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0章 溺爱
    四周顿时安静下来,所有人看了看韩兴三人,又看了看东子和杨东旭这边,虽然他们不知道周义仁是谁。

    但看到来捣乱人的面色就知道,站出来这个小孩的爷爷也不简单。原本他们以为刚来的这三个小青年是仗势欺人,可现在看来明明是势均力敌嘛,这下热闹有的看了。

    “三位既然都随礼了,就楼上请吧,来者是客都要招待不是?”看到杨东旭眉头挑了起来,东子抢先步说道。

    别人不知道杨东旭是什么样的人,他可是十分清楚的。因为杨东旭在燕京动过两次手,都是他给安排的。

    眼前这个看似不大的小孩,要是发起火了来,下手可比他狠多了。今天是他大喜的日子,自然不能闹出大乱子来。

    并且韩兴和魏飞也都不是普通人,他还真的怕杨东旭要是依着自己性子来把事情闹大了。

    不过他站出来说话,不等于他心里没气。因此说话自然不客气,意思十分明显,就是韩兴三个人随礼了,所以让他们三个人留下来吃饭,看的是钱的面子上,加上今天是自己大喜的不想闹事而已。

    “呵呵,我们不差你东哥那顿饭。”韩兴冷哼声,知道即便是留下,也找不回面子了转身离开。

    “韩少,你的钱。”东子喊道。

    “你留着花吧。”

    “我东子虽然缺钱,但还没缺到这个份儿上,既然韩少不要,那我帮你捐出去好了,这么多钱能让不少孩子上学呢,我今天婚宴的钱就打算捐出来的,正好到时候给韩少和魏少都写歌名字。”

    走的韩兴三人身体僵硬下,随即快步离开,四周有不少叫好的声音,让韩兴三人面色更加难看,阴沉的地块滴出水了。

    他拿那万块钱出来就是想要讽刺东子的,让东子清楚就算他再有钱,也就是个泥腿子。

    可没想到东子来了个个四两拨千斤,他的万块钱虽然不少,可和东子礼金比起来就不够看了,毕竟无论是武爱兵,还是东子的那些合作伙伴,又或者杨东旭,上的礼金都是5万起步的。

    所以东子这次结婚的礼金少说也有50万左右,人家捐了50万,韩兴三个人才捐1万,还要起写个名字,这简直丢人丢到家了。

    “好了好了,时间不早了,菜都凉了,大家都快下,快坐,咱们准备吃饭,杨家宴饭菜的味道可是绝,我早就流口水了。”东子舅舅站了出来圆场子,开始招呼众人入座。

    看了场大少之间的热闹,虽然最后没打起来有点失望,不过已经让不少人兴奋了。说不定回去够吹嘘小半年的,无论是韩少,还是魏少,又或者是万少,那可是四九城的名人,这下子京城四少都见全乎儿了,自然有吹嘘的资本。

    “旭子......”东子转头看着杨东旭。

    “吃饭,吃饭,我早就饿了,我可是随了礼钱的,要多吃点才能够本。”杨东旭挥舞着手副死扣的模样。

    大堂中瞬间出来哄笑的声音,刚才冷清的气氛瞬间被扫而空再次变得热闹起来。不少人开始口齿生津,对于杨家宴的饭菜他们也早有耳闻,只是直没有机会吃,这次必须好好吃顿,自己也随了礼钱的。

    看着杨东旭脸上带着笑容,刚才那幕好像从来没有发生过样,东子脸上不禁露出担忧的神色,看了旁边武爱兵眼,武爱兵点了点头,显然明白东子的意思,表示自己会看好杨东旭的。

    旁边的富家三人看到这幕,不禁对视眼,有点奇怪的同时心里也有了计较,玄爷这个传人,看来不单单是脑子好使,还有些他们不知道的事情啊。

    韩兴三人的事情就好像个小插曲,在美味菜肴上来之后,已经没人去顾及刚才的事情了,个个吃的满嘴流油,大呼这次随礼的钱太值了,杨家宴的饭菜比传说中更加美味。

    杨东旭和万军,以及富家三人桌,武爱兵和叶蓉蓉自然也要过来,加上王强国几个大家也不是陌生的人,因此桌上也很热闹。

    杨东旭不喝酒,万军背景不简单,富德才港商的身份也不差,于是抛开杨东旭这个小孩,几个人推杯交盏都喝了不少。

    武爱兵边喝酒,边看着杨东旭的神色,发现杨东旭双眼盯着桌子上的菜肴吃的欢快,似乎已经忘记了刚才的事情,心里更加担心起来。

    但酒桌上显然不方便问什么,于是他只能边和万军几个人喝酒,边在心里琢磨着。已经和武爱兵捅破最后层窗户纸的叶蓉蓉,显然发现了自己男人不对劲。

    于是她只是多看了杨东旭眼,刚才虽然她在后院陪陈娟换衣服没看到刚才那幕,可也听几个碎嘴的婆子说了。所以听到平常说话像个小大人的杨东旭,身份竟然也不简单,她自然好奇,这事儿武爱兵可没和他说过。

    婚宴直持续三个多小时才结束,个个客人吃的肚满肠肥格外满意,赞叹杨家宴果然名不虚传菜的味道极好,所以即便没有开始那几个大少的戏码,就这炖饭也足够他们回去吹半年的。

    吃完饭杨东旭准备回大四合院,原本想要回小四合院的周雅跟了过去,对于杨东旭她可是疼到的骨子里,说是溺爱都不为过。

    有些事情周雅不问,并不代表她不知道,要知道相对于杨东旭每天被玄老头揍,周雅在玄老头这里可要得宠的多,所以有些东西玄老头教了周雅,而没教杨东旭。

    所以别看平常周雅在外人面前除了礼貌微笑之外冷着脸不说话,可心里什么事情都清楚,不然怎么可能把杨东旭这么多生意都搭理的井井有条?

    也就杨东旭没感觉,觉得周雅还是他们初见时候那个没安全感的小女孩,虽然经常被周雅揪着耳朵教训,但并没有感觉周雅有多厉害,时不时的还要捉弄下对方。

    可要知道东子和武爱兵,就连纳兰易在杨家宴帮忙的儿子,那个见到周雅那个不是恭恭敬敬叫声周雅姐?难道这个称呼真的是因为她是杨东旭的姐姐,周义仁的女儿?

    东子的婚礼玄老头自然不会参加,除了杨东旭和周雅的婚礼,连富家兄弟的婚礼,都不定能请得动玄老头。

    所以婚礼上发生了什么事情玄老头不知道,不过来到大四合院的周雅,趁着杨东旭洗澡的时候,把事情和他说了遍。

    “看着他点?别被他的表面给迷惑了,这次对方可是有根脚儿的,不是以前那几个小流氓。”玄老头皱着眉头看了眼洗澡房那边眼开口说道。

    其实玄老头担心杨东旭并不是因为什么他眉宇藏煞,而是杨东旭的性子。要是他遇到什么事情大呼小叫,或者直接扑上去和别人好勇斗狠,玄老头反而不担心了。

    可杨东旭虽然表面看上去嘻嘻嘻哈哈的,但性子却有点阴沉。有君子报仇不过天的果断,也有隐忍不发寻找机会的耐心。

    从调戏周雅那几个小流氓几个月之后才被打断腿,以及成哥第二天就被板砖拍脸就可以看出。杨东旭虽然年龄不大,但下手却不轻,而且善于利用自己身边的力量。

    这样的人容易成大事,但也容易出大事。因为有些事情旦谋定,他就绝对不会更改,然后调动身边所有力量去执行,成功收获很大,失败自然浮尸无数。

    “我知道,只是那个陈翔......”周雅眼中露出杨东旭从来没见到过的寒芒。

    “那个小混蛋已经不让我省心了,你就别掺和了。被他惦记的人有好下场才怪,你就让我省省心成不成?”玄老头揉了揉自己的额头。

    “小旭是小旭,我是我,他既然敢骂小旭就必须付出代价。”此时的周雅像极了护犊子的母狮子稍微有点危险存在,就扑上去把危险撕成碎片。

    “我教你那些东西是让你做剑鞘,约束他,别让那个混小子太过乱来,不是让你们开夫妻店的。”玄老头时间感觉牙疼,他突然意识到周雅虽然也是个好苗子平常也理智,可他错估了周雅对杨东旭的溺爱程度。

    别人不知道,他却十分清楚眼前这个看似柔弱的女孩究竟有多可怕,他原本就怕杨东旭内心冷漠煞气太重,所以很多见不得光的手段都没敢教杨东旭,而这些都教了周雅。

    “我知道错了玄爷爷。”看到玄老头发火,周雅揪着衣角低着头,就像个犯了错心里忐忑的小女孩。只是玄老头‘夫妻店’的字眼,让她脸颊发烫,玉脸红扑扑的,只是她低着头玄老头没发现而已。

    “罢了,罢了,真不知道教你那些东西是对是错。”玄老头叹了口气转身向前院走去。

    他原本教周雅,是想让周雅多管管杨东旭,现在看来他有点想当然了。

    别看平时周雅下手教训杨东旭的时候力量不轻,可她真的把杨东旭疼到的骨子里,比他和周义仁更加宠溺。

    所以时间玄老头也很无语,自己明明是想给杨东旭套上缰绳,让他安稳些的,怎么不小心,给他送来把利剑啊。

    可事已至此后悔也没用,只能盼望无论是周雅还是杨东旭心地善良这点自己没看错,以后不会做出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不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