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9章 婚宴上的冲突
    看到富德才的神色杨东旭心里松了口气,虽然不想出风头,可有些事情必须要做,不然时间就赶不上了,所以他通过这几年的时间给自己弄了个不错的借口。

    小时候穷苦的家境和不争气的小叔,周义仁这个北大老师的教导,加上玄老头这个有故事人的亲手调教,再配上他的艰苦勤奋和超人的天赋,如此他表现的即便突出点,也是有根据的,不像以前那样突兀。

    当然这件事情瞒得过外人,却瞒不过自己干爷爷和玄老头,因为两个人算是看着他长大,知道他没这么努力学习之前已经是个妖孽了。

    不过两个人显然不会吧这件事情到处乱说,只会放在心底,同时两个人也不可能害杨东旭,如此这个花几年时间充实起来的借口没有任何破绽。

    合声女孩很好找,只要嗓子有定辨识度,声音又不难听就行,加上有老师带领,还有富德才这个港商的身份,很快就确定了两个声音不错的女孩,约好明天去录音室那边。

    换了首难度低了点的歌曲,张文又被杨东旭敲打了番变得感更加努力,所以这首歌很快录制出来。

    在武爱兵回来第五天,直筹备的东子婚礼终于到了黄道吉日,而举办地点自然是杨家宴,这是在杨家宴举行的第场婚礼,所有人担心出错的同时,又忍不住有些兴奋,毕竟这样的大喜事,只要是遇到了脸上都会多几分笑容祝贺番。

    于是在东子这边头天晚上还是准备第二天婚礼事情的时候,杨家宴这边也提前歇业,开始准备第二天婚礼的事情。

    东子是胡同里的孩子,所以来祝贺的客人自然少不了,杨家宴破例在后面小院和门口加了几张桌子,不然人根本坐不下。

    第二天杨家宴张灯结彩,整个界面上的人都围过来看热闹,清色的十几辆拉达小汽车驶入胡同的时候引起了不小的骚动,不用问就冲着排场,结婚的人肯定是有身份的。

    因为年龄问题伴郎团显然没杨东旭什么事儿,那是武爱兵的工作。周雅这几天不知道怎么的和陈娟十分对脾气,于是成了女方的娘家人陪新娘去了。

    杨东旭很想去跟着接亲,起起哄闹闹啥的,就算和周雅起做女方娘家人也行,可以捉弄下东子。

    可惜他这点小心思似乎被很是了解他的东子识破,还没提出来萌芽就被掐灭了。于是他只能老老实实待在杨家宴安排婚宴的事情,让他很是不爽。

    “nnd,等老子结婚,个都不请你们,让你们看着流口水。”好玩的事情自己不能凑热闹杨东旭心里充满了怨念。

    看着在门口迎客的东子家的人,手里拿着块猪肝有口没口吃着的杨东旭很是无聊。

    婚宴的事情根本轮不到他指挥什么,李燕要比他做的好得多。加上年龄在这里放着,其他事情也用不到他,于是他突然感觉自己似乎有点多余。

    伴随着鞭炮声长龙样的小汽车停在了杨家宴门口,穿着大红喜庆的新娘衣服陈娟被东子从小汽车上抱了下来开始走红毯,身新郎服的东子脸上带着笑容看上去很是闷骚。

    武爱兵牵着叶蓉蓉的手走在后面,这对伴郎伴娘短短几天的时间就捅破了那层窗户纸,根据小道消息,在武爱兵母亲安排下,第天回到燕京的两个人,趁着酒劲迷迷糊糊的就同房了。

    于是东子婚礼结束之后,杨家宴第二场婚礼已经预定了出去。不过叶蓉蓉的家远在福建,武爱兵需要跟她去老家那边见见岳父岳母,然后才能安排婚事,因此结婚时间还不确定。

    拜完堂,陈娟在叶蓉蓉和周雅的陪同下去了后院已经收拾好的房间换身衣服,等宴席开了之后好和东子起敬酒。闹洞房是喜宴结束之后,晚上回东子新房那边的活动,在杨家宴这边闹不起来。

    喜宴开了三十多桌,亲亲朋友,加上合作伙伴,就连远在苏联的托伊虽然人不方便过来,也托人带了礼物,几百号人的大场面显得格外热闹。

    “吆,东哥结婚竟然没给请帖,有点看不起兄弟啊?”就要开席的时候,门口又来了几个青年,大大的红包往收钱的人面前丢,里面张张百元大钞很是显眼,这是国家年初刚发行的第四套人民币。

    重生前100元人民币什么时候发行的杨东旭不知道,但年初发行的第四套人民币让他格外高兴,再也不用出去买东西时候带着沓沓的10块钱大团结了,几张100的可以解决很多问题,踹在兜里还不占地方不说,买个几毛钱的东西摊主找不开,还能装装b。

    “人家没请你,你都凑过来,很跌面儿啊。”就在四周人疑惑,是不是结婚的东家漏掉请哪家亲戚的时候,准备上二楼入席的万军转头走了回来。

    得!不用猜了,不是东家漏掉了亲戚,而是来找茬的。看到那沓连信封都放不下的百元大钞,少说也有万,这来找事的人不简单啊。

    此时就能区分出来,谁是亲戚,谁是朋友,谁是因为礼节问题过来随礼蹭顿大席面的。是亲戚朋友的担心,来凑热闹的准备看好戏。

    “万少,今天结婚的又不是你,用不着冲大面儿吧?”几个青年中个面色冷厉鹰钩鼻子的魏飞站了出来。

    没错来的人不是别人,正是南城的魏少和西城的韩兴,陈翔凑热闹也跟了过来。不过他的身份在这两个人面前有点不够看,也没资格和万军冲突,因此站在了两人身后当陪衬。

    “上门儿的是客,三位楼上请,就要开席了。”东子的舅舅是个有点消瘦,但为人处世有几分眼色的人,并没有当场反怒,毕竟今天这是婚宴不适合起冲突。

    况且眼前这三个人有点来者不善,傻子都能看得出来。同时万军是什么人他可是十分清楚,能和万军,万少这个说话的年轻人能简单的了吗?肯定有事哪家的公子哥。

    有了这样的计较,那就更不能起冲突了,不然肯定会闹大的,先稳住,等婚宴结束他再向自己外甥打听下究竟怎么回事。

    “既然是客人,我都来了新郎也不露露脸接待下,有点失礼啊。”韩兴嘴角挂着似笑非笑的笑容,看了眼后院。

    “韩少和魏少大驾光临没有出门迎接是我的失礼,会儿我陪两位大少多喝几杯。”经过几年的磨炼东子的确成熟不少。

    以前要是遇到这样的事情早就拳抽家伙抡了上去,怎么可能放下身段陪笑脸?当然这也和今天是他大喜的日子有关,自家亲戚,媳妇娘家人都在这里呢,他自然也不想闹出什么不愉快的事情。

    “东哥面子不小,的确要多陪陪酒,新娘子人呢?来晚了还没看不到新娘子呢。”面对万军陈翔不敢炸毛,可是对上东子,他自我感觉底气十足。

    虽然东子从名声上来说,似乎和万军,魏飞等人齐名,被称作什么京城四少,可东子胡同里走出来的孩子,在他看来就是个泥腿子,只是运气好混得不错而已,点没有让他尊重的地方。

    “宴席还没开始,会儿敬酒到你们那桌的时候,你就看到了。”武爱兵这个时候也站了出来。

    “那行,那桌啊?韩少和魏少都在这里呢,敬酒应该先从我们这桌开始吧?”陈翔脸上露出嘲弄的笑容。

    得!不用问,这就是来故意找事的,按照习俗新郎新娘敬酒是从辈分最大的亲人开始,怎么可能从这几个小年轻开始?就算他们是什么大少身份不简单,可在街面上东子可是和他们平起平坐的,让我在婚宴上给平起平坐的你敬酒,不是找事是什么?

    “新郎新娘敬酒时从长辈开始?你们是辈分大还是怎么了的,敬酒要先从你们开始?难道你们父母是大官,出身好点,什么事情就都要捧着你们,连老祖宗的礼仪都不要了?”杨东旭分开人群走了过来。

    这句话让原本看着东子等着回答的韩少三个人的面色顿时那看起来。

    这句话虽然说得委婉,但意思表达的十分明显,他们三个就是仗着家里长辈当官过来找事的二世祖。

    这虽然事实,可是看破不说破,此时说破无疑就是当众打脸。没看到四周原本看热闹的人看他们三个人的眼神都不对劲了吗?

    仇富仇官可不是后世人的独有的心里,这个年头虽然因为都吃过苦,操蛋的二世祖不多。可这并不代表过得不如意的人就不嫉妒这些出门小汽车,回家有佣人的官家子弟。

    “谁下面们儿没关好,把你露了出来?”陈翔狠狠的盯着杨东旭。

    原本占着优势向落东子面儿的他们,突然因为眼前这个小屁孩句话就变成了仗势欺人的二世祖,别说陈翔,就连韩兴和魏飞看杨东旭的眼神都不对劲。

    “陈翔,陈少是吧,这句话够吊!”万军对陈翔竖了个大拇指:“他不是谁,不过他爷爷叫周义仁。”

    杨东旭——韩兴三人脑海中突然浮现出这个名字。

    不过虽然心里瞬间有了顾忌,可他们顾忌周义仁的身份不等于怕了周义仁。陈翔就算家道中落只能做个掮客,可韩兴和魏飞家里在燕京都是数得着的,周义仁所在的位置虽然敏感能和最高层递上话,可他们家也不差,正部级的高官就有好几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