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5章 的啦
    自己给自己找事的杨东旭,在甩掉四合院重建的大包袱之后,又开始变得忙碌起来。周末的时候去学素描,老师是北大那边个老头,名气不是很大,但山水画是绝。听到杨东旭只学素描不学国画,要不是看在周义仁的面子上绝对把人轰出去。

    放学回家杨东旭也不再乱溜达,抱着把找孙胜利转了好几个弯才买到的木吉他在小四合院中练歌。至于写作业什么的,那是神马?期末考试双100就成,这些细节不必在意。

    说是练歌其实只是顺带,没有当歌手想法的杨东旭只所以抱着木吉他唱歌,主要是有些歌词记不住了。所以只能用吉他找找调哼几句,这样旋律出来了歌词既然也就出来了。

    依然是个很大的本子,旁边放着英雄牌的钢笔,第档上能记住的歌曲,或者顺着旋律引出来的歌词全记上,不过这次记的不单单是歌词,既然旋律出来了顺带着把歌谱起写好。

    “旭子,旭子你要找的香港人来吃饭了。”气喘吁吁跑过来的武爱兵开口说道。

    写歌自然是为了卖出去,所以杨东旭就给武爱兵打了招呼,饭店中要是有香港人来吃饭就通知他。

    现在杨家宴的名声已经传出去了,楼上的包厢每天都全满,想要预定至少需要提前个星期。只所以如此火爆味道好自然是主要因素之,另外个重要原因就是服务质量好。

    经过杨东旭的严格要求,外加二把刀的系统培训,你来杨家宴吃饭除了享受美食,还能享受到细致入微的服务,还能选择自己的口味,比如说不要放葱,盐多放自己口味重等等。

    所以来这吃饭的人,虽然不是大爷,但却能享受到大爷样的服务。而不是去其他些大的国有饭店当孙子,菜口味不对说两句,服务员比你还凶。

    味道好服务好,来吃饭的自然不单单只是燕京人,外地似乎嗅到了商机味道的客商,香港人,俄罗斯人,甚至美国人,连小rb鬼子杨家宴都招待过。

    不过除了那些大使馆的人,香港客商来的就有点少了。毕竟现在交通实在是不发达,他们来回趟至少半个月,加上都是来趟路子的人数不多。因此有的时候可能连续个星期都有他们的身影,有的时候十天半个月都看不到人。

    急匆匆跑到杨家宴杨东旭差点给自己脑袋锤子,觉得舍近求远了。因为带着香港客商吃饭的就是东子。

    自从秀水服装公司城里之后东子可以说是抖了起来,以前只是在街面上有名气,现在在些官家眼力也有了点印象。

    没办法作为第个跑去深圳那边拿货的燕京人,第个和港商合作的私营企业,他想不出名都难。

    没错秀水服装公司和港商合作了,当东子跑了几趟深圳拿货,和杨东旭两个人赚钱赚的正爽的时候,突然街面上出现了比他们还要便宜的货源。

    这个绝对不能忍东子立马就召集手下杀个过去,可到地方看竟然是港商,有点傻眼。这个时候对外关系可是非常紧张的,外商绝对在合格时候比大熊猫的保护规格都要高。

    既然不能打,大家只能坐下来谈。这谈就谈成了合作,秀水服装提供运输工具,当然路费港商必须自己出,等货到了燕京之后只能交给东子来出售。

    原产地那边毕竟距离太远插不上手,所以有了交通工具作为筹码,杨东旭直接锁死了下游市场,毕竟在四九城这亩三分地上他,或者说东子说话还是有点影响力的,因此双方就这样成为了合作伙伴。

    “呵呵,杨少来啦,今天请客吃饭的人有了。”身中山装打扮的好像国家领导人样的东子做事更加的圆滑起来。

    比如说对杨东旭这个称呼,要是放在个月以前他都是直接喊杨东旭‘旭子’,可现在没人的时候他以前喊‘旭子’,由外人在的时候都是喊杨少。

    虽然只是个简单的称呼,但仅仅只是这个细节的改变,就可以看出这两个月中东子真的是成长了,做事方面根本不像是个二十多岁的毛头小子。

    “杨少来的啦。”原本坐着吃饭的郝帆站了起来,在为人处世方面他显然比成长的东子还要老道,既然都喊声‘杨少’了,那自然不能再坐着。

    “郝老板,这次定又赚了不少吧?”杨东旭笑着坐了下来。

    “起挥(发)财,起挥财的啦。”郝帆笑了笑很是低调。

    相对于东子身成功人士外加知识分子的中山装,郝帆穿的就比较低调了,花格子衬衫配上大裤衩,然后双凉鞋。只有165个头的他,整个人胖乎乎的,所以笑起来给人感觉有点憨厚的和善。

    不过杨东旭从来没有小看过这个胖子,作为第批jin ru内地淘金的港商,他没有和其他港商样只是试水下深圳那边,而是直接带着货北上来到燕京,这可不是般人有的魄力。

    吃吃喝喝之后东西撤下去上了甜点,杨东旭拿过块冰冻的西瓜塞进嘴里,冰凉的感觉很是舒爽。

    “不知道上次和郝老板说的事情怎么样了?”杨东旭靠在椅子上边吃西瓜边问道。

    “带来了些的啦,录音机带来了100台的啦,磁带多有200多盘的啦,有十几盘是最新刚出来的啦。”郝帆指了指自己的身后。

    显然过来这边吃饭,就算杨东旭不来找他,他也会找杨东旭的。因为东西都带来了怎么卖是个问题。

    “郝老板大气啊。”听到郝帆下子带来这么多录音机来试水,杨东旭对他竖了个大拇指。

    从椅子上跳下来,跑过去把包装盒打开,个大块头出现在杨东旭的面前。拎着上面的把手,熟练的插上插座打开,拿了出盘磁带看,竟然是邓丽君的《千言万语》,打开录音机放进去,那熟悉的声调在包间中开始回荡。

    闭着眼睛把歌曲全部听完,杨东旭从回味中醒来,指了指录音机:“什么价啊?”

    “录音机有点贵啦,需要100啦,磁带2块钱盘的啦,这是实在价的啦。”郝帆双手十指交叉放在大腿上开口说道。

    “磁带没问题两块钱盘,不过那个大家伙钱不能这么算,我也不问你的进价多少80块钱台如何?我准备卖110台不然这个生意没法做,燕京人收入如何你又不是不知道。”杨东旭沉吟下说道。

    “好的啦,咱们也不是第次合作的啦,就按照这个价格走好的啦,虽然我有点亏的啦,就当加深相互感情了的啦。”郝帆脸肉疼的说道。

    杨东旭直接无视的他的表演,俗话说的好杀头的买卖有人做,赔本的买卖没人做。杨东旭虽然不知道这些东西在香港那边说什么价,可他知道郝帆肯定还有不少的利润空间。

    对于这点他并不在意,毕竟有钱大家起赚嘛,相互合作的基础就是都能赚钱,否则这种合作维持不了多久。

    “这东西真的能卖得掉?”坐在旁边直没说话的东子皱了下眉头。

    对于杨东旭弄这个录音机磁带什么的东子心里有点不喜,这玩意太占地方不说,还不能挤压,运回来的时候好像伺候大爷样的伺候着少运了不少的衣服。

    更重要的是燕京那些工人的工资如何他心里可是清楚的,多买几件衣服这些人已经开始咬牙了,有人会花100多块钱买这个只能听歌的玩意?东子感觉收音机都比这个东西好卖。

    “按照之前说好的,这个东西我卖了。秀水服装那边多给你成的收入,就当是我占了火车皮运这个东西的费用。”杨东旭开口说道。

    这个东西不好卖?开什么玩笑,80年代的流行风中绝对少不了这个玩意的身影。别看这玩意半米多长有点大,用不了几年街头巷尾就有不少青年扛着它到处显摆。

    “我不是那个意思......”东子连忙说道。

    “就这么定了,兄弟是兄弟,生意归生意,码是码。不过你就不能和你舅舅再商量商量,你盯着我晕录音机和磁带那点空间又什么用,就算这点空间都拿来放服装能值几个钱?多弄几节火车皮才是大头啊。”杨东旭打断了东子的话。

    “你以为我不想啊?现在运力格外紧张你又不是不知道?”东子叹了口气,也有点心有不甘,可自己都磨了舅舅那边半个多月了,连半截火车皮都没要来,他也没办法。

    现在别说火车皮,汽车运输也紧张,个是汽车少,另外个就是现在的中国根本没什么高速公路,就算你有汽车也开不回来。

    “要不用船吧。”杨东旭沉吟半响说道。

    “这个办法好,烟台那边就有港口,深圳,或者香港都靠海,只要用船把东西运到烟台火车拉不完,咱们用卡车也能来回来。”东子眼睛猛然亮。

    可想到用船拉的话必须有渡轮,他时间有些为难:“船方面我没什么门路,要是找人的话,别人知道我们做什么可能会......”

    虽然没说完但杨东旭和郝帆已经明白,既然东子利用铁路运输分了杯羹,找那些能搞到船的,人家肯定也要插腿。

    “你那边能不能找到船?”杨东旭看向郝帆。

    “船倒是没问题的啦,香港就有船舶公司的啦,可进关手续......”

    “我爷爷那边认识些对外办事处的人,我找找看能不能疏通下。”杨东旭想了下把事情揽了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