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3章 玄老头去哪里了?
    不单单万军这边感觉事情里透着古怪,其他几家也是这样的感觉。在这个年头能弄到船做二道贩子的显然都不是什么普通人,不然也拿不到货轮jin ru内地的手续不是?

    无论是上面有意做试验没把手续卡的那么紧,还是别的原因。总之现在能做贸易的都是小鸡不尿尿各有各的道。

    因此既然把东子这边当做了指路明灯,调查的自然不会只有万军家。同时所有人也都认为,东子能发家是靠周义仁的指点。

    可指点之后周义仁对这些事情似乎不管不问了,很少再和东子见面什么的。倒是经常陪杨东旭这个小屁孩玩?难道东子和武爱兵真的比他们聪明,随便指点下就开窍了,不用再向周义仁请教?

    带着这些疑问,这几家人的盯梢就更紧了。只是除了最亲近的几个人,杨东旭很少在外人面表现的太突出,所以他们就算想破头也想不到,这些事情和周义仁没关系,而是杨东旭这个经常在他们眼皮子地下晃悠的小屁孩捣鼓出来的。

    “7万5啊,第名啊,***,你怎么就不再上去点呢,难道老子真的要遭遇次滑铁卢,给小rb白打工?”打开包裹先看了下小野松智邮寄过来关于漫画销量和rb经济方面的报纸,杨东旭揉了揉额头。

    《龙珠》从去年开始连载,之后发而不可收拾长期霸占着rb漫画界第的宝座。对于天下武道会之前那些并不是很精彩的情节。

    因为rb漫画也算是刚刚起步没多久,所以前面在后世看来略显枯燥的内容,也让人看的津津有味。这让杨东旭并没有加快连载的意思,依然不紧不慢的更新着。

    可成绩好自己全赚不到钱,这让杨东旭就蛋疼了。都是自己辛辛苦苦的成果,结果所有钱都进了集英社的腰包算是什么回事?

    “难道还要再开本漫画?”把手里的报纸扔到边,拿起最近出版的《龙珠》漫画看了两眼杨东旭眼中露出沉思的神色。

    虽然他有着绝对的信心,集英社现在无论赚多少钱,总有天会全部给自己吐出来,属于他的那份肯定是不会少,可这都快年时间了,看着别人吃肉自己连汤都喝不到,心里十分不爽不是?

    “算了,天下武道会的内容已经开始连载了,再看看成绩再说吧。要是还不行,那就再连载本漫画,老子就不信凭借《龙珠》的成绩,老子再连载漫画的时候要分成合约,你们敢不给?”

    杨东旭撇了撇嘴把这件事情先扔到边,然后从包裹中把些画笔以及稿纸拿了出来。相对于国内连漫画还不知道是什么的环境。

    已经起步的rb在画漫使用的工具自然更好更专业些。当然这不无杨东旭心里不平衡,占点小便宜找下平衡的因素在里面。

    集英社面对杨东旭这点小脾气,自然举手双手赞成,虽然邮寄包裹的手续有点麻烦,同时费也不低。

    可相对《龙珠》给他们创造的利润而言,简直连九牛毛都算不上。所以这些杨东旭耍小性子索要的东西,他们都尽量满足,不但给,而且给的还都是最好的。

    82年的春节,要是说和往年有什么区别的话,那就是社会环境更加清爽了,人们脸上的笑颜多了起来。同时第节春晚就要播出了。

    重生前第届春晚什么时候播出的杨东旭并不知道,在他的印象中电视机是90年之后才出现在家里的,当然电视机的出现也是因为90年之后,电力终于走进了农村的原因。

    不说第届春晚今年播出,是否是因为严打之后大环境需要安抚,总之央视除了新闻联播终于推出新东西了,这对内地的娱乐市场来说无疑是个好消息。

    今年杨东旭依然没有回家,武爱兵在深圳那边忙的不可开交过春节也没回燕京,自然不能送他回家。东子那边年底正和另外三家竞争市场呢,剩下自己干爷爷不用说了,已经加班好几天不见人了。

    玄老头最近段时间神出鬼没的不知道神神秘秘在弄些事情,至于周雅,严打刚过去周义仁显然不会让周雅这个妙龄少女和杨东旭这个小屁孩起出远门,因此春节杨东旭只能留在了燕京。

    武爱兵不在杨东旭原本想要请他母亲过来起过年,不过被拒绝了。这两年随着武爱兵的的发展,他家日子好过了不少,虽然女儿和女婿看不起经商依然在厂里上班,但不再缺少那口吃的,因此她去了自己女儿家过年。

    大年三十杨家宴正式关门谢客,先是忙上忙下的贴对联,等到下午的时候屋内十几个人叽叽喳喳的很是热闹。

    人群里最多的是面容姣好的女服务员,不是杨东旭是个颜值控,可是作为服务员长相太寒碜客人看着倒胃口不是?

    除了女复原还有三四个男服务员,以及纳兰易家子。经过这两年的观察纳兰易似乎心里已经踏实不少,于是把乡下的老伴、儿子和儿媳起接了过来。

    儿子和儿媳在杨家宴中帮忙,个三岁的小孙子平常自己老伴带着,有的时候也跑到小四合院中玩,虎头虎脑的很是可爱,就是不知道是不是在农村吃不饱饿的,看到什么都咬口让杨东旭很是无奈,他的手臂,大腿都被咬了好几次了。

    “纳兰爷爷你知不知道玄老头去哪里了?”都大年三十了玄老头已经三四天见不到人杨东旭不禁有些担心。

    这段时间玄老头总是找各种理由要钱,除了买房子和老物件之外。说是给杨东旭每天泡的中药也要钱,至于中药以前怎么没说要钱杨东旭不知道,不过对于玄老头他是绝对的信任。

    杨家宴的收入周雅在管着。东子和以前武爱兵的收入杨东旭都丢给了玄老头。

    所以平常对于玄老头怎么花钱他从来不问,因此买中药也要花钱玄老头特地向他说了番,让杨东旭有些诧异。

    貌似玄老头并不是这么扭捏的人,平常钱怎么花也没见他向自己报备过。不过也就是诧异下,他也没怎么过问。

    “你怕不怕玄爷给你带来麻烦?”纳兰易停住自己手里正在剁馅子的刀转头认真看着杨东旭。

    “什么意思?”杨东旭挠了挠头脸的不解。

    “算了,等玄爷回来,让他自己和你说吧,不知道能不能赶上晚上的年夜饭。”看了眼院子里热闹的场景纳兰易脸上的神色有些复杂。

    这让杨东旭更加困惑了,心里喊着:“究竟什么意思你倒是说啊,说半不说了,弄的我不上不下的几个意思?”

    到了晚上玄老头依然没有回来,这让杨东旭更加担心起来,几次找纳兰易去问,可都被他岔开了话题,这让杨东旭更加摸不到头脑,不知道他和玄老头究竟在打什么哑谜。

    晚上七点《新闻联播》准时播出,大厅中喧闹的人安静下来,开始看电视。没错不再喧闹就是为了看《新闻联播》,在这个连台综艺节目都没有的年代,新闻联播也会人们非常喜欢看的电视节目,其火爆程度优胜于后世的那些偶像剧和肥皂剧。

    晚上八点年夜饭正式开始,周义仁终于从工作中脱离出来赶上了饭点,当周义仁坐在纳兰易身边主位上之后,于是大家举杯欢庆春节。

    今年家里是农村的杨家宴服务员留下的人数更多,已经习惯了燕京生活的她们,虽然把大部分的工资都托人带回了老家给父母,但自己却不怎么愿意再回去。

    女服务员和周雅做了大桌子,纳兰易的儿媳也陪在那边。后厨的男生坐在了另外个桌子上。

    然后是杨东旭这边的主桌,桌子很大只坐了纳兰易和周义仁,以及杨东旭这个小屁孩寥寥几人。就连纳兰易的儿子,要不是杨东旭说话很有可能和后厨的人坐在另外个桌子上。

    虽然大家平时看着熟悉,杨东旭也经常在饭店中跑来跑去,时常和男女员工开开玩笑,但三张桌子把主次和等级分的清清楚楚。

    对于这样的事情杨东旭不怎么赞同,但也不会反对。老辈人有老辈为人处世的态度,况且这个年代的人对于东家和长工也分得清清楚楚,他没必要非要让大家都坐在起,以表示他这个东家视同仁。

    不然不但纳兰易这样的老辈人不痛快,就连那些员工估计都吃不好饭,没有必要给自己找不自在。

    当开饭的时候第届春晚也开始播出,赵忠祥致开幕词,杨东旭终于在电视上看到了让自己熟悉的面孔。

    春晚的内容对杨东旭来说自然说不上什么精彩甚至有些简陋,但即使这样依然让大厅中的人看的津津有味,忘记了吃饭,连纳兰易的小孙子坐在他怀里,也是愣愣看着电视机,可见这个时代的人对于精神生活是多么的缺乏。

    边吃东西边看着电视,熟悉的面孔杨东旭并没有看到几个,毕竟他接触春晚的时候是90年之后家里买了电视机。

    那个时候眼前这些上春晚的人除了几个熟悉的面孔,其他的都不知道干嘛去了,没见过自然也都不认识。

    当春晚结束的时候大家都觉得意犹未尽,杨东旭有些兴趣阑珊的回去睡觉。

    回到四合院还没躺下,消失好几天的玄老头出现在他的眼前,样子有些狼狈,同时神情也极为的疲惫。

    “这是怎么了?”杨东旭脸惊讶的问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