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2章 改行?
    杨东旭很想问,这是人家的房子,他都不知道的地下密室,你是怎么知道的?不过看到玄老头面色似乎有点不对,他把想问的话又咽了回去。

    “放心就算他知道有这么个地方也没事,他现在应该到南边了,这辈子能不能回来还是个问题呢。”看了眼心里还是不踏实的杨东旭,玄老头开口说道。

    “南边?”杨东旭被玄老头的话弄得愣了下,随后想到了什么瞪大了眼睛:“你说的是台湾?”

    “不然呢?”玄老头背着手向上面走去,“把灯吹灭,这个地方带你看了,房子要不要重建你自己拿主意。”

    “建,必须重建,砸过卖铁也要重建。”有这么大个藏宝贝的地方,傻子才不把院子重新建造下。

    相对于对这个地下石室的震撼,对于之前房主怎么跑到台湾去的,杨东旭也猜到了几分。肯定是买房子的钱当了路费。

    怎么过去的,那就更简单了,古代的时候海上就飘着奴隶船了,偷渡这种事情可不是现代的产物。

    至于之前房主哪来的偷渡路子,杨东旭没有那么大的好奇心。小鸡不尿尿各有各的道,只要这个院子,这个地下室从此以后是自己的就行,谁管那个老头是怎么跑到台湾去的。

    把灯都吹灭,两个拿着手电往上走,当快走到顶部的时候,玄老头对着旁边不起眼的石头拍了下,只听头顶上的石板中再次传来咔嚓的声响,玄老头弯着腰有向上走了几步伸手把头顶的石板顶开。

    看了眼玄老头拍打的地方,杨东旭心中感叹,这玩意太高级了,竟然里面外面都可以开启,和现在房门锁没有任何区别,不,比现在的房门锁牛掰多了。

    “这个不是石头的吧。”伸手帮忙起把大石板合上,杨东旭拍了拍面前的石板疑惑的问道。

    “千年铁木的,你小子走了狗屎运。”玄老头今天不知道哪根筋搭错了,总是看杨东旭不顺眼,说话阴阳怪气的。

    “你说铁家会不会也有这么个大密室?”杨东旭随口问道。

    “有肯定有,但是比这里差远了,这里可是......”玄老头顿伸手给了杨东旭几巴掌:“你个小王八羔子竟然套我话。”

    “不敢了,再也不敢了......”杨东旭抱头鼠窜。

    回家洗了个澡换身衣服杨东旭瞬间感觉清爽不少,又是打扫卫生又是钻地洞的,弄得他好像挖煤的样。

    不过想想那个巨大的地下室,杨东旭心中火热火热的,好东西啊,绝对是好东西,先不说那些金丝楠木的大木架值多少钱,单单以后有了储存宝贝又不用担心被盗杨东旭就心满意足了。

    四周可都是麻石,根据玄老头的说法不单单是四周,就连脚底下也是麻石铺垫的,整个石室就是个巨大的王八壳子,除了从头**口进来,其他方向根本进不去。

    那可是麻石,十分坚硬的花岗岩,这要是放在过去地下几层的天牢用的也是这样的材料。呸呸呸......狗屁天牢,那是藏宝室,藏宝室,老子才不想自己家住在天牢上面,屁股地下坐着地狱的感觉可以点都不爽。

    “怎么重建呢?”坐在椅子上的杨东旭不禁有些挠头。

    按照四合院原本的规格重新复原是必须的,不过材料使用方面显然不能都按照老式的来。别的不说砌墙用的砖头就不能用青砖,而是要用红砖。

    砖缝之间不能再用什么糯米配的粘合材料,而是用质量最好的水泥。这和是否配合四合院的古韵没关系,主要是古代房屋建筑和现代比真的不结实,他可不想没住几年又要大修次。

    更何况现在老手艺人好找,可他既不是古代的皇亲贵族,也不是什么皇商。要是使用的所有材料都和以前的四合院样,他也没地方弄去不是?

    红砖好买,水泥和钢筋什么的有点问题。建筑队貌似也不好找,现在建筑公司都是公家的,根本没有什么私人企业。可公家建筑公司现在自己都忙不过来,根本不可能给私人干活,再说杨东旭也伺候不起那群大爷。

    “难道还要自己组建个建筑公司?房地产以后倒是挺火爆的......”杨东旭揉着额头思索着,他从来没想过想吃鸡蛋,原来真的需要养只鸡。

    时间不知不觉俩到六月份,杨家宴随着名气的传播,加上与众不同的服务业绩不断攀升,最高次当天营业额达到了惊人的13053元。

    在这个万元户还是十分稀奇的年代,天的营业额竟然达到了万多,这让周雅吓得不轻,好几天才缓过神来。

    杨家宴这边成绩火爆,台球桌也十分畅销。王强国那边基本不接其他活了,还又招了二十多个人天二十四小时两班倒的制作台球桌。现在你走在燕京的大街小巷,随处都可以看到正在打台球的男男女女。

    又是个星期的周末杨东旭和往常样没事带着武雪开始瞎溜达。不知不觉就走到了东子开的台球室。

    现在还只是上午台球室中就有不少人在打台球,男男女女大呼小叫的弄的比迪厅都热闹。

    “吆,杨少来了,东哥在里面我去喊他。”刚到台球室的门口,个坐在门口抽烟的小青年下子站了起来对杨东旭十分恭敬。

    “不用了,我进去找他好了,你忙你的。”杨东旭摆了摆手牵着有点紧张的武雪向里面走。

    “那小孩谁啊?大院出来的?”看着杨东旭往里面走,个戴着耳钉的女儿凑到了刚才和杨东旭打招呼的小青年面前。

    “大院算个屁啊,我也是大院里的孩子,咋没这么吊?杨家宴知道不?整个四九城最有名的私人饭店,他家的。”

    “吆喝,佛爷啊。”女孩眼睛猛然亮。

    佛爷在燕京城可不是什么褒义词,而是指那些家里有钱,可以被这些社会上的人勒索的金主。逮佛爷的的收入可是这些没收入的混混主要金钱来源之。

    “我劝你最好别打他的注意?”

    “怎么,东哥的老主顾?”

    “那倒不是。”小青年摇了摇头。

    “那有什么好怕的。”女孩不以为意的撇了撇嘴。

    小青年想要张嘴说什么,可时间又不知道该怎么说。他只是得到了东哥的提醒,照拂下杨东旭不要惹他,只知道杨东旭和东哥关系好,却不知道东哥为啥对杨东旭那么客气。

    东子的台球室样东西不是第次来,不过武雪显然是第次来这种地方,所以路上都牵着杨东旭的手,大大的眼睛有点害怕,但又有点好奇的打量着四周。

    现在的台球室颇有后世乌烟瘴气的雏形,头顶上吊着大灯泡,四周都是抽烟的男男女女,打啵的随处可见,还有几个饥渴难耐的竟然摸了起来,要不是理智尚存估计会直接上演活春宫。

    “过两年你们就老实了。”作为个四十多岁的老男人,看着四周你侬我侬不断撒狗粮的男男女女杨东旭在心里嘀咕着。

    想想自己要到十八岁才能破身,他心里充满了怨念。不过想到过两年严打这些人在街面上随便碰碰陌生的女孩都是耍流氓被抓起来,杨东旭的心情顿时好了起来。

    “到时候没结婚都要给老子憋着,看你们还敢到处撒狗粮。”杨东旭哼了声牵着武雪继续向前走。

    “旭子来啦,这个是你的果儿(老bj对女朋友的称呼)?”看到杨东旭,东子挥手让身边几个人离开笑着迎了上来。

    “别乱说话。”杨东旭摆了摆手,他虽然有的时候也和东子开些不大不小的成人玩笑,可武雪可真的是个单纯的孩子,可不能和这些人学坏了。

    拉着武雪走到旁边的摇椅上坐下,顺手把瓶汽水塞进她的手里,杨东旭看着四周开口说道:“生意不错啊,这才是吃完早饭没多久就上了这么多人。”

    “嘿嘿,朋友给面子所以常来。”东子咧开嘴笑了笑,脸上露出掩饰不住的得意。

    作为第个吃螃蟹的人,东子这两个月的确不少赚,这样的台球室据说在别的地方又开了两家生意不是般的好。每天的流水账比生意好起来的杨家宴都不遑多让,而且人家根本不忙就是坐着收钱。

    “有没有兴趣捣鼓点别的?”杨东旭边喝汽水边开口问道。

    “这个......”东子有点迟疑。

    其实这也不能怪东子迟疑,而是现在无论是谁看到眼前这摊生意正赚钱呢,也不会去做别的。

    至于杨东旭为什么想要做别的,他心里却明白。现在台球桌的生意虽然好,但却不止他家在做,已经出现了好几家不规模不小的抢生意了。

    这玩意没什么技术含量,就像是组装自行车样,弄段时间等跟风的人起来之后,杨东旭就需要换件事情做。

    不是别人跟风起来这个就不赚钱了,而是杨东旭嫌弃这个东西来钱太慢,不屑的和那些跟风的人抢吃的,不然按照王强国那边已经技术熟练的生产流水线,就算台球桌价格砍半下来,其他跟风起来的人亏本,他该赚钱还是赚钱。

    不过他看不上打价格战之后成熟市场的利润,可不代表东子愿意放下眼前这块来钱的下金蛋母鸡。

    新的周,求收藏和推荐票,推荐票没有收藏多,我胸口口老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