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8章 四爷的人
    “小子你这么口无遮拦是在给自己惹祸知道吗”张所面色更加不善的。

    虽然包庇这些混混,每个月收点孝敬这是事实,也有不少人知道,可看破不说破懂不懂?你这直接戳破窗户纸几个意思?

    “不不是伙儿的,你怎么不抓他们?难道你以为他们拎着棍和砍刀是准备下地锄草的?”杨东旭撇撇嘴说道。

    噗嗤,旁边有服务员忍不住笑了起来,又突然发觉这个时候笑不对,赶紧捂住了嘴巴,就连东子也有点忍俊不止,杨东旭这张嘴要是毒起来,绝对可以把人气吐血。

    “带走,都带走,第次见到罪犯怎么猖狂的。”张所愤怒的咆哮着,面色涨红的他已经显得有些狰狞了。

    “你确定?”看着亮出手铐想要上前的张作同伴杨东旭面色冷了下来。

    原本咆哮的张所不知道为何突然打了个寒颤,目光不由得和杨东旭的眼睛对视起来,几秒钟之后张所移开目光,有种想要扭头就走的冲动。

    可看到四周所有人都在看着自己,他要是就这么被个小屁孩的话吓到灰溜溜的离开,以后他怎么在这片混?这片的混混怎么还能服他,给他送孝敬?

    “马尿把你脑子堵住了还是怎么了,让你把他们带走没听到吗?”张所对着自己的根本大吼着。

    “啊?是是是!”亮出手铐有些发愣的警察反应过来。

    “秃子是吧,你刚才打电话喊人了,我打个电话没问题吧?”杨东旭把目光从张所身上离开,看向秃子。

    “这个......这个......”相对于张所被酒精弄的有点冲动,此时清醒的秃子意识到了不好这次可能真的要踢到铁板上了。

    可没等他答应东子已经起身向楼上走去,那手铐的警察想要阻止,可看到自己所长没反应也停住了脚步。

    不会儿东子从上面下来手里也拿着个大哥大,看到大哥大无论是秃子,还是张所面色都变了下。

    现在的大哥大可不单单只是部手机,而是种身份,种地位的象征,就拿秃子手里的大哥大来说,有的时候只要拿出来根本不用说话,对手就直接认怂了。

    杨东旭拿过大哥大拨通了个电话号码,想了几声之后,那边传来道熟悉的声音:“李嫂是吧,我是旭子,王叔叔在家吗?哦......行,我等下。”

    “王叔叔我是旭子啊,恩,是很长时间没联系了,这么晚给你打电话挺不好意思的。也没什么大事,就是在你的底盘上遇到个小偷,时忍不住揍了人家顿。

    结果人家老大找上了门,拿着棍棒砍刀的把酒店门口堵了不说,还叫来的警察说我是走私犯,在哪?辉煌酒店这边,好像是什么吴公子的底盘,具体我也不清楚。好,知道了。”

    杨东旭打电话的时候大厅中格外安静,所有人大气都不敢喘下,等杨东旭挂了电话,张所额上的冷汗直接下来了,秃子的神情也极度变得不安起来。

    他只所以敢这么欺负杨东旭,自然是因为看出这两个是外乡人。可眼前这两个外乡人似乎根子有点硬啊,先不说那个王叔叔是谁,可既然对方敢打这个电话,语气还那么轻松,那就证明眼前张所在人家面前肯定不够看。

    事实也证明的确不够看,十分钟之后原本在大厅中发愣的几个人,突然被声刺耳的电话铃声惊的身体个颤栗。

    服务员赶紧接了电话,没说两句向着这边看来:“那个......张所你的电话。”

    “我的电话?”张所此时酒还没有醒,反应有点慢,愣了下才走了过去。

    “喂......”

    “姓张的你要是不想活了自己去死,不要连累老子,你做的那些狗皮倒灶的事情给我处理干净,不然给我卷铺盖卷滚蛋。”

    “啊?那个......局长?”张所反应半天才清醒过来:“那个局长,这件事情不关我的事,真的......”

    张所冷汗彻底流了下,酒意也完全清醒了,语气**的在电话中解释着。几分钟之后才挂了电话,失魂落魄的走了过来。

    “那个......杨少,我......我......”

    “你的事情我没权力管,也管不到。”杨东旭瞥了张所眼,随后把目光放在了秃子身上。

    “杨少,那个误会,误会,这完全是误会,我是跟四爷混的,说不定杨少和四爷还是朋友呢。”秃子看张所的样子就知道自己提到铁板了,脸庞低头哈腰的赔不是。

    “误会?”杨东旭嘴角露出嘲弄的笑容看着秃子。

    “是的,是的,杨少真的是误会,啊........”

    秃子还没说完,杨东旭面前桌子上盛点心的盘子就盖在了秃子的脸上,随即茶壶也砸在了秃子的头上。

    相对于盘子,茶壶的重量显然更具分量,即便里面的茶水已经不热,没有给秃子造成二次伤害,可杨东旭手里茶壶直接碎裂,可见他用的力气,秃子惨叫声躺在了地上鲜血直流被开了瓢。

    “啊......”这次不是秃子的惨叫,而是酒店服务员惊叫的声音。

    站在外面秃子的小弟看到这边的额动静赶紧冲了进来,但却被酒醒的张所揽住:“你们向找死吗?”

    “滚,都给滚出去。”地上被开瓢的秃子这个时候也对自己小弟吼了起来。

    要是眼前这个杨少打他顿能出气,那这件事情虽然丢脸,但却算过去了。要不然这个随便个电话就把张所吓的魂不附体的人计较起来,他别想在哈尔滨再混。

    秃子的小弟看,得,自己老大都认怂了,这显然是踢到铁板了,赶紧收起棍棒刀具离开,这不是不讲义气,而是赶紧走别给自己老大再填麻烦。

    “杨少,误会,真的是我会,我是四爷的人。”秃子边捂着自己的头,边求饶道。

    “四爷?”杨东旭愣了下,刚才秃子提这个名字他没在意,现在再提他看向旁边的东子。

    “黑四四爷,哈尔滨的这个。”东子凑到杨东旭耳边小声说道,用手比划了个大拇指。

    黑四?瞬间杨东旭反映过来这个四爷是谁,整个东北最大的****头子,当时被枪毙的时候可是震惊全国的大案。没想到自己随便揍个人,都能和这位爷扯上关系。

    “面子很大啊。”杨东旭看了看秃子,还没等秃子说话脚踹了过去,“我管你跟谁混的,既然做了那就认栽。”

    说过又是顿拳打脚踢,对于这样****的老大要是放在重生前杨东旭有多远躲多远,不然小命肯定玩玩。

    但放在现在他不说无视对方,但也不会怕对方。些反动派都是纸老虎,这句话用在国内****势力上绝对十分契合。

    你混的再大,再风光,再是四爷,你还能和政府对着干?杨东旭背后虽然站着的不是政府,但黑四会因为这件小事和他撕破脸皮?

    说白了这些混****了虽然好勇斗狠,但也怕惹到惹不起的人,否则场整治下来就能把他们全部扔进监狱里去,运气不好枪毙都有可能。

    黑四是厉害,占据着东北的半壁江山个,这要是说上面人照着那杨东旭的脑袋肯定被门夹了。可你有人我也有人,还是你手下欺负到我门前的,我揍他顿你想要找回场子,咱俩过过招看看?

    所以黑四这个名头虽然能够唬住很多人,但和杨东旭不再这些人的行列之中。以他的性格不会主动去欺负谁,可谁要是欺负了他,那没说的管你是谁干了再说。

    打了秃子顿,杨东旭心中的邪火彻底发泄完了,把沾着血的布拖鞋脱掉扔在了秃子旁边,赤着脚向楼上走去。

    走到电梯口回头看了眼说道:“我要好好睡觉,别让人来烦我。”

    说完和东子起回了房间,等他们离开大厅中的气氛才缓和下来。

    张所看了眼全身是血的秃子立刻转身离开,那个小偷看了看自己老大,只好咬牙把半昏迷的老大抬起来送到了附近的医院中。

    几个服务员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然后拿着拖把开始打扫大厅,不时的向楼上看了眼,目光中带着敬畏还有好奇。

    大堂经理不断打电话联系自己老板,没会儿个小汽车就停在了酒店目前,随后辆辆小汽车不断到达,从车里下来的人也形形色色。

    “吴公子!”看到走进大厅中的青年,服务员弯腰打招呼。

    “客人住在几楼,哪里的人........”吴公子边说话边向上走。

    刚才他正在和几个狐朋狗友嗨皮,大堂经理个电话把他叫了回来。虽然只在电话中听了个大概,但他感觉有些大事要发生了,秃子可不是外面那些扯着黑四爷大旗做坏事,但真正身份却和黑四爷没有点关系的混子。

    而是真的跟着四爷混的,不然就他秃子敢带人堵他吴公子的酒店?可秃子表明身份了,对方依然不留手照样揍,要么就是真神仙,要么就是有背景的愣头青,可这件事情不管牵扯到哪个都是大麻烦。

    “吴公子,吴公子,那个......那个杨少说别让人上去打扰他。”看着自己老板要上去,立马有服务员提醒道。

    吴公子瞪了那个服务员眼,服务员缩了缩脖子。就在吴公子想要上去的时候,门口顿时被小汽车给完全堵住了,群拎着棍棒砍刀的人冲了起来。

    “顺哥,顺哥不要冲动,不要冲动。”看到来人吴公子面色大变连忙迎了上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