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8章 严打
    这夜很多人都无法入睡,许多的政府部门的灯光就没有灭掉过。被喊去看会的周义仁也是夜没有回来。

    东子和武爱兵匆匆赶来了次,三个人谈了个多小时,最后东子面色沉重的离开。他有没有暂时离开燕京的打算杨东旭不知道,能说的他已经说了,走不走东子会自己斟酌。

    直到第二天的中午周义仁才拖着疲惫的身体回来。

    “怎么样了?”杨东旭急忙问道。

    “从严从重处理。”周义仁不满血丝的眼睛看着杨东旭:“你和我说实话,你到底有没有惹事。”

    “您就把心放进肚子里吧,我就买了几个院子做生意而已,和街面上那些人没有任何的瓜葛,东子去年就不混了而是安心做服装生意,以前那做哪些事的时候,我还没认识他,就算他出事和我也没啥关系不是?”杨东旭安慰着自己干爷爷。

    昨天夜他也没睡好,反反复复把所有事情都想了遍,唯能够牵扯到他的两件事,个就是地安门大街那边几个混混被打断腿的事情,另外个就是去年成哥那件事。

    不过成哥那件事情已经过去很久了,地安门那件事情更是过去年多了,能不能再翻出来还是两说呢。

    就算这两件事情都被翻出来,他也没多大事,首先成哥的事情是他勒索在先,而且还拿了钱。要是把和杨东旭这件事情说出来,只会加深他的罪责。

    更何况到时候杨东旭还可以说成哥勒索自己,所以自己找认识的东子教训下他,他还只是个孩子不在街面上混,而且事后还赔了钱,所以这件事情就算被翻出来问题不大。

    倒是地安门那几个混混的事情虽然过得很久了,但问题有点严重。毕竟那可是几个人都被打断腿,和杨东旭个小孩砸了成哥两板砖出气有着本质的区别。

    不过这件事情只有东子知道,而且杨东旭当初办这件事情的时候也没有留下什么把柄,整件事情的过程都是通过‘意会’东子知道了才去做的。所以就算被翻出来可能有点麻烦,但问题也不是很大。

    “你心里有点谱,这件事情闹的很大,不单单是燕京,根据地方上送上来的些材料,很多地方也不太平。”再次得到杨东旭的保证周义仁才算安心下来。

    同时杨东旭也确定明年出现的严打,在今年就拉开了序幕。从严从重在严打时期的解读就是:可抓可不抓的坚决抓,可判可不判的解决判,可杀可不杀的坚决杀。

    尤其是最后句‘可杀可不杀的坚决杀’可以看出这件事情上国家到底是什么态度。这个时期点小错都会被无限放大,社会上的魑魅魍魉扫而空,凡是身上背着事的都惶惶不可终日。

    没有等到第二天,在周义仁回来之后不到三个小时,整个燕京街面上就充斥着警察,甚至还能看到部队的身影。

    大街小巷到处都是抓人的,杨东旭这边也有人过来问话,不过周义仁在政府部门工作,武爱兵又是个退役的战斗英雄,玄老头那边深居简出认识的人根本不多。

    所以询问的时候主要是问了下有没有接触过犯罪团伙,有没有和犯罪团伙有什么往来什么的,这让杨东旭悬着的心稍稍放下了点。

    但过了几天之后又有警察上门,这次并不是简单询问,而是直接问了东子的事情。杨东旭问三不知,他还只是个八岁的孩子很有欺骗性。

    整件事情武爱兵做了回答,同时周雅也被问了些问题。尤其是在地安门那边卖包子被调戏的事情,对于杨东旭找东子教训那几个小混混的事情周雅并不知道,所以只是实话实说,对于几个小混混被人打断腿也很惊讶。

    和东子的关系很好解决,简单的合作伙伴,两个人签的有合同在,而且都是由营业执照的,同时两个人合作的之后东子也没犯过什么事。

    至于之前那些事他们也不知道,所以没什么好回答的。所以这件事情最后只能不了了之,毕竟杨东旭这边的确没什么问题,主要问题在东子身上,所以他们需要找的是东子,而不是杨东旭。

    至于地安门那几个小混混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被人打了,再说他们被打的时候已经距离调戏周雅过去了段时间。

    再加上周雅好像怕了那几个小混混没敢再去卖包子,而是搬到了王府井这边来住,也洗清了定的嫌疑。所以几个混混被打被归结到在街面上混得罪人了有人报复所致,至于得罪了谁被人报复,那他们得罪的人太多了,估计会变成桩悬案。

    “以后做事有点分寸,你是聪明,但聪明反被聪明误明白吗?”把调查的人送走周义仁目光十分严肃的看着杨东旭。

    别人或许不清楚,他还能不知道?听到调戏自己女儿那几个混混被人打断了腿他心里就十分清楚这件事情肯定是杨东旭做的。

    对于杨东旭为什么这么小,就有这么强的报复心理他不明白。可有前车之鉴在这件事情就是自己这个干孙子的手笔无疑。

    不过让他松了口气的是,除了这件事情其他事情的确和杨东旭都无关,也就是只要没惹到自己这个干孙子,或者触及到他的底线,他基本上就是嘻嘻哈哈的赖皮脸是无害的。

    这也是无论是大老六的事情,还是这几个混混的事情,周义仁虽然听了之后不高兴,但只是叮嘱,而没有教训,甚至还有点放纵杨东旭的原因。

    “我最大的愿望就是赚点钱混吃等死,所以没人惹我,我也乐得清闲,怎么可能到处惹事?所以你把心放在肚子里,我不会耍什么小聪敏做踩线的事情的。”杨东旭躺在椅子中吃着葡萄。

    玄老头四合院里的葡萄树没去别的地方,去了大四合院,去年移植过去没有结果,今年挂了不少串串的很是诱人。

    再加等了这么多天,终于等到了自己父母的回信,从劳教所的小叔现在很本分,也变了些知道下地干活了,所以严打派出所上的人只是过去问了下,没出什么事,这让他彻底放下新来。

    此时他终于能够体会自己老爸为何次又次的伤心,可次又次帮他小叔擦屁股的心理了。都是家人,遇到事情能眼睁睁的看着不拉把?

    “你刚才说什么?”周义仁转头看向自己的干孙子。

    “没,没说什么。”杨东旭抓了串葡萄撒腿就跑。

    下刻直鞋子从后面飞了过来,不过没有打到杨东旭。

    “出去就别回来了,混账东西。”看着窜出大门的杨东旭,周义仁恨铁不成钢的喊着。

    他直给杨东旭不断灌输的思想是做国家栋梁,甚至让杨东旭上完大学之后直接从政,这样自己干孙子那让人匪夷所思的才华才能发挥最大作用,给祖国的建设增砖添瓦。

    对于自己干爷爷这种望子成龙的愿望,杨东旭是十分能够理解的。但却会坚决抵抗到底的,对于当官他真的想过,但也仅仅只是想想而已。

    自己几斤几两他比谁都清楚,利用时代发展的大方向赚钱还行,当官也不是不行,但那种斗争对智商和情商要求太高了,就算不会站错队伍,但不代表他就不会被人坑啊。

    所以对从政他是坚决抵抗的,不过这件事情也说不定。按照他现在的赚钱速度,说不定等他大学毕业二十多岁的时候,突然迸发出了年轻人要弃笔从戎的豪情,从此跳进官场这个大染缸也不定。但现在嘛,他肯定是坚决不干的。

    轰轰烈烈的严打从四月份,直持续到七月份才能结束。这次严打把大混乱时期残留的那些还没来得及处理的坏分子,狠狠的清理了番,光执行死刑的就有将近五万人,被劳动改造的那更是多了去了。

    如此严厉的犯罪打击,让社会风气终于得到了改善,街面上以前那些到处晃悠的混混,不是被抓,就是夹着尾巴做人,给经济的发展创造了良好的社会大环境。

    于是在哪个个子不高的伟人再次会见撒切尔夫人谈香港问题的时候,已经对内地环境有定了解,同时对大陆以后发展的有信心的港商,开始不断的jin ru内地市场,对国内经济的发展起到了不小的推动作用。

    同时那首《我的中国心》通过磁带的传播瞬间火遍了两岸三地,街头巷尾到处都是听这首歌的。

    “歌曲?真的没有啊,直都没灵感所以直没写。”杨东旭摆了摆手说道。

    再对港台音乐市场相信做了番了解之后,除了邓丽君这样的经典之外,杨东旭所掌握的那些歌曲,或者熟知的那些歌手个都没出现。

    所以大量显示数据为基础的情况下,杨东旭做出了85年之后再在乐坛展拳脚的决定。毕竟他需要使用这些歌曲制定个计划,而不是用它们来卖钱。

    “是不是钱的问题?现在《我的中国心》大火,其他歌曲的成绩也不错,你的名气已经起来了,所以有人开价10万港币。”郝帆急忙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