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2章 准备动手
    三里屯录音室上面两层建筑改造彻底完成,准确的来说改造的是二楼,楼酒吧的主体没变,二楼原本是居家过日子的套房,被杨东旭改成了酒店模式。

    这样来这边录制歌曲的歌手,要是累了可以去上二楼睡觉,无聊可以下去玩,也可以在楼酒吧放松下。

    酒吧不对外营业,酒水免费供应就当是歌手们的福利,所以调酒师什么的就不用想了,只招了两个酒保和两个女服务员,这四个工资不低,没什么销售要求,主要任务就是打理下酒吧,以及负责地下室和地面两层的卫生工作。

    “调查的怎么样了?”杨东旭抱着果汁,胡大山口口抿着杯子里的小酒。武爱兵在深圳忙碌,东子度过蜜月期之后,再次去了北边管着贸易生意。

    所以平常在面前时不时能看到的胡大山,就成了给他办事的人,胡大山是跟着万军混的。现在万军在捣鼓房地产,原本倒爷属于他那部分的工作就是胡大山在负责。

    不过调集货物有武爱兵在忙,北边那边东子掌控全盘,所以胡大山除了核实下属于万军那部分账目之外,基本上没什么事情做,就连北边那边也很少过去。

    “查清楚了,领头那个小青年叫李强,的确是跟着陈翔陈少混的,不过他不是般的手下,他姐姐是陈翔的情儿。”胡大山的大脑门在头顶吊灯的照射下程亮,要是上面在弄个符号,很有后世英雄联盟中酒桶脑袋的感觉。

    “上次的事情对他没影响?”杨东旭眉头挑了下。

    上次的事情虽然只是个导火索,最后酿成了次上层大洗牌,些不和谐的声音被清理了出去。但作为导火索的当事人,陈翔不可能点事情没有,毕竟他可是当事人之。

    “这个怎么说呢。”胡大山撮了下牙花子:“影响肯定是有的,长城会所封了不说,现在捣鼓批文的那些人没人敢出手了。

    就算敢出手的也不会像以前那么肆无忌惮,陈翔现在没在捣鼓批文了,他以前的那些关系没人再敢帮他。

    不过他是跟着韩兴韩少混的,而韩家老爷子健在不说,在这次的事情中,也是站在哪位首长这边的,所以......”

    胡大山是虽然没说完,但杨东旭已经明白了他的意思,港商事件归港商事件,这并不能影响这次洗牌中韩家站在正确方的功绩。

    所以上面该整顿的整顿,该警告的警告。但作为胜利方阵营中的韩兴,想要保下自己手下小弟,这根本不是什么大事。

    毕竟陈翔这次虽然做的过分成了出头鸟,但细说起来似乎也没有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认错态度良好,赔偿的金额以及罚款也给的足足的,这样的态度要是还有人揪着这件事情不放,那韩兴就要看了看你到底是揪着陈翔不放,还是对他韩家有意见了。

    “杨少您要是实在是想动陈翔的话不是没办法,不过......”看到杨东旭眉头紧皱胡大山小心翼翼的说道。

    “嗯?”杨东旭看了胡大山眼没有说话看了胡大山眼,等待着他的下文。

    “三里屯最大的酒吧就是陈翔在打理,自从批文不能做了之后,他准备在南里那边重新弄个更大的酒吧,酒吧嘛,里面总有点灰色的东西不是?只是里面的客人不好弄,而且酒吧虽然陈翔在打理里面可能还有其他人的股份,所以弄起来......”

    其他人自然是指那些二世祖,长城会所什么样,酒吧这边估计也差不多,只是名字不样里面玩乐的花样换了下而已。

    “里面有****?”杨东旭眼睛闪过道亮光。

    “****?”胡大山愣了下。

    “就是大麻,鸦片。”

    “哦哦哦,知道了。”胡大山露出恍然大悟的神色,毕竟****的称呼对他来说还是新鲜词,但是鸦片是什么他十分清楚:“这个还真的不知道,你知道那边和万少以及您都不对付,所以我没去玩过,不过听说里面玩的挺疯的,晚上里面还有脱衣舞什么的。”

    “这样么......”杨东旭摸着下巴盘算起来。

    “杨少,酒吧里的客人可是有点敏感的。”看到杨东旭开始盘算,胡大山再次提醒道。

    为什么他再提醒酒吧里的客人呢?自然因为三里屯的酒吧里有不少的外国人客人。

    三里屯这边的兴起并不是这几年随着经济发展出现的产物,虽然经济发展对这里的酒吧发展有推动,但它的根儿早在60年代就开始兴起了。

    只所以兴起的原因是因为三里屯这边有很多大使馆,酒吧在外国并不稀奇,所以这些大使馆的人对夜生活有定的需求,于是三里屯的娱乐产业渐渐发展了起来。

    整陈翔胡大山没意见,甚至就算韩兴出面杨东旭这边也能碰碰,因为他家那位老爷子职位虽然不是太高,但位置太敏感,深得上层信任。

    再说杨东旭这边不行,还有万少在后面压阵呢,万少的老爷子现在可是高层之,比起韩兴和魏飞背景来丝毫不差。可那些洋鬼子是麻烦。

    现在只要牵扯到洋人就会很敏感,上次港商事件都闹那么大,那还只是个商人,而酒吧里玩的这些洋鬼子大部分可都是大使馆的工作人员,所以个弄不好就会引火烧身。

    “我知道,三里屯警局这边有熟悉的人吗?”杨东旭开口问道。

    “这个......”胡大山迟疑下,但迎上杨东旭的目光身体僵:“朝阳区的副局长那边万少好像有点关系,但这件事"qing ren"家不定愿意做。”

    没错,有关系人家不定会直接出手,除非是上面有什么命令。否则没人会拿自己的前途开玩笑,掺和到这些大少之间的斗争不说,还去触碰三里屯酒吧这块敏感的地方。

    毕竟就算事后人家知道是杨东旭指使的,他们没办法动杨东旭,还没办法动你个小小的副局长?

    “把军哥叫上,把人约出来现吃顿饭吧。”杨东旭想了下时间也没有好主意。

    要仅仅只是整陈翔的事情,凭借万军的关系,人家或许就帮把。可目标是牵扯到不少有身份人的酒吧,又牵扯到老外,只要是脑子正常的就没人愿意掺和。

    人还没有约,万军匆匆跑了过来,显然胡大山感觉这件事情还是不靠谱,先告诉了万军。

    “你要是想要出气,咱们把那个什么李强教训顿,打断腿都行,反正他屁股底下也不干净,收拾了他陈翔那边也不敢龇牙。你要是还不消气,咱们把陈翔块儿捎上也行,但酒吧能不能不碰?”万军十分担心的看着杨东旭。

    如果说以前因为杨东旭年龄下他有点轻视,加上追求周雅不成,双方老辈关系虽然依然密切,可他们有点越走越远的话,港商事件直接就把他们绑在起。

    尤其是在中万军虽然和周雅样只是稍微露了个脸,甚至连句单独的歌词都没有,只是合唱中随意扫过的个镜头。

    可这让万军那个很少夸赞他的老子,好好的夸赞了他番,万家如此犹如公布全国的表态,如此鲜明坚决的站队,让这次胜利之后轮排座吃果果万家收获不小。

    但即便是这样也不能代表他可以乱来,哪怕主事人是自己父亲不止次夸奖,甚至连哪位都夸奖不错的杨东旭,也不能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如果去掉老外,他们不会闹事呢?”杨东旭随口说道。

    “这个......”万军不由得愣了下。

    说真的这件事情中最敏感的就是老外,去掉老外就那些酒吧乌烟瘴气的样子别说查下,就算直接封了,把那些老板抓走判个十几年都是轻的。

    “老外那边我来搞定。”杨东旭语气十分肯定。

    “你确定不是开玩笑?”万军还是心理有些不踏实。

    “这件事情不小,你以为我会开玩笑?”

    “行!只要那些老外不多嘴,这件事情我来安排。”万军咬了咬牙。

    “行动过程中,要是遇到那些避不开的事情,别管是老外,还是老里,该抓的抓,该关的关,切都按照正规程序走。”杨东旭提醒了句。

    “你到底想干嘛?”万军彻底不淡定了,他总有种杨东旭要把天天捅破的感觉。

    “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杨东旭语气平淡,但神情却格外的坚定。

    “啊?”万军脸的愕然,显然没想到杨东旭在这个时候会说出这样句话来。

    可看杨东旭的样子,这四句话貌似不是开玩笑。

    “放心吧,我不会拿我爷爷的前途开玩笑,这次的事情处理好了对我们不但没害,或许还有利。”杨东旭对万军眨了眨眼睛。

    杨东旭决定要做的事情的确不是小事,他那四句话不是说着玩的。所以感觉有什么不妥的万军回家去和见面他双腿就打哆嗦的老爹汇报了下。而杨东旭也回去和周义仁说了下。

    “这些话你都是从哪里听来的?”周义仁看着杨东旭面色十分严肃。

    因为杨东旭刚才说的四句话触动了他敏感的神经。这四句话,自然不是他和万军说的那四句话,而是后世在网上十分流行的四句话。

    等洋人,二等官,三等少数,四等汉。

    向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从来都没有感觉自己官职不小,就有什么优越感,甚至对那些优越感的官员从来没有好脸色的周义仁听到这四句话,要是面色好看才是怪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