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8章 营业额
    两百块钱套台球设备这东西贵吗?相比于成本自然贵,这玩意捣鼓出来比组装自行车都节省成本,总体还不到50块钱。

    可相对于买回去就开始不断贬值的自行车,这玩意可是能很赚钱的。别的不说在这个生活极度缺少娱乐项目的年代,1块钱个小时,或者说2毛钱玩局绝对有人玩的。

    并且这东西基本不要怎么维护,杨东旭不是黑心商人,所以成本虽然不高,但这些东西耐操,买回去用个大半年,甚至年根本不用维护。

    就算是坏了,也最多就是把上面的布拆掉,重新换下,或者橡胶重新换下,架子用个两年根本没问题。

    如果按照个小时1块钱的收费标准来,不说白天十二个小时这个东西不闲着,哪怕五个小时有人玩,天也就是五块钱,个半月差不多就回本了,之后的收入全都赚的。

    就算是把租房子的钱,以及人员工作算进去,最多两个月所有投资都能收回,然后开始不断盈利。所以这个东西在杨东旭看来点都不贵。

    “我这边有三套台球桌,你随便找个地方摆摆,这玩意简单随便摸几下就能上手,块钱个小时肯定有人玩,你先拉回去试试,然后再决定要不要再弄几套。”杨东旭稍微琢磨下开口说道。

    “没问题,你都这么仗义了,我要是再推三阻四的先的太不给脸了。”拿着球杆试了几把东子点了点头。

    也不废话,眼前这套设备直接让几个小弟抬走,剩下的两套会儿就叫人来拿。也没走远,就过了两个路口,有片空挡的场地平常有几个摆台卖菜的地方还不错,东子让人把东西放下。

    不用去招呼人,他亲自拿着个球杆和自己小弟玩了起来,台球的规则很简单,根本不用亲口教,在旁边看个两局就会了。

    随着越来越熟练,东子越玩越有瘾,结果另外两个球桌也弄过来之后,全都是他和他几个小弟在玩别人根本插不上手。

    看了会儿之后杨东旭知道自己做出来的球桌不愁卖不掉了,所以直接扭头回了饭店,剩下的事情让东子自己捣鼓去吧。

    “路口那些东西是你捣鼓出来的吧?”晚上周义仁下班没去大杂院那边,而是来到了饭店中。进了饭店没问业绩如何,而是直接问了路口看到的台球桌。

    “为了开这个饭店穷的都快当裤子了,组装自行车的事情停了,自然要找点其他办法赚钱不是?干爷爷啊,你有空关心这个,还不如关心关心你的工作吧。”杨东旭懒散的躺在椅子中。

    “我的工作怎么了?”周义仁愣了下。

    “还怎么了,你们是在鼓励经济市场发展,鼓励回家知青自己创业做生意对不对?”杨东旭坐了起来。

    周义仁看着他没有说话等待着下文。

    “鼓励政策不是你们这么来的,不是你们发几份文件号召下,然后再给创业知青提供点方便就行的,你把下面是放开了,上面依然勒进,想创业的人就算想干事,也干不成啊。”

    “什么意思,说清楚。”周义仁面色严肃起来。

    “你知道咱家这个饭店办理营业执照用了多长时间吗?”杨东旭反问了句,也没等周义仁回答直接开口说道:“两个月,整整两个月,房子刚买好就开始办理这个营业执照。

    整整两个月才办理好,这还是扛着你这面大旗,街道办的人帮忙很多事情从简办理及时办理才用了两个月时间弄齐了手续把营业执照拿到手的。

    这是咱们有人街道办帮忙的结果,可那些没有门路的人呢?他们办理这个营业执照需要多长时间?半年,还是年?原本想自己做点小买卖的知青,结果因为办理营业执照的事情卡个年半年的,你觉得他还会想创业?”

    “有这么困难吗?”周义仁眉头皱了起来。

    “不是有这么困难,是非常困难,就为了营业执照那张纸,零零总总准备的材料大堆不说,跑了十几个部门,盖了三十几个章才弄好。这还是我们知道准备什么材料,怎么弄的结果。那些不知道去次结果材料没准备齐,还不知道为了盖个章跑多少趟呢。”

    杨东旭大诉苦水,他实在是没想到在后世找代办公司最多半个月搞定的事情,自己现在有人有关系还弄了两个月,看着那大堆材料,那么多钢印,他当时差点没疯了。

    “你觉得这个事情怎么处理?”周义仁还真的没有想到,自己直向着怎么引导底层民众发展经济,结果上面给卡主了。

    “当然成立个专门管这件事情的部门啊,税收什么的不谈,就光注册就行,别今天跑房管局,明天跑税务局,甚至水利局都要跑趟。

    我开个店做生意跑水利局干嘛?我又不做水产生意。还有就是办个营业执照到底需要哪些材料麻烦列个单子写清楚。

    你不知道哪些坐办公室的都是大爷,排队排了个多小时,人家句材料不齐全下次再来就让人滚蛋,你问问到底缺什么回去准备,人家根本不搭理你,我看到有人把离婚证都带着乱七八糟大堆......”

    “有你说的这么夸张吗?”周义仁有点不高兴了,他直都认为官员是人民的公仆,所以对于杨东旭把公仆形容的如此恶劣,他自然不高兴。

    “得,你还别不信。你要是不信,你可以自己亲自跑跑,别表明身份,你要是两个月,不,三个月内能把营业执照办理下来,哪怕你只是开个馒头铺的营业执照,你不让我收的那些老物件,我从此件都不收了。”杨东旭此时格外像个愤青,各种想喷。

    主要是他被那些公仆给弄的太火大了,这还是大部分手续都是武爱兵跟着街道办跑的,他只是偶尔凑热闹去看看,要是全程都跟着他放把火把那些部门烧了的心都有。

    吐槽下把自己窝火的事情转嫁给自己干爷爷,杨东旭爽多了。

    成立独立部门,同时把些有关权利从其他部门剥离出来,这可是件大工程不是动动嘴就行的。这件事情估计有的周义仁忙的,杨东旭可以宽松段时间。免得所有事情不是玄老头盯着自己,就是自己干爷爷盯着自己,弄得什么事情都做不了。

    晚上九点多杨东旭没有回去睡觉,而是待在灯火通明中的饭店中,看着服务员把门板合上打样。脸疲惫却忍不住兴奋的周雅抱着个大箱子来到二楼左边大包厢中。

    服务员已经陆陆续续下班,此时包厢中做的都是饭店的高层,周义仁不在听到他的番吐槽之后返回自己工作岗位加班去了,估计要熬个通宵。

    玄老头坐在主位上,左手边是个个有些秃顶微胖的五十多岁的老头,他就是玄老头找来的大厨,拿了杨家宴10%股份的后厨把手纳兰易,据说祖上往上数五代都是厨子,传到他这里已经第六代了,也不知道玄老头从哪里挖出这么个宝贝来。

    纳兰易虽然微胖,但却没有五十多岁老头的佝偻,高马大的,看上去比周义仁这个大个子都要高,配上那身的肉看就是个大厨,够高够胖。

    平常的时候纳兰易不怎么爱说话,除了和玄老头喝点小酒之外,连杨东旭这个东家都很少搭理,家里是农村的,没带家人过来,所以后院收拾出来间屋子,他就住在饭店中,晚上还能看看门。

    玄老头的右手边做的是杨东旭,然后依次是武爱兵,以及刚进来的周雅。于是杨家宴第次股东大会正式召开,全部古董五人,实到五人。

    当玄老头声开始之后,周雅呼啦声把大箱子里的钱在了大桌子上,账本直接扔给了杨东旭让他仔细核算下,其他四个人数钱,然后看看钱数和账目对不对。

    除了收银的账本之外,后厨还有个点菜和出菜的账本,完整的对账是三个账本和钱数全部对的上才行。不过今天显然做不到这么仔细,先看看天营业额是多少是目前所有人都关心的事情。

    “我这边312零8毛。”最喜欢数钱的周雅率先把自己划拉的那大堆钱输完,10块钱的大团结放在起,其他面额样的纸币放在起,然后就是不同面额的硬币分开堆堆的很是整齐。

    “207块6毛。”纳兰易把自己面前的钱输完。

    “285块整。”

    “353块零2毛。”武爱兵和玄老头依次把自己数的钱数对了出来。

    然后四个人的目光同时向杨东旭看去。

    “等下,等下快了。”杨东旭额头开始冒汗,账本的页数整整二十多页,现在又没有计算器,旁边的算盘已经被他打的噼里啪啦作响了,但也才算完半。

    十分钟之后杨东旭感觉自己手指头都快抽筋了终于把账本算完,“1163块7毛钱。”

    说完杨东旭在账本后面记了个总金额,随后算盘再次噼里啪啦作响,把刚才随手记下的四个人报数核算下:“实收的总钱数1158块6毛,少了5块1毛钱。”

    “这么多!”

    “少了这么多。”

    不同的惊叹声响起,听到天营业额就过千了玄老头三人十分惊讶。周雅则是对少的钱耿耿于怀,5块1毛钱呢,够买好多个包子的。

    “第天开门做生意,你又是第次记这么多帐,多少有点差距是正常的。下次再认真点就好。”杨东旭安慰着周雅。

    然后随手拿过另外个账本核算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