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1章 启程
    “你果然与众不同,要不是周不想让你离开他,我真的想带你去莫斯科陪我段时间,我想那会极为有趣。”伊万擦了擦嘴站了起来:“好了,我下午有个研讨会,需要回去准备下,离开之前我给你个联系方式,听说你俄语不错,我想不需要我再给你找个翻译了。”

    “你真的是个物理学家?”把伊万送到门口杨东旭忍不住问了句,这句话用的是俄语。

    “我还是个社会学家,而且在莫斯哥政府有任职的哦。”伊万转头对杨东旭眨了眨眼睛,这句话同样是俄语,随后大步离开了胡同,胡同口已经有辆车在等他。

    杨东旭皱着眉头站在门口沉思,回忆着他进屋之后和伊万说的每句话,最后眉头紧锁转身走进了屋内。

    刚才他说苏联会输的时候,伊万的反应太平静了,平静的还有丝的黯然,似乎他也知道苏联会输,又或者说他认同杨东旭的观点。

    可他是只知道苏联会输,还是已经推测到苏联会解体,杨东旭不敢肯定。而最后那句在莫斯科政府中也有任职显然充满深意,时间让杨东旭想不明白。

    “这就是头老狐狸嘛,干爷爷怎么会认识这样的人,而且看上去感情真的不错。”杨东旭不禁在嘴里嘀咕了句。

    长城会所落座于燕京天元公园旁边,占地三十亩围湖而造风景秀丽,建成不到两年是燕京最知名的会所之,繁花似锦却很少对外营业。是很多官二代,以及掮客的聚集地,有人私底下称这里为小国务院,因为各地想要的批文只要钱使足了基本都能拿到。

    夜幕刚刚降临,长城会所前面的停车场已经水的小汽车,价格至少十万以上,这个年代能开十万小汽车的非富即贵,比后世那些跑车什么的要牛掰多了。

    韩兴从个小汽车中下来,搂着涂着腮红的女子向里走,女子身材高挑长相艳丽,只是腮红看上去有些碍眼,但没办法这就是现在流行的美丽。

    走进会所中路上有不少人喊着韩少,或者兴哥,韩兴有的时候点头,有的时候没有任何反应,看上去很有派头。

    没在楼停留,直接搂着女人上了二楼,让不少站在楼没资格上二楼的人羡慕不已。相对于楼的热闹,二楼要安静很多。

    毕竟不是什么人都能上二楼的,掮客更是很少能够上来的,至于那些要批文的人,能上二楼的在燕京都是有根儿的,自然不会像楼那么喧闹。

    没在二楼大厅中停留,推门走进个装修奢华的包厢,里面男男女女有六七个很是热闹,不远处有个牌局正在进行,牌局上个中年人已经额头见汗。

    “韩少。”不少人起身打招呼,也有人只是点了点头,显然和韩兴身份地位差不多。

    “几个意思啊?”韩兴对着牌桌那边扬了扬下巴。

    “要煤炭批文的。”有人撇了撇嘴脸上带着丝不屑的笑容。

    尤其是看到中年男子才输5万就额头冒汗了,这才哪到哪儿啊?五万只是开胃菜,要想拿到批文没个二十万想都不要想。

    虽然为了促进改革开放煤炭资源价格被下压不少,很多煤矿生产就是亏损,但那只是对正规国家煤矿生产而言。那些小煤窑,私人矿井可不少挣钱,就算把煤炭称为‘黑金’也不为过。

    所以中年人既然有眼光没有直接私开煤矿,而是很有远见的想要批文,把这个生意从上头打通长久霸占着捞钱,不吐几口血出来这事绝对不算完。

    “韩少想不想弄几个零花钱?”刚才说话的人收回目光开口问道。

    “什么行业的?”韩兴往沙发上靠翘着腿慢慢晃悠着,带来的艳丽女子拨了颗提子放进他的嘴里。

    “药品,和日商合作的,不过有点哪个......”陈翔挑了挑眉毛。

    韩兴意会的点了点头开口说道:“这个我不碰,你知道我家老爷子的脾气,要是知道我用他的关系弄这个非打断我的腿不可。”

    “对方开的价格可不低,而且日元支付。”陈翔有点不死心。

    “很下本钱啊,可这方面的批文我可玩不转,你又不是不知道国家对药品严管政策,别到时候狐狸没逮到,还惹了身骚。”韩兴摇了摇头。

    看到韩兴的态度陈翔脸上露出失望的神色,知道这笔生意自己没法接了。不过虽然拿不到钱有点肉疼,不过他又不止个买卖,于是不再纠缠岔开了话题,

    “听说韩少最近想要做倒爷了,货都准备好了。”

    “看人家玩的热闹,跟着掺和下,我船,魏飞那边船不是什么大动静跟着大头跑着玩。”韩兴嘴角露出丝嘲弄的笑容。

    “我没时间,要是有时间我也跟着跑跑,东哥的大名可是响当当的。”陈翔的语气中充满了揶揄。

    东子能和他们这些家庭背景不简单的官二代齐名,甚至还要压他们头,让这些人十分不服气。

    毕竟他们什么身份?东子什么身份?他们有的家庭能够和开国元勋拉上关系,比如说韩兴的爷爷就是开国少将,现在身体依然健朗。

    东子那边才几个子儿?就那几个穷亲戚最高官职不过副厅级,副厅级在燕京算个官儿?要不是他会钻营赶上了当时的政策,个胡同里冒出来的泥腿子怎么可能和他们这些大院儿里的孩子相比?

    所以对于东子做什么,不少人都用眼睛盯着呢,只要东子这边动,就有不少人跟上,其中以西城的韩兴,南城的魏少最为活跃,因为他们是第批跟着东子捡钱的。

    好处捞到不少,但总是跟风让他们十分不爽利,于是更看东子不顺眼。虽然现在路子广了,不再做那些丢身份的二道贩子,但他们还是时不时的会恶心下东子。

    毕竟两船货物看起来不少,可能赚几个钱?他们随随便便弄两个批文,在会所中搂着美女喝喝酒打打牌就不比这个少。

    “有机会可以抽时间插脚,别的不说这个东哥做生意还是不错的,至少都赚钱不是?”韩兴笑语气带着嘲讽。

    “也就是赶上了好时候,不过泥腿子就是泥腿子,别的不说再过几年韩少拔根腿毛都比他腰粗。”陈翔不屑的哼了声,随即又想到了什么:“听说杨家宴开分店了,在城南那边?”

    “好像是有这么回事。”盯着东子,和东子有最多合作的杨家宴这边自然也少不了眼线。

    “那......”

    “东子可以随便捏捏杨家宴那边就算了,虽然他们家的根儿就是个苦哈哈出身的教书先生,可哪位教书先生现在的位置太敏感,而且还经常和上面几位打交道,我们要是处理不好,他和我爷爷那边歪歪嘴,我以后别想出来玩了,很有可能被扔到兵营里去。”

    “哪位是惹不起。”陈翔点了点头:“你说哪位怎么就那么聪明,听说现在不少政策都是他那个政研室捣鼓出来的,开始还有人反对,可只要过段时间就会发现他是对的。”

    说道周义仁陈翔脸上也不禁露出佩服的神色,虽然没和这位见过面,可作为地位不低搞批文的掮客对政策自然需要敏感,不然踩到雷区就完蛋了。

    所以对于政策的方向有点心得。而作为政研室的把手周义仁,自然是他关注的对象。

    当然这样的关注只是十分留意,同时大部分只是听说,他还没本事打听到核心的政策动向。只有政策已经实施出来之后,他才会马后炮的知道些什么,然后再听到些这个政策出来时候,谁反对,现在灰头土脸之类的风言风语。

    “听说首长的智囊团中他的地位都不低,还坐在那个位置上,不是聪明人能行?反正我家老爷子不止次夸他,说要是放在古代他至少是个丞相。”虽然和东子那边不对付,但对周义仁韩兴还是敬佩的。

    不敬佩也不行,老爷子都敬佩的人他能不敬佩?就算不敬佩,他敢惹?

    “既然老爷子都称赞,咱还是躲着点走吧。”陈翔点了点头。

    做他这行的最重要的不是怎么揽生意,而是分清楚什么能做,什么不能做,这笔买卖丢了,还能做下笔,要是得罪了不能得罪的人别说饭碗砸了,能不能再四九城待着都是个问题。

    在周雅听了杨东旭的建议,不是租,而是直接把店铺买下来之后,杨家宴的分店开始紧锣密鼓的装修。

    杨东旭从伊万哪里拿到了个电话,于是跑到大使馆打了个电话。没办法现在家里虽然有电话,但是打不了国际长途,哪怕对方就和中国这边隔着条河,但也打不出去。

    在电话中没有多谈,只是说了个大概的情况,约了见面地点和时间会面后就挂了电话。

    三天之后杨东旭和周义仁说了声,又去大四合院打了声招呼,然后和东子起出发,没错这次杨东旭准备亲自过去,因为有很多事情东子谈不合适,他需要亲自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