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3章 强硬
    夜幕降临三里屯灯红酒绿,在这个全国大部分农村还没有电的八十年代,这里已经有了后世繁华的雏形,可见这里究竟热闹到了什么样子。

    金发碧眼的洋人,西装革履的成功商人,开着小汽车抱着美女的富家子弟,个个脸上带着兴奋的笑容扎进了酒吧之中。

    辉皇酒吧三里屯最大的酒吧,如果说其他酒吧老外客人只是晚上客人的小部分,那这里外国客人的比例要高得多,几乎快要占到所有客人数量的半了。

    后世的酒吧九点才开始陆续上人,而这里九点已经人满为患,大门关谢绝其他客人再jin ru,不过要是有什么重要的客人,还是有人领着从其他入口进来。

    酒吧大厅中四周大音箱中向着震耳的音乐声,不少人随着音乐扭动着身体,当灯光彻底照亮舞台上的时候,所有人都疯狂的呐喊着。

    三个妙龄女孩,个黄皮肤,两个金发碧眼的大洋马,三个人身上穿着纱裙,妙曼的身姿随着音乐的节拍扭动,纱裙下的**若隐若现,这让酒吧的气氛瞬间达到了**。

    “牛啊,今天真的有大洋马,还两个。”李强就坐在下面,怀里搂着个衣着暴露的女子。看着舞台上时不时掀动下身上的衣裙,露出片春光,还没等着欣赏又被纱裙盖住的大洋马不断吞着口水,手掌不自觉的怀里女人身上揉动起来。

    不单单是他,些角落里,在震耳的音乐剩下,甚至有"shen yin"声传出,舞池里的人更加疯狂,男男女女此时也不管认不认识,搂抱在起亲嘴的,身上到处乱摸的,好个群魔乱舞。

    “艹,看的我都火大了。”陈翔在二楼,可以把下面大厅中的切览无遗的看在眼里。

    舞台上那挑逗的动作,下面角落里甚至有人开始提枪上马,他看的下身敬礼,拉过身边女孩手放在她的头顶按了下去。

    砰!就在所有人陷入畸形疯狂中的时候,大门突然被大力的撞开,队队警察冲了进来。

    但大门的巨响在巨大音乐声的掩盖之下,并没有引起太多人的注意,于是酒吧中疯狂继续。

    “警察,警察,男的站左边,女的站右边,检查!”冲进来的大声的吼着,依然没有打破酒吧中群魔乱舞的场面。

    个机灵的警察跑去了旁边,瞬间大厅中的灯都被打开。

    “啊.......”

    “啊.......”

    .................

    群魔乱舞的场面瞬间变成了惊慌失措,衣服被扯开的女的下意识遮掩自己的身体,男的愣也隐藏着下身,有反应快的开始找衣服。

    “hatareyoudoing?”

    “少得跌喂屎?”

    “阿哪的达鸡哇......”

    时间各国语言来了个大杂烩,不少老外对进来的警察怒目而视,有的甚至站起来出手揍人。

    但以前对他们客气,在他们看来有点软弱的中国人,这次却没有露出惊慌,或者低头赔礼道歉。

    动手的老外直接被撂倒,发出杀猪样的惨叫声,时间酒吧中更加混乱起来。

    “队控制大厅,把所有人核查清楚带走,二队去楼上,三队去地下室,快点,快点,行动。”警察这边的行动指挥不断挥着手,做进攻的动作。

    “你们是什么人,知道这里是谁的地盘吗?”这是酒吧中的保安才醒悟过来连忙跑出来阻止。

    但只要敢上的绝对没废话,全部被直接撂倒。

    陈翔吸着冷气把裤门关上,刚才大厅中突然的混乱,让在他下身工作的女子吃惊咬了他口,那不是般的痛。

    可现在已经顾及不了这些,看到突然涌入的警察他第时间不是迎上去质问,而是扭头就跑。因为除了警察,他竟然还看到了军队,显然这件事情并不是次简单的检查,他必须尽快离开。

    可惜他的动作,哪有发现他的警察快,还没跑几步就被按倒在了地上。

    “我可以打个电话吗?”陈翔尽量保持着冷静。

    “陈少是吧,你这个要求,当然......不行。”

    1987年农历正月十四,也就是元宵佳节的头天,在想个82年严打5年之后,警方和军方再次联手合作突查了三里屯。

    整个三里屯都被军车封锁,个个男男女女被从酒吧中带出来,其中还有不少老外的身影,连续整夜不光光是三里屯,整个燕京警车的声音就没停止过。

    没错这不是针对三里屯的次行动,既然自己干爷爷周义仁和万老爷子都惊动了,个三里屯眼界还是太窄,今夜的突查是整个燕京市。

    咯铃铃的电话声把已经早睡的不少领导吵了起来,然后警局的电话时间就没有断绝过,甚至有人还迅速调动了警卫,整个燕京城似乎瞬间jin ru到了戒严的状态。

    个晴朗的早晨,阳光格外的明媚,从药桶中出来的杨东旭伸了个懒腰。隔着头顶已经没有叶子,好像树藤样的葡萄架缝隙看了眼万里无云的天空,又是美好的天啊。

    “玄老头今天十五咱们大吃顿怎么样?”穿上衣服的杨东旭又打了套拳,驱赶刚从药桶出来穿上冰凉衣服的寒冷。

    “是不是日子太平点,你就心里不自在,非要弄点事出来?”坐在不远处石凳上直闭着眼睛好像假寐样的玄老头睁开了眼睛。

    “大路不平总要有人踩不是?”杨东旭脸上带着笑容,神色看上去似乎真的有点放了把火很开心的样子。

    就在杨东旭看着天空享受晨光的时候,不少人脸疲惫的从会议室出来,不单单是公安部这边,无数会议在昨天夜里进行,已经过去的那个夜晚,注定有太多的人无法入睡。

    今天的燕京对外办事处格外的热闹,各国大使馆的人几乎都来了,有的胆小的,甚至在收到消息之后,差点没有吓的尿裤子,收拾行李准备立马逃出燕京。

    他们瞬间嗅到了好似那个大混乱年代又要再来次的气息,不过当阳光照射大地的时候,所有人都松了口气。

    虽然听了响彻夜的警笛声之后,古老的燕京城在阳光洒下的瞬间,又恢复到了平静。民众虽然奇怪昨天为什么全城警车乱窜,可上街之后没有发现任何的不妥,继续开始天的生活。

    恢复正常的燕京城,让那些差点吓尿的大使馆工作人员,心里的恐惧变成了愤怒,成群结队的跑了对外办事处,现在应该称为外交部的地方来抗议。

    又不少得到消息知道自己人员被抓的大使馆人员,除了抗议,还提出要见领导人的要求,甚至威胁如果不能给个合理的交代,他们就要断交。

    断交啊,这可是大事外交部工作人员瞬间紧张起来,昨天他们虽然知道发生了不平凡的事情,可真的不知道究竟是什么事情啊,于是赶紧去联系领导。

    “怎么样子喽?”中南海个会客厅中,个个子不高的老人脸上的老年斑已经十分明显,看到刚才出去接电话的人回来开口问道。

    “都在抗议,不少使馆提出了照会。”

    “呵呵,都到了很是齐全嘛,我还以为他们会直接断交呢,看来也没有那么可怕嘛。”老人轻笑声。

    其他几个人在座的人也跟着露出笑容,只是有几个人的笑容有点勉强。

    “我们要的是发展,要的是富裕,也可以友好的对待每个客人,每个朋友。但那句话怎么说来喽,朋友来了有美酒,豺狼来了有猎枪。”浓重的四川音在屋子里回荡。

    这刻,这个年迈的老人身体中,似乎迸发出千军万马样的铁血。虽然发展经济是已经定下的方针,但打仗建国前都没怕过谁,新中国成立的现在自然更不会怕。

    新中国是想要和平,想要发展,我可以对你客气,但你不能觉得客气就是软弱,过来欺负我。当前几天看到周义仁提交上来的报告之后,老人气得把手里的烟卷都扔了出去,大骂软骨头、汉奸,于是没几天,就有了席卷整个燕京城的行动。

    如此巨大的动静,自然几家欢喜几家忧。

    韩兴跪在地上低着头,面色阴沉中带着惊慌,个老人坐在太师椅中,两旁坐着四五个中年人,其中三个都是穿着军装。

    “那边的事情你有没有参与?”坐在下手位置的个中年人面色阴寒的问道。

    “去......去过几次,有......有点股份。”

    “你这个败家子。”中年人巴掌扇了过去。

    韩兴不敢躲,啪的声响之后脸上掌印格外的鲜红。

    “事情已经出了,在家打孩子算是什么本事?”坐在主位上的老人哼了声,虽然在维护自己的孙子,可是面色依然不好看。

    “爸,这件事情......”坐在老人左手边位置的穿着军装,显得格外英武的中年人开口问道。

    “天没变,也不会变,安定是大前提,谁敢这个时候出幺蛾子谁吃枪子。”老人淡淡的说道。

    “可昨天的事情?”甩手扇韩兴耳光的中年人脸上还是忍不住有些担忧。

    看了眼自己小儿子眼,又看了看跪在地上的孙子,老人脸上露出失望的神色,不过当目光从几个穿军装儿子身上扫过的时候,浑浊的双眼中露出几分欣慰。

    “现在社会风气是不好,老首长说得对,简直就是软骨头,汉奸。”想想自己看到的那些资料,老人脸上闪过几分怒气,要是放在战争年代,那那些如此处理洋人事件的官员他定抓过来直接毙了。

    帮着洋人欺负老百姓,这样的人杀了都便宜了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