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1章 旭子很厉害?
    晚上激烈番运动之后,东子抱着自己的新婚妻子,看着被单上的落红心里充满了成就感。

    虽然谈恋爱都半年多了,可思想传统的陈娟最多只是让他牵牵手,连亲嘴都不行。这刻女孩无论从心里,还是从身体都完完全全属于他,期待了这么久获得的东西,此时心中的那种满足都快溢出来了。

    “不要再动了有点疼。”感觉到东子下面似乎又有了反应,陈娟躲在东子胸膛中不敢和他直视小声说道,柔柔的声音让无比满足的东子心都酥了。

    “不动,不动。我抱你去洗澡好不好?”东子抚摸着陈娟的香背声音稍有的温柔。

    在没有认识陈娟之前他有过不少女人,就算认识陈娟之后,也出去找了不少野食,杨东旭看到的苏联那次只是无数野食之而已。

    但不论玩过多少女人,做了多少次床上新郎。没有个女人能让手里握着大把钞票东子浮躁起来的心安静下来。

    可陈娟做到了,虽然她不是所有女人最漂亮的,也不是身材最好的。可当他们第次见面,陈娟那有些尴尬略带羞怯的眼神,柔柔的声音,瞬间就让东子认定这就是自己妻子。

    很多人认为东子娶陈娟是看上了陈娟家里的势力,连杨东旭多少都有这点感觉。但只有东子自己知道,他是真的喜欢陈娟才会娶她,和她背后家族势力点关系都没有。

    再说陈娟背后小家族虽然看上去要比东子这边厉害,可做了这么多年生意作为改革开放标志性私企老板之,东子这些年经营出来的人际关系,不定就比陈娟那边差,甚至还有过之。

    虽然两家互补的确不错,但还没有到让东子因为这个而娶陈娟的地步。他娶陈娟真的是因为喜欢喜欢这个性子看上去柔柔弱弱,但内心刚强的女孩。

    第次见面就喜欢上了。个玩了不知道多少女人的浪荡子,突然来了个见钟情,有的时候想想东子自己都感觉操蛋,但不管怎样这个女孩现在成了自己的妻子,他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满足幸福过。

    “不要,就想这样抱着你。”陈娟摇了摇头,好像小猫样向东子怀里蹭了蹭。

    此时的陈娟没有东子那么复杂的心思,她只知道自己把切丢给了抱着她的这个男人,从今天起这个男人就是自己的天,自己的地,自己的全部,躺在这样个怀抱中她无比的安心。

    小眯了会儿,陈娟抬起头羞怯的看了东子眼,随后又不禁担心的问道:“今天那几个人......”

    “南城和西城那边的竞争对手,家里都是当官的,有点难对付。”东子眉头不自觉的皱了下说道。

    按理说男人在自己心爱女人面前从来不会表现软弱的面,而是好像争取雌**配权的雄性动物样,展开自己艳丽的羽毛,把刚强勇敢面表现出来。

    但不知道为什么,东子虽然知道这么说陈娟会担心,可他心里却不想隐瞒。或者他在太多的女人面前表现过自己的坚强,面对怀里这个付出切的妻子,他也袒露了自己的内心。

    “那......”陈娟担心起来,抱着东子脖子的腰部的手臂不由得加了力气。

    清晰感受到怀里女人变化的东子,从侧躺,变成了平躺,让陈娟趟的更舒服些,大手在陈娟背上摩擦安慰着,“没什么大事,就是几个仗着家里权势的二世祖而已,好几年前就开始竞争了,我现在不依然好好的?相对他们我更担心旭子。”

    “旭子?杨少,那个说话像大人的小男孩?”相对于杨东旭陈娟自然和周雅更熟悉些。

    “小男孩?”东子愣了下,显然经历过那些事情之后,他和杨东旭相处的时候的确忽略了杨东旭的年龄:“的确是个小男孩,不过他可不是般的小男孩,有的时候下手比我都狠。”

    “不会呀,我看他每天嘻嘻哈哈脾气挺好的啊。”陈娟不解的看着自己丈夫。

    在她的印象中,杨东旭虽然表现的有点像是小大人,但也就是个孩子,而且嘴甜很招人喜欢的,和‘狠’字似乎沾不上边。

    “看到的是看到的,不定是事实?其他事情我就不和你说了。就说样,我的所有生意从起家的台球桌,到现在去苏联那边做倒爷,都是和他合作的。

    而且基本上他拿的都是大头?可现在整个燕京城人只知道我东子有钱,有谁直到他旭子比我还有钱?那些竞争对手只会打压我,谁会在意赚得更多的旭子?

    以前我不知道,觉得谁见面都喊我声东哥倍儿有面子,可现在我才想明白,站在明面上的都是靶子,不显露山水依然赚的盆满钵满的才是真正的能人。”东子有点感慨的说道。

    显然东子真的成熟了,已经过了出风头就能满足虚荣心的肤浅阶段。

    “他这么坏?”陈娟嘟起了小嘴,虽然和周雅感情不错,也觉得杨东旭很好,可东子才是她丈夫,她自然向着东子?

    “谈不上坏,或许对别人他的确很有城府,但对我可以说是仁至义尽。我刚做台球桌生意的时候,瞒着他自己弄了个货源地,他应该知道却没有说什么。

    后来台球桌不赚钱了,我们开始起捣鼓服装。其实我也夹杂了些私货进去,这事儿他也知道也没说什么。

    最后去北边那边做倒爷,等于是捡钱,他依然拉上了我。虽然依然是他赚大头,我顶在去前面,可无论是路子还是关系,都是他找的,能带上我玩已经算是仁至义尽。

    所以顶在前面是我自愿的,人家对咱的确没的说,不管是他没人用,用我顺手也好,还是其他原因,总之跟着他我东子发达了,所以他不欠咱家什么,而是咱家欠他很多?”

    现在回想起那些小动作,东子都感觉当初的自己太幼稚了。杨东旭才是真人不露相,根本不在乎自己私底下赚的那点钱,不出手则已,出手就是几百万的利润。

    之前去苏联那边东子不单单是去打友情炮的,几百万卢布,换成人民币小千万的生意真的把他震撼到了,也更加坚定了他把自己绑在杨东旭战船上的决心。

    和东子样,此时也抱着女人的武爱兵就没那么幸运了,虽然两个人穿的不多抱在起,他却不能像东子那样上下其手,甚至上马实践下。

    心里有着自己主意的叶蓉蓉,很好的控制着两个人近战的尺度,可以亲嘴,甚至坦然接受武爱斌母亲看儿媳的目光,但想要越雷池?不好意思门儿都没有。

    “你今天好像对旭子那边很担心?”搂着武爱兵的脖子,对着努力半天没有成功,有点沮丧的武爱兵额头亲了下,算是对眼前这个男人对自己尊重的奖励。

    其实叶蓉蓉也是成年人,虽然没有经历过男女之事,但每天在床上和武爱兵这么耳鬓相磨的说没感觉那是假的,要是武爱兵坚决要了她,她还真的不定能把持住,可每当她哄着武爱兵说结婚就给他之后,武爱兵就忍着不再勉强,这让她心里真的很感动。

    “是有点担心,不过应该没事。”武爱兵点了点头说道。

    虽然陈翔骂了杨东旭,不过仔细想想也不是什么大事。当初只是因为怕杨东旭发火而担心,现在回想下其实不用那么紧张。

    和杨东旭认识那么久,对于杨东旭的脾气他还是了解的。要是陈翔骂的是周雅,那肯定是找死,骂杨东旭,或许旭子那天高兴就把这件事情给忘了。

    “没事你干嘛那么紧张?”叶蓉蓉显然是个细心的女孩,光从武爱兵的神情中就能猜到些情况。

    “那是你不知道旭子的事情。”武爱兵想想当初那个笑着拍砖的男孩,即便事情过去好几年了,每次回想起来他都忍不住有些打冷颤。

    同时他比东子知道的还要多点,他可不止次陪杨东旭回老家过年,所以听说过些事情,虽然那些事情表面上只和旭子家有关,和当时只有六七岁的旭子无关,但她总感觉那就是杨东旭安排的。

    “什么事情啊?”叶蓉蓉不禁好奇起来,她实在想不明白杨东旭做过什么事情,能让武爱兵这个上过战场的男人担心,甚至有点怕。

    “有些事情不好说,总之你以后对旭子尊重点就行。我能从个为了几毛钱蹬板儿车的苦哈哈,变成现在的大老板,都是多亏了旭子,咱不能忘本。”

    “我又不是那么不知好歹的人,不过旭子看上去没什么架子啊,不需要太恭敬吧?还有他爷爷是做什么的,今天那几个人家里不简单,好像很怕旭子爷爷?”

    “旭子干爷爷也是官面上的人,不过让你尊重旭子和他爷爷无关,那些人知道个屁。”武爱兵冷哼声,不过想象平时杨东旭的样子,也不禁说道:“的确不用太恭敬,旭子不是拿架子的人,以前怎样以后怎样好了。”

    “会儿要尊重,会儿又不要的,神神道道的。”叶蓉蓉有点糊涂的撅着小嘴,不过她也只好奇问下,东子既然不想细说,她没在刨根问底。

    “就是把尊重放在心里就行,表面上该怎样就怎样,只要知道旭子是咱家的恩人就行。”

    “好吧,好吧,恩人,恩人,从没见过你这么啰嗦。”叶蓉蓉有点困的打了个哈欠。

    武爱兵笑了笑也没说什么,抱着怀里的女人闭上了眼睛。

    不过东子和武爱兵显然都没想到,就算杨东旭不在意这件事情,可周雅却不答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