些同行,也没喝酒的必要。至于那些江湖上的人,他更不想掺和,所以自然提前离开。

    杨东旭离开,坐在主桌上的人,除了几个陪酒的女明星,和韩兴,魏飞这两个算是半个主人的几人之外,其他人也纷纷告辞。

    这场寿宴能结实下黑四爷这样的黑道大佬,他们感觉来值了。就是可惜那个和黑四爷叫板的少年,副生人勿进的样子,没能结实下让他们觉得有点可惜。

    “你所他真的敢动手?”寿宴结束之后韩兴和魏飞并没有分开,而是到长城会所坐了下。

    “应该没这个胆儿吧,这里可是燕京。”魏飞有些不确定的说道。

    “我看不定,上次的事情之后道爷肯定查了这个小子的底,不然这次请他出手联系下香港那边的黑道弄个唱片公司出来,他不可能推三阻四,我三叔那边打了招呼,他才同意的。而且你今天看到了,他对那个杨东旭,那叫个客气。”韩兴皱着眉头。

    “难道这个杨东旭除了是周义仁的干孙子之外还有其他身份?不应该啊,之前查东子的时候他那边也捎带查了下,就是个农村人啊。”魏飞也有些说不清。

    “道爷有没有和你说他查出来什么了?”

    “那就是个老狐狸,现在就想着躲在老窝里怎么养老呢,要不是他还能用用,我都懒得理他。”魏飞撇了撇嘴,显然他们和道爷的关系,也没有表面上看上去那么亲密。

    这天晚上不单单是魏飞和韩兴在讨论这件事情,凡是在饭厅主桌上用饭的人,包括那几个香港明星,虽然没有和外人谈论过这件事情,可心里都有着计较。

    第二天上午十点,黑四爷行五人上了飞机,路上有好几辆车随行,其中还有辆警车,可见黑四爷的背景和关系的确不凡,燕京都能找到官家的人出手帮助。

    路上没有遇到任何阻碍,知道飞机起飞也没发现任何异常。

    “难道那个少年只是说说大话?”坐在飞机上的黑四爷皱起了眉头。

    此刻不单单是他,所有关注这件事情的人都是这个想法。说好的不让黑四爷回东北呢?人家都上飞机了,你也没见你出手啊。至于把飞机打下来,呵呵......

    “难道真的是虚张声势?”第时间得到消息的魏飞松了口气,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个时候松了口气,觉得杨东旭是虚张声势,但心里却没有丝毫鄙夷。这种现象出现在他身上,有些怪异。

    “警车开道,他有没疯。黑四也不是好惹的。”韩兴翻了个白眼。

    只要是没疯的人,都不会在燕京闹事,尤其是还是这种杀人的事情。昨天晚上没有出事,韩兴就感觉这件事情闹不起来了,更何况今天还有警车送黑四上飞机。

    “nnd,弄得老子宿没睡好,我回去补觉。”魏飞哼了声起身离开。

    心里对被杨东旭耍了把很是气愤,但不知为何没有提起报复下的心思。可能是太困了,回去睡觉之后再说。

    杨旭真的是在说大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