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1章 找上门
    路过的水蛇还回头看了这边眼很是悠哉。

    叔叔可忍,婶婶忍不了了,看着旁边有个鸡蛋大小的木棍,杨东旭抄起来就往水蛇头上招呼,至于打蛇打七寸,那是什么鬼?

    没几下水蛇头就被敲进了地里面被打的烂糟糟的,虽然身子还在不断的扭动,可显然是活不成了。条小水蛇没毒你还这么吊,不干你干谁?拎着身体还在扭动的水蛇尾巴中午正好加个菜。

    这玩意好处理,蛇皮撸全部剥掉,头直接砍掉不要,内脏挖掉,遇到口味好的,清理内脏的时候蛇胆生吃是常有的事情。然后无论是剁成段像做黄鳝样来个爆炒,还是煮汤味道都不错。

    满载而归心情大好,路上妹妹还大胆的用手戳了戳已经死透的水蛇,然后连忙躲到自己哥哥背后,让杨东旭虚荣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中午的时候杨东旭终于吃到了自己魂牵梦绕的油炸知了猴,壳子硬硬的咬起来很脆配上里面的嫩嫩的口个吃起来很是爽快。

    吃完饭闲着没事,妹妹有特别粘自己,于是杨东旭领着她去了打谷场的粮仓,以前为了防止有什么东西从地下打洞jin ru粮仓糟蹋粮食。

    所以粮仓地面以及上面米多高的墙面都是用水泥砌成。下雨这里成了孩子的乐园,姐姐红影拾子就是在这里玩的。

    拾子显然不用想了,妹妹太小玩不了那个,于是喊上大亮,大将几个人,从不远处每个人挖了团泥巴过来,现在下雨正是玩泥巴的时候,不然天晴的时候想玩的话只能撒尿和泥了。

    泥巴最经典的玩法无疑就是摔地娃娃,把团泥巴做成碗的形状。当然不能像碗那样口大下面小,而是要做成陶罐那样口小下面大。

    四周做的厚点,底子要多薄有多薄,做好之后双手捧着两边让对手看看底子是否漏光,漏光要补补。没问题之后用力往地上甩啪的声,薄薄的碗底被空气顶开个大洞声音很是脆响和放鞭炮有的比。

    比划下杨东旭地娃娃屁股后面炸出来的大洞,大亮从自己那团泥中挖掉块,拍了个泥粑粑把那个大洞给盖上。

    看到泥粑粑完全把大洞覆盖,杨东旭捡起自己已经摔瘪的地娃娃,把泥粑粑扔到自己旁边团泥里面算是自己赢的,然后让开场地,大亮已经举起了自己的地娃娃。

    就这样从路边随处挖来的泥当游戏,你输我赢,我输你赢来来回回能玩个下午都不会累。等晚上大人开始喊吃饭了,原本因为块泥粑粑拍的太薄,或者摔出来的大洞根本没有补齐。

    因为块泥针锋相对的几个小屁孩,瞬间把泥粑粑拿出粮仓扔到了边,然后随便找个水窝窑洗洗手,这玩意要是当宝贝样抱回家肯定会挨揍。

    这个时候才想起来这玩意到处都是,明天想玩再挖就是了,这些泥被自己折腾了个下午虽然时不时的吐口唾沫jin ru润滑下,但已经有点干了,现在扔了明天挖新的更好用。

    当连续几天大雨之后竹林,或者树林中木耳开始悄然滋生,拿个袋子随便溜达下就能捡袋回来,随便泡泡无论是凉拌,还是炒肉味道都好的不要不要的。

    不用练功,不用看书,也不同想着工作的事情,除了吃就是玩,杨东旭从来没有这段日子过得这么轻松。

    可美好的时光总是短暂的,又过了两天之后歪子来到了杨家村,先去了后宅杨东旭爷爷奶奶家找参军,然后又来到了前宅和杨东旭父母说话。

    也不知道他跟爷爷奶奶说了什么,来前宅的时候不单单是小叔参军,爷爷奶奶个跟了过来,看样子对歪子似乎没有之前那么排斥。

    “真的没事,绝对没事的,要是有事我前面刚进去,风声还没过去呢,我还敢干?我认识人知道不?不信你问问参军,好几个领导夜里都到我们那里玩牌......”歪子在杨东旭家唾沫横飞的劝说着杨爸。

    在后宅的时候他说动了杨东旭爷爷和奶奶,可爷爷显然比奶奶长了个心眼,虽然心动但心里不踏实,于是就说只要自己大儿子同意他们就没意见,于是行人来了前宅。

    “你说没事就没事,你以为你是老天爷啊?说下雨就下雨,说晴天就是晴天?你再牛有大老六牛,有副镇长牛,大老六都被枪毙了能少了你?”

    杨东旭爷爷奶奶听到赚钱的心动,杨爸显然见过世面,毕竟往供销社里送过货,卖过白菜西瓜还有玉米什么的,不知道去了城里多少趟见过些市面,不是歪子两句话能忽悠的。

    “话不能这么说,大老六干的那些都是什么事?连别人腿都打断好几个,甚至还整死了个,他这样的人要是不枪毙就没天理了。可我这个不同,我就是开赌场,连‘印子钱’都不放能出什么事情?”歪子口才不错避重就轻的说着。

    “赌博是犯法的知道不?更何况你还是在开赌场。”看着自己老爸被歪子堵的没话说,杨东旭有点看不下去了。

    “犯法的事情多了去了,以前分地还犯法呢,现在不也分地了。逮河里的鱼也犯法,你们村不是还是第个逮的往镇里,往城里送,不也没事,还赚了不少。”

    “你确定非要拉着我小叔在前面给你当雷?”杨东旭懒得再和歪子绕直接问道。

    这句话让口齿伶俐的歪子脸上露出愕然的神色,想要说的话直接卡主时间不知道说什么。显然他没有想到自己的心思被个小孩看了出来。不过他很快反应过来。

    “饭可以乱吃,但话不能乱说。我是看你小叔会来事才要和他合伙的,镇子上谁不知道赌场是我的,出事我才是大头,你小叔就是个帮忙的。”

    “是吗?”杨东旭撇了撇嘴:“镇子上那些混子比我小叔会来事的有的是吧?你为什么不找他们偏偏找我小叔?你钱多的烧的慌还是咋滴?有钱不塞进自己腰包,非要往别人钱包里送?”

    “你这个小屁孩懂什么?我和你小叔是拜把子的兄弟知道不,有钱自然是和兄弟起赚?再说镇子上那些混子能和你小叔相比?有你这么埋汰自己小叔的吗?”歪子脖子上的青筋瞬间突了出来。

    “大人说话小孩不要插嘴,你带你妹妹出去玩去。”直没说话的杨东旭奶奶不高兴了。

    对于自己小儿子她是非常疼爱的,别人夸她儿子,她高兴的都有点摸不到北了,突然听别人说自己儿子还不如镇子上的混子她瞬间就不高兴了。

    哪怕说这句话的是她孙子,别说孙子了,就是小儿子他爹说这句话她也不高兴。所以原本能够家人站在边的情况,瞬间变成了她和小叔起站在歪子那边。

    “有你什么事情出去玩去。”杨东旭奶奶不高兴训斥他,杨妈顿时也不高兴了,这可是他最疼爱的儿子:“这件事情您们也别找我们商量,咱们已经分家了,想干什么您们自己做主就行。”

    “有你这么和老的说话的吗?”杨东旭奶奶瞪起了眼睛。

    两家人之前只所以关系不好,就是因为杨东旭奶奶和杨妈都是倔强的性子,谁都不服输不说,杨东旭奶奶非要拿捏杨妈把才高兴。

    所以这年多来杨东旭家的日子越来越红火,而杨东旭奶奶家因为小叔赌博的事情,奶奶总感觉矮了杨妈头心里早就憋着火呢。

    现在杨东旭奶奶更是认为杨东旭家就是看到自己小儿子要赚钱了,心里不是味这是嫉妒呢,所以才百般阻挠。

    “我说话怎么了,参军什么样子你自己还不清楚?去年刚被被人坑了钱,今年就屁颠颠的跟在人家屁股后面,他脸上是贴着金子呢,歪子谁都不找非要找他?”

    杨妈这句话出口,原本就站在自己小儿子这边的杨东旭奶奶瞬间炸了。

    “哇......”看着大人争吵妹妹丹丹吓的瞬间哭了起来。

    要是换做重生前杨东旭也会哭,他以前就特别害怕父母吵架,或者父母和爷爷奶奶家吵架。吵架他会吓的哭不说,晚上还会做恶梦惊醒,要过很长段时间才好。

    甚至等他长大了外出打工,在外面遇到夫妻吵架他心里都会哆嗦,不是因为害怕,而是童年留下的心里阴影。

    “不哭,不哭,哥哥带你去大爷爷家买糖吃。”杨东旭此时心里也有点哆嗦,即便是重生这种心理阴影依然还在,他边哄着妹妹,边向外走。

    眼睛瞥了眼在哪里充好人劝架的歪子眼,对于歪子想要找个大头冲在前面杨东旭能理解。甚至对于歪子找自己小叔挡在前面也没有多大的怨气。

    自己小叔脑子不够用吃亏是肯定的,可对于歪子在他们家这边都退让了,还要找上门来挑事,弄得奶奶和母亲吵架,整个家里都鸡犬不宁他的眼神冰冷起来。

    正在劝架的歪子似乎感受到了什么,转头看过来的时候,杨东旭已经边哄着自己妹妹边往外走,他没有看到杨东旭的目光。

    想想刚才那种感觉,歪子摇了摇头以为自己出现幻觉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