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6章 小情侣的大胆
    迷迷糊糊中杨东旭没有太大感觉,转了个身想继续睡,可下刻他的耳朵竖起了起来。

    “不要,他们要是听到怎么办。”女孩的声音带着"jiao chuan"。

    “没事,他们睡着了怎么可能醒,你看你都湿了。”

    “不要嘛,嗯......慢点。”

    ......

    杨东旭脸颊轰的瞬间开始发烫,此时他正是侧身面对着对面的,借着暗淡的灯光看去,因为距离近大致可以看得清楚。

    男人趴在女人身上,因为车厢中开着暖气,所以两个人不怕冷,也很大胆的把被子蹬到了床铺另头,男子快速运动着。

    杨东旭忍不住吞咽了下口水:“你妈,要不要这么生猛,这是火车的包厢,不是你们家小床,对面还睡着两个大活人呢,不是死人。人在火车上睡觉本来就潜,你们动静那么大怎么可能听不到?”

    两个人的喘息声不断加大,女孩原本强忍着的"jiao chuan",此时似乎即将要达到巅峰有点不加掩饰,别说对面的杨东旭和周雅,估计隔壁都听到了。

    哗啦啦,杨东旭猛然坐了起来,然后揉着稀松的双眼:“姐,我要上厕所。咦,你们在干嘛?”

    “啊......”女孩赶忙捂着脸尖叫起来。

    “没......没事,两个人抱在起暖和。”男的也是面色白显然被吓的不清,半响之后才反应过来杨东旭正直勾勾的看着这边呢,于是赶忙把被子拉过来盖在身上。

    “哦。”杨东旭脸天真的点了点头。

    此时周雅从上铺下来,脸上的神色有些冰冷,也不知道是刚睡醒,还是直没睡,不过凑近可以发现她的脸似乎也红红的。

    “大的,小的啊?”周雅声音清冷的问道。

    “小的。”

    “拿走吧,不用拿纸了。”周雅穿上鞋子两个人打开门向外面走去。副似乎平常也是这样,杨东旭上厕所需要大人陪着的样子。

    两个人离开半分钟之后,下铺叠在起的男女才彻底松了口气。

    “md,多大的人了,上厕还要大人陪着,简直就是个废物。”男子咒骂道。

    “都是你,都是你,我说不要的,会儿我怎么见人啊?”

    “没事的,没事的,那女的下来的时候我们已经盖好被子里,她又没有透视眼,怎么可能知道我们在干嘛?那个小孩就是个小屁孩什么都不懂,知道什么?”

    “真的么?”女孩的声音有点不确定,不过似乎没有刚才那么紧张了。

    就在两个人在车厢中自欺欺人的时候。

    杨东旭已经来到了厕所门前,心里不断诅咒着:“nnd,这么没有公德心,要是自己这边是两个壮汉,信不信起参与进去?刚才两个人应该是要高chao了吧?不知道这吓,男的以后会不会不举?”

    低头看了眼自己下身坚硬如铁,杨东旭叹了口气,先用凉水洗了洗脸精神下,也分散下那带着紫葡萄在自己脑海中晃动的**画面,做了几个深呼吸撒了泡尿才出去。

    杨东旭出来之后,周雅也上了下厕所,然后两个人很有默契的没有回车厢,而是向着餐车厢的方向走去。

    看了下时间现在是夜里十点左右,也不知道餐车厢有没有关门。

    得!后世高铁都没有24小时营业的餐车厢,眼前这个绿皮车自然更不可能有,看了眼已经关上了餐车厢的门,两个人对视眼也没返回,就站在车厢连接处的窗子前,周雅把窗子上抬露出个缝隙,两个人吹着冷风。

    “姐......”

    “恩?”

    “没事。”杨东旭摇了摇头,原本想说话消除下刚才车厢中看到的尴尬,可开口之后他又不知道说什么。

    就这样两个人吹着夜风保持沉默,慢慢的靠在了起。虽然刚才小腹yu火中烧,可此时抱着周雅的腰,嗅着那处子的幽香,杨东旭心里却没有丝毫的杂念。

    呆了大约个小时,两个人腿都有点发麻了,于是才转身向卧铺车厢走去。

    来到包厢门口两个人对视眼,周雅目光少有的躲闪了下,脸颊似乎有又要红起来的架势。

    “明天问问有没有空的包厢,咱们把票全买了。”杨东旭凑到周雅耳边小声说道。

    原本想来次普通的旅行,谁能想到会遇到这样让人无语的事情。

    “恩。”周雅点了点头,显然被对面男女恶心的不清。

    敲敲门没人应答,过了大约十秒钟之后杨东旭才推进走进去。

    对面床铺上的男女已经分开,女的去了上铺,男的盖着被子在下铺闭着眼睛似乎已经睡着了。

    看到这幕周雅松了口气,杨东旭眼中露出丝失望的神色,现场直播啊,这比重生前在家对着电脑看刺激多了。

    周雅去了上铺,杨东旭也躺下,包厢中陷入安静中,之前那尴尬的幕似乎从来都没有发生样,可包厢中有点刺鼻的香水味道,似乎在掩饰着什么。

    不知道是不是陪周雅吹了个小时的冷风,又或者和周雅靠在起真的能使杨东旭的心彻底平静,没过多久他的呼吸就变得均匀起来。

    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早上五点钟了,这是杨东旭每天练武需要起床的时间,已经形成了生物钟很是准时。

    看了眼对面睡的正香,杨东旭找到自己的鞋子,打开包裹从里面拿出洗漱的用品向厕所方向走去。

    洗漱好,踢踢腿扭扭腰,把身体彻底活动开,杨东旭开回到车厢中把窗帘拉开点,看着外面依然漆黑的夜空。

    六点多的时候周雅醒来,外面的天空已经出现片火红的霞光。

    “厕所那边人现在应该不多,你先去洗漱下吧。”杨东旭开口说道。

    “嗯。”周雅点了点头。

    十几分钟周雅回来之后,车厢中的动静开始慢慢糟杂起来,厕所那边更是排起了长队,催促厕所里面人快点的声音此起彼伏。

    对面床铺上的青年男女也起了床,男的好像什么事情都没发生样,还笑着和这边打招呼,女的有点害羞的低着头不敢看这边。

    “会儿我去列车员那边问问,看看有没有单独的包厢。”看着小情侣起出去准备走向厕所那边周雅开口说道。

    “好。”

    现在虽然运力紧张,但人也节省,所以坐票或许已经没有空位,但价格翻了将近两倍的卧铺票却还有很多,因此自然有空余的包厢。

    也不提已经购买的那两张卧铺票换车厢的话,周雅拿钱直接把四张床位的票全部卖了下来。

    解决好包厢的问题,两个人回到原本的车厢那对小情侣也在收拾东西,看到周雅和杨东旭进来愣了下。

    “我们准备换个床铺,上面床铺有点问题睡得不舒服。”女孩脸红红的说道。

    杨东旭和周雅点了点头也没说什么,倒是收拾东西的时候男的嘴里小声嘀嘀咕咕似乎不愿意换。从他时不时偷偷看向周雅这边的眼神,就能猜出来为什么。

    为了避免尴尬,周雅和杨东旭只是坐在对面的下铺上并没有动手收拾东西,等两个人离开之后,他们才收拾了下去了另外个车厢中。

    来到新的车厢放下行李,周雅下意识的耸动鼻子在包厢中嗅了嗅。

    “姐,你在闻什么?”杨东旭脸天真的问道。

    周雅面颊猛然红,有点不敢和杨东旭对视,下刻似乎想到了什么,玉手探精确的揪住杨东旭的耳朵。

    “疼,疼,姐,疼......”杨东旭边抓着周雅的手腕不让她用力,边求饶。

    “下次再调侃我,把你耳朵揪掉。”周雅气哼哼的威胁着。

    “不敢了,以后都不敢了。”杨东旭急忙保证。

    其实他心里也奇怪,按理说自己现在也算是半大小子力气不小了,同时武功不说小成,身手也算不错,虽然打不过武爱兵这样的退伍军人,但是打吴德才这样成年人两三个还是没问题的。

    可不知道为什么没练过武的周雅,每次都能准确揪住他的耳朵。同时他在心里不断非议着玄老头是个老流氓。

    肯定是他和周雅说过什么,不然自己虽然平常表现的像个大人。可男女之事这方面周雅怎么知道他清楚?自己有点胖嘟嘟的小脸,很天真,很有欺骗性的好不好?

    单独个包厢,自然就少了那些糟心的事情,先去餐车厢吃了早饭,火车上餐食的味道让杨东旭吐槽不已,你这么难吃,还卖这么贵,要不是火车上的独门生意,肯定赔的你全家都没裤衩穿。

    经过两夜天的折磨两个人终于到了肥城,也不停留直接去了汽车站,然后坐车去了成王市。从哪里转车坐上去五里镇的汽车两个人差不多就到家了。

    中午在车上没办法吃饭,下午四五点的时候,都是脸疲惫的杨东旭和周雅脸上终于露出了笑容。

    杨爸突突突开着四轮来到了五里镇上,四轮是杨东旭去年回来过年把小人书,也就是漫画出版的事情说了下,不过稿费只说了不到十分之,掏钱给父亲买的。

    闲暇的时候杨爸会挂上后面车斗子去给窑厂上拉砖,杨爸开车,银山和小叔给他打下手,天送个七八趟砖也能赚不少钱。

    春耕夏种的时候,后面还能挂上耕犁犁地,不但犁家里的,帮村里其他人犁地也能赚钱。所以这两年杨家的收入不错,不然去年年底的时候,杨爸杨妈也不会答应去燕京玩趟,毕竟光来回车费就不少钱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