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9章 打猎危机
    顺哥,四爷手底下最强打手之,哈尔滨这几年强拆的事情,基本上都是他领人做的,因此下手极黑,在道上很有威望,这要是让他冲上去不出人命就阿弥陀佛了。

    可上面那位显然也不简单,要是真在他的酒店出了事,他也不会好过。

    “吴公子,秃子在你的酒店出了事,你这件事情做的有点不地道啊?秃子虽然不想给四爷找事,可也不能让人这样欺负。”顺哥眯着眼睛身的匪气。

    “顺哥,事情我也是才知道,这不就赶来了吗,我......”

    还没等吴公子把话说完,个小弟急忙跑了过来:“顺老大,四爷让我们回去。”

    “什么?”顺哥愣瞪大了眼睛。

    吴公子也是脸的惊讶,四爷是谁,那是东北****的龙头,他竟然这个时候让自己的人走,这是不是说上面哪位他也惹不起?那哪位的身份实在是......

    “四爷说......”小弟凑到顺哥耳边说了句。

    顺哥面色变幻几下,狠狠的看了看电梯口,吐了口吐沫带着自己的人风火火的来了,又风风火火的离开。

    看着顺哥离开吴公子松了口气,这件事情终于没有再向更坏的情况发展。转身又想向电梯走去,响起刚才服务员的提醒,吴公子叹了口气,让前台服务员带他去顶层自己专用的房间,两边都是老大,自己都惹不起啊,今天还是在这里守着吧。

    第二天杨东旭没有离开,而是去了省政府那边的住宅区。昨天人家帮忙,今天不过来拜访下实在说不过去。

    杨东旭嘴里的王叔叔就是王建国,黑龙江省的常务副省长今天52岁,是他干爷爷周义仁以前的朋友。

    比起周义仁学者型更擅长理论,王建国是个实干家,行伍出身退役之后在燕京警局工作,后来想要提高自己去燕京大学那边自学和周义仁相识。

    最后主动申请下放到了下面最苦最难的地方,出身普通的他步步从基层走到现在,在很多地方成绩也极为出彩,可谓是实至名归。

    黑河市属于黑龙江省,杨东旭过来做倒爷,而且还是规模巨大的倒爷,这边政府要是没人显然不行。

    因此除了伊万,王建国也被周义仁介绍过来。不过平常除了逢年过节的拜访之后,杨东旭和自己这个王叔叔接触不是很多。

    “和你说了多少次了要改口,我和你干爷爷是朋友,你喊我王叔叔这不是给我降辈分吗?”王建国家中,听到杨东旭喊自己叔叔他脸的不情愿。

    “谁让王叔叔看上去特年轻呢,喊你王爷爷我总感觉别扭不是?”杨东旭笑着说道。

    不过这句话也不是完全的恭维,52岁的王建国看上去的确年龄不大,头发乌黑浓密,精神十分旺盛,走起路来虎虎生风的很有威势。

    “你就贫嘴吧,昨天怎么回事?”王建国摇了摇头三个人到书房坐下。

    “也不是什么大事......”杨东旭把昨天的事情大致说了遍。

    听完杨东旭的叙述王建国冷哼声:“颗毒瘤,群蛀虫。”

    颗毒瘤指的自然是黑四,群蛀虫指的自然是和张所类似的公家人员。

    “你想怎么处理?”王建国靠在椅背上看着杨东旭。

    “王叔叔说笑了,我个学生哪有权利处理这些人?不过哈尔滨的治安太差了,这些小偷也太猖狂了,被人抓了现行不知道收敛不说,还带人堵酒店去勒索,这样的环境对发展可不利。”

    “治安是有点无法让人放心。”王建国叹了口气,但冰冻三尺非日之寒。市政府难道不知道这些问题吗?自然知道,可处理起来却千头万绪,有些位子不低的人已经被腐蚀了,处理起来牵动太大。

    在王建国这边吃了午餐杨东旭没有回酒店,因为他们出来的时候是带着行李的,火车票是下午的,必须赶紧走了。

    不过走的时候不是两个人,在他还在王建国家吃饭的时候杜锁已经到了,杨东旭可不认为自己有王叔叔这个靠山,只要不违法乱纪就天下无敌了。

    黑四这样的存在他了解不多,但走****的人下手都黑着呢,他可不想自己的小命丢在这里,所以昨天夜里打电话把杜锁叫了过来。

    玄老头没说,杨东旭也没问,但自己这个杜叔叔不简单杨东旭却十分清楚,有次武爱兵去大杂院看到杜锁,之后就和杨东旭说这是个见过血的人。

    武爱兵上过战场立下过二等功的,对于这样危险的存在自然格外敏感,同时这个见过血自然不是玄老头介绍中杜锁是个猎人,打猎时候见血,而是指人血。

    杨东旭十分好奇玄老头从哪里找来的这样的人,可玄老头既然没解释,就证明不想说问了也没用。不过把杜锁叫过来可以保证自己的安全这点杨东旭还是可以放心的。

    路颠簸先是做火车,然后是汽车,最后是船,折腾了两三天杨东旭终于到达了黑河,也没停留,带着杜锁和东子直接出关去和托伊见面。

    “这次真的麻烦你了。”杨东旭和托伊抱了抱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

    “我们是朋友,不是吗?”托伊拍了拍杨东旭的肩膀,脸上并没有因为这次突发事件有任何的埋怨,哪怕他因为积压货物损失也不小。

    “对,我们是朋友。”杨东旭脸上也露出了笑容,不管托伊这句话是否时候场面话,但这次对方的确因为自己这边的事情损失不小,同时也帮了他不少,不然秀水贸易的市场肯定萎缩的厉害。

    吃完饭休息了晚,第二天托伊提议去打猎,杨东旭欣然同意,在燕京玄老头虽然教了他不少冷兵器的使用,可是枪支他还真的没碰过。

    男人对枪械有种无法言语的热忱,既然遇到了那自然不能放过。东子对玩枪也十分喜欢,平常来苏联这边交易的时候没少玩,杜锁原本就是猎人。

    打猎自然要先拿枪,托伊带他们来了地下室,这哪里是私人枪械库啊,这简直就是个军火库,杨东旭甚至看到了门大炮。

    武器库中什么枪械都有,托伊显然是现役军官,所以这里枪械种类繁多,对于枪械什么的杨东旭毛都不懂,除了ak47这样全世界都普及的,就好像你问迈克杰克逊是谁他立马就知道的之外,其他枪械在他看来就差不多。

    最后杜锁给杨东旭选了把莫辛甘纳步枪,这个步枪自然不是ak47这样的突击步枪,是单发步枪,毕竟你是去打猎,又不是打仗,拿着突击步枪把猎物突突成筛子算是几个意思?

    莫辛甘纳步枪整体都是木质结构分量不是很重,正海适合杨东旭,同时这个步枪威力不小,有效射程400米,要是带上瞄准镜有效射程可以达到米,以前在战场上这玩意可以当狙击步枪使用的。

    拿着枪到院子里,再杜锁的指导下杨东旭放了几枪熟悉下,第枪没有把握住力量结果后坐力让枪口向上扬打飘了。

    第二枪擦边而过,第三枪直接命中二十米外放着的罐头盒,随后几枪杨东旭都击中了目标,托伊不断举着大拇指说杨东旭很有天分,要是当兵肯定是个神射手。

    杨东旭也感觉自己有射击的天分,摸着枪的时候全身有种说不出的兴奋。不过天分也是需要实践来磨砺的。

    没有拿过枪的杨东旭第次开枪表现这么好,自然不完全是天分的原因,这和他的身体素质有着直接的关系。

    毕竟练了这么多年的武功,对身体肌肉的控制自然不是常人能比的,开枪之后能不能中杨东旭不用看在扣动扳机的瞬间,贴着枪身的身体就能给他反馈,调整失误寻找那种正确的感觉,他比普通人要专业的多,因此射击中自然更加的精准。

    不用走太远苏联这边到处都是覆盖的原石森林,就算是人类居住的地方都会有不少野生动物到访,所以想要打猎,随便开车走段距离,然后头扎进老林子就行。

    因为没有深入,所以遇到熊、老虎这样大型猛兽的几率不大,路上杨东旭对着不知道叫山鸡,还是叫野鸡的禽类动物试了几枪,虽然不像趴在地上射击固定目标百发百中的意思,但也打了两只。

    几个人边走边说话,托伊带着的两只猎狗在森林中狂奔,寻找着些体型较大的猎物。

    突然整个森林好像突然安静下来,杨东旭有种莫名的心慌,身体下意识转来到棵大树后面。

    托伊和东子被杨东旭的动作弄的愣,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杜锁已经举枪直接对着东南方向处灌木丛放了枪,随后身体好似猎豹样窜了出来。

    随着杜锁的动作,原本察觉到危险突然安静的猎狗狂吠起来,也跟着起冲了出去。

    “怎么了?”看着杜锁开了枪之后,几个快速的疾冲和跳跃身影快速消失在视野中,东子有些茫然的问道。

    “我也不知道。”杨东旭摇了摇头。

    刚才突然转身躲在树后,是种下意识对危险的规避,可危险来自哪里,是什么危险,他也不知道。甚至为什么会突然做躲避动作他都没搞清为什么要那么做。

    就在三个人脸懵逼的时候,枪声再次响起,下刻猎狗的惨叫声传来。

    随后枪声不断响起,只是举例距离这边越来越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