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0章 最好停手
    “都躲起来,等杜叔回来。”这刻脸懵的杨东旭似乎察觉到了不同寻常,在躲到了大树后面。

    东子和托伊面色也变了下,似乎也察觉到了什么,三个人躲在三棵大树后面护成犄角,瞬间呼吸都变得急促起来。

    在焦急的等待中,十几分钟之后杜锁身影出现在三人的视野中,三个人都不由自主的长长出了口气。

    “小少爷,这里不太平,我们还是回去吧。”杜锁脸上露出从未有过的凝重神色,目光在四周不断搜索着,似乎在警惕这么什么。

    “好的。”杨东旭点了点头几个人转身向着森林外面走去。

    杜锁对托伊说道:“你那两只猎犬不错,有点可惜了。”

    “没事的。”托伊嘴角抽搐几下,刚才猎犬的惨叫声已经让他意识到了什么,可此时正处于危险之中,即使对猎犬再喜欢,他不可能这个时候回去找,就算找估计找到的也只是尸体。

    出了森林没有停留,三个人直接回到了托伊家,杜锁提议立刻离开,但杨东旭沉吟下还是选择在托伊家住了下来。

    听到杨东旭的决定托伊明显松了口气,同时去书房打了几个电话,不会儿几辆军车来到了托伊家。

    托伊下去和几个军车中的士兵说了几句,随后四五个士兵留下,其他士兵开着军车直奔刚才杨东旭几人打猎的地方,此时托伊的目光说不出的阴沉。

    晚上虽然外面有士兵站岗,但杨东旭总感觉心里不踏实睡不着,想想下午被几个士兵带回来两只被爆头的猎犬,他总感觉四周有什么人在盯着他。

    听到有敲门声,杨东旭起身去开门,“杜叔。”

    “没事的小少爷,四周我看了下没有危险。”杜锁对杨东旭露出个放心的笑容。

    随后也没离开,而是走进杨东旭房间把在窗帘右侧的阴影中盘腿坐了下来。

    “杜叔......”杨东旭张嘴想要说些什么。

    “小少爷睡吧,我帮你守着,放心不会有事的。”杜锁脸上的神情依然带着丝憨厚,但那不时从眼底闪过的光芒却格外的锐利。

    看到杜锁的神色杨东旭知道自己在劝说也没什么用,只能躺在床上。

    不知道是杜锁的话让他彻底放心下来,还是杜锁就坐在旁边,让他心里格外的踏实没多久刚才还辗转反侧的他就jin ru了梦乡。

    觉到天亮,在每天练武的那个点准时醒来,杨东旭伸了个懒腰,响起了什么向旁边看去,杜锁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离开了。

    洗漱下走出房间,杨东旭来到院子里和几个站岗的士兵打了招呼,然后在院子里把形意拳打了遍。

    吃完早餐杨东旭坐车离开,来到离境哨所前看到送他的托伊神色,杨东旭过去抱着他拍了拍他的肩膀。

    “没事的托伊,我们是朋友不是吗?”杨东旭眨了眨眼睛。

    “没错,我们是朋友。”托伊十分肯定的说道。

    显然这次打猎遇到意外,托伊心里也不踏实,生怕杨东旭误会什么。没有同意杜锁的意见昨天就回国内,就是想要消除这种误会。

    现在看来效果不错,误会不但消除了,原本只是商业利益合作的杨东旭和托伊之前还多了种以前没有的信任。

    “杜叔对方是什么人?”回到黑河杨东旭终于忍不住问了出来。

    “我还以为小少爷能忍住直不问呢。”回到国内杜叔神情放松了些,调侃了杨东旭句开口说道:“对方做了伪装,我也无法判断对方是什么人,不过从他奔跑的动作上来看应该是肩膀中枪了,要不是担心小少爷的安危,我可以抓住他的。”

    “杜叔已经很厉害了。”杨东旭竖起大拇指称赞了句。

    这不是恭维,而是由衷的称赞。昨晚杨东旭反复想了下,自己当时只所以会躲避,估计是因为第六感察觉到了危险,于是身体下意识做出了躲避的动作。

    他没有上过战场,也没有什么生死的磨砺,第六感只所以这么强烈估计是和每天练武有关,他平常就有着普通人没有的敏锐感觉。

    可当时的危险显然是冲着他来的,所以他第六感敏锐直接躲避,但杜锁当时并不是对方的目标,在杨东旭躲避的瞬间他就能开枪,而且直奔目标而去,这份洞察力,以及身手绝对的高手中的高手。

    对于杨东旭的夸赞,杜锁咧开嘴笑容有些憨厚,但眼底却闪烁着寒光,敢对他家小少爷动手简直就是找死。这次要不是怕对方有同伴来个调虎离山,小少爷安全最重要,他定抓住对方大卸八块。

    “小少爷,这件事情会不会和那个黑四有关?”杜锁开口问道。

    “不会吧?”杨东旭眉头皱了下。

    这个可能他也猜过,可感觉有点不可能,他第二天可就去拜访了王叔叔,要是黑四真的像江湖上传言那样厉害,应该知道了他的跟脚在哪里。

    知道了他背景不简单,还派杀手过来杀人,只因为杨东旭和他手底下个小头目冲突的原因。这未免太猖狂,甚至疯狂了些。

    “小少爷这段时间别个人外出了。”杜锁眉头挑了下,不知道和杨东旭是样的想法,还是有别的计较。

    “我明白。”杨东旭点了点头,大脑依然快速运行着。

    可把自己所有敌人对手都排列出来,杨东旭还是想不出自己得罪了什么人,仇恨竟然到了对方要找杀手对付自己的地步。

    对方既然能够跟踪到苏联那边,在他打猎的地方埋伏,显然是路跟踪过去,并且能量不小。有这样个敌人存在要是不揪出来,杨东旭有些寝食难安。

    在杨东旭回到黑河市修整下,随后坐车离开黑河,准备回哈尔滨,从哪里坐飞机返回燕京的时候。

    哈尔滨出高档的公寓楼中大厅中的电话响了起来,正在喂鸟的个中年人走了过去接起电话。

    “四爷。”

    “得手了?”

    “失败了。”

    “哦?”

    “对方身边的保镖是个高手,要不是对方担心目标的安全,我可能跑不掉。”

    “这么厉害?”黑四脸上露出惊讶的神色。

    和他通电话的人可不是他聘请的杀手,或者说这个人是杀手,也是他的手下。黑四在东北这边有如此大的势力,此人可以说立下了汗马功劳。

    很多棘手的任务都是自己这个手下帮他除掉的,这个人在东北这边可是有着第杀手之称的存在。连他都失手了,而且还差点回不来,对方身边的保镖究竟厉害到了什么地步,他有点无法想象。

    “四爷。”

    “你说。”

    “要是有可能,咱们最好别惹那个人。”李大光声音依然冰冷,但却有点常人无法察觉到了颤栗。

    作为杀手对于死亡他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畏惧,可追击他的那个人给他的感觉,宛如死神般。追击过程中让他受伤不说,要不是对方担心目标的安全,杀他只是时间问题,甚至要不是对方想要抓活口给了他逃走的机会,他现在已经死了。

    对于自己的身手李大光有着绝对的自信,江湖上的人称他为第杀手,自然有道理在里面。他在东北这块也的确没有敌手,这个称呼名至实归。

    可这次他不但遇到了对手,还是个无法力敌对手,而这样个存在竟然是哪个小男孩的保镖,或者说是......家奴。

    没错就是家奴,路上杜锁的表现,就像是个忠诚的仆人在伺候着自己的主子。虽然没有什么卑躬屈膝的动作,可给李大光的感觉就是这样。

    所以李大光这次心里出现了稍有的畏惧,这样个存在仅仅只是家奴的话,那么那个小男孩的身份绝对不简单。他们虽然占据东北半壁江山个,可在江湖上混的越久,李大光就越清楚那些人不能惹,即便自己在风光也不能去碰,否则会死无葬身之地。

    “这个......会不会是个巧合?”听到李大光的话乔四皱了下眉头,能成为东三省的龙头黑四显然不是个没脑子的人。

    他虽然没有和李大光面对面,但只从对方语气中他就能听出来些什么。同时李大光只所以说这句话的原因推断了出来。

    “有这个可能。”李大光想了下,觉得目标身边有这个高手,或许只是祖辈留下来的余荫,对方并不是自己想象中的那么可怕,但不怕万就怕万。

    所以他沉吟下开口说道:“就算是巧合,要是这件事情暴露,就算我杀了目标,对方报复起来我挡不住。”

    “嗯?”黑四的眉头皱了起来。

    显然听明白了李大光话语中的意思,虽然对方保镖厉害,但对方在明,自己在暗,即便他不如那个人,但只要安下心来杀掉目标也不是不可能。

    但同时,对方要是知道了幕后主使人的话,来哈尔滨这边杀黑四,他也没办法挡。所以死磕下去的结果就是目标和自己老大起玩完。

    “我知道了。”沉吟片刻之后乔四回了声挂了电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