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5章 这个少年不简单
    杨东旭在打量道爷的时候,道爷也在看他。虽然早就知道了杨东旭的年龄,但看到杨东旭的样子,以及身上显露出来的气质,道爷还是忍不住有些惊讶。

    “道爷?”杨东旭走了过去,在道爷对面坐下靠在沙发上看似十分随意的问了句。

    这句话和作态,让屋里人的面色都是变,吓的旁边想要跟着坐下的东子下沉的屁股又抬了起来,韩兴和魏飞愣之后,眼中多了丝幸灾乐祸的笑容。

    道爷没有说话盯着杨东旭,神色看似似笑非笑,但目光却越来越锐利。如果以前有人和杨东旭说有人身上有气场,大人物气场露压得你都不敢说话他肯定嗤之以鼻。

    玄老头绝对是个大人物,可杨东旭从台上身上除了看出老流氓的猥琐模样,毛钱的王八之气都没有。

    就算在王建国这样已经算是封疆大吏人的身上,杨东旭虽然感觉多少有点压抑,但也没有到那种压的说不出的地步,虽然这可能是王建国对他本来就和善有关。

    不过杨东旭看来所谓的气场其实更多的是心里作用,身份地位的差距,让人的心里自然形成落差,所以面对那些高高在上的人自然有种压抑的感觉。

    可是在这刻,在他没有觉得和道爷有什么心理落差的情况下。杨东旭感受到了股极大的气势扑面而来,这种气势越来越锐利,也越来越阴森,他甚至有种身在到处都是死人乱葬岗上的感觉。

    气势涌过来的瞬间杨东旭的眼明眯了起来,原本靠在椅背上的身体坐正,从来没有经过杀戮,也从来没有这方面磨炼的杨东旭,此时就像是柄出鞘的利箭,面对道爷的威压没有丝毫的躲闪而是正面迎了上去。

    近半年来没有丝毫提升的内力,此时好像被激怒的雄狮缓缓站立起来,气势也变得越来越愤怒,似乎下刻就要扑过去把眼前这个挑衅自己的小丑撕成碎片。这样杨东旭身上的气势锐利中带着狂暴。

    “杨少?”就在屋子里连幸灾乐祸的韩兴和魏飞都感觉越来越压抑,人类趋吉避凶的本能,让他们感觉似乎处在两头即将要爆发战斗巨兽中间,身体不由自主颤栗的时候,道爷淡淡的开口。

    瞬间乌云散去阳光普照,再看道爷,依然是个看上去精神健烁的老人,杨东旭依然是个稚嫩的少年,刚才的切好像是幻觉样。

    “你请我来,不用我做个自我介绍吧?”杨东旭笑了笑,神情和气质,以及说话的语速,无论说看上去都不会把他当做个14岁的小孩来看。

    “要是早知道燕京有你这个妙人,是应该早见见。”道爷的回答看似答非所问,但却没人感觉道爷怕了,反而有种十分宽容的长辈,在看调皮捣蛋的小屁孩的感觉。

    “有什么事情说吧,我想你也不是约我来这里喝茶的。”杨东旭说话的语气不变,眉头都没有皱下,似乎对旁人那种长辈对晚辈的感觉,在他身上没有丝毫的感觉。

    “那行谈正事。”道爷说话的语气也不变,似乎也没执意要想压杨东旭头的意思开口说道:“东北黑四找我带句话,说你去哈尔滨那件事情只是个误会,要是有机会让秃子来亲自给你道歉,正好听说你和小兴以及小飞也有什么误会,所以今天约在这里大家见见。”

    “这样啊。”杨东旭嘴角上调露出个嘲讽的笑容:“那不知道黑四爷有没有和你说过,我在苏联那边差点被人打黑枪干掉了?”

    “这个......”道爷面色不禁变了下。

    不但是他韩兴和魏飞也面色变了下不可思议的看着杨东旭,虽然他们也在四九城混,也认识道爷这样的大顽主,可涉黑的东西他们还真的没有怎么接触过,更被说这种肯定丢掉小命的打黑枪。

    “我思前想后自从我来燕京之后都非常低调,除了老师没给三好学生的奖状之外,绝对算是个好孩子,苏联那边我也不是第次去,可偏偏上次刚揍过秃子,就差点被人干掉,这也未免太巧合了点,您说呢道爷?”

    “看来这次是我孟浪了。”道爷没有因为杨东旭是个14岁的孩子就看轻他,刚才那股气势甚至还能压他头,就证明眼前这个看似年龄不大的孩子不简单。

    再说简单的小孩估计早就被打黑枪的事情吓破了胆,怎么可能还在这里侃侃而谈这件事情?

    同时道爷对黑四心里也有了点不满,虽然黑四是东北的老大,可他道爷也不是好欺负的。想让他做和事佬可不把事情说清楚,让他有点下不来台,这不是故意找茬吗?

    “那这件事情就这么着吧,有空我请道爷喝茶,毕竟从年龄上来说您是长辈,这次就不打扰了。”杨东旭起身整理下衣服,来到房间不到三分钟说了几句话直接转身离开。

    领杨东旭进来的中年人看了眼道爷,发现道爷面无表情,也没说话直接领着杨东旭走了出去,房间里瞬间陷入了安静之中。

    半响之后道爷叹了口气:“长江后浪推前浪啊,现在的年轻人真的不简单。”

    “道爷说哪里话,你可是燕京城的这个,宝刀未老啊。”韩兴比了个大拇指。

    “是啊是啊,我们这些晚辈还需要道爷照拂呢。”魏飞也恭维道。

    以前道爷也感觉韩兴和魏飞不错,年青代中也算有脑子的,做事也干净利落,可今天和没说几句话的杨东旭比,道爷突然感觉眼前这两个出身不凡的人也不过如此。

    同时他也好奇,这两个人这几年是怎么在哪个还是少年手底下撑过来的。拥有那种气势的人,可不是心慈手软之辈啊。

    道爷自然不知道,杨东旭现在只所以有了这么大的改变。是因为似乎感觉他年龄差不多了,玄老头把些东西渐渐拿出来交给了他。

    先是杜锁,然后是揭成武和杜飞,还有些杨东旭以前不曾学,也不曾听的事情,玄老头都教了不少。

    这次去苏联差点被打黑枪,也是对杨东旭的种洗礼。以前杨东旭知识想要在明面上坑下韩兴和魏飞,没想过什么盘外招,或者直接下黑手。

    可韩兴和魏飞出生都不简单,想要从明面上彻底干掉显然十分棘手。找了这么久杨东旭也就找到了次洋人事件,然后整顿了下酒吧。再者就是那次不知道是巧合还是那位神级队友港商事件的助攻了。

    要是杨东旭早知道玄老头手底下有这些能人,无论是韩兴,还是魏飞这几年都不会活的这么自在。不说心狠手辣直接干掉,但绝对会让两个人不敢再和他作对。

    又坐了会儿,原本想要借助道爷的名头压那个小屁孩头,可没想到是这个结果。韩兴和魏飞有点失望的离开。

    “你怎么看?”道爷靠在沙发中,右手握着顶端是圆形,已经被磨砂的油光发亮的拐杖。

    “如果动手的话不好说。”刚才似乎是管家模样的中年人低着身子开口说道。

    “哦?”道爷眼睛肿道精光闪过看向中年人。

    “跟在那个少年时身后的两个人都不简单,如果动手我没太大的把握。还有那个少年似乎也是习武之人,不过他的身手在他这个年龄只能算是可以,但养气功夫却很是高明,而且已经小有成就。般养气的人,都不好惹,或者说咱们可能惹不起。”

    “养气?”道爷眼睛眯了起来,似乎想到了什么神情有些萧索最后叹了口气,“是有点惹不起啊。”

    “不过......”中年人沉吟了下。

    道爷看着他等待着下文。

    “这个少年所养的气有点奇怪,不是龙气,不是霸气,也不是什么枭雄之气,反而有点像是只打基础,如何发展全凭少年自己做主。”

    “有区别?”

    “很多长辈教授晚辈,前期都会给晚辈规划条道路,这条路长辈们已经走过,知道哪里有坑,哪里需要注意,这样可以让晚辈走的更稳。

    而这个少年长辈似乎对他更有信心,没有丝毫的规划,只教些基础的东西,怎么走全凭他自己做主。前者有迹可循,而后者成长起来更加可怕。”

    “现在看来这个少年的长辈很有眼光啊。”想想刚才杨东旭的表现。道爷不得不说自己活了这么久,从来没有见过如此头角峥嵘的少年,即使那几个顶尖家族培养出来的接班人似乎也差那么点意思。

    “那我们......”

    “不说,不做,只看。”道爷说了六个字闭上了眼睛。

    离开长城会所,坐在吉普车上的杨东旭皱着眉头。这次过来不单单是对道爷的好奇,他也有着自己诉求,只是看他的样子似乎想要的东西没有得到。

    回到燕京之后杨东旭把被人打黑枪的事情仔细回想了遍,虽然心里不然为黑四会那么疯狂,可他却是最大的嫌疑,毕竟杨东旭这几年虽然得罪了些人,可还没到被人打黑枪的地步。

    可刚才炸了下道爷,杨东旭发现他并不知道这件事情。想想似乎不知道也正常,毕竟黑四只是找他做和事佬,又不是他的小弟,不可能把做了什么坏事都说出来。

    “领我们进屋的那个中年人你们怎么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