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8章 老祖宗们的娱乐
    晚上杨东旭稍又的喝了点米酒,没办法脑子里总是想些乱七八糟的画面,以前片中女神丰满的身体总是在脑海中晃悠让他很是抓狂。

    因此喝点米酒让自己晕乎乎的好入睡,重生前杨东旭就不怎么喜欢喝酒,最多夏天喝点啤酒,年底走亲戚应付几杯,所以酒量很浅。

    再说这个时候他只是个八岁的孩子,所以几杯米酒下肚之后,他躺在被艾草熏过没有蚊子的竹板床上很快就睡着了。

    朦胧中身边似乎躺着个人味道香香的,于是下意识就抱了过来,手上似乎抓了团让自己很舒服的东西调整下姿势继续睡的香甜。

    洗完澡头发还盘在脑后没有松开,怕明天起来头发被压的乱糟糟还要洗洗头,反正盘的高也不影响睡觉的周雅,刚刚下没多久就感觉杨东旭凑了过来。

    更让她尴尬的时候,杨东旭的小手直接抓在了她胸口上,瞬间她面价就滚烫起来,同时全身也有种燥热的感觉。

    慢慢的转头接着皎洁的月光看了杨东旭眼,看他睡的格外香甜,甚至还有丝口水挂在嘴角,这样周雅松了口气,悄悄的移动了下身体。

    睡梦中的杨东旭只是下意识凑过来,所以时间长也感觉到热,毕竟虽然已经九月底jin ru秋季了,可秋老虎依然厉害。所以周雅离开的时候杨东旭吧唧几下嘴巴,不知道梦到了什么好吃的并没有再凑过去。

    躺在张床上睡觉两个人并不是第次,在以前大杂院的时候屋里夏天根本不能睡人,所以夜里在院子里乘凉的时候,两个人就躺在张席子上。

    冬天有的时候周义仁加班不会来,小床下面盘的是绳子到处都是窟窿根本不保温,她也会和杨东旭个被窝睡觉。

    个七八岁的的小屁孩,个十六岁发育不良好像豆芽菜样的大姑娘,在周义仁看来都是孩子,两个人睡在起他并不在意。

    比如说现在四合院中只有个大的竹板床,以前玄老头没有搬到大的四合院中去住的时候,和周义仁样人张凉席铺在提前洒水已经被蒸发掉凉凉的石板上很是舒服,杨东旭和周雅躺在竹板床上。

    这种习惯已经形成所以没人在意,哪怕是周雅不再是年前的豆芽菜,充足的食物和安全的环境,以及工作的繁忙让她有了对未来的希望,现在的她已经发育的不错了。

    或者说玄老头发现了,可连童养媳都和杨东旭探讨的他根本不在乎,而周义仁还处于遗忘的习惯中,每天也太忙并没有在意。

    毕竟孩子不在身边突然看到才感觉长高不少,周雅天天在他面前晃悠,即便个子又长了不少,身材也可以发育渐渐有了大姑娘的雏形,他并没有感觉到有什么突兀的地方。

    把身上有些压皱的衣服拉拉,下身条薄薄短裤,上身也是轻松短袖的周雅测过身面对杨东旭,眼睛不断在他小脸上看着。

    看着看着她不禁把手指伸过去,轻轻的抚摸下杨东旭的眉毛,碰触下他的眼睫毛,然后脸上露出丝笑容:“睫毛挺长的。”

    杨东旭的样子其实长得不错,不说貌比潘安身的吧,但小脸胖嘟嘟的他平添了几分喜感,加上四十多岁成年人的心里,他做事十分自信而且沉稳,这让他的气质看上去与不同于其他孩子,再加上还算不错的五官,所以越看越耐看。

    “长大定是个坏胚子。”似乎想到了刚才杨东旭小手抓她胸部的感觉,周雅伸出手捏了捏杨东旭胖嘟嘟的小脸脸上露出溺爱的神色。

    虽然杨东旭平常表现的像个小大人,但毕竟只是个八岁的孩子。而周雅从个极度没有安全感,对外界充满警惕的乡下孩子,变成现在掌管整个杨家宴,把所有事情做得井井有条的小东家。

    这切都和杨东旭接触有关,就是这个小屁孩,在她最恐慌,最无助的那段岁月中给了她信心,给了她生存下去的希望。所以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即便她和周义仁已经恢复了正常父女关系,她对杨东旭依然更加的亲近。

    捏了捏杨东旭的小脸周雅似乎解气了,又在捏的地方揉了揉虽然刚才没用力,依然怕把杨东旭捏疼了,嘴巴凑过去亲了下杨东旭的额头,周雅就这样看着杨东旭慢慢jin ru了睡眠。

    她心里并没有刚才被杨东旭抓住胸部的尴尬,也没有什么恼羞成怒,或者继续和杨东旭睡在起有什么不妥,切都显得那么自然没有丝毫的龌龊。

    第二天早上醒来杨东旭伸了个懒腰,看了旁周雅眼,虽然看到了那双白皙修长的大腿,以及那已经发育起来的胸脯里面似乎没穿内衣白花花片,杨东旭却没有昨天看金巧巧的那种躁动。

    切似乎都那么的自然,跳下床先洗漱下,跑到门口打开门玄老头很快就到了,先做些伸展运动,然后个呼吸分成好几个节拍看似混乱却格外有节奏的打着蛇拳。

    玄老头则是去了厨房烧开水,然后把和洗澡桶单手提溜到院子中,往里面倒开水开始泡草药。

    蛇形打下来已经个多小时过去了,现在在打蛇形杨东旭几个大关节只是酸麻不再疼痛,泡在药桶中全身舒爽,而不是再受罪。

    杨东旭泡药的时候周义仁起床开始洗漱,和在药桶旁边看着杨东旭保持吐纳节奏的玄老头打了声招呼,洗漱好了之后打了套五禽戏,这是玄老头教的养生拳法。

    泡药结束杨东旭刚出来没多久穿上衣服,周雅也睡醒了,甜甜的喊了声玄爷爷,让玄老头眼角平添了几道皱纹先洗漱,然后把头发放下来回屋里换了身衣服。

    这时玄老头已经把刚才烧水的时候在锅里蒸好的包子端到了石桌上,浓香的小米粥配上嘎嘣脆的萝卜咸菜,在啃几个肉汁浓郁的大肉包子,顿可口的早餐吃的很是开心。

    周义仁去上班,周雅收拾残局,玄老头则是坐在哪里没动,旁边的石桌上已经泡了壶茶,他手里拿着不知道从周义仁房间里找到的什么书,边看,边滋溜口茶水很是自在。

    周雅把碗筷什么的都收拾好,要是武爱兵没来的话,她会送杨东旭去上学,毕竟周义仁上班的方向在东南,而杨东旭上学的地方是西北并不顺路。

    骑着自行车把杨东旭送到学校,回来的周雅会先把小院子里里外外打扫下,然后再去杨家宴那边帮忙,这是个勤劳的姑娘。

    而等她把院子打扫好准备落锁去杨家宴的时候,玄老头壶茶也喝完了,手里的书要是有意思就拿着去杨家宴继续看,没意思丢到周义仁屋里,明天再换本其他的。

    这个时候周雅会把石桌上的茶壶清理好,两个人起去杨家宴那边,她去做中午饭点前的所有准备工作,易老头要是空闲会和玄老头下棋。

    他要是没空玄老头会到处溜达下,要是有人上门找,他就会离开继续帮杨东旭收东西。天的开始看上去平淡,但每个人却都脸上带着笑容,或许这种平淡也叫幸福吧。

    周六的早晨吃完饭的杨东旭没有去杨家宴那边看看,而是坐着公家车和玄老头去了大四合院。

    此时的四合院已经可以住人,玄老头就住在这里。其实地下室入口很隐秘这里不需要人看着。只是玄老头说屋子不住人容易慌败,所以他从小四合院那边搬了过来。

    “你确定你不是被人给忽悠了?”杨东旭看着手里的球杆,又看了看桌子上的石球,旁边更是有本用繁体字写着的《丸经上卷》脸的懵逼。

    “老子看东西从来没有走过眼,球杆和石球不好说,上面花纹和标记有点不对,但这张画绝对是真迹。”玄老头冷哼声,显然对杨东旭质疑他的专业能力很是不爽。

    可这玩意也太让人无语了吧?因为杨东旭手里拿着的东西不是别的东西,而是高尔夫球杆,没错就是高尔夫球杆,这玩意他没玩过,可是他在电视上看过啊。

    而那张画就叫做《明宣宗行乐图》,也就说高尔夫这玩意根本不是他印象中从国外传进来的高雅运动,而是早在明朝的时候咱们老祖宗就开始玩,这个也太毁三观了。

    “可这个东西,这个东西......”杨东旭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

    老祖宗们早就开始玩高尔夫了,不但玩而且还有《丸经上卷》上卷这样的游戏指南,时间杨东旭变得结巴起来。

    “捶丸,拿小棍捶石球之意也,不懂就不要乱说,质疑老子的眼力。”玄老头抬着下巴捋着山羊胡子瞥了杨东旭眼,副行家看土鳖的眼神,不过随即他又变得有些疑惑:“你见过这个东西,不然你怎么知道它是假的?”

    刚才被杨东旭的质疑气糊涂了,玄老头这个时候才反应过来杨东旭为什么说这个东西是假的。按理说对古董鉴赏窍不通的杨东旭,应该不知道这个东西是什么才对。

    “没怎么见过,没怎么见过,即使对老祖宗这么会玩有点惊讶。这球杆什么材料的?”杨东旭糊弄了句岔开话题。

    他总不能说自己见过高尔夫吧,还是从电视里看到。现在这项运动还没风靡全球比视作高压运动呢。

    “木质简单是南方大竹为基料,然后用牛筋和牛胶加固的。材质不是什么珍贵木材,毕竟这个东西要拿起来挥打,黄花梨那些木材虽然硬度足够了,但太重不方便。”玄老头看了杨东旭眼并没有发现时什么不妥所以并没有追问。

    “哦。”听说不是什么珍贵木材杨东旭有些失望。

    不过这张《明宣宗行乐图》要是真的话,那也是古董啊,而且还是不好保存的字画古董,样很值钱,于是他又开心起来。

    随后玄老头又拿出些古董来给杨东旭介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