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0章 香港来人
    跑进屋里桌子上摆着两个鼻烟壶,旁边还有三条黑漆漆的东西尺多长,看了看鼻烟壶,感觉挺漂亮的至于能值多少钱他也不懂,所以就是拿在手里把玩了下。

    好奇的凑到黑漆漆尺多长成人大拇指粗细黑条上闻了闻,味道不是很好,有点像是腌制的腊肉。

    “玄老头,那三条什么东西,你买腊肉了?”把鼻烟壶又丢在了桌子上,杨东旭走出了屋。

    对于这些古董价格估算玄老头是行家,所以这两个鼻烟壶要是能够放在地下室,玄老头会自己放进去的,不用杨东旭多事。

    “风干的虎鞭,年前我不是去北边那边帮你收药吗,遇到了几个熟人提了句,这是上午那几个熟人托人带过来的。”

    “那玩意就是虎鞭真的假的?”杨东旭有些惊讶,回头又往屋里看了看。这玩意只听过没见过,据说大补,尤其是对男人下边。

    “我眼不瞎。”玄老头眼睛睁开条缝斜着看了杨东旭眼。

    “你真的准备续弦了?对方是谁,我认识不,要不要我给你把把关?”杨东旭对玄老头挤了挤眉毛样子有点猥琐。

    “我续你个蛋。”玄老头突然暴起想要揍杨东旭,但却被早有准备的他躲开。

    “你不续弦要这个干嘛?现在**可是犯法的。”远远躲在花圃后面的杨东旭大声喊道。

    “我迟早要揍你这个小王八蛋顿,不然早晚被你气死,那是给你吃的,不是我自己用的。”玄老头额头上的青筋直跳。

    “你就算不要好意思,也不用找这个借口吧,我才对多大能吃那玩意?就算能吃,我十八岁之前不能破身,同时我下面发育很正常,每天早晨都竖旗杆,也用不到那个东西啊。”杨东旭撇了撇嘴,觉得玄老头在糊弄自己,肯定是给他自己用的。

    “还不是你个小王八蛋练功不用心,这都几年了根基还是没打牢靠,我准备给你再务实务实。”玄老头气呼呼的说道:“疼你个小王八蛋还不如疼条狗,会儿我就把那几条东西拿去喂狗。”

    “我现在吃那个东西真的没事?”杨东旭虽然有点信了玄老头的话,但心里还是不敢肯定,而且心里也充满了委屈:“再说,我每天练功都很勤奋的好吧,没有天晚起的。”

    “勤奋个蛋,练功需要冬练三九,夏练三伏,你个小王八蛋每天只练不到个时辰也算练功?要不是拿药帮你务实基础,你还不知道猴年马月能感受到气感呢。”玄老头没好气的说道。

    “额......我还以为我是个天才,不需要练那么长时间。”杨东旭有点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

    他虽然每天都练功,不过时间的确短了点,个多小时,最长两个小时的样子,运动量还不如体育生呢,和当兵每天需要的训练更是没得比,每天练两个小时就想成为高手,似乎真的有点想多了。

    “就你这点小根骨,你要是天才,狗都能成仙。”

    “没这么夸张吧?”杨东旭有点不服气。

    “要不要我给你找个人试试,让你知道下什么叫高手?”玄老头有坐回了躺椅上,侧着头看着杨东旭。

    “你不会想揍我,所以找了这个借口吧?”杨东旭没有走回去,他嗅到了阴谋的味道,坚决不上当。

    “我要是和你动手,真的怕忍不住巴掌把你拍死,会儿中午有客人,你要是不服气让他和你伸伸手。”

    “中午有客人,多大呀?你北边认识的朋友?”杨东旭不禁有些好奇的问道。

    “南边来的,香港那边的人,应该有20岁吧。”玄老头脸上露出回忆的神色。

    “你还认识香港那边的人,还20岁?”杨东旭满脸的不可思议,显然是不信。

    这就好像个山旮旯的人,说自己认识皇城里面的大官样,这已经不是在吹牛了,明明就是没睡醒说胡话呢。

    “我怎么就不能认识香港那边的人了?”玄老头的目光变得不善起来。

    “能认识能认识,你老认识国家主席都正常,认识香港人算什么。”杨东旭立马赔笑道。

    他感觉到玄老头真的想要揍自己了,所以不能再拱火,不然屁股肯定遭殃。个七十多岁的老头子身手依然矫健,就连武爱兵这个身手很是不错的退役精兵都不是对手,更别说杨东旭这个半大的孩子。

    “他爷爷和我有点交情,现在不是改革开放了吗,所以前段时间联系上了,会儿他代表他爷爷过来拜访下,你也跟着招待下,和他谈谈感觉不错就处处,没兴趣就当远方亲戚时不时的走动下就行,等那个老头子过世了,你理不理他们家自己决定。”玄老头晃着摇椅淡淡的说道。

    “处处?女的啊,漂亮吗?”杨东旭眼睛亮。

    “你迟早死在女人肚皮上。”玄老头恨铁不成钢的瞪了杨东旭眼,“男的。”

    “男的处个屁,我性取向又没问题。”杨东旭嘀咕了句,跑道屋里搬了张躺椅坐在池塘边。

    然后上前院把鱼钩拿了过来,也不用鱼竿,翻了花圃中几块砖头找了点蚯蚓挂上直接把鱼钩扔进池塘中,另外端系在躺椅上开始钓鱼。

    鱼是去年和武爱兵起在大前门那边抓的,有鲤鱼,混子,还有鲫鱼什么的。池塘里种了莲藕,杨东旭从燕大校园湖里偷来的,此时荷花开的正旺。

    池塘边种的柳树这几年已经有了点样子,风吹树叶沙沙的响,在配上头顶上的葡萄架,躺在院子里钓鱼很是惬意。

    “他们家在香港那边有点势力,如果不讨厌可以多交往下。”晃动着摇椅闭着眼睛的玄老头又说了句。

    “他爷爷和你什么关系啊?”杨东旭有些好奇的问道,玄老头很少像这样叮嘱他,更何况还是因为个没见过的香港人。

    “算是族的,不过血脉有点远,和他爷爷曾经起处过事。”玄老头闭着眼睛在摇椅上继续悠哉悠哉的晃悠着。

    “神神秘秘的。”看到玄老头不想说的太明白,杨东旭撇了撇嘴躺在椅子上开始钓鱼。

    不过玄老头既然反应什么平淡,显然不是上门寻仇的,看上去好像也没有什么厉害冲突,所以见见就见见吧,杨东旭倒是无所谓。

    边翘着二郎腿不断晃悠着,边嗑瓜子,时不时看眼池塘中的鱼漂杨东旭说不出的自在,要是这个时候有点小酒再来盘花生米那就完美了。

    想到酒杨东旭就想到那三个虎鞭,这玩意他虽然听说过,不过怎么吃还真的没有研究过,虎骨酒知道,虎鞭酒有没有不大清楚,或者像腊肉样炒着吃......

    想着想着迷迷糊糊杨东旭就睡着了,葡萄藤下的小太阳太容易让人入睡了,不知道睡了多久他感觉躺椅被人晃了下,睁开稀松眼睛的时候玄老头站在他身边。

    “去开门。”

    “哦。”杨东旭揉了揉眼睛站起来伸个懒腰心里嘀咕着:“找机会安个门铃,不然院子太大这敲门声太考验耳力了,不过玄老头什么鬼,耳朵竟然比狗都灵。”

    从后院跑出来过了垂花门,杨东旭才听到几声有节奏的敲门声,费力的把门打开,这玩意全部用硬木制作分量的确不轻。个青年映入他的眼帘。

    仔细看了下青年的长相和玄老头长的没什么相似的,应该没有直接的血缘关系。礼貌的问了声好杨东旭领着青年往院子里走。

    青年年龄看上去二十岁左右,嘴唇上的胡须并没有刮掉,泛黑的胡须配上稚嫩的面庞,让他显得多了几分沉稳。

    相貌十分帅气,虽然杨东旭不想承认,但对方的确比自己帅那么点点,尤其是他留着‘郭富城头’也就是郭富城年轻时候那种三七分的蘑菇头,比内地现在满大街的用手工推子推出来的头要帅气多了。

    “晚辈富察明给玄爷请安。”来到内院玄老头依然老神在在的坐着,富察明把手中的的礼物放在旁边石桌上,恭恭敬敬的跪下磕头请安,这礼吓了杨东旭跳。

    “过去的事情过去了,现在没那么多俗礼。”玄老头看了富察明虽然嘴上说的客气,但却并没有阻止,而是受完了富察明这礼才开口说道:“起来吧,你爷爷身体还好吗?”

    “谢玄爷挂念,爷爷身体还算硬朗,本来他想亲自过来,只是对内地还是有点......”

    “那就有机会再见吧。”玄老头点了点头。

    “其实来之前爷爷也有所交代,要是玄爷愿意的话,现在去香港的手续比以前要好办很多,实在不行可以走别的途径的。”富察明垂手站在旁,像个晚辈在接受长辈的问话。

    在玄老头观察他的时候,其实他也在观察玄老头。他不明白来之前自己爷爷为何千叮咛万嘱咐让自己见到眼前这个老人定要行大礼,而且必须客气执晚辈礼,不得有丝毫的不敬。

    说真的长这么大富察明还是第次见自己爷爷这么认真严肃交代件事情,而且当时自己爷爷提到眼前玄爷的时候,似乎还有点......有点畏惧,没错,不是普通的害怕是畏惧,他从来没有在爷爷身上感受到这种情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