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4章 小野松智
    又是个艳阳高照的大晴天,微微的寒风让人有些想要流鼻涕,大四合院中的葡萄架已经枯黄,只有花圃中的秋菊开的格外灿烂。

    在院子中茶几木桌两边,玄老头快速摇动着自己手里的骰盅,这个骰盅不是中国古代倒扣的碗那种形式,而是竹筒形状的,更靠近后世电视中那些赌场的赌具。

    最近杨东旭不知道脑子中那根弦搭错了,脑海中突然浮现后世看的那些赌侠啊,赌圣的电影,于是周末漫画也不画了跑大四合院这边来找玄老头学赌术。

    边学还在心中边感慨,自己重生之后为啥就没有什么超能力呢,学俄语和英语的日子简直不堪回首,这证明他不会觉醒超级记忆力什么的异能。

    现在迷上赌术又开始感慨自己为啥没有透视眼,弄的总是猜不中玄老头骰盅中的点数,结果整个院子里的落叶,屋里的那些家具全都是他个人打扫完的,想想都是泪。

    “任何事物都有规律可循,你首先要眼明,在骰子jin ru骰盅的瞬间看清楚它们的点数,相互处在的位置,以及彼此距离,是两个贴在起,还是犄角相对......”

    当杨东旭把厨房也打扫遍之后,并且把今天中午洗碗刷锅的活也承包下来,玄老头开始拿着手里的骰盅,指着盘子里的色(shai)子给杨东旭讲解。

    讲着讲着杨东旭就开始昏昏欲睡了,显然这种需要根据听到的声音计算色子在骰盅中如何**翻滚物理知识,再通过大脑运算,确定最终骰盅停下来色子点数的办法,和他想象中差距很大。

    在他的想象中可以听出色子是多少点的属于特异功能,或者神秘赌术什么的,你给我弄个物理加数学运算的科学解释算几个意思?

    不过很快昏昏欲睡的杨东旭就瞬间清醒过来,抱着头直吸冷气。玄老头的脑瓜崩可是很疼的。

    相对于杨东旭学他就教,没有什么强制必须学的科目相比。玄老头在教学时候十分认真,同时只要杨东旭选了学什么,那这个东西不说学到精通,但必须学会才行。

    也就说杨东想学什么都成,只要玄老头懂的他都教,可既然选了那就必须学好,虽然没有时间限制,但绝对不能在学习的时候偷懒。

    “你能不能摇出来个柱擎天?”抱着头的杨东旭瞬间精神百倍,瞪着两只眼睛看着骰盅。

    哗啦啦......玄老头手中骰盅晃动,里面传出急促但却十分有节奏的**声,随后往桌面上扣骰盅掀开,里面六个色子全部叠加在起形成个竖立的‘’字。

    “来六个六。”抛掉那些烧脑的听力物理和数学运算玄老头这手无疑让杨东旭学习兴趣大增。

    呼啦啦......骰盅继续摇动,依然是脱离桌面在空中摇摆,色子因为在巧力的作用下暂时摆脱了地心的引力,没有冲骰盅下方落下来。

    杨东旭趴在桌子上侧头向着骰盅口看去,发现里面六个色子不断旋转,有点眼花根本看不出什么东西来。

    啪,骰盅扣在桌面上,再次掀开里面六个色子全部都是六点朝上。

    “厉害,再来六个,哎呦......”杨东旭拍手称赞声,还没来得及继续兴奋,脑门上又挨了个脑瓜崩。

    “你当我是卖艺的呢?给我练,就从那个柱擎天开始,不光六个六。六个,六个二直到六个五你都必须给我摇出来,然后再练个和五个六怎么摇,两个和四个六怎么摇......”

    “你还是杀了我吧。”杨东旭哀嚎声趴在了茶几上,他感觉自己的时兴起似乎给自己挖了个坑,而且还是个巨坑跳下去很难爬上来的那种。

    耍无赖偷懒在玄老头这里显然是没用的,随便在杨东旭身上**几下,那刺骨的疼痛就能让好似瘫在茶几上的杨东旭猛然跳起,然后精神百倍的投入到练习过程中。

    如此无法反抗的苦难学习,让杨东旭好像回到了几年前,自己干爷爷拿着竹板让自己学俄语的时代,这种日子的酸爽普通人根本无法体会。

    在这样的个坑中爬呀爬,杨东旭就爬到了寒假的到来,年底大家更加忙碌,似乎只有他个人空闲着,回家过春节的事情就不用想了。

    不过相比于去年今天他并不是很想家,毕竟暑假在家刚呆个多月,而且燕京有照相馆,杨东旭拍了几张照片和信起寄回去,父母那边也没有让他回去的意思,直在说总是麻烦人家不好,让杨东旭在燕京不要调皮要听话。

    同时郝帆那边恰接的rb漫画社的人已经达成了初步共识,于是这几天回来到燕京和杨东旭谈具体合同的事情,漫画社依然是集英社,它的报价不是最高的,但给的条款让人很心动。

    小野松智这段日子过的很是疲惫,他从rb到香港至少飞了七次,才把这个合同拿下来,为此不单单是身体上,精神上他也极为的疲劳。

    但想想就要看到《龙珠》那犹如万千星辰中好似太阳样耀眼的作者,他心里就满怀激动。

    想起他第次看到《龙珠》时候的感觉简直就像看到了天照大神,可惜天照大神和他开了个玩笑,这么优秀作品的作者竟然不是他们大和民族员,竟然出生在落后的邻国,当他确定这件事情是真的时候,他再以为自己肯定是喝多了在做梦。

    在他的印象中,不,再全世界的印象中,那个落后的邻国似乎除了打仗厉害之外,简直无是处。可即便是打仗厉害,他们大和民族的随着不断科技和经济领先,已经让他们对这个邻国的畏惧越来越少。

    无论你的陆军是多么强大,但你无法走出国门,甚至无法度过海洋踏上rb的国土。你的威胁始终是有限的。

    所以小野松智从来没有想到过,哪怕是做梦也没有梦到过,自己有天会踏上落后的邻国国土,还是为了部漫画的签约。

    不过切的不可能已经演变成了事实,从好几家漫画社的明争暗斗中让他明白抓住这本漫画作者的重要性。

    再加上近些年己任的首相对于这个邻国的态度还算温和,右翼势力还在暗中积蓄力量。除了落后他对这个邻国没有其他偏见,这让他很快的调整好了心态。

    飞机落地之后他接受了十分严格的检查,没有办法这个年代除了大使馆中的外国工作人员,你很难在大街上看到其他外国人。

    中国对于外国人的jin ru虽然不像以前那么排斥,但还没有达到热烈欢迎的地步,小野松智和他随性秘书两人前来的手续,还是走的大使馆的路子。不然他们根本买不到飞燕京的机票。

    问了来的目的,问了工作,问了配偶,问了孩子,还问了父亲母亲,甚至还问了在哪里上的学......总之祖宗三代都问了个清清楚楚之后,小野松智才再工作人员的陪同下来到了王府井。

    原本还在头疼怎么去机场接人的杨东旭瞬间不头疼了,因为有人已经十分体贴的把人给送过来了。

    热情的把机场对外工作人员送走杨东旭松了口气,同时也感觉见外国人似乎并没有自己想的那么麻烦。

    他原本以为外国人进燕京会时刻被监控着,其实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夸张,虽然现在政府对境外来客态度十分严谨,但不可能所有人都当做间谍对待,更何况再傻的国家也不能用个好似夜里萤火虫样明显的本国人坐飞机走正规程序过来当间谍。

    “你就是小旭君?”看到杨东旭的时候小野松智感觉自己的人生观再次崩塌,他不断的向旁边郝帆看去,希望他是和自己开玩笑,可事实证明这不是个玩笑。

    “如果你说的小旭君是《龙珠》的作者,我想那就是我。”杨东旭笑着说道。

    小旭则是他的笔名,同时那些歌曲的作词和作曲,也都是这个笔名。

    “你会说日语!”这次不单单是小野松智和他的助理惊讶,就连郝帆和他带来的那个翻译也瞪大了眼睛。

    “漫画上的对白都是日语,我想这是很好的解释不是吗?”杨东旭耸了耸肩,同时走到院子里自己画板的旁边把画板翻了过来给几人看,同时递了沓稿纸给小野松智。

    《龙珠》的合同因为直没有谈下来,所以杨东旭邮寄过去稿子的内容并不多,几个月了也才连载到第四回:龟仙人的筋斗云。而此时杨东旭给小野松智的则是第五回:乌龙出场的内容。

    看了几页手里的稿子小野松智瞬间立正对杨东旭鞠躬:“您好,小旭君,本人小野松智集英社编辑部副部长,这是我的助理仓井吉美,首次前面请多多关照。”

    小野松智看上去三十多岁的样子,眼睛很小带着眼睛,嘴唇上面留着撮小胡子,个子也不高有点瘦弱。不过这鞠躬加上敬语,让杨东旭很是满意,感觉选择集英社似乎很是明知。

    “既然已经确定,那我们就好好谈谈合同的事情。”没有说去请吃饭什么的客套下,就在屋子里坐下来,杨东旭沏了壶茶切搞定。

    “不知道小旭君有什么要求?”

    两个人都是用日语对话,所以郝帆花不少钱请来的翻译,成了他自己的专用翻译,不断小声在他耳边翻译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