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8章 全部腿打断
    “齐瞎子你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竟然敢带人来这里捣乱?”李燕皱着眉头,并没有被齐瞎子群人吓倒。

    开始齐瞎子上门的时候,秉承上门是客的道理,对于他要收保护费的事情。李燕只是推脱说东家不在自己做不了主。

    也没把这件事情放在心上,毕竟李燕是杨家宴的老人,连严打之前都没人赶来杨家宴闹事,他齐瞎子虽然是这片新上位的老大,但杨家宴也不怵他。

    可没想到的是推脱几次之后,这个齐瞎子竟然真的带人上门了。

    “什么地方?杨家宴嘛,我识字。还有什么燕京第家私人大饭店的名头我也知道。不过冲这个我不是已经给你们打折了吗?我能做的都表达出来了,你们这样不给面子,我有点不好混啊。”齐瞎子上上下下打量着李燕。

    眼前这个大堂经理长相不错,打扮也不错,比那些庸脂俗粉诱人多了,找机会弄到手玩玩,齐瞎子在心里想着。

    “你......”

    “打折之后什么价啊?”李燕还没说完,杨东旭从后院走了出来、

    “你是......”齐瞎子快速眨动着自己的小眼看着杨东旭。

    “这家店是我家的。”

    “哦,找到正主了,没多少,每个月成的收入就行,别的店每个月都是三成的。”齐瞎子看着杨东旭副自己很给面子的样子,同时脸上带着不以为意的神情,显然杨东旭的年龄放在这里,他并不重视。

    “成比三成,听起来的确折扣不少。”杨东旭点了点头,脸上也没有什么不悦的神情,不过他却转头喊了声:“成武叔。”

    齐瞎子这边还没有反应过来,和杨东旭起吃饭的揭成武犹如猎豹样冲了出去。

    啊......惨叫声在杨家宴中响起,吓的杨家宴员工都躲到边,他们第次见到自己小东家这么爆裂的面,根本不废话上来就叫人动手。

    群人混混看上去人多,可能打的没有几个,就算真的能打,也不可能是被玄老头评价为半步踏入大师级身手的揭成武的对手。

    “打电话报警,就说有人进杨家宴抢劫,已经被我们制服了。”看着躺了地的混混杨东旭开口说道。

    原本被打蒙了躺在地上"shen yin"想着怎么逃脱的齐瞎子,听到对方报警,顿时松了口气。能大模大样在王府井这条繁华街道上收保护费,要是说他背后没人撑着估计鬼都不信。

    但杨东旭没想到这点吗?他自然想到了,不过除了狠揍齐瞎子警告番之外,他背后的人也必须警告下,所以他报警看对方怎么处理。

    要是这件事情就这么不了了之,而齐瞎子不再出现在杨家宴中。那杨东旭就睁直闭眼闭只眼,你爱怎么搞怎么搞。

    但要是对方不服气也想敲打敲打他。那好,敲诈敲到我头上来了,咱们俩好好的掰扯掰扯。

    警察很快就到了,看到躺了地的人先是愣了下,随后听完事情经过,看了齐瞎子眼显然认识,但这个时候显然是不能表现的很熟的。齐瞎子也是明眼人,不会上来就喊张所,李所帮我什么的他又不傻。

    所以事情很简单,所有人都带回去,杨东旭也跟着录了口供。

    但录完口供之后他可以走,揭成武却被留了下来。

    “你确定?”杨东旭盯着面前的警察面色阴沉下来。

    虽然对方给的理由很正当,齐瞎子几人不承认打劫,更不会说自己去敲诈勒索。揭成武出手伤人,必须扣留待事情查清楚。可杨东旭却不这么认为。

    要是这些警察不知道齐瞎子他们是干嘛的,打死他都不信。不说警匪家亲,在自己的管辖范围内,要是齐瞎子到处收保护费他们都不知道,那就不是酒囊饭袋能形容得了。

    “小孩说话注意点,知道这是哪里吗?”所长被杨东旭目光盯的很不舒服。

    “哦。”杨东旭点了点头面无表情的走了出去。

    找东子,或者找万军,联系人让对方觉得自己惹不起收手?

    按照正常思路杨东旭的确会这么做,可刚才所长那副嘴脸让他感觉到恶心,所以他不打算按照正常思路来。

    以揭成武的身手短时间在派出所内不会吃亏,这点他并担心。出了派出所之后富德才在门口等着他,港商的身份让他被问了几句话后连带到派出所录口供都省了。

    虽然燕京因为几次洋人事件进行过场战斗,可当经济发展依然放在上首位,官帽子等于拉投资的年代,所以下面明面上的做法不会像之前那么没皮没脸,但暗地里该如何还是如何。

    那场造成世界舆论的整顿,在大环境下对人们思想的改变随着时间的过去,影响也越来越小。

    没有让富德才跟着,杨东旭回到小四合院没多久,杜飞就到了门口。

    “齐瞎子他们在哪里知道吗?”

    齐瞎子去派出所晃荡圈之后就出来了,比杨东旭出来的都早。名义自然是因为是伤者需要去医院检查,哪怕他们能走能跳的根本没多大事,可警察依然坚持这么做,为人民服务就是这么贴心。

    “在南街那边喝酒。”

    “你别露面,让其他人过去。”杨东旭揉了揉自己的额头说道。

    “知道了。”杜飞点了点头起身离开。

    王府井南街这边,原本躺在地上疼的死去活来的齐瞎子行人,以为揭成武根本没下死手。所以疼痛过后个个依然生龙活虎的,去医院检查治疗?那是什么鬼,忙活了这么久,还被打了顿,自然大吃顿补补才是正题。

    “老大,那小子有点虎啊,上来就动手,也不打听打听老大身后站的是谁,这次进警局傻眼了吧?”

    “就是,就是,敢不交钱还动手,这次必须交三......不对,每个月必须交四成的收入,不然这件事情不算完。”

    “那个人身手好厉害,咱们要这么多,会不会?”

    “厉害有个毛用,现在不是还在派出所关着呢?那个小屁孩要不是年龄小,也会被关着。”

    “就是,他厉害是吧,咱们告他......告他......”

    “故意伤害。”

    “对对对,就是故意伤害,让他在牢房中坐了三个五年再出来,看他还怎么厉害?”

    群混混坐在起胡吃海喝的要告别人故意伤害,让不少旁边的人侧目。

    “老板腰子怎么还不好,你这个摊位想不想要了?”齐瞎子灌了杯啤酒吼了声。

    “齐老大马上就来,马上就来。”烧烤摊位的老板连忙把烤好的东西送过来,至于那些先来这些原本是他们烧烤的客人,也就看看没敢说什么。

    “做事给我有点眼力劲。”齐瞎子撇了烧烤摊位老板眼,挥手让他滚蛋,拿起烧烤吃了起来。

    今天虽然被打了心情不爽。可想到即将要到手的收入,齐瞎子却心里美滋滋的。那可是杨家宴啊,据说是燕京城最赚钱的私人饭店。

    每个月成,不,每个月三成的收入定能把自己喂得饱饱的。自己这次被打凭空多了笔横财,想想心里都倍儿爽。

    吃完烧烤,结账!那是什么玩意儿?没看到烧烤店老板陪着笑脸送我离开吗?他都没说结账的事情,你叽歪个蛋蛋。

    十几个喝的晕乎乎的混混走到街上,别说普通人,牛鬼蛇神都绕着走。队伍里的小混混不断叫嚣着要去派出所教训那个揍他们的人。

    齐瞎子酒劲上头,大手挥带着自己是个小兄弟准备去派出所。虽然会得到大笔钱心里大爽,可被揍的仇不能不报。手铐铐着我看你还怎么牛。

    “齐瞎子?”想的正爽的时候,突然被四五个人挡住了去路,对方竟然敢开口喊自己的外号。

    “齐瞎子是你叫的吗?你身上那个螺丝钉松了,想让我给你紧紧是吧?”齐瞎子大着舌头伸手巴掌就扇了过去,杨家宴牛不牛?都被小爷给搞定了,你是哪根葱敢喊老子的外号。

    他这巴掌过去自然没有打到人,迎接他的是根钢管。随后就是场路人纷纷避让的鬼哭狼嚎。

    四个人对十几个喝的晕乎乎的混混,半分钟不到的时间,所有混混都抱着自己的腿哀嚎,个不少十几个人的腿全部被敲断,然后带着面罩的四个人很快消失在人群中。

    十几个人全部被打断腿,哪怕这些人是混混,这也是件大事。可这么大的事情却被生生的压制了下来。

    王府井的齐瞎子被打了,双腿全部被打断,这件事虽然官面上压了下来,但在街面上却好像长了翅膀样传播看来。

    杨家宴这次在街面上出名了,以前混混们知道杨家宴,那是因为那个地方档次高,攒了好久的钱才能过去吃顿饭,然后回来够和自己同伴吹个月的。

    当然也有不少人打着杨家宴的注意,餐饮行业的暴利不少街面上的老大已经尝到了甜头,要是能把杨家宴纳入自己收取保护费的行列,那还不日进斗金?

    所以齐瞎子带人上门的事情他们都知道,都在等着看结果。今天齐瞎子虽然被打了,可杨家宴的人却被扣下了。齐瞎子屁事没有去派出所打了个转就出来喝酒吃肉。

    这样来谁强谁弱高低立判。可就在他们羡慕齐瞎子抓住只会下金蛋母鸡的时候,突然剧情反转,齐瞎子行人直接被人打断了腿,这件事情瞬间变得扑朔迷离起来。

    刚回家的派出所所长,刚到家就被个电话叫了回去,这次电话不是自己工作的派出所打来的,而是上面的警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