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8章 喜宴
    冉菲菲遗传了自己母亲优良的基因,虽然身板看上去有点瘦弱,但已经18岁的她的确很美,尤其是那双眼睛很大,眼睫毛也很长,看上去有种洋娃娃的感觉。

    “你是......旭子?”冉菲菲愣了下反应过来。

    虽然对于母亲再嫁她心里说不清是什么感觉,不过这个继父对她的确不错。从小到大冉菲菲都没有像这段时间这样过的这么轻松。

    要不然改名字的时候她也不会欣然同意,只是对于自己母亲嫁给杨东旭小姥爷的事情。街坊邻里不知道是羡慕还是什么原因怪话不断,她毕竟只是个18岁的大姑娘,听到这些话自然不高兴。不过这些她都放在心里没和自己母亲说,更不会和继父说道。

    对于继父这边的亲戚她还是了解些的,尤其是眼前这个无论是穿着,还是气质都不像是农村的大男孩,她瞬间就猜中了对方的身份。

    这可是继父最疼爱的小外孙,在她面前不知提过次。再加上杨东旭小姥爷对不是杨东旭姥爷亲生的大女儿和二女儿家里的孩子不怎么待见。

    二哥又当兵家人都在外地,杨东旭亲小姨,也就是杨妈的妹妹连生了三个都是女儿。杨东旭的身份那就更加突出了。

    “嗯嗯,是我,小姨要吃饭了,我们去那边坐吧?”杨东旭指了指不远处的桌子,杨妈在忙里忙外的招待客人。

    现在要入席了,杨爸自然要坐在桌子上准备陪酒,周雅原本不想上桌,准备会儿随便吃点就行。却被杨妈按在了椅子上,虽然和周雅算是家人,可是来这边也是客人,必须上桌吃饭的,不然要是回燕京让人知道周雅来参加婚礼桌都没让上,那还不让人戳脊梁骨啊。

    不过虽然和群不认识的人坐在起吃饭不自在,但好歹杨爸就坐在桌子上,她的两边分别是杨东旭已经15岁的姐姐红影和11岁的妹妹丹丹。

    红影和丹丹已经有点大女孩的样子,年初的时候也刚从燕京回来对周雅自然不陌生,所以三个人有说有笑的她坐在桌子上也不算尴尬。

    其实桌子上也没几个外人,大爷爷因为和小姥爷从合作往城里送水产品直关系就不错,小姥爷结婚这样的大事他自然过来。

    杨东旭爷爷奶奶没来,不过小叔参军来了,毕竟他们和小叔参军没分家,杨东旭小叔过来完全可以代表。

    再然后就是冉油坊杨东旭姥爷这门的人了,不管杨爸再是很亲的女婿身份,来到冉油坊那也是客人,自然需要本门的人作陪,所以这样算加上杨东旭,桌差不多十人的大桌子差不多就坐满了。

    “你去吃吧,我不饿。”看了那边桌子眼冉菲菲摇了摇头。

    “没事的,起吃吧。”杨东旭不由分说上去抓住了冉菲菲的手。

    想要挣扎的冉菲菲看到不少人的目光聚集到这边,于是没在挣扎被杨东旭拉着走了过去。

    只所以拉冉菲菲,个是因为眼前的冉菲菲已经是自己小姨了,都是家人杨东旭自然不能看着她尴尬的个人站在那里。

    第二,从冉菲菲的身上杨东旭看到了当年第次见到周雅时候的影子,样的那么忐忑不安,样的那么小心谨慎。哪怕她已经18岁,杨东旭13岁,可那在自己母亲婚礼上局促的样子的确让人心疼。

    “菲菲是吧,快点过来坐,红影坐那边去,让你小姨坐这里。”看到杨东旭拉着冉菲菲走过来,在和大爷爷说话的杨爸脸上带着笑容,让红影和杨东旭坐在起,把这边的位置留给冉菲菲。

    杨东旭姐姐红影的位置原本是周雅的,桌子上大爷爷因为年龄和辈分坐在主位上,杨爸作为客人坐在大爷爷左边下手位第二高的位置上,然后两个陪客的冉油坊本村人,坐在第三第四的位置上。

    本来周雅应该坐在第三的位置上,不管她怎么喊人辈分在哪里摆着。现在农村吃饭,尤其是这种重要的席面,这些按辈分排位置的事情分的还是十分清楚的。

    不过周雅不想坐在第三的位置上两边都是男的,几个人也看出了这点,再说人家是燕京人也不勉强,所以她就坐在了红影和丹丹坐在了起。

    这样红影的位置就是这个桌子上第五高的位子,现在冉菲菲这个红影应该叫小姨的过来,位置自然要让给她。

    “哦。”虽然很想和周雅这个漂亮姐姐坐在起,不过已经15岁的红影显然非常懂事,点了点头就准备跑到自己妹妹另边坐下。

    “不用的,不用的,都是家人没那么多讲究,这样坐就好,我坐在这边接菜。”冉菲菲虽然有些局促,但家教显然不错,也不是口吃所以连忙摆手,率先坐了下来。

    所谓接菜,自然就是会儿上菜的时候,上菜的人都是本村来帮忙的,加上个餐盘中都是同样的菜肴要分给好几桌,不可能像饭店里的服务员那样,把菜放到桌子上服务那么周到。

    个桌子上需要个人站起来从餐盘中端菜放在桌子上,般这个工作都是个桌子上辈分最小的小辈做的。

    “让旭子接菜就行,怎么能让你来。”杨爸说了声。

    “得,小姨,你还是坐那边吧,我坐接菜的位置,谁让我辈分小呢,这活肯定我来干,你不要和我抢,不然我爸回去要是揍我,我就找你哭。”杨东旭笑着把扶着冉菲菲的肩膀把她抬起来,让她坐在了妹妹丹丹的位置上,自己坐在了桌位最小辈分打下手的位置上。

    杨东旭的话加上那联无奈的样子,让桌子上不少人都笑了起来,冉菲菲也不再强求,顺着杨东旭的动作,坐在了另外边。

    “呵呵,不愧是在燕京上学的,说话都比咱村里人中听,旭子上几年级了,成绩怎么样?”坐在第三个位置上陪客的冉油坊的中年人笑着问道。

    “等到伏场开学,就上初二了,我考试都是100分哦。”回到杨家村的时候杨东旭说的更多的是土话,很少拽自己的普通话,说到考100分的时候,脸上露出点小孩子的得意。

    “厉害,不愧是在首都上学的,就是比咱农村上学厉害,我家那个小子两门课加在起还不到80分呢。问他为什么考这么少,他还撒谎说老师没教,没教会在试卷上出题考你,被我狠狠的揍了顿,第二次考试才好点。”

    “他成绩好,主要是周先生还在杨家村的时候教的好,不然他那个脑袋哪有那么聪明,别看考试不错,但他在学校总惹事,周先生被老师喊了好几次去学校领人。”

    杨爸的语气似乎在责怪自己儿子,但脸上的笑容怎么也掩饰不住。现在小孩最给家长争脸的就是这考试成绩了。

    “男孩哪有不皮的,我家那小子也在学校经常打架,有次老师拉架都不松手,差点连老师起锤了。”另外个中年人也开口说道。

    于是桌子上谈话的气氛热烈起来,原本还有些局促的冉菲菲也彻底放松下来。

    菜上来大家起开吃,杨东旭虽然还是小孩子,但身高看上去比消瘦的冉菲菲还要猛壮,加上练武有把子力气,所以接菜根本没问题。

    顿饭下来杨爸几个人都喝了不少,杨东旭和周雅起帮忙把剩菜什么的撤下去,留下杨爸几个喝的口吃有点不清的人在桌子上扯皮吹牛。

    起跟着收拾东西的冉菲菲目光在周雅和杨东旭身上来回转了几下。

    刚才在饭桌上周雅就表现的十分溺爱杨东旭,不断给杨东旭夹菜不说,还帮他挑鱼刺。最后似乎发现桌子上看她的目光有点不妥的时候,她才没有继续,而是帮最小的丹丹夹菜什么的。

    收拾东西的时候杨东旭想要动手,周雅把袖子撸了起来连忙阻止说自己来,不过随即想到这里不是在家里,于是话说半又收了回去,没再阻止和杨东旭起忙活。

    虽然桌子上喝多的解男的没注意这个细节,红影和丹丹也没怎么在意,但冉菲菲却看的清清楚楚。

    不是说眼前这个漂亮的不像话的女孩,还是杨东旭的姑姑吗?怎么感觉杨东旭是个大少爷,而这位像个丫鬟呢?

    其实这不怪周雅表现的这么突兀,而是在燕京的时候平常生活就这样,她都已经形成习惯了时间没有想这么多就做了。

    在燕京家里的时候,杨东旭过的的确像个大少爷,尤其是周雅在身边的时候,基本什么事情都不敢,衣来伸手饭来张口,不止次因为这个被玄老头揍,周雅也被玄老头训斥了好几次。

    可是两个人都没有悔改的意思,杨东旭的衣服,到处乱扔的书,床上的被单枕头罩什么的,就连夏天躺在院子里纳凉喝水都是周雅给端的,就这躺在旁的周雅还拿着扇子不断往杨东旭身上扇风怕他热着。

    玄老头不止次说,杨东旭下辈子肯定托生成牛马供周雅使唤,这样被周雅伺候着也不怕折寿。对玄老头的话杨东旭已经知道什么是有选择性的听取,什么可以当做耳旁风了。

    这辈子都没过明白呢,谁还有心思管下辈子的事情?就算下辈子托生成牛马供周雅使唤,杨东旭也愿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