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2章 出事了
    几天之后天开始放晴,村里人开始把些受潮的被子,或者粮食什么的拿出来晒。

    有些地势洼的地块里面还有积水,大豆苗和玉米都被淹死不少,等晾晾地泥土不再松塌的时候这些淹死的幼苗还需要补种,因此在下雨时候空闲的村里人渐渐开始忙碌起来。

    这几天杨东旭家的气氛直不对劲,原本和爷爷奶奶那边因为缓和的关系,因为几天前的吵架彻底陷入了冰点。三个孩子每天窝着心少了往日的笑颜。

    “爸,我们去城里趟吧。”吃着饭的杨东旭对杨爸说道。

    “没事往城里去干嘛?”杨爸这几天脾气也不大好,虽然没有动手打孩子,但面色却阴沉着。

    “我都回来这么久了,肯定要去城里看看陈叔叔啊,回来的时候人家用小汽车把我送回来还没感谢人家呢,当时回来的急也没去他家里看看,现在肯定要补上啊。”

    “这个......说的也是,要不让你小姥爷送你去吧。”杨爸觉得在理,毕竟人家帮了那么多忙,是应该带着礼物去陈伟民家看看感谢下。

    可对于当官的杨爸心里有种说不出的畏惧,所以即便有陈为民这条路子,他也很少走动。反而杨东旭小姥爷在这方面混的如鱼得水比大爷爷都会来事,不过他有很少去找陈为民,更多的是和供销社那边的领导联系。

    “是我们家感谢人家,你总是把小叔带着算怎么回事?”不用杨东旭说话,杨妈就有点恨铁不成钢的盯着杨爸。

    不是杨妈势利眼想要巴结谁,虽然有陈为民这条路子,可除了去年送鱼虾,他们从来也没去陈为民家跑过关系不是?再说送鱼虾那是全村的大事,也不算他们家欠人情。

    不过不巴结人家,这条路子既然在那就不能断了,说不定什么时候就能用到人家。平常不走动,出事了再找人家这就太势利眼了。

    “成,明天就去,不过要带点什么呢?”自己儿子的事情总是让小姥爷去跑,杨爸也有点不好意思只好点头答应下来。

    “带点腌的鸭蛋或者鸡蛋就成。”杨东旭说道。

    “这个不好吧?”杨爸觉得礼物似乎太轻了点。

    “城里什么都不缺,你就算抱块金砖去,人家也要收不是?我看鸭蛋和鸡蛋正好,然后带点钱在城里再割点肉,买点其他东西就好。主要是点心意,咱家什么情况他又不是不知道。”杨东旭觉得咸鸭蛋什么的挺合适的。

    “也成。”杨妈点了点头,觉得人家当当大官的的确不图自家什么,带点农村特有的让人家尝尝鲜有份心意的确够了。

    于是第二天大早天刚微亮,杨爸手提着篮子杨东旭从屁股后面跟着两个人开始出发。地面没有干到处都是泥巴,不过路边已经有被踩出来的脚印,所以走起来虽然蹦蹦跳跳的找脚印走,但也不怎么费事。

    没有直接走到城里去,毕竟杨爸提着篮子,要是走段路还要顶着杨东旭赶路也挺累人的,两个人走了七八里路来到了村子北边方向的官路上。

    这是链接成王区和另外个县市的主干道,虽然只是简单的十字路连柏油撒的都少得可怜,但路面以为不积水已经干了。

    两个人起来的早,来到官路上天才大亮,有不少赶着牛车的人往城里送货,时不时还能看到几辆自行车呼啸而过。

    把已经走累的杨东旭放在牛车上让他抱着篮子,杨东旭和个其他村里熟悉的人边帮忙牵牛边聊着天。

    快到上午的时候终于走到了城里,直接去了陈为民家里,赶巧忙碌了半个多月的陈为民在家休息,省了杨东旭再去地区政府找他趟。

    在陈为民家吃了顿饭,陈为民还陪着杨爸喝了几杯,让杨爸很是激动。

    “以后对人家客气点,别皮笑肉不笑的。”安排司机送杨东旭父子回去,转身回到家里的陈为民看了自己婆娘眼。

    陈为民的老婆是城里人,三十多岁的样子打扮很是时髦,所以有点看不起乡下人,即便知道杨东旭和自己丈夫样都是周义仁的学生。

    甚至周义仁现在还是杨东旭的干爷爷,在燕京那边似乎也当了官,但她对杨东旭的父子的太多应付比热情多。

    “我怎么了,我怎么了?他们来了我好吃好喝的伺候着你还想我怎样?”

    “头发长见识短你懂个屁。”陈为民瞪了自己婆娘眼。

    想想以前杨东旭的那些来信,再想想刚才吃饭的时候那些好像随口的闲谈。陈为民突然想起了以前老师对于自己这个小师弟妖孽的评价。

    要是以前那些提点,他还会心想是自己老师授意下杨东旭写的,还能勉强解释的通的话。那么刚才饭桌上哪看似没有重点闲扯的话,让陈为民不得不对杨东旭这个8岁的小屁孩重视起来。

    既然陈为民让司机送,那去二姑老家的计划只能打消。土路还没干所以车开不到村子里,只能送到距离村子七八里之外的官路上,杨爸两人走着回家。

    回到家中几天来总是乌云密布的家庭气氛终于宽松下来,主要是杨爸脸上笑容多了起来,家人自然也都恨着轻松。

    为什么这么开心,自然是杨爸感觉自己竟然和区里第专员喝酒,而且回来的时候对方不但用专车送,还回了不少礼有关,这叫什么?这叫有面儿,这让他和大爷爷说话底气都足了不少。

    不过开心并没有持续几天的时间,当地里的水下去,杨东旭也不得不带着妹妹起下地补种秧苗的时候,爷爷奶奶匆匆向着田地这边跑来。

    “红影爸,红影爸快点,快点,出事了。”杨东旭奶奶边跑边喊,引起了不少人注意。

    “怎么了?”手脚都粘着泥弯腰补种玉米的杨爸太起身,杨妈也停了手。

    “被抓了,被抓了,参军被抓了。”杨东旭奶奶脸的焦急。

    “什么时候的事情?”杨爸愣赶紧甩掉手脚上的泥从田里走了出来,杨妈也放下了手里的玉米。

    “昨个儿晚上,昨个儿晚上抓的,今个儿你四爹去赶集听说赌场让派出所给封了,打听在知道的这事儿。参军也被抓了,怎么办,怎么办啊?”杨东旭爷爷脸的着急。

    就算小叔再怎么不争气也是他儿子,农民对于当官的总是有种说不出的畏惧,尤其是派出所这样的执法机构,就算自己没犯法气势也会弱三分。

    “你赶紧去镇里看看,看看参军到底怎么样了。”杨东旭奶奶催促着。

    “镇里我也没熟人啊,到哪里去看参军。”杨爸时间也乱了分寸。

    “去城里,去找专员,你不是认识专员吗,他肯定有办法的。”

    “先找大爷爷商量下吧,具体怎么回事咱都不知道找专员说什么啊?况且要真的因为赌场的事情被抓,这样去找人家也不定帮忙,当官儿的最注意名声。人家会为了个犯罪分子开口?”杨东旭从旁边插了话。

    “那怎么办啊,那怎么办啊......”

    “前几天就说了赌场不是正经事让参军别掺和,你们......”杨妈嘴里嘟囔句,看到杨爸还愣愣的站哪里哼了声:“你和木头样站在那里干嘛,还不去大爹家找人帮忙?大爹是村长镇里认识人。”

    这就是杨妈嘴上不饶人,可是遇到这样的事情就算心里有气,也会先把事情解决了。毕竟都是家人,她也不想让任何个人有事。

    秧苗是没心思补种,于是三个小孩回家,杨东旭父母和爷爷奶奶起去了大爷爷家,然后杨爸跟着大爷爷带着钱去了镇子里,找人打听事总要买点烟,请人吃顿饭什么的。

    直到晚上两个人才回来,事情不出所料就是赌场出事了,不单单是五里镇这边,整个成王区的所有这些明目张胆开赌场的地方都被扫了遍。

    理由是成王区里个人到下面镇子里赌钱结果钱输光了不说,还被赌场打了,于是气不过直在城里报了警。

    这个被打的城里人据说有点背景,派出的亲戚也很有能量,至于为什么他只报复打他的那个赌场,其他赌场怎么也跟着遭殃没人说得清楚,总之五里镇的赌场没逃过去。

    “我和大爹请了个副所长吃饭,人家那边透露了下,歪子把所有事情都推到了参军头上,要是判下来的话至少判三年。”杨爸根接根抽着烟脸的愁容。

    “放他娘的狗屁,这些事情都是歪子自己捣鼓的,管参军什么事?三年啊,这可怎么办,这可怎么办啊?”听说要判三年杨东旭爷爷顿时吓得六神无主。

    “歪子这个王八羔子怎么能这样说,他这样昧着良心说话生儿子没**。”前两天还感觉歪子人不错,赚钱还想着自己儿子参军的杨东旭奶奶也骂了起来。

    杨妈在旁撇了撇嘴,脸色也不好看。这都是些什么事,当初自家这边不让参军去赌场,结果自己婆婆非要同意,两家还吵了架弄的家人不痛快,现在出事了还要自家出面给自己这个不正混的小叔子擦屁股。

    “要不,要不,你去城里问问。”杨东旭爷爷小声建议道。

    “这件事情找谁都没用,整个区里所有镇子上的赌场都被封了,抓的人都快把派出所塞满了,这个时候你找谁谁敢伸头?他要是现在站出来,别人以为这个赌场就是他支持开的怎么办?”大爷爷把手里的烟袋在地上磕了磕看了杨东旭爷爷眼。

    “不是我说你们,就参军那点出息,你们还什么事情都听他的,能有好?”

    推荐票啊,推荐票,兄弟很给点力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