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8章 什么都要学
    周义仁设想中让杨东旭有个欢乐的童年,以及更多的同龄朋友显然很难实现了。

    不过他不是个古板的人,知道早慧的杨东旭似乎和同龄人玩不到块去。这几年的时间也证明了这点。

    因此既然没用,杨东旭也没有表现出没有同龄朋友之后那种孤独寂寞,或者养成什么偏执的性格。周义仁知道自己这个干孙子的教育模式的确要改改了。不然上学就不再是为了自己干孙子好,而是在耽搁他的时间。

    还好这点他发现的不算太晚,而经历万军这个意外之后,杨东旭也真正的开始收心想要多学点东西,而是不是利用自己聪明的脑袋多吃多占时机也刚好。

    “不愧是改革室的把手,眼光的确独到,不但知道往前看,也知道低头看路。”周末杨东旭来到大四合院,杨东旭收心调课准备多学些东西打基础的事情,玄老头显然是知道了,对于周义仁的目光不禁有些赞叹。

    “我干爷爷自然厉害。”杨东旭脸的骄傲。

    对于周义仁他是打心里佩服,所以然他有的时候和会和自己干爷爷谈些大时代方向什么的。但他就是纸上谈兵只知道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

    可周义仁却是脚踏实地匍匐着身子前进,对于时代发展的把控,以及那些能够付诸行动的计划和办法,经常让杨东旭有眼前亮的感觉。

    因此短短几年的时间,周义仁就成了改革室的把手,还兼任着其他几个重要工作。经常出入于中南海和站在权利金字塔顶端的那些人讨论国家大事,国际大事,很是得些领导人赏识。

    “他厉害管你什么事情?你要是有你干爷爷半的谨慎,也不会弄得现在差点引火烧身。”玄老头哼了声。

    “马后炮谁不会,你不也没我干爷爷聪明吗?咱们俩大哥不说二哥。”杨东旭撇撇嘴。

    “我承认小周的确有本身有才学,就算放在古代做个丞相都够资格?但老道我的眼光就差了?我要是眼光差,会教你学那些琢磨人心思和布局的手段??”对于自己被周义仁比下去玄老头似乎有些不服气。

    “这个......”杨东旭愣了下。

    此时回想起来玄老头教自己学的那些对人心利用和把控,以及‘千门’的些布局手段,还有其他五花八门的技能技巧,好像并不是心血来潮闲的蛋疼。

    如果说周义仁是想要从正途正把已经有点走歪的杨东旭掰回来的话,那么玄老头就是想要让杨东旭即便是走歪了,也能有技傍身以后不会活的比其他人差。

    两个人虽然出发点不同,但都是为了他好,而且都是用了心思的。

    “小子以前莽撞了,多谢玄爷爷的关心和厚爱。”想明白其中的道理之后,杨东旭起身对玄老头行了个大礼。直到现在他才知道,原来玄老头看似严厉的背后,原来藏着对自己如此的关心和照顾。

    杨东旭这礼弄得玄老头愣,时间不知道说些什么好。

    “你就是属狗的,看到骨头才会摇尾巴?”对于杨东旭的感谢,玄老头显得十分受用,但言语上依然不客气。

    “无论属什么,以后都要给你养老送终,骂我等于骂你自己。”杨东旭哼了哼。

    “你就是个混账。”玄老头瞬间火大。

    可听到杨东旭和自己顶嘴,玄老头虽然火大,但原本被杨东旭声‘玄爷爷’弄的七上八下的心瞬间落回了肚子里。

    对于杨东旭的恭敬他时间还真的有点不习惯,清晰的感觉到自己心态的变化,玄老头不禁在心里骂了声贱脾气。

    “中午吃什么?”对于玄老头的发火杨东旭直接无视了,而是关心起中午吃什么的问题。

    “吃个屁,和你在起久了,我至少少活十年。”玄老头气呼呼的站了起来,嘴上虽然说这吃屁,可还是起身向厨房走去。

    杨东旭屁颠颠的跟在后面,他记得早晨的时候玄老头弄回来只野鸡已经清理好在坛子里用作料泡着呢,贵妃坛子鸡绝对是玄老头的拿手好菜,和纳兰老头不经常做的佛跳墙有的比。

    “你虽然出身农村,但性格太霸道了点,什么都想插腿捞笔,就算做皇帝都没你这么贪的,天底下好东西多得是,你能全弄到自己家来?”掀开坛子盖向里面看了眼,玄老头点了点头,同时对杨东旭说着话。

    旁的杨东旭不好意思挠了挠头,他也是最近才发现,原来只是个宅男的自己其实是个贪婪的人。

    重生前只所以是个普通人,没有显示出这方面的性格,主要是条件不允许。

    这就像后世网上那些仇富仇官谩骂的人样,这些人只所以骂的那么凶,不是因为真的仇富仇官,而是在骂自己手里没钱没权力。

    要是有钱有权力,他们可能做得比被他们仇视的富人和官员更加的过分。现在杨东旭无疑是有了钱,也有了影响权力的能力。因此就贪婪的性格就冒了出来,什么事情看到都想捞把。

    不过还好杨东旭足够幸运,有周义仁这个可以把他引导走上正途的干爷爷。还有玄老头这个让他即使走上邪路也能过得很好的长辈。不然即便他是重生者,以后会怎样还真的不好说。

    毕竟他的贪婪之心已经开始膨胀了,而且只看到利益,却没有看到身边潜在的凶险。要是不知道悬崖勒马以后肯定栽跟头。

    他只是重生了,并不是长生不死的,要是脑子不够用被人下黑手,或者挖坑使绊子什么的,样会身败名裂,这个世界最缺的是聪明人,最不缺的也是聪明人。

    仗着重生就可以笑傲天下?那你真的是想多了。连影响世界的伟人有的时候都会犯错,你个宅男重生者,敢说自己辈子就能没病没灾的舒舒服服活到80岁?

    边站在旁边反思,杨东旭边吞咽着口水,两个小时之后当坛子从火灶上端下来之后,杨东旭已经忍不住了。

    他不是死心眼的人,也不是个独断专行听不进去其他人意见的人。所以既然知道错了他会用心改正的,有了明确的方向他可以说是神清气爽,这个时候再配上坛美味的贵妃坛子鸡,简直就是人生如此夫复何求啊。

    “老头,这里面放了不少中药,应该是像我这样的小孩多吃点补补好长个子,你半截黄土都埋到咯吱窝的人吃这么多干嘛?难道你想给我找个玄奶奶?”看着玄老头下筷子捞肉,嘴里啃着鸡腿的杨东旭大呼小叫,赶紧把只鸡翅膀捞到碗里。

    “要是放在我以前的脾气,我巴掌拍死你信不信?”滋溜声把酒盅的酒吸进嘴巴里,玄老头毫不客气把手里鸡腿的骨头丢到旁,把另外只鸡翅膀捞进中级碗里。

    “把我拍死,你不就真的成了绝户了。夜踢寡妇门,挖了绝户坟,地痞流氓成名手段,你下子就占了其中两大经典手段之知道不?”

    “小周简直是造孽,怎么把你这个小崽子从山沟沟里带了出来。”玄老头伸手想要揍杨东旭。

    不过边说话,边往碗里捞肉的杨东旭瞬间端着碗跑开。按理说被玄老头揍了好几年了,应该习惯了。可玄老头手底下有功夫这个真的没办法习惯,每次他都能把杨东旭打的哇哇直叫,还不会留下什么淤青暗伤。

    “我家是平原没有山,连个土山都没有,只有条河......”端着碗的杨东旭蹲在不远处花圃的石凳上,边啃着骨头,边不耽搁和玄老头斗嘴。

    这样的幕这几年经常出现在只有杨东旭和玄老头两个人的时候。杨东旭虽然心里尊重玄老头这个长辈。

    但和玄老头相处的时候,两个人像损友的意思更多点。似乎天不相互挖苦下,两个人都浑身不自在样。

    个星期去上天的课,这是周义仁和那军民商量出来的结果,可个星期六天不用上课的杨东旭却变得更加的忙碌。

    原本只是偶尔请教下老师半吊子的德语排上了日程,中央艺术学院那边周义仁也有熟人,于是杨东旭有了好几个专职老师,从音乐创作,到乐器,再到歌唱技巧和种类格外齐全。

    除了这个杨东旭还经常往表演系,以及导演系跑。表演什么的只是多学学知道点东西,这个是玄老头让他学的,人生就像场戏,不会表演就不会生活,所以即便是杨东旭没有当演员的梦,但演戏是必须要学的。

    既然表演都学了,于是杨东旭干脆把导演的些知识,或者编剧的些知识起学了。技多不压身趁着自己年轻记忆好,能多学点东西就多学点东西,反正以后也能用得着。

    除了这些杨东旭还报了美术系和建筑系。总之周义仁把后世父母给孩子报兴趣班的热情拿了出来,或者说怕杨东旭有空闲时间琢磨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他的热情已经有点过火了。

    根本不是再给杨东旭报兴趣班,而是直接冲着全才班去的,相对于玄老头什么都教,只要几样精通其他了解就好。周义仁对杨东旭的要求却是必须都学好了,不然竹板炒肉伺候。

    所以很长段时间杨东旭都感觉,自己好不容易从个大坑边缘幸运躲开,结果掉进了个更大的坑中,而且这个坑短时间内还不准爬出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